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太初>第二百一十九章 從來財帛能遮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九章 從來財帛能遮眼【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歷史穿越

這個四岔路口通往四個不同的方向,葫蘆真人給他的訊息只是一個叫落鳳坡的大概位置,華陽一路問路過來,到這邊后發現附近的村莊荒無人煙,想問路都沒人問。

四條岔道通向四個方向,一旦走錯了再繞回來,說不定其他師兄弟都趕到了,到時候太初教那頭肥羊就沒自己份了!想到這裡華陽心急如焚,騎在馬上的他正思考該走哪個路口時,忽然看到遠處一個少年人挑著扁擔,擔子里全是煤炭,從一條山路上走過來。

華陽大喜,驅馬走過去攔住這少年,道:「那後生,本道爺問你,你可知道落鳳坡在哪裡?」

挑著煤炭的少年正是啟用了凡人符的秦浩軒,他抬起頭看了顎骨微凸,身形消瘦,留著一贅山羊鬍子,還生著三角眼的華陽,裝出一副驚訝的樣子,道:「大叔,您要去落鳳坡啊?那地方現在可去不得,兩支大軍正在打仗,死傷好多人呢1

「本道爺讓你說你就說,再嗦道爺把你剮了1華陽一臉兇惡,在他眼裡凡人和螻蟻差不多,他這種高高在上的修仙者,自然不必心平氣和的和一隻螻蟻說話。

顯然,鄉下少年秦浩軒被凶神惡煞的道爺「嚇到了」,他一臉膽怯的說道:「道……道爺,那個落鳳坡離這裡還有幾十里路,彎彎道道岔路很多,俺說了怕您記不清楚啊1

華陽眉頭一皺,顯然不悅道:「你指路就是,能不能記住是本道爺的事1

「是,是1秦浩軒連連點頭,將肩上一擔煤炭放下,指著前方道:「先走左手第三個岔路口,然後會有個雙岔路,往左手邊走……」

當秦浩軒說完,華陽點點頭,一臉兇惡的威脅:「你沒騙本道爺吧?」

「礙…道爺,俺不敢啊,俺沒騙您……」鄉下少年秦浩軒膽戰心驚,在華陽煞氣凌人的氣勢中嚇得瑟瑟發抖。

華陽滿意的點點頭,道:「你滾吧1

「是,是,謝道爺……」秦浩軒忙挑起擔子往前走,誰知走得太匆忙,一腳提到地上的石子,摔了個狗吃屎。

一擔煤炭全部灑落,還有幾顆亮晶晶的靈石混合在煤炭中。

驅馬沒走多遠的華陽感覺身後有一股淡淡的靈氣波動,似乎是靈石,他猛地勒住馬,朝後一看,不禁眼露貪婪的光芒,那摔倒的鄉下少年擔子里,赫然有幾顆下三品靈石啊!

華陽又回到正在一捧捧將煤炭弄回擔子里的秦浩軒面前,翻身下馬,將那幾顆靈石揀出來,喝問道:「這些石頭,哪來的?」

「道爺,這是俺在那邊煤礦里採煤時挖到的,俺感覺它亮晶晶的很漂亮,而且拿在手裡舒服得緊,所以就先撿幾塊回去,看看俺們村村長收不收,要是收的話,俺明天來挖煤時再撿些,俺們村長可是俺們那最有錢的人呢1秦浩軒這個鄉下少年十分實誠,點頭哈腰的說明白。

聽這鄉下少年一說,華陽一愣,道:「難道這些石頭還有很多?」

秦浩軒點點頭,十分認真的說道:「哎,多呢多呢,和煤炭生在一起,隨便挖幾下就能看到一塊!只是不知道這些石頭幹嘛用的,拿在手裡怪舒服的1

華陽眼睛一亮,神情和眼神都露出貪婪,在心裡想道:「廢話,靈石里蘊含著豐富的靈氣,雖然說修仙者都不能直接在靈石里汲取靈氣,但一個普通人拿在手裡,靈氣滋潤身體,肯定舒服得緊啊!按照這傢伙說的,那裡肯定是一個靈石脈,這要是真的,本道爺就發了……」

但他很快又想到什麼,一臉質疑問道:「本道爺一路過來,方圓五十里內荒無人煙,你是哪裡的人?為什麼出現在這裡1

秦浩軒露出一臉憨厚笑容,面色誠懇的解釋:「道爺,俺是七十裡外牛家莊的人,這年頭兵荒馬亂的,俺不知道去哪裡賺錢過活,只好冒著危險來這裡採煤了!雖說來回要跑一百多里路,可是一擔煤賣給俺們村長,能換到五十個大錢呢1

「嗯1華陽點點頭,臉上疑惑之色稍稍淡去,七十裡外確實有個牛家莊,他早前還在那問了路,華陽又用質疑的眼光上上下下打量秦浩軒一遍,此時秦浩軒一身煤黑,連臉上手上都沾了不少,擔子里還有挖煤用的鋤頭,看起來就是一個普通的鄉下人,於是華陽下令道:「你帶我去那個煤礦1

「道爺,我還要趕回去賣了煤炭,給家裡人買饅頭吃呢1秦浩軒見華陽上當了,心頭一喜,但還是繼續說道:「俺家裡人都兩天沒吃了。」

華陽一皺眉,神色不悅,但想了想還是從懷裡掏出幾兩銀子丟給秦浩軒,道:「帶我去,這些都是你的1

「啊,礙…」秦浩軒看到地上的銀子,兩眼放光,就像看到親爹一樣撿起來,一塊塊拿到嘴裡一磕,然後喜笑顏開:「好咧,好咧,俺這就帶您去1

說著,秦浩軒在前面帶路,華陽驅馬跟在後面。

華陽看著秦浩軒的背影,心裡發出冷笑:雖然這些俗世的黃白之物對本道爺沒用,不過到了地頭本道爺也會殺人滅口,按他的說法那裡肯定是一個靈石脈,這消息可不能泄露了!

想到自己馬上就要發現一個靈石礦,華陽渾身飄飄然了,對他們這些散修來說,修仙資源極難到手,所以也養成了他守財奴的性子,若是有足夠的資源,誰願意當守財奴而不當大爺啊?

若是自己獨佔這條靈石脈,到時候極品法寶丹藥,仙姬美妾,靈法道術都不用愁啦!

走了一陣子,秦浩軒將華陽帶到之前定好的煤洞,指著黑黝黝的煤酪,那些石頭就是這裡採的。」

看著這個黑黝黝的煤洞,華陽微微皺了皺眉,儘管靈石的誘惑很大,但他還是沒有迷失基本的警惕心,他看了看這個黑黝黝的煤洞,又看看地上厚厚的煤渣,初步確定這的確是一個煤洞,然後華陽懷疑的眼神又落在秦浩軒身上。

「這不會是修仙者設計暗算我吧?」華陽心中閃過一個念頭,頓時嚇出一身冷汗,一貫謹小慎微的他忙探出一道靈力,探查秦浩軒的身體。

開啟了凡人符的秦浩軒身上確實是凡人的氣息,一點修家氣息都沒有,探查過後,華陽這才放心,指著山洞道:「帶我進去。」

「好咧1秦浩軒十分熟練的拿出一個火把,用火摺子點亮后,道:「道爺您跟緊了,煤洞裡面有些潮濕,路不好走。」

華陽點點頭,跟在秦浩軒身後。

約摸走了一里深,煤洞越來越窄,空氣也愈發渾濁,秦浩軒指著前方道:「道爺,那些石頭就是前面挖到的,你看,地上還有不少呢1

秦浩軒用鋤頭扒拉一下,果然有靈石隨著靈石掉下來。

華陽看到地上散落著沾了煤黑的靈石,眼中貪婪之色更甚,同時也閃過一道殺意。

這一路下來,華陽也發現煤洞里沒有其他人,看來這鄉下少年說的是真的,這時他冷笑起來,探手入懷,取出一枚捆綁符,準備先將秦浩軒捆綁起來,留著做苦力也好。

畢竟華陽是堂堂修仙者,在煤炭里找靈石這種臟累活還要自己幹麼?

這一路上秦浩軒其實都留意著華陽,生怕他在背後下狠手殺了自己,這不華陽剛有動作,秦浩軒馬上就感覺出來了,尤其在感覺到捆綁符的靈力波動后,秦浩軒再也不顧藏拙。

若是被捆綁符捆住,自己就別想掙脫出來,那時就任人宰割了。

秦浩軒蹬蹬蹬後退幾步,修鍊到四級的迅速凝聚,他的手上出現了一把長達數尺的青色刀氣,這青色刀氣毫無停滯的斬向華陽,帶起嗤嗤破空聲。

華陽看到秦浩軒揚起的那道,一雙眼睛瞪得又大又圓,沒想到秦浩軒這廝真的是修仙者,只是之前為什麼在他身上探查不到一點點修仙者的氣息呢?

能活到現在的華陽也不是善茬,在秦浩軒那一刀劈來時,雖然有點手忙腳亂,但還是毫不猶豫的施展,凝出一個金色大鎚迎上去。

「砰1

金色大鎚和青色刀氣同時碎裂,靈力散落波盪出去,將牆壁上的煤炭震落下來不少。

其中一塊頭顱大小的煤礦被震得滾到華陽腳邊,華陽匆忙回頭看了一眼,見是普通的煤礦后也沒在意。

「好傢夥,竟然敢設計陰謀暗算本道爺1華陽冷聲道:「本道爺讓你粉身碎骨,永不超生1

嘴上放著狠話,其實華陽心裡還是沒底的,因為之前他用靈力探查過秦浩軒,竟然沒在他身上發現修仙者氣息,可想而知他身上一定有隱匿氣息的寶貝,既然有隱匿氣息的寶貝,那肯定就有其他寶貝,否則他也不敢設個套子等自己鑽。

套子設得再好,實力不行也是白搭!

華陽已經將秦浩軒看成生平勁敵了,所以他毫不猶豫的手掌一翻,一頭蜈蚣符獸從他衣袖中掉落,這頭蜈蚣符獸剛剛落地,便化作半米長,渾身冒著黑煞毒氣的恐怖毒物。

從徐長生日記里得知,這頭蜈蚣符獸極為靈巧,攻擊時還帶著毒液攻擊,一旦被它咬中就會中毒,所以秦浩軒不得不嚴陣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