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太初>第一百九十二章 將軍請仙震四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二章 將軍請仙震四方【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

這些打仗都不怕死的士兵們從震驚中回過神來,看到秦浩軒淡然的神情,頓時驚慌失措起來,陷入一陣莫名恐慌中,彷彿死亡的陰影正籠罩在他們頭上。

對於凡人來說,上仙可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作為凡人惹了上仙,那豈不是死路一條?想起這些天敵軍中坐鎮的上仙的厲害,這些士兵們更是嚇得面無人色。

秦浩軒還沒有上仙的覺悟,但是這些士兵們清晰感覺到秦浩軒身上傳出的淡淡「仙威」,這股淡淡的仙威讓他們幾乎喘不過氣來,這個年紀輕輕,隨意站在這裡卻猶如一座高山大岳般,高不可攀,令人窒息。

只見那個帶頭的士兵大驚失色,立刻丟掉手中的斷刀拜在地上,戰戰兢兢的說道:「我該死,我該死,冒犯了上仙,還請上仙莫怪,上仙莫怪……」

這名伍長拜倒在地,其他士兵也紛紛丟掉手中兵器,嘩啦一聲全部跪下去了。

這就是仙凡的不同啊!秦浩軒暗暗感嘆,對那名伍長道:「不知者不罪。」

那名伍長一臉熱淚盈眶,痛哭流涕道:「上仙,我們盼星星盼月亮,終於將您盼來了,我們將軍等您很久了。」

想著自己剛剛還舉著刀槍指著上仙,這些士卒們膽戰心驚瑟瑟發抖,不時偷眼來看這個年輕的上仙,回想起剛才上仙一手斬斷他們手中刀槍的一幕,以及地上殘兵斷刃整齊的切口,惟恐上仙一個不爽,伸手便切了自己腦袋。

若是秦浩軒是普通人,他們肯定會想方設法的將這個私闖軍營的年輕人當間諜捉拿了,但是這個年紀輕輕的少年竟然是高高在上的上仙,他們的眼神立刻就不同了。

武林高手江湖豪傑他們得罪得起,但上仙這種高高在上的存在他們可得罪不起。

伍長一使眼色,一個小兵立刻會意,爬起來奔向將營。

很快,幾個一身戎裝的將軍們匆匆忙忙的跑來,遠遠的看到秦浩軒便拜在地上:「上仙,上仙您來得太及時了,靠山王凌峰反了,他不知從哪裡招攬了幾個上仙,有那幾個上仙幫忙,咱們這支先鋒軍節節敗退,損兵折將,再往後退就是主力軍的駐地了,謝天謝地,王爺總算將您給請來了。」

原來,這支軍隊就是翔龍國皇朝軍隊的先鋒軍,翔龍國靠山王凌峰起兵造反,翔龍皇朝立刻組織主力軍團鎮壓,這支軍隊便是先鋒軍,但是凌峰招攬了幾個散修幫忙,這些凡夫俗子哪裡是對手,在敵方瘋狂的進攻下節節敗退。

他們一看到會仙法的秦浩軒,自然而然的就想到他是王爺李斯在護國神教搬來的救兵。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只來了一個上仙,而且還如此年輕,看上去只有十六七歲的年紀,但是他們哪裡敢具體詢問。

這名先鋒將軍悄悄抬眼看了一眼秦浩軒,心頭暗暗嘀咕道:「這名上仙看起來十六七歲的年紀,這年紀比自己兒子還小,仙術會不會太淺薄,是反賊陣營里那些上仙的對手么?」

不過他想歸想,懷疑歸懷疑,他卻半點擔憂疑慮都不敢表現出來,就算眼前這個上仙和自己子嗣是同齡,他也得規規矩矩的跪地磕頭,上仙的威嚴,豈是凡人能侵犯的?

這兩名將軍跪在弟子身前,秦浩軒心中閃過幾分不真實的感覺,自己以前是凡人時,這些統兵千萬的將軍是他要頂禮跪拜的對象,現在他們卻來跪拜自己了。

「上仙,您現在是?」這名將軍小心翼翼的詢問。

逃亡了這麼久的秦浩軒筋疲力盡,毫不客氣的對這名將軍道:「本上仙一路趕來,旅途勞頓,現在有些累了,你安排一個營帳給我休息。」

聽到秦浩軒的話,這名將軍心中暗暗嘀咕:「仙人還會疲勞的么?」但是他哪敢將這些表現出來,十分恭敬的磕了個頭,道:「是,遵命。」

秦浩軒見他這麼恭敬,也有意再露一手,學師父的樣子,凝聚一道靈力在手上,然後虛虛一托,這名將軍在秦浩軒的靈力托扶下站了起來。

如果說之前這名將軍心中還有一點疑慮的話,此刻他已經完全信服秦浩軒就是上仙了。

秦浩軒將他扶起后,這名叫蘇武的將軍忙將秦浩軒帶到自己的營帳中,整個前鋒營中,就數他的營帳最為寬敞乾淨。

蘇將軍一臉謙卑的說道:「上仙在這裡好好休息,有什麼需要請儘管吩咐。」

秦浩軒盤腿坐下,一直纏在他手臂上的刑從盾牌變成人形,將這名凡人將軍嚇得面無人色。

「這是我的朋友,你不用大驚小怪。」秦浩軒十分深沉的說道。

「是,是。」蘇將軍又忙對刑行禮,倒也沒有太過驚訝,傳說上仙是上天入地無所不能的,果然如此。

被赤煉子打了一擊的刑臉色不算好看,他並沒有理會蘇武,背著雙手站在秦浩軒身邊。

在刑變回原形時,秦浩軒背過身去,偷偷拿出千里鏡注入一道靈力,搜尋起赤煉子的行蹤,千里鏡顯示赤煉子正滿臉怒氣,四處尋找秦浩軒的蹤跡,秦浩軒躲到軍營中后,這裡的殺伐之氣衝去了他身上追蹤術法的氣息,以至於赤煉子找不到秦浩軒,像無頭蒼蠅一樣到處亂竄。

不甘心的赤煉子再次施展,一道道靈力從他身上逸出,飄向四面八方,這些靈力飄出去沒多遠后便嘩然散去。

這證明被人破掉了。

赤煉子大發雷霆,心中震驚萬分,除非實力比自己強的修仙者,否則怎麼能破掉自己施展的呢?可是秦浩軒只是仙苗境四葉,他身邊那能變成盾牌的妖物也只相當於仙苗境的實力,是不可能破掉自己的的。

想來想去,赤煉子只能歸咎於秦浩軒身上有什麼厲害法寶,強行切斷自己與的聯繫。

赤煉子咬牙切齒的咒罵:「秦浩軒啊秦浩軒,你別落到我手上,落到我手上一定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1

假如怨氣可以殺人,秦浩軒早被赤煉子的怨氣碎屍萬段挫骨揚灰了。

只是赤煉子也只有滿腔怨氣口吐狠話,因為他抓不到秦浩軒,就連秦浩軒躲到哪個角落都找不到了,還從沒出過這種情況,一時間赤煉子也束手無策了。

看到千里鏡這一幕,秦浩軒才安下心來,看來刑躲在戰場軍隊的方法果然奏效,赤煉子找不到自己的行蹤了,不過他也不敢離開軍營,一旦離開軍營很可能會被赤煉子立刻鎖定,屆時又是一陣無休止的逃亡,而且自己身上的靈石不多了,逃不了多遠。

秦浩軒想了想后,收好千里鏡,轉過身來對蘇武將軍道:「本上仙暫且住在你營中,你先下去吧。」

「是,上仙好好休息。」蘇武躬身行禮,準備離去時。

這時他身邊那個管後勤的將官諂媚的討好道:「不知上仙用過早膳沒,上仙可有一些什麼需要?」

凡人的餐食里沒有半點靈氣,吃了徒增糟粕,秦浩軒搖搖頭道:「上仙不吃凡人的食物,對了,你們有靈石沒?」

後勤將官愣了愣,靈石?那是什麼玩意,茫然的搖搖頭。

秦浩軒不死心的從懷中掏出一枚靈石,道:「就是這種靈石,若是有立刻給我送來。」

這枚靈石一出現,靈氣充斥在營帳中,光華熠熠,晶瑩剔透的模樣看得蘇武將軍和這名後勤將官一陣目瞪口呆,他們雖然不知道這枚靈石有什麼用,但一眼就斷定這東西不是凡物。

面對秦浩軒的吩咐,蘇武和後勤將官連連稱是,心裡暗暗嘀咕:「這東西我們見都沒見過,哪裡可能有呢?」

秦浩軒揮揮手,他們識趣的離開了。

秦浩軒和刑對視一眼后,默默無言,立刻盤腿開始恢復體內靈力,逃亡了這麼久,秦浩軒體內的靈氣也消耗了不少,精疲力盡,之前要防備赤煉子忽然出現和偷襲,所以恢復得很倉促,現在總算甩掉赤煉子,可以放心的打坐恢復了。

他們這一打坐便是一上午,秦浩軒和刑體內的靈力恢復了個七七八八,這時營帳外蘇武將軍恭敬的候著,小心的詢問道:「末將蘇武求見上仙,請問上仙現在方便說話么?」

秦浩軒冷聲道:「蘇將軍進來吧。」

蘇武和刑睜開眼睛,好整以暇的望著蘇武:「蘇將軍有什麼事?」

蘇武看著兩位上仙淡然鎮定的神情,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嚇得連忙低下頭,納頭跪拜在地上:「末將斗膽稟告上仙,前方戰事吃驚,敵軍尋來上仙幫忙,我軍節節敗退,傷亡無數,眼看就要吃不住了,末將心裡著急,所以斗膽來請問上仙何事出手幫忙?」

蘇武的神情謙卑,滿臉期待,也不敢抬頭看秦浩軒,低著頭死死盯著地面,生怕褻瀆了上仙惹得上仙不高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