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一百六十七章 小蛇修鍊霸龍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七章 小蛇修鍊霸龍決【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自然堂從一開始便弱於其他四大堂,因為自然堂先祖坐化較早,他的弟子資質也很一般,無法繼承道統,以至於自然堂代代積弱,其他四大堂的道統還在流傳,但自然堂的道統早已斷絕,現在只有兩處還有自然堂的道統,第一份是備份在宗門中的一次性玉簡,第二份在自然堂先祖遺骸處。

「難道真的要去先祖遺骸,取先祖道統?」璇璣子心頭黯然。

在自然堂先祖坐化,道統流失之後,自然堂別說仙樹境,就連仙苗境三十葉都未曾出現過,璇璣子活了一百四十七年,勤奮刻苦修鍊,也只到仙苗境二十九葉,而打開那禁制卻需要仙苗境三十葉的實力。

相差一葉,卻如天澗不可跨越,如果想要打開法陣禁制,就只有拼得損耗壽元,強行打開。

璇璣子下定決心后,轉身走進一個房間,朝地面施展一個法訣,只見地上一個幾不可見的禁制被他打開,出現了一個黑黝黝的通往地下的洞口。

璇璣子一面走下去,一面在心頭暗暗估量:「若是想打開先祖法陣禁制,我需要去購買一顆燃壽丹才行,這燃壽丹勁道比一般燃氣丹效果更強,雖然對壽元損耗更大,但打開先祖禁制的把握也就更大。」

他往下走時,不時碰到禁制光幕,他熟練的解開這些不算強的禁制光幕,很快走到一個地下密室中。

這地下密室僅有普通房間大小,空氣略顯腐朽,在密室中央一個蒲坐上,端坐著一個身穿道袍的道人,這道人雖然還未腐朽,但血肉已經乾癟,肉身早沒有死時的光澤,在幾千年的時光洪流中,他的衣衫也漸漸腐朽起來。

這具屍骸正是太初教開山老祖的五名弟子之一,自然堂的先祖。

先祖辭世幾千年,但屍骸還未被空氣徹底腐蝕的原因就是因為他在一個法陣之中。

法陣緩緩流轉,不斷透出靈氣,這個法陣同時也是一個禁制。

在自然堂先祖屍骸之前,有三層禁制光幕,每層禁制光幕中都有一枚玉簡,這三枚玉簡便是傳自太初教開山老祖的畢生所學,以及這位先祖的自我感悟,仙苗境三十葉以上的功法就在其中。

每打破一層禁制,便能取得一枚玉簡,想將三層禁制打破,若沒有仙苗境三十葉以上的修為,即便願意燃燒壽元為代價,想打開它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璇璣子恭恭敬敬的三跪九叩之後,暗道一聲得罪了,他走到那禁制之前,按照打開禁制的手法,凝聚靈力打了上去,禁制忽然反彈出一股巨力,將璇璣子撞開,手掌一陣酥麻,好半響都動彈不得。

「哎1心中存著一絲僥倖的璇璣子暗嘆一聲,先祖為了激勵弟子努力修鍊,特意設置了一個仙苗境三十葉才能打開的禁制,卻沒想到在幾千年來,自然堂後代弟子從來沒有修鍊到仙苗境三十葉的人物,以至於自然堂一代不如一代,傳到自己手裡時已經岌岌可危,難續道統。

璇璣子略微出神后,又對先祖屍骸一躬紹子不肖,修鍊不到仙苗境三十葉,但為了自然堂的未來,決定燃燒自己壽元打開禁制,將道統傳於秦浩軒,還望先祖原諒1

說到這裡,璇璣子滿臉愧疚,決然離去。

秦浩軒還在努力雕刻玄鐵,煉製灌靈,失敗得不亦樂乎時,一臉不悅的徐羽來了。

「浩軒哥哥,這是掌教真人獎勵給我的,因為賣行氣散的緣故。」

徐羽走到秦浩軒身邊,將那張獎勵清單遞給秦浩軒,秦浩軒停下手裡的活,接過來一看,啞然失笑,道:「掌教真人真大方啊,光是這一百畝一級靈地,就不知要羨煞多少人,還有兩千顆下三品靈石,五百顆行氣草,嘖嘖,還有這一串的材料,可都不是便宜貨,真是大手筆。」

秦浩軒嘖嘖稱奇時,徐羽還是陰沉著一張臉,不開心的說道:「掌教讓我將行氣散賣給張狂,他說仔細檢查過張狂,發現張狂並沒有妖魔附體,讓我和他冰釋前嫌。」

秦浩軒微微一笑,道:「那你是怎麼說的呢?」

「我拒絕了他的提議,因為他從始至終就沒提過你,更沒說張狂處心積慮的謀害你,要處罰張狂。」

秦浩軒神情淡然,認真的說道:「謝謝你,羽妹妹。」

徐羽臉色微微一紅,語氣卻異常堅決的說道:「不管是誰都不可以欺負你1

秦浩軒心中感動,他在心頭自言自語:「若是沒有徐羽和師父對我這麼好,太初教真就太冰冷了。」

氣氛有些異樣,聰明的徐羽很快轉移話題,她指著地上那一大堆廢棄的玄鐵道:「浩軒哥哥練得怎麼樣?我也跟羅師姐學過幾天制符,光是雕刻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羅師姐說雕刻需要多練,而灌靈需要多悟,我很好奇你練得怎麼樣了,可以表演給我看看嗎?」

秦浩軒無奈一笑,這傻丫頭,制符這麼嚴肅的事情,豈是拿來表演的?但看著徐羽認真而期待的眼神,秦浩軒不忍拒絕,從地上拿起一塊玄鐵,開始雕刻起來。

符刀在秦浩軒手上施展起來,如臂指使,無比順暢,不多時,萬里符複雜的銘文出現在玄鐵之上,秦浩軒嫻熟的動作和雕刻時那認真淡然的氣度,讓徐羽看得有幾分痴迷。

她回想起自己練習雕刻時,符刀沒幾下便走偏了,糟蹋了不少玄鐵才勉強練得熟練,但與秦浩軒動作的這份圓潤比,卻是相差太多了。

雕刻完后,秦浩軒將雕刻好的玄鐵放在灌靈陣中,催動灌靈陣中的靈火,頓時一汪拳頭大小的靈火猛然竄出,將徐羽嚇了一跳。

淡紅色的靈火反覆炙烤著玄鐵,不住將玄鐵中的雜質排除,同時也令銘文看起來更加清晰和自如,約摸一炷香的時間,煉製結束,接下來便是灌靈。

秦浩軒捏動法訣,灌靈陣中那團靈火消失,濃郁的靈力在他的牽引下從陣中靈石里冒出,朝玄鐵灌輸。

灌靈時秦浩軒雖然依舊是全神貫注,小心翼翼的操控,但是在灌到一半,玄鐵嘩然裂開一條細縫,失敗了。

秦浩軒苦笑一聲,望著同樣一臉遺憾的徐羽道:「每次到這裡便失敗了。」

徐羽看著秦浩軒略顯疲憊的神情,知道他今天煉了一天,肯定是精疲力盡的,安慰道:「浩軒哥哥,你能練到這種程度已經很了不起了,萬里符的銘文複雜,我光記都記不住,更別說雕刻了,你還能進行到最後一步灌靈,很厲害啦!只要再加一把勁,就能成功啦1

徐羽說的倒也並不是安慰話,她跟羅金花學了幾天制符,光雕刻這一關就花了兩天,而且還是一些簡單的銘文,哪有萬里符這麼複雜,秦浩軒能將萬里符的銘文雕刻完成得如此圓滑順暢,肯定是下了苦功的,不過制符的最後一步灌靈,就需要資質和悟性了。

秦浩軒點點頭,道:「我會努力的。」

「嗯,如果你能煉製出這張萬里符,我也就安心啦1徐羽嘿嘿一笑,然後道:「那我就不打擾浩軒哥哥了,你練完早點休息。」

「嗯。」秦浩軒將徐羽送到門口,在徐羽走遠后,秦浩軒繼續制符。

第一步雕刻在他的苦練下,已經沒有大問題,第二步煉製,要將符體的雜質熔煉出來,符體的精粹程度和靈符的使用程度和威力是成正比的,煉製里還有重要一步,就是將符引以及各種材料熔煉提取精華打入符體中,這一步秦浩軒拿一些簡單的材料嘗試過,在中強調神識輔助的方法下,煉製雖然不易但也不算太難,而第三步灌靈則是重中之重,因為同時一萬顆靈石的靈力灌輸,可以想象靈力該有多麼磅洶湧,一個控制不好直接炸掉符體還是小事,若是被那一萬顆靈石的靈力反噬,可就危險了。

秦浩軒又拿一些簡單的材料練習了第二步的煉製后,他便停了下來,這麼高強度一天的練習下來,他體內不但靈力空了,就連力氣都彷彿被抽空一般,躺在床上不願意動彈。

秦浩軒在床上躺了一會,並沒有就此休息,而是將神識附在小蛇身上,準備去絕仙毒谷走一遭。

當他的神識剛剛進入小蛇體內,發現小蛇的神識對自己依舊不抵制,任由他控制身體。

就在他想去絕仙毒谷之前,無聊內視一番,赫然發現在小蛇身體里,竟然是有經脈的!

小蛇體內的經脈和人體的經脈不同,但秦浩軒總覺得熟悉,他不禁停下來仔細思索,在哪見過這種經脈。

過了一會,他猛然想起李靖!對,就是李靖!

李靖在水府中得到的那本的運功行氣的路數,不是和小蛇體內經脈很像嗎?若說用人體經脈運轉還有幾分不自然的話,那麼用小蛇的身體運轉十分自然自如。

當時李靖看這本時,秦浩軒也通過千里鏡看得一清二楚,這種牛逼的功法他雖然不能修鍊,但還是生生記了下來,以備以後可能用得上,當下他便按照開始吸氣和運氣。

小蛇的身體里本就有一股細微的靈氣,在秦浩軒一運起時,這股靈氣便自然的轉動起來!順著的路數開始在小蛇經脈中行走,雖然十分微弱,卻十分舒服。

秦浩軒心頭大喜,小蛇也能修鍊,而且還是這種厲害的功法,他記得李靖在修鍊之前,將圍繞在古籍的那幾道狂龍真氣給吸收了才能修鍊,但小蛇修鍊卻完全沒有限制,直接就能運氣行功,而且還可以吸收天地靈氣,吸收的靈氣和修鍊的資質,就目前看來完全不比紫種要弱。

只是片刻功夫,小蛇體內的靈氣就增大了一倍!

秦浩軒運轉了一遍后,感覺天色不早,於是趕著去絕仙毒谷尋找天材地寶,如果能尋些什麼法寶,在十幾天後的入紅塵中就能增加保命的幾率了。

秦浩軒停止運氣行功,控制小蛇朝絕仙毒谷走去,意外發現在他停止修鍊的時候,體內的仍舊在一遍遍的運轉,絲毫沒有停留的跡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