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太初>第二百零六章 鬼神納陰行兇險【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六章 鬼神納陰行兇險【四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歷史穿越

蘇武鳴金收兵后,秦浩軒見敵軍也立刻鳴金收兵,敵軍的修仙者也沒有來挑釁自己的意思,於是靈力消耗了不少的他回到自己的營帳中,吩咐誰也不見后,讓刑作為護法,然後自己開始驅動體內還沒消化完的行氣丹,開始恢復靈力。

畢竟敵軍中還有一名修仙者不是,必須地儘快恢復靈力,否則那名修仙者實力比郝修更強橫,又擁有比蜚蠊更強力的符獸,跑來這裡襲營怎麼辦?

從鎧甲變回魔體原形的刑很不滿意,他嘟嘴道:「你的鬼兵都能吃修仙者,憑什麼我就不能吃?」

「你若吃上癮了,有一天是不是連我都吃了?」秦浩軒知道,說什麼也不能答應刑吃修仙者,這傢伙一旦嘗到滋味,往後肯定收不住嘴,明裡不吃暗裡吃,遲早會給自己惹來大麻煩。

「放屁!老子會吃你?」刑回嗆道:「老子想你死的話,拍拍屁股走掉就是了!需要陪著你在這裡死扛?赤煉子想要殺的又並非老子……」

秦浩軒一時語塞,他盯著刑,刑也回瞪著他,兩人就這麼互相凝視了半響,秦浩軒語氣軟了下來:「反正,我就是不想你吃人。」

刑身軀微微一顫,他能明白秦浩軒的意思,若是自己吃人了,秦浩軒雖然不會怪自己但心裡還是不會舒服,某種程度上他是想要守護這份友情。

當然,若是真的吃了修仙者,日後可能更加容易露出馬腳,若是真的被太初的人發現,他刑自然也是很難逃脫。

總之,秦浩軒只是想要守護好刑,這一點……刑很清晰的能夠感覺到。

「那給老子靈石總可以吧?」刑的口氣也軟了下來。

秦浩軒也是乾脆,拿出不少的靈石丟給刑說道:「吃吧……」

「用不了那麼多,老子這幾天胃口不好。」刑只是拿了一兩下三品靈石吞了下去說道:「你這靈石也不多了,咱們萬一遇到赤煉子那老東西,還要逃跑用。省著點吧……」

秦浩軒不再說話,盤腿坐好催動體內那枚行氣丹,行氣丹開始運轉,附近靈氣猶如滔滔江水,迅速湧入秦浩軒的大帳,靈氣濃郁得化作霧氣,將秦浩軒所在的這一片地盤都籠罩了。

在相距八里的敵軍營中,葫蘆真人感覺到外面靈力波動,他走出去一看,頓時驚呆了。

那……那是洞天福地嗎?若不是,怎麼可能會有如此濃郁的靈氣呢?濃郁得都已經霧化了,這簡直是駭人聽聞啊!這麼濃郁的靈氣,可以想象敵軍的修仙者正在打坐恢復。

葫蘆真人舔了舔嘴唇,儘管見識到了秦浩軒的戰鬥力,但他還是忍不住心生貪念,在他心裡認定秦浩軒身上肯定有不少寶貝,若是自己能夠得到一兩個,在通天觀的地位必定水漲船高,那該是多麼美妙的事情。

這本是一個偷襲的好時機,但看到如此濃郁的靈氣,葫蘆真人完全放棄了偷襲的想法,想想自己仙苗境十六葉的實力絕對不是蜚蠊符獸的對手,而對方僅僅是仙苗境四葉的小娃娃,卻擁有一隻能打碎蜚蠊的鬼兵,再想想他恐怖的吸取靈力的速度……

一時間葫蘆真人喘氣都喘不過來,他想象不到這個出身太初教的仙苗境四葉的小娃兒身上,到底還有多少奇珍異寶,但可以肯定的是,自己是絕對打不過他的。

不過這沒關係,自己打不過,自己還有通天觀,還有師門兄弟做依仗啊!如果能將通天觀幾個厲害修仙者,或者自己的師兄弟們請來助拳,一起將這個古怪又厲害的太初教弟子給殺了,然後再坐地分贓,自己只要得到他身上一兩個寶貝,都不虛此行啊!

六神無主的常將軍跪在葫蘆真人的營帳外,他慌張的同時暗暗慶幸自己三天前的擅作主張,要不是又請來一位上仙,郝修死後就是他的死期,好在還有一名上仙在,能安穩潰散的軍心。

不過常將軍還是坎坷不安,郝修之死給他造成的心理陰影太大了,畢竟之前郝修還打敗過葫蘆真人,就連郝修都不是敵軍上仙的對手,作為郝修的手下敗將,葫蘆真人恐怕更不是敵軍上仙的對手吧。

就在常將軍胡思亂想時,葫蘆真人將他請了進去。

「常將軍,你一回來便跪在我門外求見,有什麼話就說吧。」葫蘆真人氣定神閑,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樣,沒有半點慌亂,看到這裡,常將軍緊繃著的神經也放鬆了一些。

「上仙大人,今天郝上仙戰敗,我軍士氣惶惶,若不是上仙您在,早就潰散了。接下來何去何從,是戰是撤,還請上仙明示。」

葫蘆真人一捋鬍鬚,面色嚴肅道:「是戰是逃是你們的事,但是本座已有對付他們的辦法,必定和他們戰到底。」

聽到葫蘆真人這句話,常將軍面色大喜,納頭拜道:「末將及全軍將士勢必追隨上仙誓死血戰!上仙若是有何需要請儘管吩咐,末將定然竭力去辦。」

說完,常將軍偷偷看了葫蘆真人一眼,見他沒什麼表示,也很識趣的說道:「上仙若無其他要事,末將就先告退了。」

待常將軍走後,想起白天秦浩軒的手段,葫蘆真人眉頭緊鎖,臉色更加凝重。

想了許久,葫蘆真人自言自語道:「那小子身上寶貝雖好,但郝修的蜚蠊符獸威力如此大都不是對手,我一個人也獨吞不下,若是將此事告之通天觀,觀主說不定會親自來,到時候別說獨吞了,恐怕連湯都喝不到,想來想去,只能請我的那四個師兄弟助拳了,雖然他們也貪婪,但好歹知根知底……嗯,就這樣,我得儘快通知四個師兄弟,叫他們快點趕來1

葫蘆真人的師父也是散修,一共收徒五人,葫蘆真人在師兄弟中排行第三,上有一個師兄一個師姐,下有兩個師弟,他們四人各有絕活,如果能將這些師兄弟都請過來,敵軍修仙者法寶再厲害也定然不是對手。

至於能否請來這些師兄弟的問題,葫蘆真人一點都不擔心,他深知這些師兄弟們的性子,只要告訴他們這邊的情況,動之以情曉之以利,他們肯定屁顛屁顛就來了。

眼下時間緊急,指不定什麼時候敵軍修仙者就會殺來,這隻肥羊可不能落到別人手裡。葫蘆真人一臉心疼的從懷中拿出四隻千紙鶴。

這種傳信用的千紙鶴做工精巧,製作一個頗為不易,對於太初教這種家底豐厚的名門大派,只是通信的工具而已,價值輕微微不足道,但對葫蘆真人這種散修,這四隻千紙鶴可是寶貝,輕易不捨得用,若不是貪圖秦浩軒身上的重寶,他肯定不會拿出來。

拿出千紙鶴后,葫蘆真人眼中閃過一道道精芒:「肥羊啊肥羊,若不能將你身上的寶貝搶過來,就對不起我四隻珍貴的千紙鶴1

深呼吸一口氣,平復了心情后,葫蘆真人將四隻千紙鶴拆開,拆開后將這裡的情況寫上去,告訴師兄弟們這裡有一個太初教肥羊,只有仙苗境四葉的實力,但他卻將煉成了上古異獸蜚蠊符獸的郝修也殺了,這郝修可是仙苗境十五葉的修仙者!而且他修鍊時靈氣霧化,驚世駭俗,他的身上定有重寶!

寫上這些后,葫蘆真人想了想又加上一句,若是師兄弟們前來助拳,所得好處一律平分了。

將四隻千紙鶴重新疊好,葫蘆真人捏動手勢,指尖靈力跳躍猶如活物,他嘴裡念完法訣后將這些靈力一分為四,分別打入四隻千紙鶴中。

這些雪白色的千紙鶴被打入這道精純的靈力后,這四隻千紙鶴猶如活過來一般,開始撲騰著翅膀,然後在葫蘆真人的注視下飛出營帳直上青天,分別飛向四個方向。

葫蘆真人記掛秦浩軒身上的寶貝,不惜使用四隻珍貴的千紙鶴找救兵,而秦浩軒也沒閑著。

秦浩軒知道自己戰鬥手段不多,無形劍和是他最大的依仗,無形劍消耗靈力之巨就不用說了,消耗的靈力也不少。

若是敵方修仙者找來更厲害的援兵,那自己就危險了。

想起今天郝修那頭蜚蠊符獸的氣勢,秦浩軒暗嘆僥倖,若不是正好煉成了,面對那麼兇猛的符獸,自己只有驅動萬里符逃命的份。

一旦離開戰場,離開軍隊,沒有了這股殺戮血腥氣息的掩蓋,仙樹境的赤煉子找到自己並非難事。

秦浩軒知道,現在自己最需要做的就是提升實力,而最快提升實力的辦法就是修鍊,加強鬼兵的威力,這樣不管對上敵方的修仙者,還是以後可能碰到的赤煉子,都有一戰之力。

看到秦浩軒面色凝重的踱來踱去,似乎作著什麼艱難的決定。

刑道:「你這是幹嘛?」

「你記得里有一個快速提升鬼兵實力的方法嗎?」

秦浩軒望著刑,認真的說道。

刑面色一變,驚駭道:「你……你是說引大量冤鬼和陰氣入體的?」

即便是刑這種出身幽泉冥界的天才魔,經歷過各種各樣的危險,但說起中的也不禁談虎色變。

第一層修鍊成功,煉出鬼兵,並將鬼兵封印到身體里后,鬼兵的實力想要提升就比較麻煩了,除了按部就班的隨著主人及修鍊的精進而緩慢增長外,想要較為快速的提升體內鬼兵實力就只有修鍊一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