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二百零三章 通天觀來葫蘆仙【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三章 通天觀來葫蘆仙【第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在秦浩軒朝玉瓶注入靈力后,它覺得很不舒服,開始掙紮起來,鬧得這個玉瓶震動不休,饒是這個誕生它的玉瓶,也隱約有鎮壓不住的跡象。

秦浩軒深呼吸一口氣后,撕掉玉瓶上貼著的那張符紙,沒有符紙鎮壓,玉瓶里的鬼兵想要衝出玉瓶,這時秦浩軒加大靈力的注入,他含有陰氣的靈力似乎對這鬼兵有天生的壓製作用,這鬼兵連續數次都沒有衝出來。

秦浩軒用自己的右手手臂堵住玉瓶的瓶口,然後停止靈力的注入。

沒有秦浩軒靈力注入,這玉瓶中的鬼兵如釋重負,猛然從玉瓶中竄出來,卻鑽進了秦浩軒的手臂中。

刑一臉緊張的望著秦浩軒,在這鬼兵竄入秦浩軒體內后,整個營帳中的溫度驟然下降了許多,仿若寒冬臘月般,一道道陰風刮過,黑色的陰氣也瀰漫在營帳中。

此情此景無比陰森恐怖,若換做凡人,看一眼就會被嚇死。

秦浩軒整個身軀都籠罩在一層濃濃的黑色霧氣中。

鬼兵竄入秦浩軒體內后,大喜,鬼天生是陰物,若是不能附體奪舍,不消多時就會消失,即便強如鬼兵也不例外,只是活得久一些罷了。

本能驅使著它想要奪取肉體的控制權!

秦浩軒快速的用夾雜著陰氣的靈力,結成一個封印符籙去鎮壓。

鬼兵受到金色符籙鎮壓,猛然挺起胸膛發出一聲怒吼的咆哮,強橫的力量瞬間將封印符籙震得粉碎!

相當於二十五葉的鬼兵之力!便是仙魔種的秦浩軒,也依然無法將其鎮壓!強勢的力量令秦浩軒心頭一喜,怕的便是你不夠強!如今這般強勢,那更是好幫手了!

有著神識作為底牌,秦浩軒有恃無恐,再次凝結封印鎮壓失敗后,開始調動神識,在秦浩軒神識海內猶如恆沙一般寬廣的神識,迅速凝結。

鬼兵震破封印直撲秦浩軒識海!本能讓它知道,只要奪去了那裡的控制權,自己便能活著!活著!

世間萬物都對渴望活著!

秦浩軒一道金色神識大棒直接落下,輕輕的落在了鬼兵頭頂之上,他不敢太用力……萬一打壞了可就虧大了!

即便如此!這一棒下去,鬼兵依然差點被打的魂飛魄散,它發出一聲凄厲慘叫,周身沸騰著白色的氣體,彷彿水要被煮的什麼都剩不下一般。

只是這一棒,就險些將這鬼兵打得魂飛魄散,它慘叫一聲,本能之中產生了恐懼,但那渴望生存活著的本能令他再次震動出強勢的鬼氣直撲秦浩軒識海。

「大膽1

秦浩軒識海之中發出一聲咆哮,那聲音宛如創世之仙:「給我定1

一個神識組成的定字落下,化為大山將鬼兵重重壓下!

神識巨山落下,鬼兵再無反抗之力,被壓在山下動彈不得,它連連震動鬼力卻也動彈不得半分。

這鬼兵強則強矣,但和秦浩軒比起神識來,猶如成人和嬰孩的差距。

連續被打了兩下險些魂飛魄散,如今被壓得動彈不得,它的本能知道了什麼叫做臣服,在神識巨山消失之後,乖乖的按照秦浩軒的命令藏在他的手臂上,秦浩軒毫不客氣的用封印鬼兵的手段,用靈力將它封印起來。

於是在秦浩軒的右手手臂上,出現一頭披頭散髮猙獰的厲鬼紋身,殺氣騰騰,栩栩如生。

鬼兵被封印后,營帳中的陰氣也一掃而空,溫度也恢復如常。

在敵軍陣營,郝修的營帳中。

閉關三天的郝修不吃不睡,花了三天的時間,把自己從戰場收集來的冤魂全部丟進去餵養符魂,通過不斷的吞噬,符魂終於大成,而他郝修也終於將這特殊的符獸煉成了。

想起這三天煉製的艱辛,郝修還是不由得心悸。

原本蜚蠊的符魂是他收集的萬獸之魂互相廝殺吞噬融合誕生的,實力十分強勁,但威力還欠缺些許,無法煉成真正的上古異獸蜚蠊,於是郝修咬咬牙,將戰場上收集的數萬將士冤魂全部丟進去餵養符魂。

這從萬獸之魂中誕生出來的符魂不負所望,這數萬將士冤魂在它眼前就是可口的肥肉,它撲入這群冤魂中就如狼入羊群,一通吞噬后,這頭被關在鎮魂玉瓶中的符魂實力再度暴漲。

此時足有兩丈長的它如雄獅一般壯實,身軀流水線比獵豹更加流暢,四肢短卻矯健,眼神比最毒的毒蛇還要凌厲幾分,滿口虎牙無堅不摧,渾身透出凜然殺氣,在吞噬了數萬冤魂后,它附近的空氣彷彿都凝結了一般,渾身透出凶煞暴戾的血腥味,它身上透出一股血色氣息,有若實質。

看到這符魂氣勢如此強盛,郝修大喜,它終於達到製作蜚蠊符獸的標準,這符魂的兇惡程度,遠超他的想象啊!

不過要將這實力遠超於自己的符魂打入符體中,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郝修擺好陣勢,架好祭壇,用黑狗血灑了七七四十九面符旗,將這些符旗插在地上,布成太極兩儀陣,布好陣后,他又在陣中放了十塊下二品靈石,這十塊靈石可是郝修修仙數十載來積攢下來的全部家當。

這蜚蠊若是煉不成,不成功就成仁了!

一切準備就緒后,郝修催動太極兩儀陣,這太極兩儀陣並不算高深陣法,但它卻是最正氣的一個陣法,太極兩儀陣剛剛催動,陣眼中擺放的十顆下二品靈石同時碎裂,裡面龐大的靈力頓時湧出來,在太極兩儀陣的作用下,化作一股純正的正氣!

郝修一狠心,將封印著符魂的玉瓶拿出來,打來鎮魂符,一股陰氣頓時從鎮魂瓶中冒出,須臾,早不願呆在這個小瓶子的符魂鑽了出來。

它跳出來后,便陷入了這太極兩儀陣中。

太極兩儀陣中的凜然正氣,正是這符魂的剋星,郝修朝手中捏著的兩面金色小符旗中注入靈力后,這兩面金色小符旗迎風見長,並噴出道道有若實質的凜然正氣,這些正氣就如一道道有形的繩索,將這個兇惡咆哮的符魂捆了。

郝修將摺疊好的蜚蠊符體拿出,又將這符魂丟了進去,然後就在這正氣強盛的太極兩儀陣中煉製起來。

又足足花了三個時辰,他按照煉製蜚蠊的方式手段,終於成功將符魂和符體融為一體,正式煉成了上古異獸蜚蠊!

煉成后,郝修上下打量一番,這是一頭外形奇特的符獸,名叫蜚蠊,蜚蠊是上古異獸,鳥獸鹿身,一條長長的狼尾巴,它高約七尺,身長足有一丈,渾身冒出凶煞戾氣,陰寒刺骨,光它身上傳出這凶煞戾氣便令人膽寒。

郝修心滿意足的打量一番,還沒來得及催動試用時,營帳外傳來一陣爽朗的笑聲:「我說郝師弟,據說你三天前被太初教一個黃口小兒打敗了?」

郝修一驚,忙將符獸蜚蠊收起,走出去一看,發現來者是通天觀的一名散修,名叫葫蘆真人。

這葫蘆真人便是三天前常將軍派去通天觀求援,通天觀派來的援兵。

看到葫蘆真人,郝修一驚,陰沉著臉問一旁的常將軍道:「這是怎麼回事?」

被郝修瞪著的常將軍不得不壯著膽子,一臉賠笑的回答道:「回郝上仙,三天前您小小失利,然後又閉關了,末將擔心您閉關時間比較長,若是敵軍上仙前來偷襲會影響到您,於是我就派人去通天觀請援,觀主便派了葫蘆真人前來。」

聽到常將軍的回答,郝修氣得火冒三丈,一巴掌抽在他臉上,打碎了常將軍的一口牙。

「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蠢材,本座不是告訴你不必求援嗎?」想到那名太初教弟子身上的寶貝要被葫蘆真人分一杯羹,而葫蘆真人比自己還多出一片仙葉,秦浩軒身上的好處很有可能被他佔去大頭,想到這裡郝修氣就不打一處來,若不是礙於葫蘆真人在場,他當場便將常將軍生吞活剝了。

挨了一巴掌的常將軍仍舊強笑道:「郝上仙息怒,郝上仙息怒,末將一片好心辦了錯事,還請郝上仙千萬莫見怪,末將也是想打個勝仗,這樣末將好跟我家王爺交代,您也好向通天觀主交差呀。」

這時葫蘆真人也略帶防:「我說郝師弟,你既然打不贏那太初弟子,就交給我吧,你在一旁看熱鬧就行了1

郝修一皺眉,斥道:「我辛辛苦苦這麼久,憑什麼你來占這便宜?」

「誰厲害就誰來1葫蘆真人毫不客氣的反駁道:「你若比我厲害,那你就去將敵軍修仙者拿下,但你比我強么?」

看到葫蘆真人一臉的傲氣,郝修冷笑道:「不要以為你比我高一葉境我就怕你1

葫蘆真人笑道:「我比你高一葉境的修為,自然便比你強上數分。在咱們通天觀里可沒有什麼先來後到的規矩,有的只是弱肉強食!我倒是很好奇,你實力不如我,憑什麼口氣這麼硬1

「我口氣硬?要不試試我拳頭是不是更硬?」對於忽然出現搶功勞搶好處的葫蘆真人,郝修可沒什麼好臉色,儘管葫蘆真人比自己高一葉境,但是自己有新練成的符獸蜚蠊呀!以上古異獸作為原型的蜚蠊威力肯定不俗,別說高一葉境,就算再多幾片仙葉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