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一百八十三章 臉皮之後比城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三章 臉皮之後比城牆【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秦浩軒感覺到刑的興奮和激動,以及異乎尋常的熱情,頓時感覺到不對勁了,刑這傢伙平時要他干一點活都要討價還價,沒靈石堅決不幹活,今天怎麼忽然轉性了,竟然這麼熱情洋溢的主動要求為自己答疑解惑,這不符合他一貫的作風埃

見秦浩軒緊咬牙關,堅決不肯開口,刑更加急了,他道:「快點說吧,時間緊迫,你說了我為你解釋了,你也能更好的修鍊,不是么?」

秦浩軒凝視著刑,眼神充滿了懷疑的味道,彷彿要看穿刑內心深處在想什麼:「你有問題,平時可不見你這麼熱情的,你可是那種倒杯水都要收靈石才肯乾的貨。」

刑的臉上出現了被人傷害,被人誤會的委屈表情,為了達到讓秦浩軒最自責的狀態,他乾脆搖身一變,變成了一名少女!哭成了淚人,一副楚楚動人的可憐模樣的少女,她整個人半伏在地上,幽怨的看著秦浩軒啜泣道:「你怎麼可以這樣看我?我在你的心中,就是這麼的不堪嗎?你……你……你傷到了我的心……」

「滾蛋……」秦浩軒被刑的反應激起了一層雞皮疙瘩,乾脆專心去體會剛剛那兩句口訣,心頭更是震驚不斷。

刑這時間哪裡會放過秦浩軒,她用「爬」的爬到了秦浩軒的腳邊,揚起那張漂亮的臉蛋看向秦浩軒:「怎麼?你為什麼不看著我?你是愧疚了嗎?看我!看著我的眼睛……你看著我!你跟我說,你要向我道歉。我僅僅只是因為你要入紅塵了,而一旦入紅塵了,便會有仙樹境的修仙者想迫害你,你必須儘快盡一切可能的提升自己的實力,屆時也能更好的在仙樹境高手的追殺下逃命不是?若不是我這種義薄雲天的魔,還有誰會這麼盡心儘力的幫你呢?」

「你有問題。」聽了刑這番長篇大論,秦浩軒手撐著下巴,饒有興趣的盯著刑,非常肯定的說道:「你一定有問題!而且是大問題1

「我能有什麼問題?」刑與帶著哀怨:「你我相識水府,這些日子的情義早已經很是深厚,超越了人與魔的界限。我對你的心,你難道不知道嗎?你懷疑我對你的心嗎?」

「我說……你能先變回之前那模樣嗎?」秦浩軒揉著太陽穴說道:「你自己照照鏡子,你的妝已經哭花了,真的不好看……挺恐怖的。」

刑老臉一紅,但一咬牙,為了剛才那玄妙異常的功法秘籍,他也不準備要臉了。

「你想啊,除了我之外,還有誰會這麼詳盡而又無私的為你解釋呢?如果你不能儘快提升修為,入紅塵之後,你可危險了呢!到時候還怎麼回來見你的師兄師父,還怎麼見你的小相好徐羽呢?而且你不提升自己的修為,到時候又怎麼保護我呢?」刑一臉正義凜然。

秦浩軒聽了半響,忽然抬起頭,對他說道:「你不是說下了山就不跟我在一起么?我剛才想了想,你說得很對啊,赤煉子那麼厲害,他可是仙樹境級別的修仙者,遠不是你我能抗衡的,而且萬里符也只有一張,到時候我自己都顧不上了,再帶著你,豈不是害了你么?下了山後你要走就走吧,我也不攔著你了。」

秦浩軒這麼說,刑徹底急了,他語氣急促的說道:「怎麼會呢?你忘記我會變形么?我可以變成一個小動物,然後趴在你身上跟你一起逃跑!再說,下了山我怎麼可能走呢,你忘了我們是好兄弟了么?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啊,你說對不對?」

秦浩軒愈發覺得刑這傢伙不對勁,尤其是他知道自己會這種口訣后,都不願意離開自己了,想來不但是對自己,對刑來說也是好東西,當下更加不願意開口說口訣了。

刑見秦浩軒緊閉著嘴不願說話了,刑便說道:「你那個護體功法的口訣你也無法理解吧,不然我怎麼沒見你修鍊過呢!不如你將那幾句口訣告訴我,我解釋給你聽,這樣你就能真正修鍊它了。」

刑的提議非常好,不可否認秦浩軒十分動心,只是……刑對自己確實肝膽相照,但他對其他人可並非肝膽相照,萬一口訣他學會了……背著自己干點什麼……那就不好了。

秦浩軒斷然搖頭拒絕,一臉決然。

刑見再糾纏下去秦浩軒也不會說,還會招惹他反感,於是也閉上了嘴巴,對秦浩軒道:「以後你在修鍊上有什麼不懂的,儘管來問我就是,我絕對分文不取,無私的為你答疑解惑。」

秦浩軒微微笑了笑,道:「這樣吧,你教教我關於禁制方面的東西吧?我神識變強后,學習禁制應該更加得心應手了。」

「禁制什麼時候都能學,我還是繼續為你解答修鍊上的疑惑吧1刑還是不甘心的做著誘惑,那可是道心種魔大法啊!我必須想辦法騙過來!

秦浩軒搖搖頭:「禁制多有趣啊,你還是教我禁制吧,我學得更開心。」

刑滿臉的不願意,做了一個數靈石的手勢,意思很明顯。

秦浩軒誇張的看著刑:「你剛剛說的話,被自己給吃了嗎?不是說不收費嗎?」

刑再次給了秦浩軒一個白眼:「你跟我都不是傻瓜,老子騙你的口訣沒騙到,總不能白給你講你想知道的知識吧?」

「可我終究會問你不是?」秦浩軒盯著刑說道:「到時問你的時候,那些口訣當費用,恐怕是你大賺吧?」

「我真他媽服了你了1刑挑起大拇指對秦浩軒說道:「現在老子真的懷疑你是不是人了。能把不給錢說的如此理直氣壯,你真行啊!來來來,想問什麼問吧!老子知無不言言無不盡1

「禁制是你們修仙者里的一門重要課程,你想要設置一個禁制有兩個辦法,第一是用神識,第二是用靈力,不過以你目前的神識或者靈力,都不足以駕馭禁制……」刑娓娓道來,很快進入角色,十分認真又詳細的講解起來。

不得不說,刑這傢伙平時弔兒郎當的,但講起課來十分認真,深入淺出,該細說的地方講得十分詳細,禁制這門深奧異常,龐大莫名的學問,在他的嘴裡說出來,秦浩軒倒很少有不懂的地方。

足足花了一下午時間,刑將禁制的一些基礎知識都告訴了秦浩軒,秦浩軒聽得十分認真,也不由得暗暗嘆息,他原以為自己神識進步了,若能夠做幾個禁制出來,這樣或許能增加逃生的機會。

但在刑的解說下,他知道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禁制是一門龐大而精深的學問,以自己目前的能力,根本無法構建出最簡單的禁制,更別提那些能擋仙樹境強者的禁制,不止是能力方面的不夠,而且設置禁制的各種手法和知識,比煉製一道符籙還要難許多。

待刑說完,秦浩軒詫異的目光再落在他的身上,心中再次驚奇:這傢伙不顯山不露水,懂的東西比我師父還要多,真不知道是什麼來頭。

刑在秦浩軒猶如刀子般銳利的目光中呆不下去了,他又勸了幾句:「設置禁制比解開禁制還要困難許多,以你目前能力是肯定做不到的,如果你想快速提升實力,在入紅塵時能夠有自保之力,最好還是在修鍊上打主意,如果你在修鍊上有什麼疑難之處,儘管來問我,作為你兩肋插弟,我一定會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的1

「天色不早了,你也早些回去休息吧,老在我房間呆著,會惹人懷疑的。」秦浩軒不咸不淡的下起逐客令,刑只好無奈的離開。

在刑走後,秦浩軒抬頭看了一眼已然徹底黑下去的天空,心中暗暗忖道:「入紅塵的那段時間,肯定沒有機會去絕仙毒谷尋寶,剩下來這幾天可不能浪費了1

想到這裡,秦浩軒毫不猶豫的將神識附入小蛇身上,發現小蛇體內已經有一股不弱的靈力,而且從一開始到現在都沒停過,小蛇這種孜孜不倦的修鍊態度即便秦浩軒也自嘆弗如,照這樣下去,只怕不用多久就會趕超上自己了。

秦浩軒進入小蛇體內后,再次嘗試接近小蛇的神識,但是小蛇在秦浩軒的神識剛剛接近時,便驚惶的逃逸開來,秦浩軒也沒有過多嘗試,控制著小蛇的身體開始朝絕仙毒谷行進。

這個晚上,他在絕仙毒谷里除了一枚廢丹外,依舊是一無所獲,在臨走之前特意去看了一眼那株雞冠草,那株雞冠草第三片葉子依舊有一絲青色,和之前看起來沒什麼差別,看來距離成熟還有很久。

接下來八天過得很快,秦浩軒白天修鍊,晚上錘鍊神識,附身小蛇去絕仙毒谷尋寶。

在這八天中,常傲天和許晴經常來找秦浩軒,他們三人倒是很快成為了朋友,談天說地,但是大多數的話題都圍繞著小金。

這幾天,秦浩軒偶爾能在靈田穀看到赤煉子,赤煉子經常在暗處打量著自己,陰冷的眼神讓他不寒而慄,想來一出了太初教的勢力範圍,赤煉子就不會對自己客氣。

八天時間一晃而過,秦浩軒還是仙苗境四葉的實力沒有再長葉,而絕仙毒谷里那株雞冠草也沒有成熟,入紅塵的日子卻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