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二百章 太初弟子戰散修【二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章 太初弟子戰散修【二更】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敵軍先鋒將軍手中的確是一根捆仙繩,只是看起來很低劣的樣子,不是什麼高級貨色。

雖然不是什麼高級貨色,但也不是蘇武這等凡夫俗子能對付的,秦浩軒只好對蘇武道:「我去將他那捆仙繩破掉。」

蘇武面色大喜,他原本還在想該怎麼請秦浩軒出手,沒想到他主動提出來了,頓時拱手謝道:「敵人那捆仙繩是仙家寶貝,我等凡人無法力敵,有上仙出手我就安心了。」

秦浩軒笑了笑,驅馬前行,心中則暗暗防備敵軍陣營中躲在暗處的修仙者偷襲。

在秦浩軒驅馬上了戰場迎戰時,士兵們歡呼雀躍,彷彿只要秦浩軒一出手,他們就必勝了。

那先鋒官並沒有認出秦浩軒上仙的身份,冷笑一聲:「竟然連十六七歲的小毛孩也送來戰場,找死吧1他將手中捆仙繩丟出去,想將秦浩軒和蘇武捆過來。

「這捆仙繩上名字雖然響亮,但威力卻不怎麼樣1秦浩軒看到這捆仙繩后,對它的威力做出判斷,它來到秦浩軒身前,化作漫天鞭影,道道鞭影編織成一張大網子罩向秦浩軒,似乎鋪天蓋地無處可逃。

這一幕看得蘇武捏了一把冷汗,若是秦浩軒也被捆仙繩綁走,自己這支軍隊可就完了。

秦浩軒冷笑一聲,凝聚靈力在手上形成一道,一劃,刀氣如虹!帶著嘶嘶破空聲斬在這捆仙繩上,被狠狠一擊的捆仙繩如被電擊掉落在地上,漫天網影也消失了,這捆仙繩被斬作兩截。

秦浩軒只是一招便輕鬆破掉了這捆仙繩,將對方先鋒官一臉驚惶,他再傻也能看出來,這個年紀不大的少年明顯是仙人,他連忙派出人去請己方陣營的上仙。

得令的士兵連忙跑到上仙居住的營帳外,跪倒在地,恭恭敬敬的頌道:「上仙,敵軍蘇武軍中有仙人,已經破掉了將軍的捆仙繩,將軍請上仙施以援手。」

在敵軍陣營里的修仙者也感覺到外面靈力的微微波動,似乎是修仙者。當他聽完士兵的稟報,心中七上八下:「蘇武軍中竟然還有修仙者,難道是太初教的修仙者來了?」

太初教這三個字就像一根刺一般,橫在他心頭,畢竟對於散修來講,太初教就是一個龐然大物,而太初教弟子個個都是精英,不是尋常散修能敵的。

「怎麼辦?我是去還是不去?」他思慮良久,心頭坎坷不定,但最終一咬牙,決心去會會這位可能是太初教弟子的修仙者。

秦浩軒看到一直在敵軍陣營後方的敵方修仙者驅馬走來,自己也驅馬迎上,畢竟對方陣營的修仙者出來了,那也不是這些凡俗將士能對付得了的。

敵方陣營修仙者名叫郝修,他是一個留著三寸長須的老者,發須皆白,但一張臉猶如冠玉,鶴髮童顏紅光滿面,身著一身淡紫色長衫,腰間束了一條紫玉腰帶,仙風道骨,這幅賣相比起秦浩軒要強許多。

看到敵軍的上仙郝修仙風道骨的模樣,蘇武心中七上八下坎坷不安,他雖然不懂仙人的孰強孰弱,但光憑眼睛看就感覺他比秦浩軒要強許多,有句話叫姜還是老的辣。

仙人相爭,凡人根本無從插手,此時兩軍陣營都停止了吶喊,安靜而緊張的看著場中兩位上仙,大家都知道,這兩位上仙之間的勝負決定了兩軍的勝負。

蘇武軍中,除了蘇武心中擔憂外,其他人也是滿滿的擔心,萬一秦浩軒輸了,此消彼長之下,己方勢必士氣低落,敵軍士氣高昂,自己勢必被敵軍打個落花流水。

郝修走出來后,看到一個神情鎮定的少年騎在馬上,傲立於兩軍對峙的中間地帶,莫非他就是對方陣營的修仙者?

當郝修看到秦浩軒脖子上掛著代表者太初教弟子身份的玉符,確定了秦浩軒的身份后,心中十分堅定的樹立了幹掉秦浩軒,殺人奪寶的念頭。

畢竟他是散修,散修的資源獲得十分困難,對於散修們來說,眼前這個出身太初教這個名門正派的秦浩軒是他們眼中的大肥羊,身上肯定有不少好東西。

至於斬了太初教弟子會招致報復的事,他們也不放在心上,橫豎已經跟太初教鬧翻了。

郝修驅馬來到秦浩軒不遠處,一雙猶如毒蛇般銳利的眼神落在他的身上,上上下下打量。

秦浩軒朝郝修一拱手,道:「這位道友,你我同為修仙者,本不該參與這些凡俗之爭,造成生靈塗炭,徒損你我的陰德,不如我們都撒手不管,凡人的事情讓凡人去解決,如何?」

郝修聽完秦浩軒的話,冷笑一聲,叫囂道:「乳口小兒,你入門修仙才幾天,竟然敢教訓起我來了?太初教是無人了么,竟然派你出來1

如果這番話是比郝修厲害的修仙者說出來的,郝修肯定會見好就收,立馬夾著尾巴閃人,雖然秦浩軒出身太初教,但實力境界低微,在郝修眼裡就是一頭大肥羊,豈會輕易放過?

因為刑化作一身鎧甲附在秦浩軒身上,保護秦浩軒,也正因為如此,郝修並沒有看出秦浩軒的具體實力,但他從秦浩軒的年紀上判斷,猜測秦浩軒入門時間尚短,修為應該不會太強,畢竟秦浩軒年紀看起來不大,一副初涉修仙的修仙菜鳥模樣,可能剛入門沒多久。

郝修眼神落在秦浩軒身上,道:「乖乖束手就擒,我饒你一條小命1

面對郝修的叫囂,秦浩軒一臉謹慎,提起渾身靈力,隨時準備應戰。

郝修見秦浩軒做出防備的姿態,冷笑一聲:「既然是你自己找死,那可怨不得本座1他伸手從懷中取出一枚靈符,注入靈力催動靈符后,這靈符猛然炸開,化作一根繩子撲向秦浩軒。

刑出聲提醒道:「小心,他用的是捆綁符,這捆綁符比捆仙繩要厲害許多。」

早有準備的秦浩軒毫不猶豫的施展,捆綁符以極快的速度攻來,自己唯一來得及施展的靈法只有了!

看著秦浩軒竟然使出這種低等靈法,實力的弱點頓時暴露無遺,郝修冷笑道:「就這種水準也想與我抗衡!看我綁了你后,再慢慢羞辱你!什麼太初教,盡教出來些笨蛋1

郝修原本以為,這捆綁符足以將秦浩軒捆綁住,但出乎他意料的是,這捆綁符剛剛撲到秦浩軒身前,秦浩軒便毫無懼色的揚起手刀,帶起一道丈許長的刀氣,狠狠一刀切在其上,竟然將它切碎了。

「嘿,還有些本事1郝修也不惱怒,露出玩味的古怪笑容,從懷中拿出一個紙團,只見他將這紙團丟在地上,打入一道靈力,又吹了一口仙氣后,十指翻飛,很快,這紙團展開,竟然是一頭符獸。

郝修一臉囂張的笑道:「小子,讓本座看看你幾斤幾兩!竟然叫陣本座1

他十指一舞,靈力翻飛,這一頭符獸在馭獸術的控制下發出凄厲的咆哮,這是一頭巨熊,看來是殺死壯年巨熊取其魂魄製作,以至於這符獸的殺氣十足,戾氣很強。

這符獸站了起來,左腳一頓,地面一陣搖晃,登時龜裂開來,如蛛網一般的裂縫擴散出去,可見這一腳之力足有數千斤重。

郝修用馭獸術鎖定秦浩軒為攻擊目標后,只見這巨熊符獸一雙獸目凝視著秦浩軒,閃爍著點點寒光,殺意盎然,忽然它沖著秦浩軒咆哮一聲,咆哮聲之巨彷彿地都在顫抖,聲勢驚天。

這一吼嚇得秦浩軒身後蘇武軍隊的戰馬,一匹匹不安的踢腿躁動,費了好大的驚才安撫下來。

巨熊符獸身上傳出的凶煞戾氣,鋪天蓋地的傳出去,即便是雙方軍隊中最悍不畏死的將士也忍不住為之戰慄。

秦浩軒心頭一凜,光從巨熊符獸的聲勢,就能判斷出這是自己遇到過符獸里,除了張狂那符龍之外最強的符獸了!

這頭巨熊符獸在郝修的指揮下沒有絲毫猶豫,一個熊抱便撲向秦浩軒,帶起陣陣妖風,一時間戰場的氣氛彷彿都凝結起來。

巨熊符獸這粗胳膊大腿的,若是被它抱住,就算一塊鋼板也能揉成麵條,秦浩軒當然不會給它抱住,身手靈巧的他身子輕輕一擰便躲開了,躲開的時候,還凝聚起一條長約丈許的刀氣狠狠切在這巨熊符獸的背上。

鏘!開天斬同符獸碰撞發出金屬碰撞的錚鳴之聲,更是摩擦出一片肉眼可見的火花。

這頭巨熊符獸的背部出現了一條三寸許的裂縫。

這一擊下去,便讓郝修心疼得不行了,製作一個符獸不容易啊,尤其是這頭巨熊符獸更是耗了自己大半資源,第一個照面就被秦浩軒劃了一刀,再打下去那還了得,他對秦浩軒的輕視之心又少了許多,一臉正色,完全將他當成對等修為的敵人對待。

不得不說,郝修指揮符獸的手法十分嫻熟凌厲。

他十指翻飛之下,道道靈力從他指尖逸出,一道道小罡風憑空出現,在他的身旁盤旋,一時間飛沙走石。

那巨熊符獸再度咆哮一聲,而後高高躍起撲向秦浩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