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太初>第二百零八章 鬼神降臨二重奏【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八章 鬼神降臨二重奏【二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歷史穿越

秦浩軒哪裡會看不出蘇武的小心思,他幫助蘇武只是為了有一個藏身之處,不被赤煉子找到而已,至於像蘇武這樣一路殺戮下去,卻是他不願看到的,在秦浩軒眼裡,叛軍將士也是爹生媽養,也是活生生的生命,為了所謂天下大義去剝奪這些人的生命,就不是生靈塗炭了?

更重要的是,有自己作為依仗打敗一支軍隊后,蘇武肯定會繼續尋找下一支軍隊對決,從遇到的這兩支叛軍看來,每支叛軍中都至少有一個修仙者坐鎮,而且實力都在仙苗境十多葉,身上更是有很多稀奇古怪的寶貝,讓自己疲於應付。

秦浩軒不想再遇到修仙者了,萬一遇到打不過的就麻煩了,可這樣無休止的打下去,遲早會遇到更厲害的修仙者。

想起今天郝修的那頭蜚蠊符獸,秦浩軒還在暗道僥倖,自己有當殺手,但誰能保證別的修仙者沒有更厲害的殺手?

考慮了一下,秦浩軒說道:「我幫你殺敵軍仙人可以,但是你必須答應我一個條件。」

「還請上仙示下。」蘇武見有戲,大喜拜倒在地。

「我將敵軍修仙者殺了之後,你帶著軍隊將敵軍圍起來,圍而不攻。」秦浩軒說道:「我們將敵軍圍起來一段時間,正好也讓你手下將士們也休息休息,不讓敵軍逃出去,也不要強攻,更要讓他們無法求援。本座深感這段時間造成的殺戮太重,再殺戮下去恐有違天意,我們不能再進軍了。」

秦浩軒說罷,緩緩閉上眼睛,開始調息體內靈力,不再理蘇武。

蘇武沒想到秦浩軒竟然不願意繼續進軍了,但他又無可奈何,畢竟他又無法命令上仙。

蘇武雖然打心裡的不樂意,但不得不恭恭敬敬的磕了三個頭,道:「謹遵上仙旨意。」

等蘇武離開之後,秦浩軒開始思考該怎麼對改修仙者了。

刑在一旁歪著腦袋出謀劃策:「反正早晚都要交手,我覺得不如先下手為強,不如今晚就偷襲殺了他。」

「可是我們該怎麼潛入對方營地而不被他發現?」秦浩軒詢問刑。

刑拿出兩張土黃色玉符,道:「這是從今天被你殺了的郝修身上找出來的兩枚土遁符,雖然是下等貨色,但可以潛行百里,入地十米深,速度像馬一樣快捷,小心一點的話也不易被發現。」

秦浩軒點點頭,對刑道:「就這樣定了,準備下我們土遁過去。」

接過一張土遁符,估算好敵軍修仙者所在的方位后,秦浩軒捏碎這枚土遁符。

一道柔和的元力包裹著秦浩軒的身體,他感覺腳下的土地瞬間變得水一般柔軟,一直沉到地下十米深才停下來,然後朝估算好的方位遁去,這種感覺就像在水裡游泳一般。

到達地頭,秦浩軒率先鑽了上去,正是敵方修仙者葫蘆真人的營帳。

從戰場上下來,葫蘆真人便在煉製符獸,他的符獸也是以遠古異獸為原形的「畢方」,今天秦浩軒鬼兵的威力讓他感到危險,抓緊時間將自己的半成品符獸儘快煉製成功,這樣對付秦浩軒時也更有底氣。

雖然秦浩軒讓他感到危險,但仙苗境四葉的實力讓他無法更重視,在營帳四周布置了一個簡單的結界后,便開始煉製起來。

在葫蘆真人看來,這個結界足以阻擋秦浩軒一會兒了,萬一秦浩軒偷襲自己,也有足夠的反應時間,再說他壓根就沒想過一個仙苗境四葉的小娃娃會跑來偷襲。

秦浩軒腳一蹬,身子如離弦的箭一般衝上地面,在地面上有一個簡單的結界,但對秦浩軒來說,這個結界就像雞蛋殼一般脆弱,只是一衝便破碎了。

結界破碎!

全身心煉製符獸的葫蘆真人暗道一聲不好,一瞬間就破掉自己結界,莫非是有更厲害的修仙者?他猛然睜開眼睛,將半成品符獸推到身後。

當葫蘆真人看到秦浩軒時,冷笑道:「好小子,竟敢闖到我這裡來!既然你自己送死,就怪不得我了1

葫蘆真人看到秦浩軒時,眼裡冒著精光,那一臉貪婪一覽無遺。

他嘴上這麼說,但心底對秦浩軒的鬼兵十分忌憚,說話的同時捏動法訣,靈力在他手上迅速凝聚,是凝聚時間最短的!

葫蘆真人畢竟是仙苗境十五葉的修仙者,秦浩軒就算託大也不至於眼睜睜讓他攻擊到自己,神識凝聚成棍,這道金色的神識狠狠一棒子打在葫蘆真人脆弱的神識上。

神識攻擊雖然無法打得他魂飛魄散,但也讓葫蘆真人慘叫一聲,劈過來的來勢一頓。

這時,刑也猛然從地底鑽出來,一把抓住葫蘆真人的脖子狠狠一扭,嚓一聲,葫蘆真人脖子斷裂,剛還想殺秦浩軒奪寶的他立馬咽氣了。

葫蘆真人瞪著死不瞑目的眼睛,他至死都不相信自己竟然栽在一個仙苗境四葉的少年手裡。

因為秦浩軒突破結界的速度太快,緊接著又用神識攻擊讓葫蘆真人沒有還手之力,這次刺殺順利無比。

殺了葫蘆真人,秦浩軒一把提著葫蘆真人屍體,一手抓著半成品符獸回自己營帳去了。

回到營帳,秦浩軒目光落在這隻足有一人高的半成品符獸身上。

這符獸是一隻鳥,渾身雪白,翅膀兩沿和短翹的尾羽上有一圈淺黃色的羽毛,嘴巴尖且長,和普通鳥類不同的是,它只有一隻腳。

剛到葫蘆真人營帳時,他正在祭煉這隻鳥,而且很寶貝的樣子。

刑也圍著這隻大鳥轉悠一圈,略加思索后嘖嘖贊道:「好東西,好東西啊!這是以上古異獸畢方為原型煉製的符獸,不過現在還是半成品!也幸虧還沒有煉製成功,畢方符獸的實力和蜚蠊符獸在伯仲之間,甚至更勝一籌1

秦浩軒暗道僥倖,若是葫蘆真人將這畢方煉製成功了,自己冒冒失失去偷襲他,他用畢方符獸對付自己,自己措手不及之下恐怕要吃大虧。

同時,秦浩軒深深凝望了刑一眼,這傢伙平時弔兒郎當,可知道的東西真不少,這種上古異獸他一眼就能認出來。

「不對,不對1刑還在研究這頭畢方符獸,他又圍著畢方符獸轉了一圈,疑惑地說道:「符獸需要獸的靈魂才能煉製成功,畢方這種上古異獸豈是區區仙苗境十五葉的人能殺死的?沒有畢方獸魂,這個符獸空有其形,根本無法真正煉成啊1

「今天那頭蜚蠊符獸也是遠古異獸,郝修區區仙苗境十四葉,去哪裡弄一頭蜚蠊獸魂回來?」刑眉頭緊皺自言自語,想了一陣子后恍然大悟道:「我知道了,今天那頭蜚蠊符獸並不強大,肯定不是用真正的蜚蠊獸魂籠用上古異獸蜚蠊獸魂煉製的符獸,至少……至少也有仙樹境的實力!我猜這個葫蘆真人身上肯定也有類似用其他獸魂代替畢方獸魂的方法,快找找1

聽到刑的話,秦浩軒馬上在葫蘆真人屍體上搜尋起來,這個葫蘆真人畢竟比郝修強一葉境,在他身上翻出不少的下三品靈石,甚至還有兩顆下二品靈石,比郝修富裕多了。

同時,秦浩軒還在他懷中找到一本用獸皮里三層外三層包裹的殘破書籍。

秦浩軒打開翻了翻,儘管他不懂符獸的煉製,但還是看出不少問題,道:「這是一本符獸的煉製殘篇,顯然不是大門派那種完整的體系,有很多東西是自己想當然加上去的,破綻百出。」

秦浩軒畢竟出身太初教,平時耳濡目染之下,修仙基礎常識也不算弱,這個符獸的煉製殘篇有幾個地方有違仙道常識。

不過秦浩軒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這方面肯定不如刑,所以翻了翻后,直接將這個殘本遞給刑。

刑接過殘本,便開始閱讀推理起來,一邊看一邊搖頭:「不對,不對……」

花了半柱香時間,刑將這個殘篇看完了,又沉思個畢方符獸果然不是用真正的畢方獸魂煉製,而是採集許多鬼魂煉製,用這些鬼魂當畢方獸魂用,但是這種方法只是理論上行得通,實際能成功的萬中無一,一旦失敗的話就會爆炸1

說罷,刑又長噓一口氣:「還好我們去得早,若是晚去一會兒,這隻練到緊要關頭的畢方符獸失敗爆炸了,我們兩個都得死。」

「爆炸?」秦浩軒眼睛一亮:「怎麼樣會導致它爆炸,爆炸產生的威力怎麼樣?」

刑揮了揮手中這本符獸煉製殘篇道:「按照這上面的方法煉製就會爆炸,以鬼魂為引,再布置一個灌靈陣將靈石里的靈力注入畢方符獸體內,如此一來肯定會爆炸,至於爆炸的威力……只能說很強。」

「爆炸能不能炸傷赤煉子?」秦浩軒眉開眼笑的提問。

刑沒有馬上回答,他花了少許時間重新推演了一次,然後說道:「爆炸的威能很大,理論上來說能夠威脅到赤煉子。」

秦浩軒滿意點點頭,道:「那就夠了。」

按照符獸煉製殘篇的方法,秦浩軒將這隻足有一人高的半成品畢方變小收起來,他決定留著這個半成品符獸,在關鍵時刻引爆對付赤煉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