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二百零二章 通天觀中仙通天【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二章 通天觀中仙通天【四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變成鎧甲的刑提醒道:「當心,那老東西拚命了1

戰場的變化太快了!秦浩軒哪裡有這樣的經驗,從未想知道什麼獸符變的存在,因為斬擊令雙方的距離太近,巨熊符獸的力量跟速度驟然提升,將空氣打的爆裂炸響,巨大的熊爪狠狠的印在了他的胸口之上。

砰!

爆炸之音在秦浩軒胸口炸裂響起,秦浩軒猶如一顆炮彈般的倒飛出去,在空中劃過的弧線留下了一條肉眼可見的氣流通道!

刑變成的鎧甲防禦力驚人,但此刻也被打得凹進去幾分,巨力震得秦浩軒氣血翻騰,也疼得刑哇哇大叫,若是沒有刑的保護,秦浩軒便是有道心種魔大法護體,也定然被打的四分五裂死無全屍!

在秦浩軒身上拍了一爪后,郝修感覺到秦浩軒身上的鎧甲不尋常,開始指使巨熊符獸攻擊秦浩軒的腦袋,畢竟秦浩軒的腦袋可沒有鎧甲保護。

若是被打實,定是死到不能再死!

巨熊符獸速度快,秦浩軒反應更快!對方爪子再次落下之時,秦浩軒雙手撐地一個橫移勉強避過,雙腿登地身體高高躍起,兩掌在空中合併高高舉過頭頂,仙魔種全力爆發靈氣,令開天斬瞬間化為十丈之長狠狠斬落!

這他媽的還是開天斬嗎?郝修驚得眼珠子差點噴出去,開天斬的極限不過五丈!哪怕是仙樹境施展也只能五丈!怎麼跑出來的十丈?

秦浩軒高高躍起,太陽由他的身後照落而下的光芒,令他剎那間化為猶如戰神一般!

這一刻,秦浩軒大腦一片空明,天地這一刻的律動彷彿同他達到了一致的地步。

從未有過的感覺!秦浩軒幾乎憑著感覺一擊斬落在巨熊符獸的腦袋之上!

嚓!

砰!

巨熊符獸的腦袋開始龜裂!一條裂痕……兩條裂痕……十條裂痕……百條裂痕……

僅僅只是一瞬間,巨熊符獸的腦袋完全炸碎,秦浩軒雙臂組成的開天斬也在這一刻無法承受那強大的衝擊生生炸裂,雙臂更是因為這一擊之下通過汗毛孔噴出一團的血霧!

「噗……」

郝修一口老血噴出,眼睜睜看著巨熊符獸生生倒落在地,化為碎掉的符紙。

「這……這……怎麼可能……」郝修目瞪口呆的望著披頭散髮一身塵土,卻猶如戰神降世的秦浩軒,他愈發認定秦浩軒身上有重寶的猜測,就算再天才的修仙者,在實力懸殊如此之大的情況下,想還手都不可能,更別提打碎自己的巨熊符獸。

秦浩軒雖然打碎了對方修仙者的符獸,但自己也隱隱受了內傷,氣血翻騰不休,面色蒼白很不好看,仙魔種第一次出現靈氣供應不足的情況。

巨熊符獸被毀之後,郝修也遭到反噬而傷了元氣,他強行壓下第二口差點噴出的鮮血。

秦浩軒本想衝上去跟他繼續打,但看郝修神情自若,一臉有恃無恐,在驚訝之後已經恢復了最初的高高在上。深深懷疑這老東西還有著自己不知道的底牌!就像是自己手裡也有著對方不知道的無形劍底牌跟刑一般!

郝修見到秦浩軒臉上的猶豫之色,他毫不猶豫的說道:「小畜生,你休得張狂,今日我饒你一命,來日再戰1說罷,他退回後方營帳中。

秦浩軒看到對方要走,心中升起一股想要衝上去搏一把的衝動,只是這個衝動很快被刑的提醒給壓了下去。

「老秦,想下你若是對方會如何?」

會如何?秦浩軒頓時清醒,若是自己遇到這種情況也會假裝敗退,對方若是追上來,自己一道神識過去,隨後便是無形劍補刀,或者用刑殺人!對方……也一樣可以用底牌這般對付自己!

好險!秦浩軒開始反省,自己的戰鬥經驗比起刑差太多了,他暗暗揣測雙方之間的距離,因為郝修一直是指使符獸進攻的,距離較遠,相隔如此之遠,便是用無形劍也傷不到對方,至於神識攻擊哪怕傷到了郝修,等真正衝過去他也肯定跑了。

看到郝修離開后,秦浩軒心想也是,今天消耗靈力過甚,繼續和他打下去鹿死誰手還不一定,我不如回去繼續修鍊。

與其現在和他拼個兩敗俱傷,不如等我將練成之後再戰,屆時他肯定不是我的對手。

郝修回到自己後方,他們軍中的大將立刻求見,這大將小心翼翼陪著笑臉道:「郝上仙,敵軍陣營的上仙著實了得,您看是不是需要請派其他上仙前來支援?」

這通天觀是翔龍國散修偷偷組成的聯盟,雖然不像太初教這種名門大派有勢力,但也人數眾多,這次反叛的靠山王凌峰就是得到通天觀的支持才敢造反的,而郝修就是通天觀中的一員。

聽將軍說要去通天觀求援,郝修面色一冷,一臉不悅。

郝修認出秦浩軒太初教弟子的身份,同時又通過剛才那一戰,確定秦浩軒身上必定有奇異寶物,散修資源本就不多,若是想獨吞秦浩軒身上所有的好處,當然不能有其他修仙者跑來分一杯羹!

他寒聲道:「常將軍這是信不過本座?以為本座打不過那黃口小兒?」

「不敢不敢!上仙息怒,息怒,末將絕無此想法1被郝修陰冷的眼神一瞪,這常將軍嚇得面無人色,即便郝修吃了敗仗回來,但怎麼說也是上仙之尊,殺他一個凡人將軍就跟捏死螞蟻一般容易。

「他們陣營的仙人我自會理會,你勿須擔心!這種小事還不需要叫聯盟派其他道友來支援了1郝修面色一緩,道:「你出去吧,本座要閉關數日,若不是敵軍上仙出來叫陣,其他任何事情都不得打擾我1

「是,是1常將軍連連跪拜退去,離開郝修的營帳后,他如釋重負吐了一口氣,心中暗暗感慨,上仙就是上仙,即便是眼神都能讓自己有喘不過氣的感覺。

走出郝修營帳后,常將軍暗暗思量,郝上仙今天吃了敗仗,卻仍不願意叫支援,顯然是放不下面子,但敵軍的上仙如此厲害,下一戰若是郝上仙再敗了,導致自己全軍覆沒,那可如何是好?

常將軍思量良久后,最終悄悄找來幾名傳令兵,讓他們星夜兼程,八百里加急去通天觀報信,說明實際情況請求支援。

郝修盤膝坐在床上恢復了一些靈力,然後小心翼翼的取出另外一個符獸,開始煉製起來。

這個符獸比巨熊符獸威力更厲害,郝修鍊制它花了幾十年時間,眼下只差臨門一腳便可煉成了!他決定煉好這張符獸和秦浩軒去打,畢竟不到萬不得已,還是不要跟那小子近身或者對法的好,那可是太初弟子啊!

半成品的符獸剛拿出來,整個營帳陷入一片蕭殺瑟瑟之中,道道罡風憑空出現,圍繞在這符獸身旁。

這符獸並非普通的符獸,它是取世間萬獸之靈魂糅合煉製的,這是郝修從邪門功法上得到的上古異獸蜚蠊的煉製方法,當然並不是真正的上古異獸蜚蠊,畢竟上古異獸蜚蠊是傳說中的異獸,現在是否還存在還是個未知數,就算真的存在,也不是郝修這種級別的修仙者能殺得了的。

蜚蠊是取萬獸的靈魂融合煉製而成,其根本倒和秦浩軒的的煉鬼方法差不多,將這萬獸的魂魄放在一起,讓它們互相廝殺吞噬融合,最終剩下來的那個魂魄,便是符魂了。

據說這蜚蠊一旦練成,有驚天動地的威勢,在郝修這個仙苗境十五葉的修仙者指揮下,足可打敗強過自己十葉境的修仙者。

郝修在煉符獸時,回到自己營帳中的秦浩軒也沒閑著,他迫不及待的開始修鍊。

這個晚上,郝修忙著煉製人形符獸,沒有來挑釁襲營,偷襲秦浩軒,秦浩軒也懶得搭理他,更不會主動去挑釁。

這麼一過就是三天,秦浩軒終於將引鬼入體這一步熟練掌握了,開始準備引鬼入體。

「這引鬼入體極為危險,我們煉出的鬼兵有仙苗境二十五葉的實力,而我只有仙苗境四葉,實力相差懸殊,一個不小心甚至可能被它奪舍,你有什麼萬全之策么?」在引鬼入體之前,秦浩軒有些疑慮的詢問刑。

刑笑了笑,道:「引鬼入體本就是一件危險的事情,但也就是的高明之處,的陰氣可以震住這鬼兵,而且你可以用鬼神降臨的封印手段來對付這鬼兵。除了這個,你還有先天的優勢,比如說你神識異常強大,這鬼兵雖然有仙苗境二十五葉境,但神識和你比起來弱小如嬰孩,又如何能占你的軀體?」

刑頓了頓,笑道:「其實這也怪你,除非是修鍊的天才,否則把第一層修鍊成功,都要十年八年的,十年八年下來,就算仙苗境四葉也能到仙苗境十幾葉啊!有的控鬼方法,那時再引鬼入體肯定是沒有什麼難度了!誰料出現你這種一個晚上就練成的奇葩!不過你也不必擔心,這本身特點就是以弱控強,你仙苗境四葉操控仙苗境二十五葉的鬼兵也不算太離譜,小心一些就是!況且你還有那麼強悍的神識,就算站著不動讓這鬼兵去奪舍,他也未必奪得下來。」

有了刑這番話,秦浩軒若有所悟的點點頭,心中石頭落地,自言自語道:「那倒也是1

「不過你還是小心些為好,我為你護法,防止敵軍修仙者偷襲。」刑退到一旁,靜聲屏氣的看著秦浩軒,並不打擾他,還恢復了魔的本體,隨時防備郝修的忽然偷襲。

只見秦浩軒將那個玉瓶拿在手中,將一股靈力注入玉瓶之中,玉瓶中是一頭黑色長毛,渾身殺氣騰騰的鬼兵,實力比秦浩軒強出許多,足足有仙苗境二十五葉,舉手投足間陰氣十足,凄厲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