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太初>第一百八十二章 無上真魔仙魔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二章 無上真魔仙魔真【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科幻小說

看到這一幕,尤其是秦浩軒身上出現那層特殊氣牆時,刑驚訝得目瞪口呆,一雙眼珠子都差點凸出來,嘴唇都在哆嗦,心中掀起軒然大波,暗暗想道:「,竟然是!秦浩軒使用的竟然是里至高無上的護體神功之一1

雖然秦浩軒在施展時身上連半點金色都沒有,這種程度連入門都稱不上,但是眼力毒辣的刑還是捕捉到秦浩軒施展時透出的淡淡氣息,迅速判斷出來。

在水府里,刑知道秦浩軒得到了,但以前以為他只得到了很少的一部分,但沒想到他連這種至高無上的護體神功都得到了,看來秦浩軒得到的不是一點半點,可能是整部。

想到這裡,刑感覺自己嘴巴發乾。

這在幽泉冥界,可是十大護體神功之一,據說練到極點一身金體,猶如金鑄神明,百毒不侵萬法不傷,極其厲害。

刑甚至在想,若是自己能學到這套,就算回到強敵環伺的幽泉冥界,也不必像以前那樣如喪家之犬一般逃跑,甚至可以在諸多冥物的包圍下從容脫身。

刑在心底暗暗可惜,修鍊的是秦浩軒而不是他,秦浩軒只是人的身軀,若是以自己魔的身軀來修鍊,到極致處一定比秦浩軒更厲害!

在一旁同樣觀看秦浩軒試符的葉一鳴則看不出什麼,只是驚詫於萬里符的速度竟然可以如此之快,而秦浩軒在這麼快的速度下還能收縮自如,想停就停,對這個師弟更加佩服,對他入紅塵的信心也越足。

秦浩軒停下來后,嘗試修鍊的那兩句口訣,秦浩軒只知道這兩句口訣應當是護體的功法,卻不知道他們是所謂的,更不知道修鍊到極致有多厲害。

他修鍊這兩句口訣發現,自己根本無法修鍊,他還是無法這兩句口訣的意義,更別說用這兩句口訣的方法驅動靈力,在身上形成剛才那樣的護體氣牆了。

秦浩軒暗暗想道:「這個護體神功給我的感覺浩瀚如海,在那麼強的氣阻中竟然能保護我的身體,還可以讓我將萬里符催動到極致的狀態下不受傷,一定精深異常,肯定不是隨便練幾下就行的。剛才那狀態肯定連入門都稱不上,若是我能修鍊到極致該有多厲害啊1

嘗試了幾次之後,秦浩軒不得不放棄,這時他再嘗試著催動萬里符,萬里符一奔跑起來,到達一定速度,這護體功法又自動蹦了出來。

秦浩軒暗暗想道:「這護體神功難道只有在不停奔跑的狀況下修鍊?」

這時刑湊上去,開始套秦浩軒的話:「我以前怎麼沒見過你修鍊這套護體功法?」

秦浩軒看著興緻盎然的刑,心裡猜這傢伙肯定是知道這套功法的,於是問道:「你知道?」

「我當然知道呀1刑說著,一臉饞相。

秦浩軒若有所悟的點點頭。

「不過這套護體功法出自幽泉冥界,若是我修鍊了肯定會更加厲害,不如你將這套功法教給我吧?」刑終於忍不住,饞著臉提出來了。

秦浩軒給了他一個白眼,心中暗暗想道,刑這傢伙神神秘秘的,身上儘是好東西,這套護體功法能被他瞧上眼,肯定非同一般,刑眼下雖然沒表現出什麼壞心思,那是因為我還能壓制他,如果他學會了這套護體功法,身體變得更加強悍,那我肯定就控制不住他了。

想到這裡,秦浩軒毫不猶豫的搖頭,道:「不能教你。」

……

測試完萬里符,秦浩軒大喜,這萬里符果然如中所說那般輕盈快速,雖然自己的操縱還不算嫻熟,但速度之快也足以令人膛目結舌了。

即便是刑也看得目瞪口呆,他自忖就算恢復了魔的本體,以魔強悍的本體速度全力追趕秦浩軒,也只有跟在他屁股後面吃灰的份。

刑和葉一鳴走到秦浩軒身前,刑煞有其事的說:「不錯,不錯,雖然比不上本魔的速度,但甩掉一兩個仙苗境初期的修仙者還是不成問題的。」

秦浩軒輕笑一聲,懶得理會這個吹牛的傢伙。

這時,葉一鳴欣慰的問道:「秦師弟,萬里符煉製出來了,還有八天時間就要入紅塵,入紅塵的事情你準備得怎麼樣了?」

秦浩軒緩緩點頭,將萬里符揣進懷裡,道:「這張萬里符煉製完畢,我的入紅塵準備基本就完成了,沒有什麼再需要準備的地方了。」

「入紅塵的規則和入仙道相似,凡是已經出葉的弟子,都有師門長輩或者堂內師兄一對一的帶領,師父他老人家壽元不多,急於突破境界,我看這入紅塵,還是我帶你去吧?」葉一鳴十分誠懇的望著秦浩軒,道:「你看呢?」

秦浩軒微微搖頭,否決了葉一鳴的提議,他道:「葉師兄,這次入紅塵,我既不準備讓師父他老人家陪我去,也不想讓你跟我去,更不想找其他自然堂的師兄1

葉一鳴愣了汊可不行,入紅塵和入仙道又有不同,在外歷練的那段時間,可不像在太初教里這麼安全,你隨時可能遇到修魔者,甚至幽泉冥物。」

「師兄的意思我清楚,但是你們陪我入紅塵的話,恐怕更不妥。」秦浩軒說道:「你也知道,現在赤煉子對我虎視眈眈,在太初教的勢力範圍之內,他還是不敢輕舉妄動,但是我一旦離開了太初教的勢力範圍,屆時他就會對我動手,現在我煉製了一張萬里符,他若對我不軌我還有機會逃跑,但若你或者師父隨我一起入紅塵,我這一張萬里符可沒法給兩個人用,屆時師兄你若是被赤煉子抓住威脅我,我們兩就死定了1

秦浩軒娓娓道來,葉一鳴也贊同的點頭,待秦浩軒說罷,葉一鳴輕嘆一聲,他知道自己執意和秦浩軒入紅塵,不但什麼忙都幫不上,還只能拖秦浩軒的後腿,於是他道:「師弟所言有理,只怨我實力低微,無法與赤煉子抗衡,反倒要師弟處處為我著想,真是慚愧啊1

葉一鳴的語氣充滿自責,剛才看了秦浩軒使用萬里符,他知道在這張符的幫助下,秦浩軒在赤煉子的追殺下,說不定還真能死裡逃生,不過想到師弟面臨仙樹境強敵的威脅,而自己卻什麼忙都幫不上,他心中無比的難受。

秦浩軒安慰葉一鳴道:「葉師兄,自然堂的師兄弟們,還有師父他老人家也需要你,現在師父基本處於閉關狀態,自然堂的事務就全壓在你身上了。師父他老人家全拜託你照顧了,所以於公於私,你都該留在自然堂才是。」

葉一鳴想著秦浩軒要面臨赤煉子的威脅,自己又無法幫忙,回想起蒲漢忠的臨終囑咐,頓時心如刀絞,聲音略顯哽咽道:「秦師弟,有一點你要切記,只有你變得更強,咱們自然堂才有希望,我和師父,以及自然堂的師兄弟們都在盼望你平安的回來。」

「嗯,我一定會平安回來的1秦浩軒說罷,忽然想起蒲漢忠師兄的臨終託付,於是問道:「葉師兄,你可知道蒲師兄的家鄉在哪裡?蒲師兄臨終遺言,讓我替他去他的老家,看看他的後人現狀如何。」

葉一鳴沒想到秦浩軒在自己前途未卜福禍難測的情況下,竟然還惦記著蒲漢忠的臨終遺言,他這輩子薄情寡義的修仙者見多了,像秦浩軒這般有情有義,恪守信諾的修仙者,在修仙界中著實不多見。

「知道,在翔龍國北部,南壽縣小花村,一座孤單的石頭山下有三間茅草屋,屋前如果有一個大水池,那就是漢忠的家了。」回想起往事,葉一鳴不禁走神,道:「漢忠每次喝醉了,都要說起他的家鄉,他家的老父母,他的兄弟姐妹,還有他離家時,一直咬著他行李不肯鬆口的大黃狗,這麼多年過去了,他也沒能回去瞧上一眼,他父母想必早已作古,你若是找到他家,就代他去他父母的墳前敬一炷香吧1

秦浩軒黯然點頭,道:「我會的。」

「自然堂還有些事務要處理,我們先回去吧。」葉一鳴仰頭看了看天色,出來時是早晨,現在已經是下午了,他將秦浩軒和刑送回靈田穀后,自己又匆匆趕回了無名峰。

回到自己的房間,秦浩軒坐在床沿,把玩著萬里符,目光若有若無的落在刑的身上。

「你說這萬里符,要不要再給你煉一枚?」

刑愣了愣,道:「給我煉幹嘛?」

「入紅塵難道你不跟我在一起?」秦浩軒望著刑,目光猶如審視:「我不在太初教,留你在這裡我也不放心,再說了,入紅塵是每個新弟子都要參加的,你現在的身份也是太初教的新弟子。但是如果讓你一個人在外面我也不放心,你肯定會吃人!但是如果你跟我在一起,赤煉子抓不到我,肯定會抓你來威脅我,到時候你可就危險了。」

「離開了太初教的地界,你還不讓我吃人么?」刑急了,跟秦浩軒爭論道:「你以前可沒說我在太初教外不能吃人1

「以前沒說嗎?那好,現在補上,在哪裡都不能吃人。」

「你一個修仙者,怎麼連凡人的命也管?」

「我是修仙,但我也是凡人。再說,都是人1

「老子看你的腦子是壞了!你是修仙者,怎麼是凡人?怎麼是人?」

「修仙者也是人!你腦子才壞了吧?」

刑懶得再跟秦浩軒在這個問題上糾纏,把話題轉換的說道:「你會這麼好心,花一萬兩下三品靈石給我煉一枚萬里符?」

秦浩軒把嘴一撇的說道:「你怎麼看我呢?我是那種有好處才會做事情的人嗎?」

「對別人可能不是,對老子……呵呵……」刑很是乾脆的給了秦浩軒一個白眼。

秦浩軒懶得搭理他的絮絮叨叨,盤膝坐在床上,開始沉思的事情,這段時間練得很順,已經到了第二層的巔峰,即將突破第三層,但是卻一直沒有進展,這裡面晦澀難懂的口訣他一直都參不透。

秦浩軒心頭暗暗惋惜,若是那會兒楚長老上課時,多聽一些或許可能多參悟幾句,但他也知道,中高深莫測的口訣,就算他再怎麼認真聽課,也不可能全部參透。

喋喋不休說了一通的刑發現秦浩軒沒有搭理自己,也就覺得索然無味沒有再說下去,他看著秦浩軒愁眉緊皺,不經意的問道:「你這是有什麼想不通的?要不說出來讓我點撥點撥你?」

秦浩軒抬眼望了一眼刑,他心中暗暗忖道,這傢伙神秘得很,好像什麼都懂得一點,要不說上兩句心法秘訣,看他能不能解釋?

秦浩軒沉吟片刻,決定在中拿出兩句,說給刑聽聽,看他能否解釋好。

於是他悠悠說道:「起諸善法本是幻,造諸惡業亦是幻。身如聚沫心如風,幻出無根無實性。」

聽著秦浩軒說的這兩句口訣,刑的臉上露出幾分驚訝之色,這……這……這是……無上真魔,萬魔之魔的道心種魔大法吧?

他閉上眼睛想了片刻,臉上的喜色愈來愈盛,彷彿遇到了什麼難題,忽然茅塞頓開一般。

「妙極!妙極!這兩句話精妙異常,你若不是請教我這種幽泉的天才魔,你肯定無法領悟1刑說罷,道:「現在我開始解釋,你聽好了。」

接著,刑開始將秦浩軒剛才說的那句晦澀難懂的口訣解釋出來,他解釋得深入淺出詳細異常:「起諸善法本是幻,造諸惡業亦是幻,說的一切靈法皆是虛幻所化,藉助天地靈氣生成!這兩句並沒有太多的含義,而真正的重點在後面這兩句,身如聚沫心如風,幻出無根無實性!意思是我們不應當將自己的身體當成一個整體,而是由無數靈力組成,身體的每一個部分都應該積蓄和存儲靈氣,只有當身體積蓄和存儲的靈氣達到一個境界和程度,才能如風一般隨心所欲,這……這完全超乎我的概念了……」

刑狠狠吞了一口唾液,一雙熠熠生輝的眼睛望著秦浩軒道:「這應該是一套極為高深的功法的開頭,起諸善法本是幻,造諸惡業亦是幻是總綱,身如聚沫心如風是重點,最後這句幻出無根無實性則是具體的修鍊細則,它的意思是修仙者身體如實如幻,仙根當做無根,無根又是仙根,這後面應該還有口訣,說的是如何吸取靈力。」

兩句簡單的口訣在他的口裡解釋出來,變成了長篇大論,但也讓秦浩軒一聽就懂,很快徹底明白了這兩句口訣的意思,修鍊中遇到的一些困頓,也迎刃而解了。

解釋完畢,興奮而又激動的刑開始纏著秦浩軒道:「還有沒有,還有沒有?你若還有這種無法理解的東西,你儘管告訴我,我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的為你解釋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