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太初>第一百八十六章 往昔今夕仙凡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六章 往昔今夕仙凡別【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歷史穿越

身上被濺了不少鮮血的梁希自言自語:「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一張仙苗境三葉的靈符就將他們全部殺了,這些凡人到底是多麼弱啊1

雖然以梁希仙苗境一葉的實力,碎肉擋不住仙苗境三葉靈符的威能,但是至少不會像這樣被打成一堆碎肉,跟修仙者比起來,這些悍匪的身體就像豆腐做的一般脆弱。

騎在碌蘢用且渙炒糝停這就是仙凡的區別么?

在人群中看到這一幕的王爺李斯更是膛目結舌,這便是太初教上仙的實力么?以前只聽說護國神教中的上仙實力多麼多麼強,在自己腦海里完全沒有概念。眼下看到他們強到如此程度,一個仙術便將二十多個悍匪打成碎肉,這還只是一個修為不算強的新人弟子,若是西門勝堂主這種修仙者,又該厲害到如何地步?難道真如傳言中有翻江倒海的能耐?想到這裡,李斯更是心驚肉跳。

以前他聽人說起太初教多麼多麼強盛厲害,沒有見過真正的仙術靈法的他並沒放在心上,這一次在太初寶殿感覺到太初教掌教真人的仙威,又看到仙術靈法在一個普通弟子手中使出來的威力,他心頭卑微的感覺愈來愈盛,愈發感覺到和這些修仙者的差距有多大。

看著一地碎肉,西門勝坐在馬上,冷笑一聲,對身邊的李靖和張揚道:「看到沒,這便是仙凡的區別,這就是修仙者的威能!仙永遠駕凌於凡之上,修仙者乃是天地之間最強大的存在,只要你們這段時間中認真體悟仙凡的區別,未來修仙證道不在話下。」

李靖和張揚同時躬身應是。

這時,被捆綁的那些村民紛紛跪在地上,稱這一干太初教弟子為上仙,頭如搗蒜般在地上磕著:「謝謝上仙救命之恩,回去之後定當設立牌坊,日夜香火供奉。」

看到這一幕,秦浩軒心頭暗暗感嘆,如果自己不是進入了太初教,現在還是和他們一樣,仰望這些修仙者的存在。

這七個月修仙以來,他一直將自己和太初教的前輩高人相比較,感覺自己只是一個修鍊尚淺的修仙者,還沒有真正的將自己看成所謂「上仙」,認為自己只是比凡人稍強的凡人而已,但眼下和這些真正的凡人比起來,才知道自己已經是「上仙」,不再是卑微的凡人。

仙凡之別,巨大如斯!

這些村民用敬仰敬畏的目光悄悄打量著這些上仙,按照村民淳樸的習俗,別人救了他們全村人的性命,應當請入村裡好生招待一番,但是他們只是卑微的村民,面對江湖豪客,強盜悍匪尚且沒有反抗的餘地,眼下看到舉手投足便將悍匪擊殺的上仙,他們除了磕頭,哪敢有別的想法。

張揚興奮的看著滿地血腥,以及在地上磕頭不已的凡人,心頭無比激動,一個仙苗境一葉的弱種都如此厲害,自己若是出手,這些悍匪豈不是連肉末都留不下來?可惜這些悍匪一個不剩的全被幹掉了,他想出手也沒有機會,他在心頭暗暗想道:「下次若有這樣的事情,自己一定要試試手。」

張揚興奮激動的同時,李靖神情淡定自若的看著這一切,眼神古井無波,對眼前這一切漠不關心,彷彿磕頭跪拜的不是人,只是一群螻蟻。

看著李靖淡定的神態,西門勝十分滿意,他這次受命帶隊,除了保護李靖之外,還含著和李靖打好關係,將他拉進碧竹堂的目的,如果不出意外,李靖拜入碧竹堂是板上釘釘的事情,李靖表現得越好,西門勝當然越開心。

李斯目光轉到李靖身上。

他之前還不怎麼在乎李靖,因為李靖來太初教修仙,從另外一種層面來說,李靖是皇權爭奪中的失敗者,所以才來太初教修仙碰碰運氣。

從這些天和太初教弟子的交往看來,李靖在太初教的地位很高,在新人弟子中完全屬於眾星捧月,而且帶隊的西門勝堂主也十分看重他,時不時跟他說一些修仙知識,這是其他弟子都沒有的待遇。

以前沒有見識過修仙者的強悍,所以李斯一直沒將李靖這個侄子放在眼裡,在他看來李靖再有出息也比不上太子,但是見識過修仙者的強大后,李斯的觀念完全扭轉過來了,太子就算接掌了翔龍國的皇權,但跟已經修仙,且在太初教中頗受重視的李靖比起來也算不得什麼。

這一刻,李斯對李靖的認知完全轉變過來,他認為在未來,李靖將更有出息,當即便矮下姿態,換上一臉笑容,驅馬到李靖身邊,笑道:「皇侄,這幾日車馬勞頓,我這裡有些參片,你可需要一些?」

李靖神情淡漠,冷冷瞥了李斯一眼,李斯雖然是他皇叔,但他自從修仙之後,可沒將這個皇叔當回事。尤其是李斯偏向太子一脈,平日里對自己不冷不熱的,眼下忽然討好自己,肯定是看到自己未來前途可能比太子更好。

「李斯,這些東西我用不上,你留著自己吃吧。」李靖瞥了他一眼后,冷冷的說道:「我那皇兄太子,近來可還好?」

「雖然不錯,但哪比得上賢侄在上仙的門派里風生水起呢?」李斯一臉笑容。

被自己的侄子直呼其名,李斯心中很是不爽,但他想起其他太初教弟子在李靖面前卑躬屈膝的模樣,知道這幾個月來李靖在太初教里混得著實不錯,不少修仙者以他馬首是瞻。

在修仙界里前途無可限量,這未來發展得有多嚇人?出身皇家精於算計的李斯很快想明白這點,更是堅定了和李靖交好的決心。

看著李斯的低姿態,李靖表面十分淡定自然,心中則暗暗慶幸,自己當初選擇修仙的這條路果然沒錯,如果不是這樣,自己只是一個在皇權爭奪中失敗的皇子,父皇在時還能衣食無憂,一旦新帝即位,自己恐怕連口吃食都落不到,甚至還有性命之虞。

李靖冰冷的目光在李斯身上掃過,忽然想起他那作為太子的大皇兄,嘴角扯起一絲輕蔑的冷笑,心中暗暗想道:「等我回到帝都翔龍城,我就會讓你好看!皇權爭奪中我是失敗了,但我要讓你知道,修仙絕對比當皇帝還要好!自己若能當上太初教的無上掌教,即便你當上皇帝又如何?見到自己還不是要跪地叩頭,口誦上仙頂禮膜拜?還有那些曾經欺負過我的人,你們等著瞧1

他們各懷心思時,西門勝一揮手,眼睛都不屑瞥一眼那些歌功頌德連連叩頭的百姓,毫無表情的下令:「繼續前行1

太初教弟子驅馬跟在西門勝之後,繼續不急不緩的前行。

在太初教弟子離去后,這些在地上如搗蒜般磕頭的百姓才站起來,望著太初教弟子的背影怔怔出神,儘管這些上仙都沒正眼瞧自己一眼,但是他們身上隱約透出的那股仙人做派,卻是絲毫假不了的,惹得這些凡俗百姓艷羨不已,若是自己也能像他們一樣成為「上仙」該有多好?

就在眾多百姓心頭感嘆震撼時,幾個腦子活絡的百姓想道:咱們清豐縣這段時間在鬧鬼,縣令急求能人異士驅邪避災,這裡有上仙的消息若是告訴他,解了清豐縣的災難,豈不是大功一件!

頓時百姓們一鬨而散,有的跑向村莊,有的則朝縣城的方向跑去。

太初教弟子行進速度很慢,不多時便被這些激動而倉皇的百姓趕超了。

幾個衣衫襤褸,渾身是傷的村民跑到縣衙門口,像他們這種身份卑微的村民,想要見到縣太爺唯一的方式就是擊鼓鳴冤,於是毫不猶豫的舉起鼓槌,開始擊鼓。

一名衙役面色不善的從內衙走出來,狠狠瞪著這幾個衣衫襤褸渾身是傷的村民,斥道:「吃飽了撐著滾回家摟媳婦去,來這裡瞎搗什麼亂?」

一名村民忙回話道:「官爺官爺,草民可不是搗亂,草民一村的人被悍匪劫持,在官道上碰到一群上仙,上仙們慈悲為懷,救了我們一村人,一個法術就將二十幾個悍匪打成一地肉醬!咱們清豐縣不是在鬧鬼么,草民這就趕緊來通知大人了。」

這名衙役雖然感覺十分荒謬,但看這幾個老實巴交的村民也不像說謊,而且此事若是真的,幫助縣太爺解決了令人頭疼的厲鬼,那可是大功一件,縣太爺高興,肯定會重賞自己這些人。

「你說的可是真的?」

「真的,官爺,俺願意用自己項上人頭保證1

這名衙役心裡最後一點疑慮都解除了,這年頭沒有百姓敢戲弄官府,就算敢戲弄官府,也決計不敢用那些高高在上的仙人們來說謊。

他匆忙走進內衙,向正愁眉不展的縣令報告。

得知消息的縣令精神一震,道:「你說的可是真的?」

那名衙役面色一肅,道:「卑職用項上人頭擔保1

縣令表情略微愣了愣,隨後臉上露出幾分喜色,對這名還獃滯的站在原地的衙役道:「還愣著幹嘛,備轎去啊1

……

這一隊太初教弟子又朝前走了半個時辰,這時遠處一頂轎子迎面趕來,轎夫腳步極快,一個個累得滿頭大汗,轎子上不時探出一張滿臉焦急的臉。

當轎子上的人看到遠處驅馬行來的「上仙」隊伍時,頓時面色一凝,急忙讓轎夫停下來。

轎夫剛剛停下,轎子里的那人便從中鑽出來,這人中等身材,穿著一身淺藍色的官服,應當是清豐縣的縣令。

只見他站在馬路中間,端端正正扶正衣冠,恭恭敬敬的跪在地上,額頭虔誠的貼著滿是塵土的官道,大氣都不敢出。

直到太初教眾人走近,他頭如搗蒜般磕頭。

「清豐縣縣令許暢,給各位上仙磕頭請安。」

許暢的聲音略微顫抖,不住的在地上磕頭,根本不敢抬頭看馬上的太初教眾人一眼。

看到這卑躬屈膝的縣令,秦浩軒等人心頭再是一番感慨,以前還是平民百姓時,碰到這些官僚只有跪在地上磕頭的份,稍微招惹這些官,就要被抓進大牢遭受毆打囚禁,就像一隻螻蟻般可憐。

現在堂堂的一縣父母官,看到自己卻要跪在地上磕頭,卑躬屈膝,若是敢惹自己不高興,隨便一個靈法將他殺了,也沒人敢來太初教找自己的麻煩,凡人中的官在自己眼裡,也只是螻蟻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