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二百一十五章 通天觀中仙人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五章 通天觀中仙人來【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說1

「將軍,被敵軍包圍二十天,我軍的糧草供應完全斷絕,尤其是水,每個士兵每天只有一小口的配額,尤其這幾天餓死渴死的不計其數……要不,我們投降吧1這名將軍舔了舔乾裂的嘴唇,小心翼翼的說道。

投降是這裡每個人的心聲,卻礙於主帥威嚴每人敢提出來,現在有人提出來了,於是一個個都附和道:「是啊將軍,敵軍圍而不攻,我看就是想讓我們主動投降1

左首第一位的滿面虯鬚鬍子的副將道:「將軍,我們已經箭盡糧絕了,過不了幾天就會徹底斷水斷糧,到時候士兵一個個都餓死渴死了,敵軍再來攻打我們,我們拿什麼抵擋,不如趁現在還有點談判的本錢,跟他們談投降問題,要是談不攏,大不了拼個同歸於盡1

就在他們七嘴八舌時,門外響起衛士的叱呵聲:「誰,竟敢擅闖軍營!拿下1

「唰唰……」一陣拔刀聲響起,緊接著又傳來衛兵的慘叫聲:「礙…」

軍帳裡面議事的將軍一個個臉色蒼白,心道:莫非是敵軍的上仙殺過來了?

他們胡思亂想時,但覺眼前一花,一個顎骨微凸面目兇惡,一頭及肩黑髮隨意披散,穿著白色長袍的男子出現在他們中間。

這名男子雙眸如刀,在這些將軍身上掃過:「剛才是誰說投降的?」

他的聲音清冷異常,即便是這些久經沙場,早做好馬革裹屍準備的將軍們也不禁心驚膽戰。

「我說的……」那名一臉虯鬚鬍子的副將站起來,儘管他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但在這個並不算太兇惡的男子面前,他不禁微微顫抖起來,彷彿眼前這個男子就是勾魂的黑白無常,身上散發出陰冷的死氣,不過他還是壯著膽子說道:「你根本不知道對方有多麼厲害,他們有上仙坐鎮,還將我軍的兩個上仙都殺了……」

這男子冷哼一聲,右手一翻,一道黑影突兀出現在他身前,瞬間變大,很快變成一頭兩米多高的惡猿,這頭惡猿擂胸咆哮一聲,一把抓過這名副將,輕輕一扯便拉斷他的手臂,然後將斷臂塞進嘴裡咀嚼起來,就像吃豆子般嘎嘎!

「礙…礙…」那名副將一身鮮血,凄厲慘叫。

但惡猿並沒有停下來,它吃了手之後竟然將整個人都塞進嘴裡,一口吞了下去。

惡猿吃完人,這名男子冷笑一聲,捏動一個手訣,這頭惡猿急速變小,然後飛回他的掌心,原來,這是一頭惡猿符獸。

白衣男子這一手將其他人嚇得噤若寒蟬,根本不敢吭聲,好半響,常將軍才壯著膽子說道:「請問上仙您是……」

「我師弟葫蘆真人呢?」白衣男子睥睨常將軍一眼,顯然不願意和他這個凡人多說話。

常將軍一驚,這白衣男子竟然是葫蘆真人的師兄,他躊躇片刻,還是實話實說:「葫蘆上仙他被敵軍修仙者殺了1

「什麼?」白衣男子顯然一驚,隨後大怒:「他們陣營修仙者有幾個,是什麼實力,馬上告訴我1

說著,他大搖大擺坐上常將軍的位置,常將軍忙不迭走下來,小心翼翼回復道:「回上仙的話,敵軍只有一個修仙者,約摸十七八歲年紀,但是手段極為厲害,他將我軍郝修上仙和葫蘆上仙都殺了……他和郝修上仙對戰時,好像指揮著一團黑影,鬼氣森森的!葫蘆上仙是二十天前的一個晚上,他闖入我軍營偷襲殺的。」

常將軍畢竟是一個凡人,又隔著那麼遠距離,自然不知道秦浩軒控制的是厲鬼,而秦浩軒是什麼境界,有什麼能耐,他一個凡人更不清楚了,組織了下語言,又說道:「那天晚上他偷襲葫蘆上仙,瞬間便得手了,實力完全碾壓葫蘆上仙。」

沒有得到有用的情報,白衣男子顯然不高興,皺了皺眉,心裡想道:「葫蘆師弟竟然被敵軍修仙者瞬間殺死,完全碾壓?我這師弟可是仙苗境十五葉的修仙者,那修仙者到底是什麼境界?」

白衣男子想了想,說道:「既然本座到了,以後投降的事不必提起,你馬上組織人馬準備反撲,本座為你坐鎮1

不確定秦浩軒的實力境界,白衣男子決定讓這些凡人軍隊反撲一次,看看敵軍修仙者的反應,順便看看他的水準,若是不算強的話,他獨力就將那修仙者殺了,因為師弟傳訊說對方是太初教弟子,而且只有仙苗境四葉,既然他能殺掉兩名修仙者,那實力應當不俗,身上肯定有寶貝。

白衣男子和葫蘆真人是同門師兄弟,都是散修,散修想獲得資源和寶貝可比名門大派弟子難多了,這些在師門護佑成長的宗門弟子,很少經歷真正的廝殺,境界雖然高戰鬥力卻不算強,在他們眼裡無異於肥羊。

聽這白衣上仙說要組織反撲,常將軍眼睛一亮,雖然他對敵軍上仙畏懼無比,可眼下已經山窮水盡了,也只能聽這位上仙的話,而且只要有上仙坐鎮,士氣很快就能回來。

「是,末將馬上準備,可若是遇到敵軍上仙……」

白衣男子冷哼一聲:「本座就怕他不出來1

這一切說定后,常將軍與麾下眾將立刻出去組織反撲,告訴士兵們己方又有上仙了,同時馬上下令埋鍋造飯,讓士兵們吃飽喝飽,當士氣和鬥志鼓舞起來后,在白衣男子的允許下,常將軍立刻下令全軍反撲。

這些吃飽喝飽,求生慾望極強的士兵們當即如紅眼的狼,在將軍們的帶領下,排著方隊沖向僅僅距離兩里的蘇武軍營。

蘇武正在愁怎麼說服秦浩軒,將敵軍消滅后離開呢,聽到近衛來報敵軍又組織突圍,也沒太在意。

可接下來發生的事讓他傻眼了,沒過多久,近衛又來報先鋒軍全軍覆沒,前線防線崩潰,敵軍正朝大本營殺來。

這個消息將蘇武嚇了一跳,敵軍被困了二十天,已經到了水盡糧絕的地步,再過兩天全部得餓死渴死,可現在怎麼還有力氣反撲?而且士氣還這般旺盛。

敵軍反撲的喊殺聲,以及陣營外面士兵們的議論也傳到秦浩軒耳朵里,此時的秦浩軒剛好將凡人符煉製成功。

凡人符最難的就是雕刻那一步,至於提煉和灌靈的難度和萬里符差不多,秦浩軒剛剛將凡人符收起來,蘇武就跑來求見了。

「怎麼,敵軍在突圍?」秦浩軒皺起眉頭詢問。

蘇武一臉焦急,道:「回上仙,敵軍全面反撲,目前已將我軍第一道方向擊破,正朝中軍殺來,據前方戰士來報,敵軍似乎有上仙支持他們,所以我軍一擊即潰。」

「走,去看看1秦浩軒和刑走出營帳。

敵軍的先頭軍已經殺到中軍附近,秦浩軒清晰看到,在遠處有一頭兩米多高的黑色惡猿與敵軍戰士們一起,它一掌拍下去,被拍到的士兵無不成為一堆肉泥,場面血腥殘忍至極,而且這頭黑色惡猿還刀槍不入,水火不侵,戰士們的攻擊根本傷不到它。

刑一眼就認出來它的身份,道:「是修仙者的符獸1

秦浩軒皺起眉頭,敵軍被自己圍了二十天,在刑的幫忙監督下,敵軍的求援信息根本傳不出去,現在這是怎麼回事?怎麼有修仙者來幫他們了?

秦浩軒的目光落在遠處的符獸身上,那頭惡猿符獸身高兩米多,身上綻放著黑色毫光,站在普通士兵群里猶如鶴立雞群,舉手投足間煞氣騰騰,一雙眼睛凶光四射,顯然生前是極為強大的猿類,死後實力也相當不錯。

在秦浩軒心裡,不禁將這頭惡猿符獸和郝修的蜚蠊符獸比起來,蜚蠊符獸雖然不是用真正蜚蠊獸魂煉製,雖然用其他靈魂代替,煉製方法也很奇特,但實力卻和這頭惡猿符獸在伯仲之間。

這頭惡猿符獸論威力,遠比郝修的第一個符獸要強大多了。

感覺到這頭符獸的威脅,立刻有將軍調集重弩,甚至投石車對準它,但是不論是重弩,還是投石車打在它身上,都只留下一道白痕,甚至連皮毛都沒有傷到。

好強悍的防禦力,秦浩軒心裡暗嘆,難怪這名修仙者在得知自己殺了兩個修仙者后,還有自信來攻打自己,光憑這頭惡猿符獸,就可以看出他的實力有多強悍。

秦浩軒雖然突破到仙苗境五葉,又是修鍊了,身體極為強悍,但是他也沒有小看這些散修。

因為他在下山之前,師父璇璣子曾特意囑咐他:「不要小看任何一個修仙者,在外行走的修仙者能存活下來,每個人都有殺人保命的絕招,修仙界這麼大,有不少修仙者甚至得到奇遇,獲得前輩高人的傳承!浩軒,你要記住,要修鍊成仙的天才才是真正的天才,死了的天才可不算。」

想想也是,自己能獲得小蛇,自己能有如此強大的神識,自己有,別的修仙者也可能有一些奇遇,有一些不俗的手段。

尤其被赤煉子追殺后,秦浩軒深深感覺到,仙苗境五葉的實力在修仙者,如果不小心謹慎的話,連個浪花都打不起就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