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太初>第一百七十章 古風叩開太初門【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章 古風叩開太初門【第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都市言情

黃龍真人不再說話,沒有掌教的許可,接引道人伏在地上不敢起身,就在偏殿中氣氛莫名緊張時,忽然傳來一聲清脆的鐘聲,響徹整個大嶼山。

「有人拜山?」黃龍真人從沉思中回過神來,面『色』一肅,對接引道人道:「這鐘聲只有一響,是他派小輩前來我太初教拜山,你去看看是哪個宗『門』的小輩。」

黃龍真人說罷,似乎想到了什麼,他又對接引道人道:「你同時通知下四大堂的堂主,讓他們都到太初寶殿來見我,另外將三名紫種藏好了,千萬不能讓他們出來,還有,務必告訴全教弟子,對本教情況隻字不提,尤其是關於去年收了三名無上紫種的事情,誰若提起,當判教罪誅殺全族1

他說到後面時,語氣中透出殺氣,聽得接引道人心生寒意。

接引道人如獲赦免,從地上爬起來,此時的他一頭的細密汗珠,顧不上擦一下就離開了偏殿,直到離開掌教黃龍真人的範圍,他才長長吁了一口氣。

掌教的氣勢實在太恐怖了,而更恐怖的是他需要在極短的時間安排好這一切,一絲不慎很可能為太初教招來滅頂之災。

在接引道人走後,黃龍真人自言自語道:「有幾十年沒有人來拜山了,不知這次忽然有小輩來拜山,是有什麼事呢?」

往年各大宗『門』間有什麼事需要互相通氣,都是用千紙鶴等通訊手段,除非碰到比較重要的大事,否則很少會用拜山這個方式。

掌教真人令下,龐大而恐怖的太初教迅速動作起來,一道道命令以太初寶殿為中心發出去,所有弟子『交』口相傳,都知道有外『門』小輩前來拜山,更知道掌教要求所有人對新收了三名紫種弟子的事務必要守口如瓶,誰敢泄『露』,當判教罪誅殺全族!

掌教的威嚴沒有人敢懷疑,太初教聰明人也不少,四大堂堂主在接到命令的第一時刻,立刻明白了掌教的良苦用心,蘇百『花』毫不猶豫的讓蘇百『花』將徐羽帶入百『花』堂,暫且閉關幾天。

而碧竹堂的碧竹子也很快將李靖接去了碧竹堂,至於張狂還沒有回靈田穀,也被嚴密保護和藏了起來。

一隊隊執法隊弟子迅速出現在眾弟子之間,凡是有人的地方就有執法隊的身影,監督他們的言論,哪些能說,哪些不能說。

一時間,整個太初教的氣氛變得緊張起來。

四大堂派人將徐羽和李靖接走的時,以及忽然多出來的執法隊弟子,在靈田穀中引起不小的風『波』,但沒有一個人敢議論這件事,因為執法隊弟子無所不在的眼神落在每個人身上,誰敢說起關於無上紫種的半個字,就會毫不猶豫的將談論的人抓去禁閉山。

正在練習制符的秦浩軒一邊雕刻,一邊問葉一鳴道:「師兄,這是怎麼回事?莫非又出什麼事了?」

葉一鳴搖搖頭,解釋道:「並不是出事,而是其他宗『門』的弟子前來拜山,鐘響一聲表示來的是小輩,響兩聲表示來的是平輩,若是響三聲表示來的是輩分比掌教還要高的長輩。剛才那鍾只響了一聲,應該的某個修仙大派派來弟子拜山了。」

「拜山?難道這些宗『門』間都沒有其他聯繫手段么?」

「修仙界一般邀請對方宗『門』參加本『門』盛典,或者發生什麼大事,就會才用拜山的方式表示隆重,平時一般小事的溝通都是用千紙鶴等方式溝通的。」

秦浩軒點點頭,一邊說話一邊雕刻的他完成了手上的玄鐵,放在一旁道:「我們出去看看吧,我還沒見過其他修仙宗『門』的弟子呢1

秦浩軒倒不是說假話,自從他修仙以來只知道太初教這一個宗『門』,從來沒有聽說過還有其他宗『門』,更別說見其他的修仙者了。

一般『門』派敢派來拜山的小輩,肯定是資質不錯,夾帶幾分炫耀味道,他很想去瞧瞧其他宗『門』的青年俊傑是什麼模樣。

秦浩軒和葉一鳴一出『門』,立刻被執法弟子通知了禁口令,秦浩軒不是笨蛋,見慣了修仙者的冷酷無情,他很快想通其中關節。

靈田穀距離太初教的入口不遠,靈田穀的弟子們紛紛湧向太初教的山『門』處,不止秦浩軒,還有其他許多弟子也對其他『門』派的青年俊傑很是好奇。

在太初教的山『門』口,接引道人乘坐仙雲車匆匆趕來,他下了仙雲車后,捏動法訣,那輛仙雲車迅速縮小,飛回他的手上,他對站在山『門』口的一男一『女』行了一個道禮。

「這位師兄,師姐,請問出身何『門』何派?」接引道人語氣客氣,例行公事的詢問。

對於太初教只是來了一個接引道人,這兩人臉上也沒有絲毫不滿,那名男子微微一笑,道:「古風派弟子常傲天,這位是我的師妹,許晴。」

「原來是古風派的兩位師兄,常師兄,許師姐,請隨我來。」

接引道人伸出右手,吹了一口靈氣,手上那個仙雲車的模型頓時放大,很快變成一輛外飾豪華大氣,內飾極為『精』致漂亮的中型仙雲車。

這仙雲車並不算大,但從感官可以輕易看出,它的造價絕對會是『門』中弟子可以租用的仙雲車十倍不止,在這輛仙雲車上還畫著許多禁制和陣法,看來除了代步的功能外,還有攻擊和防禦的作用。

接引道人這一手明顯是炫耀多於誠意邀人,看到接引道人『弄』出來的這輛仙雲車,常傲天和許晴眼神中『露』出幾分震驚,不禁讚歎道:「都說太初教財大氣粗,護山大陣『精』妙無比,我還不知到底『精』妙到什麼程度,今日一見護山大陣,頓時為之傾倒,現在師兄的這台仙雲車上布滿了禁制陣法,巧妙如斯,真令人讚歎。自愧不如,自愧不如啊1

常傲天的讚歎讓接引道人自得不已,但臉上卻『露』出幾分輕笑,道:「常師兄謙虛了,我只是一個接引道人而已,這仙雲車也只是掌教賜我的一樣玩物,不足掛齒。」

一直沒有說話的許晴開口了,一張圓圓臉白裡透紅,齊劉海淺淺遮住眉頭,顯得十分可愛的她笑了笑,聲音雖然也很甜,但語氣卻不像她的表情那麼甜:「師兄別客氣,我們來之前便知道掌教有一心腹愛徒,就連太初教的人也甚少有人知道你的名字,但絲毫不影響你的地位,你在黃龍師叔耳邊吹幾句耳邊風,恐怕比長老院的長老說話還管用吧?」

許晴幾句話就將接引道人打成了靠吹耳邊風的人,接引道人臉『色』卻十分平靜,絲毫沒有『波』瀾,不咸不淡的說道:「許師姐過獎了,在下只是一名小小的接引道人,影響不了掌教。」

他說罷,做了一個請的手勢,想將許晴和常傲天請上仙雲車,但許晴卻不理會他,拿出一個造型古怪的車的模型,吹了一口靈力之後,這台模型也從她手上飛出,落在地上,化作一台馬車。

這輛馬車若論造型,豪華程度絲毫不比接引道人的仙雲車要差,甚至還有過之,拉車的八匹駿馬看起來栩栩如生,英俊異常,渾身沒有一根雜『毛』,高矮胖瘦都是一般,這八匹馬站在一起,隱約有一股逢山開山,遇海跨海的氣勢,一往無前,儒雅霸氣!

在馬車之上也布滿了銘文禁制,這些禁制雖然比不上接引道人仙雲車那般『精』巧,卻連車輪上都雕刻到了,顯然這個馬車除了具備攻防之外,還兼容了為馬車加速的陣法。

最吸引接引道人目光的是,在這馬車的軸心之中,有七個凹槽,這七個凹槽呈北斗七星狀,裡面都鑲嵌著一枚璀璨奪目,靈氣『逼』人的靈石。

這靈石可不是下品靈石,接引道人粗粗一瞥,立刻猜出,這至少都是中品靈石,只是不知是中三品還是中二品!

光是這一顆中品靈石,都讓接引道人的仙雲車相形見拙了。

常傲天和許晴躍上了車,對接引道人拱拱手,道:「感謝師兄盛情相邀,但我們兩人難得來一趟大嶼山,傳說黃帝峰鍾靈敏秀風景如畫,如果乘坐師兄的仙雲車,一下子就到了太初寶殿,豈不是少了途中觀光賞景的大好機會?所以冒昧坐自己的車,還望師兄成全。」

接引道人心中想你們兩人都上了車,明顯想自己逛上去,卻還假惺惺跟自己說什麼!他心裡雖然不爽,但臉上卻毫不表現出來,對這兩人道:「如此那就請常師兄,許師姐原諒我的招待不周,黃帝峰沿途風景雖好,但敝教掌教真人還在太初寶殿等候兩位,還請兩位別耽擱太久。」

常傲天拱拱手,道:「當然,當然1

他們兩人駕著這輛馬車,順著太初教的通天梯走上去。

若是尋常馬車,在通天梯上顛簸幾下,直接顛破車輪了事,但這架馬車速度很快,在這石梯之上如履平地,絲毫顛簸感都沒有。

這古風教一男一『女』,男的『玉』樹臨風,丰神俊朗,劍眉星目,儒雅和冷酷並存,『女』的肌膚賽雪,可愛異常,一臉甜甜笑意,一身羅衣隨風飄揚,身上散出淡淡幽香,聞著無不心醉,見者無不痴『迷』。

「好一對金童『玉』『女』1秦浩軒在看到他們兩人後,忍不住出聲讚歎,他可以清晰感覺到這兩人的實力修為都不低,雖然極力壓抑著自身的氣勢,但還是鋒芒畢『露』,看起來應該是古風派最得意的兩名弟子。

那輛豪華的馬車吸引了許多人的目光,引得這些修為低微,資質普通的弟子們嘖嘖稱奇,但秦浩軒的目光卻落在他們背後的寶劍上!

雖然寶劍未曾出鞘,但劍氣卻連劍鞘都掩藏不住,更增添了他們兩人的『逼』人英氣,寶劍配英雄,香車坐美人,相得益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