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太初>第一百八十七章 切莫很傻很天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七章 切莫很傻很天真【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歷史穿越

仙與凡的區別之大,由此可見一斑!

民不與官斗,凡不與仙斗!

看到這一幕,秦浩軒隱約明白了西門勝不急不緩行進的原因,因為這一次進紅塵並沒有特定的目的地,他故意放慢腳步,就是讓他們這群已經開始修仙,但潛意識還沒上升到「上仙」境界的新弟子們,知道仙凡之間的區別,讓自己等人更加明白,什麼是仙,什麼是凡!

西門勝冷眼瞥著地上磕頭的縣令,語氣冷漠的問道:「你擋在這裡作甚?有何事?」

看到上仙搭理自己,縣令一臉激動,但仍舊不敢抬頭,他說道:「還請上仙憐憫,我們清豐縣鬧鬼,已經害死了不少人,我們也請過道士做法,卻半點用處都沒有,今天偶然得知諸位上仙在本縣經過,鄙人壯著膽子,懇求上仙憐憫施救,清豐縣上下感激不盡,日夜高香供奉……」

西門勝沒興趣聽他這麼多廢話,略微沉吟片刻,道:「鬧鬼?不過是些怨氣形成的東西,哪裡有什麼鬼?只是既然順路的話,那我們便去看看1

「順路,順路1縣令見上仙語氣鬆動,似乎有施以援手的意思,連連說道:「就在前方不遠的官道一個榆樹林里,請上仙憐憫。」

「去看看。」西門勝自言自語說了一聲,夾了下馬腹,馬匹繼續前行。

這一群太初教弟子身上,隱約透出一股不同凡俗的氣息,這股氣息讓這位清豐縣的父母官大氣都不敢喘,也不敢起身,跪在地上爬到官道的一邊,直到他們都行走到前頭了,才小心翼翼的從地上爬起來,連轎子都不敢坐了,一路小跑的跟上去,但又不敢靠得太緊,這群上仙身上不經意透出的氣勢,讓他很是壓抑。

這一幕落在太初教弟子眼裡,再次感慨仙凡的不同,以前還是凡夫俗子時,看到官老爺,這些官老爺無不騎著高頭大馬,或者坐在轎子中,前面鳴鑼開道好不威風,想要見上一面都千難萬難,現在他就跪在自己腳下,連頭都不敢抬,大氣都不敢喘,現在自己騎著馬,他卻只敢在身後遠遠的跟著,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樣。

有新弟子問他的入道師兄:「師兄,堂主口中的怨氣跟鬼有何區別?我們修仙者,修鍊到壽元耗盡時便煙消雲散什麼都沒了,可為什麼還會有鬼的存在呢?」

這名入道師兄沉吟片刻后,解釋道:「鬼這東西,怎麼說呢?只是人死前的怨氣,形成的一種東西,一種想要留在世間的執念吧。民間管它們叫做鬼,我們更多稱呼它們為怨魂。但其實,那並非是什麼魂魄。」

這名新弟子吶吶點頭,自言自語道:「那變成所謂的鬼,聽起來比人還要厲害。成為鬼,是否便能成為永恆的存在?」

「想什麼呢?只有成仙得道才能天地同壽1這名師兄十分有耐心,他解釋道:「變成鬼后,鬼氣也會漸漸消散於空中,一般的鬼存在的時間很短,等鬼氣消散之後就徹底的化作虛無了。」

這名弟子道:「人可以修仙向天爭命,那鬼有沒有延長壽元的說法呢?」

「如果在死前積聚了極大的怨氣,死後變成厲鬼,厲鬼的存在時間比普通鬼魂的時間要長很多,但是也會隨著時間一點一點的流逝,鬼氣也會漸漸消失,鬼氣消失完后,還是會死,終究無法做到長存。」

這時,另外一個與這位入道師兄交好的四大堂弟子悠悠說道:「若想長存,倒不是沒有辦法,一來殺活人,吸新鬼的怨氣,這樣可以減緩鬼氣的消散速度,二來……有極其極其少數的情況,便是這些冤魂不停的彼此吞噬,意外生出了靈智,便成為民間傳說中的陰仙。只是,這陰仙終歸還是會消散……」

一旁仔細聆聽的新弟子們恍然大悟,長見識了,原來鬼也是真實存在的,只是鬼並不像想象中的能長存,即便變成鬼也只能短暫的苟活一段時間,最終會因為鬼氣消散而徹底消失。

不知不覺間,他們就來到了縣令所說鬧鬼的榆樹林。

走進清豐縣后,秦浩軒也敏銳的感覺到一絲若有若無的陰氣,隨著越接近這個榆樹林,這種感覺就愈發的濃厚起來。

遠遠的看到前方一片榆樹林,這片榆樹林的上空不論陰天還是晴天,都是陰雲密布,這陰雲不像要下雨的陰雲,就如一團淡淡的愁霧籠罩著整個榆林市,令人壓抑得喘不過氣來。

一名入道師兄遠遠看到這一幕,沉吟道:「看這片榆樹林整個的被陰氣籠罩其中,這麼重的陰氣顯然不是普通的怨魂了,從這裡怨氣衝天的情勢可以看出,這堪稱是老百姓口中的厲鬼了,而且死前是有很大的冤情的,我看得先問問這縣令,到底是怎麼樣的冤情。」

他的話傳到最前方的西門勝耳里,西門勝回過頭來,目光淡淡的落在這名弟子身上,道:「我們是仙,休管凡間的事情1

被西門勝語氣淡漠的說了一句,這名四大堂的弟子頓時不敢說話了,噤若寒蟬。

但是,還是有一個滿懷不解的新弟子提出:「西門堂主,我們修仙者不應該維持正義,懲奸除惡么?眼下這厲鬼怨氣衝天,明顯是有冤情的,如果任由他繼續留在榆樹林,對這些百姓不利,但是若不分青紅皂白的消滅了他,又對他不公呀1

西門勝輕蔑的哼了一聲,顯然這個新弟子竟然敢質疑他,讓他很是不爽,但他仍舊面沉如水的說道:「我們是仙,不管凡間的事!只需要維持天地之間的秩序即可,至於俗世……他們不是有自己的皇帝官員嗎?我輩修仙,哪有時間天天管這種雞毛蒜皮的小事?」

西門勝的語氣和聲音有些不近人情,他道:「至於其他,我們無需再議。仙即是仙,凡即是凡,我們不需要管凡間的對與錯,這個是他們自己的事情,我們只需要維持秩序。」

「西門堂主。」秦浩軒見西門勝似乎很好說話,有為他們解疑答惑的意思,於是馬上誠懇的提問道:「您能告訴我,我們維持什麼秩序,什麼是秩序呢?」

西門勝道:「清豐縣的縣令來找我們,求我們收了這厲鬼,那麼我們收這厲鬼就是,這便是維持秩序,至於調查清楚,查明是否有冤情,那是他們凡人的事情,我們若是插手,就是亂了仙凡的規矩,這個也不應該是我們仙做的事情,我們仙高高在上,凡夫俗子如螻蟻,能在我們庇佑之下存在已經是莫大的榮幸,豈能讓我們修仙者為他們這些凡人幹活?這不是辱沒了仙這個字眼?」

弟子們聽罷,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從西門勝嘴裡說出來,他們徹底明白了仙凡的區別,就是人跟螻蟻的區別,無可逾越。人可以允許螻蟻的存在,但絕對不會幫螻蟻做事。

西門勝看其他弟子臉上還有幾分疑慮,他繼續悠悠說道:「就像三隻螻蟻在打架,有一種螻蟻被打死了,你們會去問另外兩隻螻蟻是怎麼回事么?不會吧?他們只不過是螻蟻,而我們是仙1

西門勝說這話時,神態間露出幾分高高在上,看著榆樹林里那陰鬱的鬼氣,神情中露出幾分不屑一顧。

不少人聽的連連點頭,只是秦浩軒卻擰起了眉頭,螻蟻互相打架死了,自己當然是不會去問他,因為人並不是由螻蟻變成的,但我們這些修仙者卻都是由凡人變成的,我們本身還是人,還在修仙的路途上,並沒有變成真正的仙,和凡人相比,只是我們更加強大,壽元也能長一些罷了。而螻蟻變到最強大它也不會變成人,這就是螻蟻和凡人的區別,將凡人比作螻蟻,這樣做真的對嗎?

「或許有人會覺得,我們螻蟻是螻蟻,螻蟻不會便成人,而仙都是人修出來的,所以本座的比喻不恰當。」西門勝一雙銳眼環顧四周,除了秦浩軒之外還有數人,也如秦浩軒一般送去了疑惑的眼神。

「那便慢慢體會!入完紅塵,你們便會理解本座的話!休要以為你們有幾分小聰明,便能質疑我太初數千年來的修仙之路。」西門勝語帶幾分強勢:「你們也沒有見過鬼,入紅塵本身就是讓你們體會紅塵中的各種危險,讓你們知道修仙的不易和艱難,所以本座決定,今晚就在榆樹林附近紮營,到了晚上,讓你們看看真正的鬼是什麼樣子。」

西門勝一錘定音,張揚迅速指揮新弟子們著手紮營的事宜,場面頓時忙碌起來。

秦浩軒雖然贊同屑西門勝的這套論調,但也不好真正爭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更何況在西門勝這種修仙高手的眼裡,自己只是一個弱種而已,地位比一隻螻蟻並沒有強多少。

這時,刑走到秦浩軒身邊,悄悄對他說道:「到了此地,已經是太初平日里不怎麼管轄的凡間地段,那赤煉子今夜恐怕便會要動手了吧?」

刑的話剛剛說完,還沉浸在西門勝仙凡論里的秦浩軒猛然驚醒,清豐縣距離太初教太遠,太初教鞭長莫及,否則這榆樹林也不可能鬧鬼了,他開始擔心起今天晚上該如何度過了。

「赤煉子能拿到離山的令牌?」秦浩軒帶著最後的僥倖心理提出發問。

刑拍了拍秦浩軒肩膀,示意他別這樣很傻很天真,赤煉子那可是仙樹境長老,如今壽元不多,同太初說上一句要外出找續命仙緣,太初會不同意嗎?

秦浩軒慘然一笑,覺得刑的拍肩膀是對的,自己確實存了太多僥倖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