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太初>第一百九十四章 太初真傳顯神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四章 太初真傳顯神威【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武俠修真

親衛長舉起手中大刀,劈向闖營者,蘇武則拔出鋒銳的佩劍,一劍就破開營帳,準備在營帳開一個口,逃向秦浩軒所在的營帳。

但他太高估他的親衛長了,闖營者嘴角牽起一絲不屑的笑意,手刀虛虛一劃,一道刀氣激射而出,將親衛長手中精鋼大刀整齊切成兩截,連同他這個人也整齊的被切成兩段……

鮮血噴射而出,看到一地的血腥,闖營者一臉殘忍的笑了,笑得很開心。

他望著蘇武倉皇欲逃的背影,冷笑一聲:「你跑不掉的1

他捏起一個靈訣,手勢變轉,一道靈力從他體內湧出,化作一顆石頭,狠狠砸到蘇武背上。

畢竟是在戰場上打過滾的將軍,蘇武除了初時的慌亂外,後面的表現還是很鎮定的,因為他知道慌亂毫無益處,只會讓事情變得更糟糕。

敵方上仙攻擊他時,他也反應過來了,舉起精鋼長劍擋在自己身前,這柄長劍做工極好,削鐵如泥不在話下,但在對方上仙的攻擊下,被擊成數段,蘇武也撞破營帳橫飛出去。

若不是這柄佩劍,蘇武肯定是必死無疑了,眼下他雖然受了重傷,但還拄著斷劍,能夠死死撐著身子不倒。

正在營帳中安坐如山,靜靜探聽動靜再做打算的秦浩軒感覺到淡淡的靈力波動,暗叫一聲不好,肯定是敵方修仙者前來刺殺蘇武,只要蘇武一死,士氣必然大降,就可兵不血刃拿下這支軍隊了,到時候自己就沒有地方躲藏,定然會被赤什麼子給抓去殺掉。

必須保住這支軍隊!秦浩軒衝出營帳,準備去幫忙。

「你不要命啊,對方是什麼實力你都不知道,就準備衝出去了1正在仔細感覺對方實力境界的刑看到秦浩軒想都不想的衝出去,急得不行,秦浩軒要是掛了,誰教他,誰傳他?無奈之下只好跟在秦浩軒身後,亦步亦趨的保護他。

那名潛入的修仙者正掐指念訣,準備施展法術再攻擊蘇武,身經百戰不知殺過多少人,有戰場劊子手之稱的蘇武終於害怕了,一臉的驚慌失措,一雙如毒蛇般的眼神死死凝視著這名修仙者,他知道自己面對的是上仙,他無可戰勝的存在。

那個前來刺殺的修仙者已經準備好了仙術,馬上就要攻擊蘇武,蘇武凡夫俗子之軀本就受了重傷,再受這一擊必死無疑。

不好!秦浩軒自知馬上靈法也來不及救援,對方可是仙苗境十四葉的修仙者,施展靈法凝聚靈力的速度可比我快多了,但也不能眼睜睜看著蘇武死埃

情急之下,秦浩軒一把揪住刑,當暗器一樣的把他丟出去,喝道:「救他1

刑被直接丟了出去,他滿不情願的瞪了秦浩軒一眼,在空中施展,變成一面巨大的盾牌擋在蘇武身前,與此同時,那名修仙者的術法攻擊也到了,但被刑擋祝

「修仙者1敵方陣營的那名修仙者一驚,看到秦浩軒之後立刻做好戰鬥的準備,同時暗暗責備自己太過粗心,連對方陣營里有修仙者都不知道,若是實力比自己強,自己這闖進來豈不是找死?

當他仔細凝視秦浩軒一番,看到秦浩軒不過是仙苗境四葉,又看到他脖子上掛著的那個有太初教印記的玉符時,他那一臉謹慎也散去了,換上輕蔑的冷笑:「都說翔龍皇朝派了個王爺去太初教請上仙,太初教是沒有人了么?竟然派一個仙苗境四葉的弟子過來,難道以為天下的散修都是廢物不成?」

言下之意,對專美於翔龍國,享盡翔龍國最優資源的太初教很不滿!

「我們陣營的上仙幫忙了,蘇將軍被保護起來了1一名潰逃的士兵看到這一幕,立刻興奮得大喊了一聲。

立刻,逃離的士兵們都頓住了腳步,看到蘇武將軍果然被一面造型奇特的大盾牌保護起來,而秦浩軒則和敵方上仙在對峙,也不再逃離了,躲在一旁悄悄觀看。

敵方上仙冷笑一聲:「你仙苗境四葉的實力在凡人面前是無敵的,但在我面前,你什麼都不是,既然是太初教的人,那就……死1

他十指翻飛捏動靈訣,然後揚手一揮,渾身靈力一振,在他的身前出現了一圈懸浮的火球,約有十來個,每一個都有頭顱大小,冒出乳白色的火焰,顯然溫度極高。

他一揮手,這些漂浮於他身前的火焰冒出淡淡的死氣,砸向秦浩軒。

這些火焰和普通的火焰不同,雖然是火但總有股陰冷的感覺,讓秦浩軒很不舒服。

變作盾牌的刑連忙提醒道:「小心,這是,在你們修仙界都是邪門的功法,注意別被這些鬼火沾身……唔,不過你的身體強悍得很,這還沒練到家,也沒啥威力。」

那些躲在一旁圍觀的士兵看到這個造型奇特,保護蘇武將軍的盾牌竟然會說話,一個個目瞪口呆,心中掀起軒然大波,上仙的世界真奇妙啊!

敵方修仙者冷笑一聲,望著變作盾牌的刑道:「算你有些見識,你竟然會這種變形的仙法,我殺了他之後再抓你慢慢審問。」

刑也冷笑一聲:「本魔就怕你不夠格,本魔先吃了你再說1

刑正準備變回原形,將這名修仙者幹掉,秦浩軒喝道:「保護好蘇將軍,防備還有別的修仙者1

「放心!有老子在,便是赤煉子親來,都保的了平安1刑的大話剛出口,秦浩軒便回了一句:「別亂說!烏鴉嘴這東西……有時候很靈的。」

刑一想也是這個道理,還是不吹牛逼的好,收攝心神觀察著四周的情況,同時依然有些不滿那散修的狂言,自己若是在巔峰時期,殺他比捏死一隻螞蟻還簡單!

鬼火大法如連珠炮一般襲向秦浩軒,秦浩軒想著刑對它的評價,刑這傢伙雖然不靠譜,但這種關鍵時刻還沒掉過鏈子,所以他選擇相信了刑,凝聚靈力於雙手,施展,雙手如刀,迎向這些鬼火。

秦浩軒的舉動讓敵方修仙者桀桀怪笑:「本座的雖然不到家,但豈是你一個仙苗境四葉的廢柴能接的?太初教盡教些你這種莽撞之徒么?」

秦浩軒也不理他,手刀連揮,劈向第一個鬼火。

鬼火雖說是火,但它溫度卻不高,反而有股陰寒刺骨的陰氣,通過秦浩軒的手掌,寒到他的脊椎里,他的肌膚表層甚至凝出一層薄薄的寒霜,這股寒氣甚至滲入丹田經脈,彷彿要將他的靈力凍結一般。

「好傢夥1秦浩軒倒吸一口涼氣,立刻運起,體內的靈力猶如滔滔海浪,很快將滲入經脈中的寒氣驅散,同時瀰漫全身,將身體各處的寒氣消除,原本有幾分僵硬的身體恢復如常。

這時巫修的好處顯示出來了,儘管秦浩軒是仙苗境四葉,但修鍊的他又吃過一葉金蓮、七星菌這種天材地寶,身體強度就算那些仙苗境二十葉的修仙者也比不上,體內運轉之時,鬼火大法里的陰寒之氣對他絲毫沒有影響。

敵方修仙者對他的十分自信,這一手下來,並沒有施展后招,他一副好整以暇的模樣看秦浩軒如何應付,卻沒想到秦浩軒在一瞬間就勢如破竹的劈開十多道鬼火,然後還衝向自己,頓時手忙腳亂起來。

沒等他做出反應,秦浩軒已經衝到他面前了,鐵拳狠狠落在他的身上。

這人全然沒料到秦浩軒這麼野蠻,而且攻擊手段這麼的不入流,以秦浩軒仙苗境四葉的實力,別說用拳頭打他,就算拼盡全力用靈法攻擊自己,也不見得能傷到自己。

「仙苗境四葉的蟲子真是沒腦子,你師父沒教你修仙者對戰,用的是靈法道術么?」

他冷笑著,好整以暇的看著秦浩軒打向自己,他斷定這一拳連自己的護體光幕都打不動,別說傷到自己了。

但現實狠狠扇了他一個耳光!

秦浩軒這一拳打到他之後,他身上淡黃色的一陣晃蕩,蹬蹬後退了七八步,又一屁股摔倒在地上才停下來。

什麼情況?這一刻,他慌開始了,但……晚了!

秦浩軒哪裡會給他繼續施展靈法的機會,他再怎麼樣也是一個仙苗境十四葉的修仙者,手裡有點底牌也很正常,他的拳頭猶如雨點一般砸在這人身上。

不過這人身上的十分堅固,秦浩軒的拳頭並不能瞬間的擊穿對方的,只是強大的衝擊力令在仙光之中的人,剛剛要聚調靈力施展靈法,便秦浩軒的神識一個衝擊給打的頭疼萬分。

碎!碎!碎!你倒是給我碎啊!

秦浩軒心中焦急,落下的拳頭也是越發兇猛,只是這道靈法畢竟是十四葉修為的修仙者施展,他的拳頭力度根本無法將其轟開,雙方一時間陷入了個異常古怪的局面。

修為強大的一方在挨打,但護體仙光讓其並不會真的受傷,只是沒等他施展靈法便被秦浩軒一次又一次的神識打的腦內劇痛,難以施展任何靈法。

碎啊!倒是碎啊!

秦浩軒越打越是著急,這護體仙光的防禦能力遠超自己的想象,若非有神識幫忙,自己早已經被對方反手給擊殺。

「老秦!我來1

刑一聲咆哮高高躍起,整個人在空中化身一把巨大的戰錘,秦浩軒伸手抓過變身戰錘的刑,對著護體仙光又是一錘。

轟!

強大的衝擊力令秦浩軒轟擊的大地不但為之一震,更是猛地塌陷下去了一塊,巨大的戰錘閃爍著數十個古怪的符文,護體仙光這一刻再也無法繼續撐住,在這一錘之下驟然炸開,強大的衝擊力貫穿了對手的整個身體。

噗!仙苗境的修仙者這一刻七竅噴血,體內五臟更是完全移位,之前臉上的囂張不屑早不翼而飛,無神的雙眼裡只留下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