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太初>第二百零七章 誅邪平亂長生坊【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七章 誅邪平亂長生坊【一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武俠修真

第一層修鍊成功,煉出鬼兵,並將鬼兵封印到身體里后,鬼兵的實力想要提升就比較麻煩了,除了按部就班的隨著主人及修鍊的精進而緩慢增長外,想要較為快速的提升體內鬼兵實力就只有修鍊一途。

便是將附近的冤魂野鬼以及天地陰氣都吸引過來,盡數吸入體內,將自己的身體當成戰場,讓封印體內的鬼兵去擊殺吞食其他鬼兵,增進它的實力。

這種辦法看似簡單,做起來卻極為危險。

鬼是天生的陰物,純由陰氣構成,無半點陽氣,一兩隻鬼還罷了,若是使用將大批鬼魂和陰氣吸引到體內,萬一鬧得陰陽失和,是極為危險的,就算神仙也救不了。

若是能將修鍊到第二層,體內陰陽調和,再用的危險係數就降低很多了。

但秦浩軒眼下還只是第一層呀!

刑出言阻止道:「這對你來說是很危險的,我們現在在的戰場上,附近天地陰氣充足,又有上萬隻冤魂野鬼,你恐怕承受不住,而且囊求極高,若是道心不夠堅定,很容易出現陰陽失調的情況。」

秦浩軒盤膝坐地,自言自語的分析道:「若是不能儘快提升戰力,萬一敵軍修仙者再請來更加厲害的修仙者,一旦我們不敵逃跑,沒有軍隊的殺氣掩飾,到時候我們很可能會被赤煉子找出來!我的戰鬥手段不多,所以沒有選擇,最快提升實力的辦法就是修鍊里的,讓鬼兵變得更強大。」

刑嘟了嘟嘴巴道:「假如在幽泉冥界,我有上百種辦法讓赤煉子找不到我們……」

秦浩軒白了他一眼,道:「沒有假如。」

刑沉思片刻,不再說話了。

秦浩軒下定決心后,深呼吸幾口氣平心靜氣,開始做準備。

看秦浩軒這幅模樣,刑也不再勸說,他何嘗不知道秦浩軒在賭,賭能幫到他!

他運轉起修鍊出的那一絲陰氣,很快陰寒的氣息瀰漫秦浩軒全身,絲絲陰寒的黑氣在他全身蔓延開來,如蛛絲網一般的黑線布滿秦浩軒渾身體表,看上去猙獰恐怖。

道道陰氣從他的身上散發出來,雖然微弱卻極為純正。

一旁的刑也一改嬉皮笑臉的本色,正色提醒道:「千萬小心,附近的冤魂野鬼會像飛蛾撲火一般涌過來,同時還有精純又凶煞的天地陰氣,你一定要做好準備,緊守道心,切不可粗心大意。」

刑的話剛剛落音,一聲聲凄厲的鬼哭狼嚎聲便傳來了,隨著秦浩軒運起,四面八方的冤魂野鬼迅速聚集過來,伴隨這些冤魂野鬼的是陰寒到極點的天地陰氣,這些天地陰氣所過之處,莫不結冰生霜,陰寒瑟瑟。

這些冤魂野鬼、天地陰氣湧入這營帳中,讓人感覺陰氣刺膚,連氣喘不過氣來,使得這小小的營帳中恐怖如修羅地獄,若不是刑有先見之明早布置了一個結界,讓外界看不出端倪,否則如此大動靜,早驚動敵方修仙者了。

在強烈的陰氣中,即便是出身幽泉冥界的刑也不禁倒吸一口涼氣,運功抵禦。

這些陰氣和鬼魂一股腦湧入秦浩軒體內,秦浩軒渾身一激靈,身上肌膚隱約透出暗黑色邪魅的光澤,原本潔凈的皮膚由白變灰,最後變成晶瑩剔透的黑色,猶如夜空一般深邃,還隱約閃爍著幽暗的光澤。

一道道幽暗的鬼影撲向秦浩軒,融入他的身體。

道道陰氣入體后,秦浩軒緊咬牙關,這些陰寒刺骨就像一道道冰刀,在自己身體經脈中肆意妄為橫衝直撞。

這種發自體內的苦楚非同一般,道心堅定的秦浩軒緊咬著牙,硬是沒發出半點聲音,豆大一滴的冷汗涔涔滴落,秦浩軒調集體內靈力想要將這些陰氣調和,但這些陰氣豈是他體內這微薄的靈力所能阻擋的,就如螳臂擋車,秦浩軒調遣去的靈力直接被碾壓粉碎。

濃郁的陰氣和重重鬼影湧入身體的景象,即便是幽泉冥界出身的刑也感覺背脊發涼,若是換上一個道心不穩的修仙者,這種景象就能將他嚇崩潰了。

若是凡人接觸到這些陰氣,能瞬間變成一具乾屍,修仙者雖然不會觸之即死,但凶煞的天地陰氣入體也不可能這麼能扛啊!

這一幕又將刑驚得目瞪口呆,他可以想象陰氣順著經脈湧入丹田的恐怖,不禁為秦浩軒捏了把汗。

種種厲鬼亡魂、冥地死淵的幻象出現在秦浩軒腦海,獠牙滴血,凶煞食人,而陰氣順著他經脈毫不客氣侵蝕他的身體,一個不小心便立刻身死魂滅。

若是換成道心不堅的人,出現在腦海里的種種幻象就能被嚇得魂飛魄散了。

如果秦浩軒只修鍊過道門正法,以他目前淺薄的境界,這些陰氣剛剛入體就會讓他道基崩潰身死道消,但他主要修鍊的法門是,這個時候自動運轉起來,丹田中湧出一股浩瀚的靈力,浩浩然融入秦浩軒的經脈中。

在神奇的作用下,出現在秦浩軒腦海中的種種幻想瞬間崩散,天地陰氣和厲鬼亡魂所蘊含的陰煞也盡消除,只剩下精純的陰元,成為厲鬼的美食。

陰氣中的陰煞盡去,秦浩軒變得黝黑如碳的膚色很快恢復白皙如玉的顏色,他坐在陰氣縈繞的中心,安詳如普通打坐修鍊,愜意無比。

這個變化讓還需要運功抵禦陰氣的刑目瞪口呆,在心底咆哮:「肯定是的神奇作用!肯定是1

體內鬼奴吃了去除了陰煞的陰元,身上隱隱冒著黑光,極為激動,看來這些陰元對他大有裨益。

秦浩軒又吸了好一陣子陰氣和陰魂,感覺體內鬼奴差不多吃飽了,這才停止打坐,睜開眼睛。

「總算完了1停止后,刑鬆了一口氣,運功抵禦天地陰氣的他比悠悠閑閑的秦浩軒更累。

秦浩軒看了看鬼兵,吃飽了的鬼兵還是老樣子,已經到了二十五葉境的極限,本該再度提升境界可卻沒有,這讓他感覺很奇怪。

「我能感覺到鬼兵已經到了極限,可卻還是相當於仙苗境二十五葉的實力,沒有再升級,這是怎麼回事?」秦浩軒詢問刑。

刑想了想,道:「應該是你本身境界太低,所以限制了鬼兵的境界,等你境界提高,它才能繼續升級。」

「哎1秦浩軒長嘆一口氣,喂鬼不算慢,秦浩軒本還奢望能培養一個仙樹境的鬼奴出來呢,這樣碰到赤煉子這種仙樹境強者也有一戰之力,然而殘酷的現實讓他美夢破碎了。

秦浩軒收功后已經天黑了,蘇武再次來到營帳外求見:「上仙,請問您有空了嗎?」

這已經是蘇武第五次來了,之前因為刑布下結界,他根本進不了秦浩軒的營帳。

自從秦浩軒連殺兩名修仙者,蘇武對他的態度也愈發恭敬,原本對年輕的秦浩軒還有些懷疑,眼下這點懷疑盡去,看著秦浩軒的眼神猶如看待天神,彷彿只要他在,自己就能戰無不勝攻無不齲

「進來吧1

秦浩軒的聲音傳來,原本沒做希望的蘇武大喜,忙走進去,恭恭敬敬跪在地上行禮,頌道:「蘇武拜見上仙,今天上仙大展神威,擊殺敵軍上仙,保住我軍兒郎性命,蘇武代表全軍上下感謝上仙1

「有事直說吧。」秦浩軒沒興趣跟他繞彎子。

蘇武應諾后,說道:「上仙明鑒,蘇武此來除了表達真摯的感謝外,還有一些隱憂,目前敵軍還有一名仙人,我們這些凡俗的將士絕不是那名仙人的對手,蘇武懇請上仙在明日兩軍交戰時,出面將敵軍仙人斬殺,避免更多士兵冤枉送命。」

「哦,這事啊!我若殺了他們的仙人,你準備怎麼做?」秦浩軒目光淡淡的落在蘇武身上,臉色平靜,靜靜等待蘇武的回答。

「上仙若將敵軍的上仙殺了,末將當下令全軍將士,趁敵軍士氣低迷之際衝殺過去,一舉打敗敵軍1蘇武的回答鏗鏘有力。

秦浩軒面部肌肉不為人知的抽動一下,繼續用平靜的聲音問道:「然後呢?」

蘇武正色道:「仰仗上仙仙威,繼續尋找其他叛軍,一路打下去,儘早結束戰亂1

在蘇武說這些話時,眼神中閃爍著**的光澤,只要他帶領大軍平判定亂,一挽帝**隊屢戰屢敗的頹勢,平定叛亂后,自己陞官加爵顯赫一時不在話下,當然這一切還需要秦浩軒的支持。

蘇武知道,若沒有秦浩軒的支持,自己的軍隊不管多麼驍勇善戰,在不可戰勝的敵軍上仙面前,不過就是一群螻蟻罷了。

蘇武說完,見秦浩軒表情不悅,忙說道:「啟稟上仙,靠山王凌峰殘暴不仁,世代深受皇恩卻不思報,反而起兵造反,導致生靈塗炭,還請上仙看在蒼生的份上,大慈大悲,為社稷百姓平定叛亂,末將不敢居功,一定向皇帝陛下奏明原委,為上仙請功,奏請陛下下旨舉國為您立長生牌坊。」

蘇武是個聰明人,他知道凡俗的利益完全無法打動這些仙人,所以乾脆給秦浩軒扣上拯救蒼生這個大帽子,這樣想必秦浩軒會答應繼續幫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