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太初>第一百八十八章 百鬼夜行亂中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八章 百鬼夜行亂中求【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武俠修真

悄悄跟在西門勝隊伍最後的赤煉子看到這一幕,心中更是高興,暗暗道:「若是直接將秦浩軒綁走,定會引起西門勝的注意,這西門勝境界可不弱,可是我該怎麼樣瞞天過海呢?不過這地方竟然有怨氣,倒是給我提了個醒,若是我晚上發動一個,以的凶煞之氣,可以把場面搞得亂一些,假裝偷襲紫種李靖,這樣西門勝肯定顧不上其他弟子,會全神貫注的保護李靖,屆時我再趁亂將秦浩軒綁走,也沒人會看出異樣,可是施展,我要折損一年的壽元……」

雖然這裡不是太初教的勢力範圍,但西門勝這個碧竹堂副堂主可不是吃素的,赤煉子雖然綁的是一個無足緊要的弱種,但若是光明正大的來,肯定會引起西門勝的注意,屆時自己的陰謀詭計將功虧一簣,所以他不得不因時制宜的設計行動方案。

但是他的不是完整版本,若是強行使用的話是要折損壽元的,這讓赤煉子不得不猶豫起來,本來自己的壽元就沒幾年了,這要再損耗一年的話……

赤煉子猶豫思量許久,自言自語:「秦浩軒這混蛋將老子的鐘乳靈液都搶走了,若是將這些鍾乳靈液搶回來,我就不必擔心壽元問題了,可是若無法將鍾乳靈液搶回來,就算我的壽元一年不少,也無法突破到仙樹一輪境,無法突破就無法獲得壽元,苟延殘喘幾年,最終的結局還是一個死字!不如索性搏一搏,將秦浩軒綁走,得回本該屬於我的鐘乳靈液,這樣我就不必擔心壽元,可以安心突破境界了!而且秦浩軒這小子身上秘密不少,或許還有什麼其他我可以用上的重寶,說不定他是我突破仙樹一輪境的契機1

赤煉子權衡一番利弊后,咬牙切齒的下了決心,決定損耗一年壽元,發動,再趁亂將秦浩軒綁走!

現在天色不算早了,看著他們已經紮營,赤煉子毫不猶豫的轉身離開,發動是需要鬼魂的,他就近找了一個村莊,將這個小村莊一百多個男女老少屠戮了個乾淨。

這些普通人死於非命后,身上充滿了怨氣,可以化身厲鬼,赤煉子十分欣慰的看著這一幕,開始抓起魂魄來,只見他從懷中拿出兩面黑色的小旗子,這兩面小旗子上有一些古怪而邪惡的銘文,光看這些銘文就讓人渾身不爽,甚至起雞皮疙瘩,一道道邪氣從兩面黑色小旗中逸出,即便是普通人,一眼也能看出這兩面小旗是大凶大煞之物。

這兩面小旗剛剛出現,這附近的天空立刻陰沉下來,一朵和這個小村莊面積相襯的陰雲籠罩其上,這個小村莊頓時陰氣繚繞。

陰氣是鬼魂最好的催生地和養分,一些黑色氣體從滿地的屍體上逸出,這些都是死去的村民的怨氣,怨氣將附近的陰氣匯聚起來,很快形成一道道身形模糊,半透明的鬼魂,這些鬼魂凝成后,開始貪婪的吸取陰氣。

很快,陰氣吸取足夠,這些鬼魂猙獰的吼叫,整個小村莊血流成河,且鬼哭狼嚎,陰風凄厲,好不嚇人。

赤煉子看著這些鬼魂吸取陰氣,滿意的笑著:「吸吧吸吧,你們吸的陰氣越多就越厲害,今晚鬧的場面就更大更嚇人1

很快,吸足了陰氣的鬼魂看到了赤煉子,這個將他們殘忍屠殺的兇手,頓時紛紛涌了上來,準備將赤煉子生吞活剮了。

這一百多道鬼魂悠悠飄了過來,赤煉子陰險一笑,道:「不知死活。」

他手上兩面黑色小旗開始揮舞,這兩面黑色小旗舞動時,頓時一股股惡臭傳出,一道道罡風憑空出現,許多暴戾的黑氣從這兩面黑色小旗中逸出。

黑色小旗一舞動,原本還只是陰氣繚繞的小村莊頓時猶如地獄,陰沉灰暗,陰風凄嚎,驚心動魄。

「開始煉魂。」

赤煉子冷笑一聲,一道道靈力注入這兩面小旗中,然後用的方法,開始祭煉這些魂魄,要將殘餘的意識去除,祭煉得完全聽自己指揮,只留下滿腔怨氣,見人就吃。

以赤煉子仙樹境的實力,祭煉一些普通的厲鬼還不是手到擒來的事情,不多時,他便用的方法將這一百多道厲鬼祭煉完畢,然後將這一百多道厲鬼分別收於手上兩面黑色小旗上。

這不是太初教的功法,而是赤煉子在外偷學來的邪門歪道手段,在祭煉了這些厲鬼之後,赤煉子體內靈力消耗了不少,倒不是十分消耗靈力,而是他得到的秘籍不全,強行用起來,自然十分損耗靈力。

完整版的是十分厲害的,一旦施展起來,可以讓這些普通的厲鬼實力瞬間增長許多,對於一些實力強橫的修仙者來說,這些厲鬼不堪一擊,但是用來製造混亂還是很不錯的,中記載,若是能一次祭煉數十上百萬的鬼魂,那威力將是相當可觀。

不過赤煉子卻沒有這個機會,這次準備動用,也將是他第一次使用百鬼夜行。

一來他得到的並不是完整版的,威力要打一個折扣,二來若是這種大規模的屠戮普通百姓,肯定會惹得太初教的注意,到時候自己肯定是偷雞不成蝕把米。

當然,赤煉子並非真的要屠戮百姓,而是做出那副樣子……製造混亂!他很清楚,西門勝只要真的稍微認真一些,百姓定然不會有什麼損傷。

不完整的施展起來,還會損耗一年的壽元!

為了鍾乳靈液,為了擒住秦浩軒,赤煉子豁出去了!

到了晚上,赤煉子悄悄來到太初教弟子紮營的附近,看了一眼遠處的榆樹林,那榆樹林里的厲鬼似乎感覺到這個營地里隱約透出一股浩蕩正氣,也不敢出來作亂。

赤煉子等到半夜,再也忍不住了,開始驅動。

隨著他兩面小旗的上下翻飛,小旗發出一陣嘩嘩的響聲,這響聲彷彿深夜的奪命凄鳴,被收納在小旗中的鬼魂開始跑出來,原本風清氣朗的營地瞬間籠罩在濃濃陰氣中,營地上空迅速凝聚起一朵濃厚的陰雲,天幕彷彿都壓得很低,一道道陰風吹得營帳獵獵作響,這股能滲透人心的陰氣,令人不寒而慄。

在赤煉子的指揮下,這些厲鬼從四面八方撲向朝太初教弟子們的營地。

一陣陣凄厲的鬼哭之聲,頓時引起了巡邏弟子的注意。

兩名正在值夜班的新弟子看到整個營地瞬間被陰風籠罩,一道道影影綽綽的鬼影驟然出現在營地中,這些鬼無不帶著凶煞的戾氣,滿含冤情的他們彷彿要擇人而噬毀天滅地一般。

陣陣陰風呼嘯,厲鬼見人就撲,其中一個措不及防的紮根境巡邏弟子弟子被厲鬼撲到在地,立刻有十幾個厲鬼圍住要吸干他的陽氣,將其變成一具乾屍。

另外一個仙苗境一葉的弟子也被嚇了一跳,入道師兄不是說厲鬼碰到修仙者避之不及嗎,以這些厲鬼的能力,對付凡人是足夠了,紮根境的修仙者雖然弱,可好歹也是修仙者啊,怎麼可能這麼輕鬆就被他們撲倒?

難道這些厲鬼不是一般的厲鬼?

一道至陽的道法由仙苗境一葉的弟子手中本能轟出,十幾名厲鬼被轟的倒飛出去,同一時間他也本能的喊道:「有鬼來襲營了!一群厲鬼來襲營了1

十幾頭被轟飛的厲鬼,那可以將凡人瞬間撕成碎片的靈法,僅僅只是將它們轟的倒飛出去,卻並沒有真正的傷到一絲一毫,它們倒飛出去之後便立刻再次反撲回來。

這麼多厲鬼,又哪是他一個人能擋下來的,另一名被撲倒的弟子,這時間也回過神來手中一道靈符不計成本的丟了出去!

正在營帳中睡覺的弟子們聽到求救聲,立刻爬起來一看,發現外面鬼哭狼嚎陰氣森森,幾個實力較弱的紮根境弟子剛走出去,立刻被一群厲鬼圍了起來,手忙腳亂的反擊,但這些厲鬼太多,太初教弟子們很快處於下風,到處可見奔走敗退的太初教弟子,踢著鍋碗瓢盆嘩嘩作響。

這些厲鬼比尋常厲鬼厲害十倍不止,攻擊力堪比低級的幽泉冥物,即便是老弟子看到都會頭疼一番,更別提這些新人弟子了。

一百多頭厲鬼闖入營地中后,按照赤煉子的意志,見人就攻擊,場面一度混亂至極,陰風呼號,戾氣橫流,在這套邪法的加持下,這些厲鬼威力大增,打得太初教弟子落花流水。

赤煉子一面施展,一面感覺自己體內的精氣大量流失,證明自己的壽元也隨之減少了一年。

「秦浩軒啊秦浩軒,等我將你抓起來后,因為你損失的十一年壽元,老子一定叫你連本帶利的還給我1

赤煉子雖然恨極秦浩軒,但是他知道此時不能出半點紕漏,他讓這些厲鬼大鬧一番營地后,眼看場面混亂至極,措不及防的太初教弟子們在十幾個入道師兄的帶領下,開始組織有效防禦和反擊。

赤煉子連忙指使這些厲鬼,朝之前踩點時便找准了的李靖營帳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