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一百九十五章 鬼神降臨是無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五章 鬼神降臨是無雙【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在仙苗境一葉時秦浩軒就打死了仙苗境十二葉的嚴冬,現在仙苗境四葉,身體強度又增加不少,再加上刑的幫助,看起來雖然比以前輕鬆很多,其中的兇險卻遠比那時間更兇險,最初的嚴冬出手還處處留情,而這人從一開始便是下殺手的打法!

眼看敵方上仙被己方的上仙打死,躲在暗處偷看的士兵們激動的跑出來,滿臉崇拜的跪拜在地上:「感謝上仙救命之恩!感謝上仙救命之恩1

「沒有上仙我們說不定全死了,感謝上仙出手救命,我回去后一定為您供奉長生牌坊。」

……

士兵們感激涕零,歌功頌德,那受傷不輕的蘇武也掙扎著站起來,在幾名親兵的攙扶下來到秦浩軒身前,納頭拜在地上:「感謝上仙救命,若沒有您,我和我手下這幾千號弟兄們肯定都完蛋了1

秦浩軒心中暗暗慶幸,若非有刑的幫忙,自己想要殺人,恐怕要動用無形劍了!若真到了那個地步……萬一四周還有其他散修,自己便是死定了。

「敵仙以滅,爾等繼續加強戒備,防止敵人再次襲營,有事你再找我。」秦浩軒努力裝出高高在上仙人的模樣,又對蘇武道:「對了,你派幾個人將這叛仙的屍體送到我營帳。」

「是1蘇武連忙應道,他本來是想將敵方上仙的屍體掛到轅門上顯擺一番,警告敵方自己陣營里也有強大的修仙者,同時也一挽連日來的頹勢,但秦浩軒是上仙,不是他得罪得起的存在,秦浩軒既然這麼吩咐了,他只能依言辦事。

吩咐完后,秦浩軒一拉變回人形的刑,回到自己的營帳。

他們回到營帳后,外面還有諸多感恩感謝聲。

眼下鬧出這麼大動靜,他們兩當然不能當著這麼多士兵的面走到附近戰場收集戰場陰魂,只能先回營帳了靜待事態平穩后,再去收集了。

不多久,蘇武親自將敵方上仙屍體送來了。

秦浩軒拿出一枚靈石,問道:「我讓你找這種靈石,你找到沒有?」

「還沒,上仙還請再等等。」蘇武連忙回復道:「我已經派出許多熟悉地形的士兵去找了。」

「趕快找吧。」秦浩軒身上的靈石不多了,想到未來還可能面對赤煉子的追殺,他對靈石的渴望就越大,雖然他知道讓這些凡人去尋找靈石希望渺茫,但總比沒有希望好。

秦浩軒將蘇武打發走,盤膝打坐恢復氣力,剛才肉搏時還是耗了不少靈力的。

在敵方陣營,主將營帳,此時正燈火通明。

一名坐在主座上的將軍面露焦急,用小心翼翼的語氣對坐在他一側的修仙者道:「古木上仙,貴師弟怎麼還沒回來,會不會出什麼事了?」

這名名叫古木的修仙者冷哼一聲:「我古土師弟乃是堂堂上仙,在凡夫俗子的軍營里刺殺一個凡人,能有什麼危險?莫非趙普將軍懷疑凡人還能傷到上仙不成?或者懷疑我們師兄弟沒本事?」

「不敢,不敢1趙普將軍連連否認。

「肯定是沒問題的,你不必這麼擔心。」古木冷哼一聲,自信滿滿的說道:「蘇武死定了。」

這時,一隻鴿子飛進趙普的大帳,這是他們安插在蘇武軍營里的探子傳來的信報,趙普立刻取下信筒,看了一臉,臉色立刻陰沉下去。

古木看到趙普的面色,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問道:「怎麼樣了1

「古土上仙失敗了,而且被對方陣營里的上仙殺了1趙普一臉苦澀。

「什麼?怎麼可能!我師弟可是仙苗境十四葉的強者,在翔龍國的地界上,修為比他強的散修可不多!而且蘇武的軍營里什麼時候有修仙者了?以前怎麼沒有修仙者?」

面對古木提出來的這一串問題,趙普自然無從回答,只好將信遞給古木。

古木接過信瞥了一眼,一陣霸道的靈力從他身上湧出,怒到了極點,他手上這張信紙頓時被靈力粉碎:「狗娘養的,竟然敢殺我師弟,我會讓你付出代價的1

古木嘴裡說完狠話后,很快冷靜下來,心裡暗暗想道:「這到底是個什麼境界的修仙者,古土是仙苗境十四葉都被打死了,而且他身上有一枚相當於仙苗境二十葉修仙者的防禦靈符,在這種情況下都被打死了,我不過仙苗境十五葉,他若是比我強怎麼辦?看來得稍安勿躁,探聽清楚他的底細再說,我得抓緊時間去戰場多抓些冤魂,等我練成了,就算你再厲害我也不懼。」

趙普營帳中愁雲密布時,秦浩軒也運氣完畢了,他開始在敵方修仙者身上翻起東西,一般修仙者身上或多或少都會有些財物。

不過這個古土身上的東西實在不多,六顆下三品靈石,一些小材料,而且還不多,這些東西加起來,總價值也不到一百顆下三品靈石。

秦浩軒仔細檢查了這些東西,並沒有在這些東西上看到有其他門派的印記,一般宗門弟子都會在身上留一些識別身份的信物,比如自己脖子上掛著的這塊靈符就是太初教的標識,這人身上並沒有這種標識,秦浩軒確定他是散修一類的修仙者。

他在心頭暗暗感慨,這些無門無派的散修看來日子艱難得很啊,這個散修和進入太初教有些年頭的一般弟子比起來,簡直寒酸到家了。

搜完屍體后,刑對秦浩軒道:「這時候外面人散了,我們趕緊去戰場吧,再有兩個時辰就要天亮了。」

如果天亮了,肯定是無法收集陰魂的,秦浩軒從善如流,與刑一起來到戰場中。

他們兩都是修仙者,要想躲過這些凡人士兵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很快來到戰場上,發現這戰場上有許多孤魂野鬼在遊盪,這些都是這幾天戰死的士兵,怨氣很重,每一隻都是為禍人間的厲鬼。

按照刑的指點,秦浩軒將引魂符拿出來,然後注入一絲靈力。

有了靈力的灌輸,這張引魂符就像一個有著巨大吸力的無底洞,瘋狂的將附近遊盪的孤魂野鬼都吸過來。

足足花了兩柱香的時間,秦浩軒才將這麼多的冤魂封入引魂符中,秦浩軒很是高興,但刑卻若有所思道:「這些冤魂看起來很多,但是我粗略的估算了下地上的屍體,這裡的冤魂比實際的冤魂要少很多。」

「難道是這些冤魂去了別的地方?」

刑掐指算著,一邊算一邊數數,很認真的模樣,半響他才說道:「這些冤魂理論上不會輕易離開冤死之地,而且就算離開也只是少量離開,不可能少這麼多,我剛才又計算了一次,這些冤魂足足少了五成之多,不對勁,不對勁。」

秦浩軒想起自己昨天剛來時陰風陣陣,背脊陣陣發涼,這是因為冤魂厲鬼作祟的緣故,但是今晚來到這裡,這種感覺就弱了很多,從這裡就可以感覺到冤魂厲鬼確實少了不少。

「少了五成冤魂,難道是有旁人也在捕捉?」秦浩軒和刑對望了一眼,如果沒有今腕營修仙者襲營的事,他們或許還不會懷疑,現在卻愈發的懷疑敵方修仙者也在捕捉戰場的陰魂,否則就算他們是散修,獲得資源不容易,但這些凡人的東西他們也瞧不上眼啊,莫非他們就是為了捕捉戰場陰魂的?

秦浩軒對刑說道:「莫非是敵方陣營的修仙者也在捕捉戰場冤魂?或者說他們參與這些凡人戰爭,就是為了捕捉這些戰場冤魂?」

刑毫不猶豫的否定了秦浩軒的話,道:「不可能,就算修為再弱的修仙者,想要取些冤魂都是很簡單的事,隨便找個城鎮發動一場瘟疫,冤魂就成千上萬了1

刑的話很有道理,在修仙者眼裡,凡人就像螻蟻一般弱小,想取些冤魂完全不必這麼大費周章。

那這些散修憑什麼給凡人幫忙呢?相對於資源不多的散修,時間對他們的意義尤為重要,他們為什麼要浪費寶貴的修鍊時間,來介入凡人的紛爭?

很古怪,說不上的古怪。

秦浩軒和刑對望一眼,都從彼此眼神中看到疑慮,看來刑也沒想出個所以然來。

最後,刑道:「挺怪的,我也猜不出為什麼。」

在秦浩軒用引魂符捕捉戰場冤魂時,一個黑影也潛入戰場之中,這個黑影正是趙普請的修仙者古木。

古木中,屏聲靜氣凝望著正在收取魂魄的秦浩軒,他看到秦浩軒和刑,馬上斷定這個傢伙就是殺死自己師弟的修仙者,但他看著秦浩軒收取戰場冤魂時表現出來的實力,一臉的不可置信!

這廝竟然只是仙苗境四葉。

一個實力如此弱的修仙者怎麼可能打死自己仙苗境十四葉的師弟?他懷疑是秦浩軒是在暗地裡忽然偷襲,才將自己的兄弟殺掉,絕不可能是本身的戰力,一個仙苗境四葉的修仙者能有什麼實力?

但這個傢伙能夠殺掉自己仙苗境十四葉的師弟,絕不簡單,他悄悄的潛伏接近秦浩軒,準備偷襲攻擊,雖然他有必勝的把握,但他還是做得十分謹慎,小心駛得萬年船嘛!

如果是秦浩軒一個人的話,是絕對發現不了他的,但秦浩軒身邊的刑卻很快感覺出來,悄悄說道:「注意,有人來了,仙苗境十五葉。」

秦浩軒將引魂符收入懷中,不動聲色的說道:「應該是敵人,我們不要打草驚蛇,小心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