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二百一十六章 擒賊擒王將偷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六章 擒賊擒王將偷襲【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秦浩軒細細咀嚼著師父的臨別贈言:修鍊成仙的天才才是真正的天才,死了的天才可不算,更何況自己只是一枚弱種,完全跟天才二字搭不上邊!

想到這裡,秦浩軒決定更加小心謹慎!就像那郝修和葫蘆真人一樣,在翔龍國縱橫這麼多年,卻沒想到死在當時僅仙苗境四葉的自己手裡!

眼看敵軍就要殺到中軍了,秦浩軒和刑不急不慢,但蘇武卻急了。

一旦中軍被拿下,中軍帥旗被拔了,那士兵們肯定以為主帥死了,到時候士兵潰逃士氣低迷,想要翻盤都難了。

他見秦浩軒還沒有要出手的意思,馬上跑到秦浩軒身前,請求道:「上仙,上仙……還請上仙快快出手啊!敵軍打到我軍中軍帳,我軍馬上就要敗了1

在蘇武的請求下,秦浩軒才停止觀察那頭符獸,對蘇武說道:「你去給我找一套偏將的軍服來1

「啊!您要偏將的戰袍幹嘛?」

「穿著凡人的戰袍衝到敵軍修仙者面前,出其不意的襲擊他。」秦浩軒說得理所當然。

蘇武明顯愣了一下,不知道秦浩軒竟然是打這種算盤,但他還是馬上命人去取了一套偏將的鎧甲。

秦浩軒沒有廢話,他接過這套鎧甲后馬上就穿在身上,然後又拿著一支大刀,拿起一面盾牌,這才上馬衝殺出去。

看著秦浩軒這幅打扮衝去廝殺,蘇武目瞪口呆,在他眼裡上仙都是高高在上傲骨錚錚的,可沒見過哪位上仙還要隱藏身份,雖然說兵不厭詐,但那是凡人軍隊交戰的,難道堂堂上仙還要用這種隱藏身份偷襲的手段?這種手段只有弱者才做得出來啊!

蘇武望著秦浩軒的背影,憂心忡忡的暗暗揣測:竟然用這麼沒氣魄的手段,莫非他也沒信心擊殺敵軍上仙?

秦浩軒騎著馬衝出去,跟在碌潰骸疤帥了,真是太帥了!這陣將軍戰袍就像是為你量身定做的一樣,我太佩服你了!你真有做魔的潛質,這麼卑鄙,我喜歡1

秦浩軒苦笑一聲,在刑眼裡自己是為了擊殺敵軍修仙者不擇手段:「我只是想活下去而已,敵方修仙者至少也是仙苗境十多葉境的實力,而且說不定有什麼稀奇古怪的殺招,我一個仙苗境五葉實力,傻傻的跟人家硬拼,就算贏了也是慘勝1

扎到人堆里,秦浩軒道:「這裡兵荒馬亂的,沒有人注意,你馬上變成一面盾牌1

刑撇了撇嘴,想想還有半句沒到手的的功法口訣,毫不猶豫的變成一面半人高,上有古樸花紋的盾牌,和秦浩軒手中那面盾牌一樣大校

秦浩軒將刑這面盾牌放在裡面,又在外面套了一面盾牌,這樣別說普通的敵軍士兵,以刑的防禦能力,就算面對敵軍修仙者的攻擊,也不會有太大的危險!刑沒修鍊前就能擋住仙樹境的赤煉子一擊,現在修鍊了,雖然第一層都沒練成,但也足夠對付一般仙苗境修仙者了。

雖然不知道敵軍修仙者的實力,但秦浩軒可以肯定他是仙苗境的修仙者,若是仙樹境強者,早就直接跑過來捏死自己的,再說仙樹境的強者也不會隨意摻夾這些凡俗的爭鬥。

秦浩軒御馬直接衝到敵軍陣營中,既然想要偷襲敵軍修仙者,秦浩軒也不能施展,所以他揮舞著手中的大刀,這柄凡鐵煉製的大刀在秦浩軒手中卻猶如死神鐮刀,一路斬殺下去,無人可擋所向披靡。

秦浩軒在這戰場里,就像一個萬人敵的將軍,雖然引人矚目,卻讓人看不出身份。

那面半人高的青銅盾牌,在秦浩軒手中就像紙張一般輕巧,他揮舞著盾牌將絕大部分攻擊都擋在外面,偶爾也有漏網的刀槍擊在秦浩軒身上,可仙苗境的秦浩軒已經稱得上修仙者,加上修鍊的緣故,即便他自己操控削鐵如泥砍在自己身上,也不會受到傷害,更別提這些凡人的刀兵了。

這些凡人刀兵砍在秦浩軒身上,根本連皮都破不了。

秦浩軒的怪異之處很快落在遠處操控著符獸殺人的敵軍修仙者眼裡,這名白衣男子一雙鷹目在他身上掃了一眼,看到秦浩軒穿著一身偏將的戰袍,還當他是修鍊過內家功夫的普通將軍,並沒有在意。

凡人的武學練到極致,也有不少能硬抗刀槍的,但這種實力在修仙者眼裡也根本不值一提,修仙者舉手投足間,就可以把那些凡人武學高手殺死。

這名穿著白色衣衫的修仙者除了操控符獸殺人外,自己也沒閑著,他用靈力凝成一柄房子大小的巨錘,這鎚子金光閃閃,光是透出的強烈煞氣,就讓附近的士兵很不舒服,這種修仙者靈法,就算再低級的靈法也不是普通凡人所能抗衡的。

這金色大鎚在血雨腥風的戰場中猶如死神般存在,每一鎚子下去血肉飛濺,宛如狂風過境,被砸到的無不被砸成肉泥,而擰著金色大鎚殺人的白衣男子,不管強弓硬弩還是火箭投石,都根本傷不到他分毫。

這就是修仙者!足以左右戰局!足以令敵軍膽戰心驚,士氣崩潰的無敵修仙者!

秦浩軒遠遠就看到那柄巨大的鎚子,一眼就認出這是攻擊靈法,在凡人眼裡無可匹敵,實則和是一個級別的靈法,與之不同的是屬於靈巧鋒銳型,而卻是兇猛霸道型。

看到敵軍修仙者的攻擊靈法似乎也不甚高明,秦浩軒更加安心,驅馬橫衝直撞,朝敵軍修仙者衝去。

那白衣男子見一名普通凡人將軍竟然想接近自己,冷笑一聲,隨即操控符獸。

原本在廝殺屠戮的惡猿符獸接受主人指令,只見它輕輕一蹬,登時地上多出兩個半尺深的腳印,而那惡猿符獸借力高高躍起,幾個起躍便橫在秦浩軒之前。

惡猿符獸出現在秦浩軒身前後,那堅逾金鐵的手臂橫掃而來,帶起呼呼破空聲,那聲勢彷彿前方有一座石山都能打碎。

秦浩軒一驚,若是被這惡猿符獸打中,就算有刑作為盾牌保護不會受傷,至少也會被拍飛幾百米遠,而受這惡猿符獸一擊不死,對方修仙者肯定能猜出自己身份,到時候想再接近偷襲就難了。

不能被它打到!假裝受驚好了!秦浩軒快速做出決定,假裝受驚從馬上跌下來,這匹戰馬被惡猿符獸手臂橫掃,頓時身上出現一個大窟窿,屍體更是橫飛數百米,還砸死幾個士兵。

那白衣男子看到這一幕,也沒有多疑,冷笑一聲:「算你走運,但你死定了1

認為秦浩軒只是一個修鍊凡人武學的將軍,白衣男子還沒將他放在眼裡,繼續操控惡猿符獸攻擊。

惡猿符獸一個縱躍來到秦浩軒上空,緊接著抬起腳,朝地上的秦浩軒一腳踩去。

這一腳給人的威壓就像一座石山落下來,修魔的秦浩軒身子靈巧遠超一般修仙者,這對一般凡人及修仙者都難以躲過的一擊,在他面前卻不算麻煩,他身子靈便的往旁邊一滾,於是又看似巧合的滾到一旁,惡猿符獸一腳踩在地上,除了被踩出一個巨大的窟窿外,地面就像蛛絲網般裂開,蔓延附近百米範圍。

「好強大1秦浩軒心中一驚,這惡猿符獸竟然如此厲害,力氣比小金手下那些大力猿猴要強悍百倍不止,若是自己被他一腳踩到,就算不死也得重傷啊!

就連刑都正色道:「擒賊先擒王,別和它糾纏,直接殺敵方修仙者1

秦浩軒也意識到這點,他敏捷起身,一個快步奔跑將附近一名敵將斬殺,奪了他的戰馬便沖向敵軍修仙者,一路上揮舞著大刀,凡是阻擋他的盡皆被斬殺!

若是仔細看就會發現,這柄大刀的刀刃不少地方都砍出缺口。

秦浩軒身上滿是血漬,這些鮮血都是斬殺敵軍士兵濺上的,一身血紅的他猶如絕世猛將,並不算強壯的身軀中蘊含了無窮力量。

那白衣男子一驚,顯然沒料到秦浩軒竟然這般厲害,一個凡人將軍能躲過自己惡猿符獸的攻擊,確屬罕見,尤其在看到他沖向自己后,白衣男子冷笑著,快步一個縱躍迎上去,揮舞手中房子大小的靈錘將秦浩軒完全籠罩在其中的砸落下去。

之前惡猿符獸的攻擊,秦浩軒仗著身體靈活還能躲過去,畢竟是沒有自我意識的符獸,但白衣男子卻是實打實的仙苗境十五葉強者,他一錘揚來時,秦浩軒心底生出一股無可躲閃的錯覺,不得不舉起盾牌。

白衣男子眼神愈發冷厲,在他眼裡一個凡人將軍,仗著學了點凡間的內家武術,竟然敢憑著一面破銅爛鐵的盾牌找自己單挑,這是對一個修仙者威嚴的嚴重挑釁,手中金色大鎚毫不留情的揮舞出去,不將秦浩軒砸成肉泥不罷休。

「找死1在白衣男子眼裡,仙凡之別,這些凡人怎麼可能體會呢?

一鎚子下去,砸在秦浩軒手中盾牌上,嘩啦一聲,盾牌碎裂。

這一錘下來,若換成凡人必死無疑,但秦浩軒手中盾牌表層碎裂,然而盾牌裡面竟然還有一面,金色大鎚打在上面,它竟然毫髮無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