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二百一十章 大羅追蹤招仙蹤【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章 大羅追蹤招仙蹤【四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媽的!居然還有這樣的混蛋規矩1刑不滿的罵道:「創這無上法的前輩,是不是腦子被門給擠過啊?」

「你還是好好修鍊龍魔金身吧……」秦浩軒再次拍著對方肩膀說道:「等回到太初,我去試著問問師傅他老人家,若是他老人家同意收你入門牆,那由師傅傳你道門正法后,我便傳你道心種魔**……」

「咱師傅他老人家平日里有什麼嗜好?」刑兩眼放光的湊到秦浩軒面前,一臉狗腿樣的說道:「說說嘛,說說嘛……不知道咱們師傅喜不喜歡漂亮娘們?若是喜歡,回去的路上我打暈幾個給他老人家帶回去……」

「滾蛋……」秦浩軒轉身便走。

「不要這樣嘛……師兄?秦師兄?別走那麼快嘛…大家都是想要孝敬師傅他老人家,你說是不?」

刑跟在秦浩軒身後繼續著他的厚顏無恥,最後發現確實問不出什麼了,轉身去研究去了,畢竟自己所學雖然也有不少頂級秘法,但比起這道心種魔**中的篇章,還是有點差距。

刑進入打坐狀態之後,他的身體急速脹大,很快化作魔的本體,身上更是冒出淡淡白霧。

秦浩軒已經看過很多次刑修鍊龍魔金身的樣子,每當他修鍊龍魔金身,便會不受控的化身為魔,道心種魔**真是玄妙難懂……看來要想辦法早日回山,一來可以讓刑拜入師傅門下,二來自己也可以早日窺探道心種魔**的精髓。

刑修鍊,眼睛一閉就是一天,而秦浩軒也沒閑著,他一邊擺弄引爆符獸的灌靈陣,一邊盤算著……

從自己入紅塵到現在,加上殺郝修和葫蘆真人獲得的靈石,抵消這段時間消耗的,自己還剩五千多顆下三品靈石。

對太初教這種正統宗門的仙苗境十葉弟子,五千多顆下三品靈石都是相當大的一筆巨款,畢竟就算比較傑出的弟子,辛辛苦苦種地賺錢一年也不過一兩百顆下三品靈石的收入,這還得風調雨順年景好。

可這五千多顆下三品靈石對別人來說是巨款,對秦浩軒來說卻遠遠不夠啊!不管是練習灌靈陣的消耗,還是發動萬里符都不是一筆小數字。

一直到深夜,刑才睜開眼睛,長長呼了一口氣。

「修鍊得怎麼樣?」秦浩軒笑著問道:「施展我看看1

秦浩軒無法主動催動,所以對幽泉冥界十大護體神功之一的很是好奇,尤其刑平時吹噓自己是幽泉冥界罕見的天才魔,不知道這一天的修鍊和領悟,這修鍊到什麼境界了。

刑也沒有猶豫,他身軀一抖,一股古老深沉的氣息從他身軀散發出來,刑身體周圍的空間微微扭曲,甚至可以看到氣流獃滯,只是他努力了一陣,獃滯在他身周的氣流依舊沒有形成愷化。

秦浩軒以前聽刑說過,這的第一層便是空氣愷化,形成一件透明鎧甲保護身軀,第二層是身上出現龍鱗一般的鱗片,這鱗片的威力又是第一層的百倍,至於後面的刑也不清楚了。

很明顯,刑連的第一層都沒有練成。

刑重新變回人形,澀著臉搖搖頭,嘆了一口氣道:「還是沒練成第一層1

像這種能在幽泉冥界排名前十的厲害功法,如果一下子便練成了,豈不是顯得太隨便?畢竟越厲害的功法修鍊起來也越困難,如果刑一下子就修鍊成了,那才值得驚訝呢!

不過平時刑老在秦浩軒面前吹噓自己多麼天才多麼厲害,難得有一個取笑他的機會,秦浩軒當然不願意放過了:「你不是說自己是天才魔么?怎麼這麼久了,連第一層都沒有修鍊成功?」

刑白眼一翻,頭一昂,傲然說道:「讓你去學,恐怕一輩子都入不了門呢!我要不是受了傷,一瞬間功夫就能學會了,不過雖然沒有將第一層修鍊成功,我的防禦能力也有很大增強。」

刑的防禦力之強,秦浩軒可是見識過的,當初要不是他擋住赤煉子一擊,自己肯定就被赤煉子抓住了。

「現在就算面對赤煉子,也不會像上次那麼狼狽了1雖然沒有練成第一層,但刑對自己的「修鍊天賦」還是一如既往的自信。

對於刑的自吹自擂,秦浩軒也熟視無睹了,他不想再跟刑這種牛皮大王爭論天賦問題,轉移話題道:「現在我還剩五千多靈石,這靈石沒有補充,可是越用越少了1

收斂起笑容,秦浩軒將這個困擾了他一天的問題說出來,並且一臉嚴肅的凝視著刑。

刑皺了皺鼻子:「我也沒辦法,我要是有辦法弄靈石就好咯!對了,你不是讓那個凡人將軍幫你尋找靈石礦了么?」

秦浩軒眼睛一亮,立刻讓衛兵將蘇武將軍請來。

自從上次秦浩軒將葫蘆真人刺殺后,蘇武就沒見過秦浩軒,這次得到秦浩軒的主動相召,立刻趕了過來:「蘇武拜見上仙1

「我以前讓你幫我找的那種石頭,你找到了嗎?」

「啟稟上仙,末將已經派出斥候四處尋找了,可是方圓幾百里內根本就沒有這種礦石……所以到目前為止還是一無所獲。」蘇武說得很小心,生怕這個結果會惹怒秦浩軒。

秦浩軒雖然失望,卻也不會因為他找不到而遷怒於他,畢竟靈石對修仙者都是極為珍貴的,若是凡人能隨便找到,那也成不了修仙界的通貨幣。

秦浩軒見蘇武還想說什麼,直接打斷道:「好了,沒事了,你走吧1

蘇武蹦到嗓子眼的話又不得不吞回去,心裡雖然不高興但還是畢恭畢敬行禮離開,像秦浩軒這種上仙,豈是他一個凡人將軍敢違逆的?

自從秦浩軒逃脫后,赤煉子陰鬱的臉上再沒展過笑顏。

燃燒自身壽元施展,本想趁亂將秦浩軒抓起來,結果反而被他趁亂跑掉了,然後以自己仙樹境實力的速度,竟然還追不上他,又在他身上施展了,本以為萬無一失的追著追著就沒了線索,竟然給跟丟了。

赤煉子原本以為捉拿秦浩軒是手到擒來的事,卻沒想到半個多月了,卻沒有他半點行蹤。

這一切,讓堂堂仙樹境的赤煉子如何不惱怒!

不過赤煉子很清楚,惱怒又不能幫他馬上找到秦浩軒,於是深呼吸幾口氣,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開始思索秦浩軒究竟躲在哪裡。

「能讓都查不到蹤跡,只有幾個可能,第一是他本身實力比我強,第二是躲在某些煞氣極重的地方,被煞氣遮掩了,第三就是躲在某些特殊地帶,比如地元磁極很強的地方,也能讓找不到蹤跡1赤煉子在心底默默盤算:「第一種顯然是不可能,就算他師父璇璣子也只是仙苗境二十九葉1

赤煉子眼睛緩緩眯起來,頭髮衣袍無風自起,眼睛縫裡露出凌厲殺機:「秦浩軒小子,不管你是怎麼躲的,你都要死!要死1

這些天,赤煉子也熟悉了方圓千里的地形,他赫然發現,煞氣極重的軍營和地元磁極極強的絕地,在這方圓千里範圍內竟然有十多個,如果秦浩軒有心躲在某個角落,就憑自己一個人去找,無異於海底撈針。

赤煉子十分果斷的拿出幾枚紙鶴,分別寫好後放飛出去:「既然我一個人不好找,我就找些徒弟一起來找,我就不信你能躲一輩子1

紙鶴在赤煉子靈力催動下,化作一道白光飛向太初教放心,很快就消失了。

在太初教古雲堂某個幽僻的院子,一個正在打坐的中年人猛然睜開眼睛,將落在肩膀上的紙鶴拿起來,打開一看后皺起眉頭。

很快,有幾個人陸續來到他的院子。

「習師兄,師父叫我們想盡一切辦法必須下山與他匯合……」一個同樣接到赤煉子傳信的弟子說道:「可是咱們太初教門規森嚴,想要出去必須向堂主稟報,將外出原因說清楚,然後獲得堂主允許並賜予令牌才能下山。」

一個個子矮壯的黑臉中年漢子道:「是啊,師父這急匆匆的召喚我們下山,又不讓我們說是他召喚的,還要我們自己編一個讓堂主同意的理由,這也太難了吧1

另外一個弟子想起師父赤煉子字裡行間的語氣,看得出來他心情很壞,要是自己師兄弟幾人沒有下山,耽誤了他的大事,那可就糟了。

他們師兄弟彼此面面相覷,神情都有幾分慌張:師父可什麼都做得出來的!

那名被稱為習師兄的國字臉中年男子顯然是他們幾個人的頭,他皺眉沉思片刻,道:「先不著急,我們分散去打探打探消息,我也去俗事堂看看最近有沒有外出歷練的機會,像我們這種入門幾十年的老弟子,獲得外出歷練的機會可能性也大一些!如果實在不行,就花大代價去賄賂堂主,在堂主那得到令牌1

太初教的弟子想要出山一趟很不容易,除非有宗門委任的任務必須出山,否則堂主是輕易不會允許弟子出山的,那就只能在別的方面想辦法了。

除了堂主允許外,想要出山就只有搭上外出採辦的順風車,或者世俗界動蕩,有厲害的妖魔鬼怪作祟,俗事堂長老派出本門弟子外出斬妖除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