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一百八十八章 底牌底牌對底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八章 底牌底牌對底牌【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西門勝看到這麼多厲鬼,紛紛向李靖的營帳涌去,而且這些厲鬼也不像是一般的厲鬼,明顯是有人用邪法操控的,因為一般的厲鬼能感覺到修仙者身上的仙氣,這些弟子們身上的仙氣雖然很弱很弱,卻是他們極為忌憚的,不可能像現在這樣膽大妄為的攻擊修仙者。

而且這些厲鬼怎麼可能約好似的,一同攻擊李靖呢?西門勝瞬間反應過來,在他的第一意識里,難道是有別的門派看穿了李靖無上紫種的身份,或者是誰泄密了,導致現在都攻擊李靖?就住在李靖隔壁營帳的他毫不猶豫的衝進李靖的營帳,提起渾身靈力,一股浩蕩正氣瀰漫在這營帳中,即便如此,這些厲鬼還是前赴後繼的沖了上來。

在西門勝眼裡這些厲鬼實力很弱,但是他也不敢遠離李靖,更不敢出手對付這些厲鬼,以免浪費靈力。

畢竟還有一個或多個神秘未知的高手在,這名高手的意圖十分明顯,若是自己去殺鬼了,豈不是中了對方的調虎離山之計?

他沉聲下令:「四大堂弟子拱衛在本營帳四周,其餘新人弟子立刻去殺鬼!李靖和張揚呆在這個營帳中,不許離開我視線半步。」

這些派出來帶領新人弟子入紅塵的四大堂弟子實力都還不錯,雖然在真正的修仙高手面前也只是螳臂擋車,但是若是對方人多,還是能夠抵擋一下的。

「何方道友來擾我太初的入紅塵?」西門勝周身寶光流彩宛如一輪太陽,兩隻眼睛掃過樹林喝道:「再不現身撤去這法陣,便是與我太初作對1

西門勝連報太初名號,也是為了將人嚇退,在翔龍國的這片土地上,太初便是這裡的「天」!便是盟主的萬載大教路過,也要給太初面子,收起刀兵。

這一刻西門勝死死護著李靖跟張揚,心中更是焦急萬分,若僅僅只是有人搗亂還好,若真的是知道李靖紫種的消息,那便要立刻回山同掌教稟告,思考對策。

面對這些厲鬼,新人弟子們想不了這麼多,紛紛準備自己最拿手最厲害的靈法和厲鬼斗做一團。

看著這一團亂麻般的場景,秦浩軒心頭一動,西門堂主說過……今夜不過是除掉一個厲鬼了不起了,怎麼冒出這麼多?有問題!而且這厲鬼們直撲李靖他們位置,逼迫西門堂主不得不過去阻擋!

按照西門堂主的說法,有高人在背後操縱!那誰能如此了解李靖乃是西門堂主必須全身心保護的人?

赤煉子!

秦浩軒倒吸了一口涼氣,沒想到赤煉子一出手便是大手筆,這老東西真的動手!

一股強烈而急迫的緊迫感讓秦浩軒再也呆不下去了,眼下這種混亂的場面,西門勝和入道師兄們都在保護李靖和張揚,哪還顧得上自己這些弱種的死活,赤煉子若趁亂抓走自己,也肯定沒人知道。

秦浩軒很快將刑找了出來,嚴肅的說道:「快跑,可能是赤煉子來了!我們準備趁亂離開這裡。」

刑等秦浩軒這句話等了很久了,天天和修仙者在一起,他每天都如履薄冰,這些修仙者在他眼裡既是美味的食物,又是隨時可以要他性命的惡魔,能不和他們呆在一起,自然是大好事。

「走1刑毫不猶豫的反手拉著秦浩軒,開始趁亂朝營地邊緣走去。

這時整個營地亂成一團,也沒有誰看秦浩軒和刑一眼,他們兩人很快立刻營地投身黑暗中時,他們急速跑了幾里路,準備鑽進一片密林中時。

一個黝黑的人影擋在他們身前。

秦浩軒和刑看到這個黑影,同時膽戰心驚——赤煉子來了!

赤煉子依舊戴著那個黑紗斗笠,將整張臉都包裹起來,渾身陰氣繚繞,黑氣瀰漫在他的周圍,兩面透齣劇烈腥臭味的黑色小旗插在背上,手持一柄符劍,怒目圓瞪擋住他們的去路。

儘管隔著黑紗,儘管在黑暗中,秦浩軒仍能看到他那閃爍著寒光的眼神,以及一臉色厲內斂的猙獰,他手中那柄符劍散發出凜冽殺意,彷彿只要秦浩軒表現出半點抗拒,符劍立刻會取他首級。

「秦浩軒!小雜種!我們終於見面了。」赤煉子冷笑一聲,道:「交出那些鍾乳靈液,還有你破我移魂術的法寶,我留你全屍1

赤煉子自信滿滿,秦浩軒仙苗境四葉的修為在他眼裡就是一隻螻蟻,絕對逃不脫他的手掌心。

秦浩軒真正面對仙樹境的那一刻,才知道雙方的差距有多大,對方僅僅只是釋放了意思氣勢出現,自己的身體便像是被山給壓住了!

逃!這是秦浩軒唯一能想到的!至於無形劍對抗?這種事情他想都不敢想,因為根本沒可能成功!

「本座乃仙樹境強者,你不過是仙苗境四葉,難道還妄想在我的手掌心裡跑掉,你也太看不起仙樹境,太不知道我們之間的差距有多大了1赤煉子略顯慍怒,想也不想揚起符劍,就朝秦浩軒的手臂一劍斬去:「我斷你一臂,讓你知道天高地厚,以前你越級挑戰風光無限,但是在仙樹境的絕對實力前,你不過是一隻弱小的螻蟻罷了。」

這道劍光聲勢若虹,恢弘霸氣,彷彿黑暗中的一抹閃電,彷彿能將天地都切開!劍氣之凌厲,赤煉子身上釋放出的霸氣和威壓,令秦浩軒心膽俱寒。

這道劍光不但封了他們的去路,還直直朝秦浩軒手臂斬來,劍光之威速度之快,秦浩軒肯定是躲不開了,若是被砍中,這條膀子就沒有了。

刑看到這一幕頓時大急起來,秦浩軒的肉體再強悍,也扛不住仙樹境修仙者的一擊,這要被打中,非死即殘!

「媽的!秦浩軒你欠老子一條胳膊1

刑在大喊之中身體驟然發生變化,剎那間變成了一面……盾牌!

不算太大的盾牌,牢牢的套在秦浩軒的手臂之上,勉強遮擋住了秦浩軒的身體,化身為盾牌的刑為秦浩軒擋了這驚世的一劍。

「錚1一聲悶響。

劍光射在化作盾牌的刑的身上,打得這面「盾牌」在噴血。

刑沒被這道劍光打死,卻也很是受傷,不住的哇哇叫喚。

秦浩軒雖然因為刑的化身為盾接下這一劍,但那強大的衝擊力直接將他送出了極遠,後背不知道撞斷了多少棵大樹,胸口更是一震翻騰氣血,張嘴噴出一口鮮血,腦海中還在回憶著剛剛那似乎能將天地都展開的無敵劍氣!

雖然是符劍,但這一劍的劍氣,太可怕了……

發出這道劍氣的赤煉子一臉目瞪口呆,以這道劍氣的威能,秦浩軒是無論如何也躲不掉的,他本想斬下秦浩軒的手臂立威,卻沒想到秦浩軒身旁那人竟然變成一面盾牌為他擋住了這一劍。

赤煉子暗暗想到,我手上的符劍雖然不是真正的飛劍,但在我手裡使出來威力也非同一般,這傢伙到底是什麼妖物,竟然能擋住這一劍?

這個秦浩軒身上,到底還有多少秘密?

為秦浩軒擋了這一劍,刑很受傷。

他急促的說了一句:「快將靈力輸入老子體內,老子快死了!快死了……咳咳……媽的……老雜毛……老子恨透了你們這些修仙者……咳咳……1

刑變的盾牌原本是黑銅色,烏黑髮亮的,但是承受了這一擊,色澤明顯黯淡下去。

秦浩軒毫不猶豫的將自身的靈力注入刑的體內,得到秦浩軒靈力的注入,這塊「盾牌」才重新煥發出光澤。

注入靈力之後,刑似乎緩過一口氣來,秦浩軒這才發現,刑原來還有這能耐,不但能夠變成各種獸類和人,竟然還能變成物體,尤其是變成武器。

「他奶奶的!老子差點死了……差點死了!老秦,我跟你說!沒有一千兩靈石,老子跟你沒完1刑變成盾牌之後,還能開口說話,又讓秦浩軒嘖嘖稱奇不已:「赤煉子這老王八蛋心狠手辣,要是落到我手裡,我一定連皮帶骨的將他吃掉1

秦浩軒拍了拍纏繞在自己胳膊上,盾牌形狀的刑,道:「多謝救命,欠你一千兩!多虧有你……」

「那可不,要不是老子這種義薄雲天的魔,哪有人顧得上你的死活1刑的語氣里流露出幾分自豪:「老子這種幽泉的天才魔,豈是這麼容易就死了的?」

刑自我吹噓時,秦浩軒遠遠的看到戴著一頂黑紗帽的赤煉子,赤煉子那雙陰狠毒辣的眼神,在這漆黑的夜晚里彷彿兩道寒星,他正舉著手中那柄符劍,醞釀第二次攻擊。

赤煉子雖然也是太初教的長老,卻不是長老院的長老,像飛劍這種高級貨色他也沒那實力和財力擁有,所以他用的也不過是符劍這種低劣的貨色。

「哼,不管你用什麼手段躲過我的一擊,不過這一下你就沒這運氣了,我仙樹境的實力,一個指頭也能捏死你1一擊落空的赤煉子很快調整過來,開始準備第二次攻擊,同時出聲威脅秦浩軒:「你若將東西交出來,我還留你全屍,否則將你千刀萬剮,讓你流盡了血受盡了痛再死!你不是仗著在門派里我不能收拾你么?現在這裡夜黑天高,西門勝保護特殊仙種自顧不暇,我看還有誰能救你1

秦浩軒看到赤煉子準備第二次攻擊后大驚失色,果然!今夜這一切都是赤煉子的設計,什麼攻擊李靖,這全部是赤煉子為了更好的抓到自己的故意設的圈套,目的就是趁亂將自己擄去。

赤煉子仙樹境的威壓全部釋放出來,秦浩軒感覺空氣都凝固了一般,喘氣都喘不過來,赤煉子並不是說大話,以他仙樹境的實力,只要一根指頭就能碾死自己。

他暗暗算計現在他和赤煉子的距離,赤煉子實力強橫,是仙樹境初期的強者,而自己威力最大的攻擊手段是無形劍,自己目前的實力不足以驅使無形劍在距離這麼遠的情況下,還能傷到一個仙樹境初期的強者,即便是仙苗境四十九葉的修仙者和仙樹境修仙者之間都有一條無可逾越的巨大鴻溝,更別提秦浩軒只是仙苗境四葉。

若不是他沒有得到想要的東西,投鼠忌器之下不敢真正下殺手,否則仙樹境實力的赤煉子想弄死自己,簡直是易如反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