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太初>第一百九十三章 散碎仙人偷軍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三章 散碎仙人偷軍營【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女生小說

秦浩軒聞言后陷入沉思,自己不知道對方陣營中的修仙者實力如何,如果他們請的是有仙樹境級別的散修,那自己出頭幫忙,豈不是被人輕鬆碾死?可是蘇武已經找上門來求援,那自己該如何回答呢?

秦浩軒正在頭疼該如何回答,他身旁的刑冷聲呵斥道:「何時出手幫忙是上仙的事,上仙自然有上仙的決斷,你們凡人安心等著就是1

被刑呵斥了幾句的蘇武連連稱是,但臉色很不好看,表面上一句話也不敢說,但他心中肯定在擔憂這兩個年輕的上仙是否能抵擋住敵人那些強悍的幫手,他們現在拒不出手,是不是膽怯在推脫呢?還是說他們一點本事都沒有,護國神教胡亂派了兩個弟子來敷衍皇朝呢?

種種念頭浮現在蘇武腦海,但蘇武也只敢揣測,不敢說出來,連忙退出營帳。

蘇武退出營帳后,刑對秦浩軒道:「天道無情,修仙也一定要做到無情,除非你明確得知敵軍陣營里的修仙者比你弱,否則一定不要為他們出頭,不然……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刑這番話說完后,秦浩軒覺得刑過於自私了,若不是躲在這軍營中,沖淡了追蹤仙法的氣息,自己現在很可能用完所有靈石被赤煉子抓住了,說起來自己還是受了這蘇武的恩惠才能隱藏起來。

看著秦浩軒臉上露出的猶豫之色,刑道:「你就是這點不好,心腸這麼軟怎麼在修仙界立足?必須學會絕情1

秦浩軒道:「你說我心軟?你呢?」

被秦浩軒一堵,刑無語,自己一個縱橫幽泉的大魔,面對這秦浩軒時,確實很是心軟……不然剛剛那赤煉子出劍,自己也有萬里符……丟下他逃跑便是。

不對!老子是因為還沒有拿到道心種魔大法!老子對這小子才不會有什麼心軟!刑發現自己忽然找打了一個很好的借口,於是越發的得意開心。

刑暗暗嘆息一聲,他也說不上秦浩軒這是對是錯,但是他想來,幫助凡人總歸是不對的。

秦浩軒微微一笑,神情淡定自若道:「雖然我是修仙者,但曾經也是一個凡人,人類有一句話,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咱們不說湧泉相報,但平心做事吧!你幫我想想,有什麼辦法可以探知敵方陣營里修仙者的修為。」

刑見說服不了秦浩軒,也就放棄了說服他的辦法,想了想道:「探知敵方陣營修仙者的話,我們可以就地取材收集戰場陰魂,製作一個特殊的偵查性質的鬼卒。」

刑頓了頓,忽然像想到什麼似的,臉色一喜道:「對了,我們還可以收集大量戰場陰魂,煉製一個實力強悍的陰神,如果那個赤煉子還追上來的話,我們可以趁機用陰神偷襲他1

秦浩軒點點頭,刑這傢伙雖然弔兒郎當沒正型,但是稀奇古怪的辦法總有不少,自己沒有別的途徑探知對方修仙者的實力,那就只能聽他的辦法了。

「我們需要準備些什麼?」

刑道:「煉製一張收陰魂的符就行,這個東西比較簡單,我教你做。」

秦浩軒身上還有不少制符的材料,在刑的指點下,他很快做了一張收集陰魂的符,現在就等夜深人靜時收集戰場陰魂了!

營帳之外大旗被風吹的獵獵作響,營帳之中……

秦浩軒摸著手中的引魂符,細細感受著煉製好的引魂符和萬里符的不同之處。

引魂符的符體只是普通的青玉,上面只有寥寥數個銘文,不像萬里符這種高級符籙,上面密密麻麻布滿了各種銘文,引魂符透出一股陰森的氣息,令人很不舒服。

製作好引魂符后,秦浩軒和刑又盤腿打坐了一會,期間秦浩軒數次用千里鏡觀察赤煉子的現狀,發現赤煉子猶如無頭蒼蠅一般到處尋找自己,果然找不到自己的行蹤。

又過了一段時間,除了巡邏的士兵外,其他士兵都已經睡下,秦浩軒和刑正準備從營帳中出來,去不遠處的戰場搜集陰魂時,忽然聽到一陣示警的鑼鼓聲。

「襲營,有人襲營1

原來一道人影闖入營帳區,這道人影大搖大擺的闖了進來,絲毫不將負責警戒的士兵放在眼裡,因為敵軍有上仙助陣,所以蘇武早有準備,在自己帳外布了重重警戒。

在那人闖進來后,巡邏的士兵敲起鑼鼓示警,久經訓練的士兵們立刻反應過來,蘇武一直很小心,謹慎防備敵軍可能的偷襲,所以自己枕戈待旦不說,還要求所有兵士鞍不離馬甲不離身,一旦有什麼變故也能及時反應過來。

蘇武的親衛長一招手,早就待命的士兵們直接放箭,這個不速之客大搖大擺突破外圍警戒線,又毫不避諱的闖入營帳區,顯然很不簡單。

親衛長一臉凝重,一個恐怖的念頭在他心頭升起:「這襲營者如此厲害,該不會是敵軍請的上仙吧?」

那闖營者冷笑一聲,對這些兵丁將勇不屑之至,他右手探入懷中,取了一枚靈符並發動。

這枚靈符發動后,他的身上浮現出一層淡黃色的光幕,在這光幕的保護下,他臉上的神情更是肆無忌憚。

親衛長看到這一幕,頓時面無人色心如死灰,這襲營者果然是上仙!

「弓箭手射箭!弓弩手速速上弩!長槍隊準備進攻,刀盾手防守1

一連串命令從親衛長口中吐出后,這些士兵十分認真的執行了,整個營中頓時刀光劍影,箭矢如雨。

箭矢猶如漫天的蝗蟲般撲向闖營者,但是這些蝗蟲般箭矢本可吞噬任何敵人的生命,但它們射在闖營者身上時,卻發出一陣叮叮咚咚如打到鋼板上的聲音,箭矢鋒銳的箭頭都歪了,但闖營者毫髮無傷。

要知道這些強勁的箭矢一次性打擊下來,就連鐵盾牌都能變成篩子!

親衛長再次下令:「弓弩手射擊,長槍手準備1

若說箭矢能射穿鋼板還有誇張的成分,那麼弓弩射穿鋼板則毫不浮誇,一支支嬰兒臂膀般的弩箭呼嘯而出,發出尖銳的破空聲,狠狠射向闖營者。

闖營者冷笑一聲,像看待小孩玩物一樣看著電閃雷鳴般射向自己的弩箭,道:「這種把戲也想傷到本座1

他伸出手,一把抓住一根弩箭,雙手輕輕一折,這支弩箭嘩啦一聲被折斷,毫不費力。

其餘十幾支弩箭相繼射在他的身上!

弩箭,戰場上的生命收割機,就像雨點一般溫柔的打在他的身上,然後落在地上。

別說傷到闖營者,就連他身上那層似乎極淡的淡黃色光幕都沒有撼動。

弩箭射完后,

看著弩箭都不能傷到闖營者的這一幕,親衛長知道這些上仙果然不是凡人能打贏的,匆匆下令:「長槍隊攻擊,誓死保護將軍1

親衛長下令后,自己則悄悄溜到蘇武營帳中,準備叫蘇將軍一起逃命了。

上百個手持長槍的士兵則組成一面人牆,這長槍隊是蘇武精心竭力錘鍊出來的一支百戰之師,長槍隊和普通士兵不同,他們是蘇武一手調教出來的變態,每個人身上都有個百十條刀疤,彷彿身上沒百十條刀疤都不好意思見人,說他們是士兵不如說是亡命之徒更貼切,而且他們個個都有千鈞之力,徒手鬥牛斃虎不在話下。

儘管他們也猜到了闖營者是上仙,在凡人口耳相傳中,上仙是無可戰勝的存在。

這個上仙的出現將其餘士兵嚇得面無人色,但這些長槍隊的士兵則不同,闖營者是上仙似乎更能激起他們心頭的血性,不知誰吆喝了一聲:「兄弟們,人!我們殺多了,今天就斬個神仙看看1

長槍隊的士兵們轟然應是,剛才低迷下來的士氣再度炙熱高昂!

上百條明晃晃的槍尖猶如點點寒星,在這些身強力壯氣勢如虹的兵勇手上,彷彿一切敵人都是不堪一擊紙老虎。

無數長槍刺在闖營者身上,但只是讓他身上浮現的淡黃色光幕微微一晃。

「你們表演完了?」闖營者輕蔑的問道,然後施展,他的手臂化作一柄大刀,他是仙苗境十四葉境的修仙者,他施展起來,威勢浩蕩,這些凡人哪裡見過,即便是身經百戰的長槍隊的士兵,也感覺到一陣撲面而來的刀氣刮在臉上生生作疼。

「嘩啦1

闖營者揮動手刀,這些通體精鋼所鑄的長槍落了一地槍頭。

他一揮衣袖,一道靈力甩出,將擋在他身前,個個有著鬥牛斃虎之力的長槍隊士兵打飛,這些壯實的漢子猶如紙紮的一般輕巧……

長槍隊的士兵都被打飛了,那些作為最後防線的刀盾兵毫無骨氣的丟兵棄甲,恨不得爹媽多生兩條腿,好跑得更快一些。

闖營者冷眼瞥了一眼這些潰散的散兵敗勇,也不追擊,徑直衝向蘇武的營帳中。

蘇武和他的親衛長正準備逃離,看到闖營者忽然進來了,嚇得一臉慘白,長槍隊加刀盾手一觸即潰,難道今天真是自己的死期?

這時,蘇武想到隔壁營帳的兩名上仙,猶如落水者抓住救命稻草一般,嘴裡大呼:「上仙救命,上仙救命啊1

他的親衛長深深凝望蘇武一眼,眼神透出決絕之色,十分忠心的喊道:「將軍快跑,我來拖住他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