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太初>第二百二十四章 太初的蠻橫一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四章 太初的蠻橫一面【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都市言情

這修仙者眉眼間飽含煞氣,而且擁有飛劍,應當是仙樹境的實力,看他的模樣應當是一個散修。

赤煉子滿面詫異,秦浩軒這小子怪不得敢出現,原來他找了一個幫手啊!看樣子,這散修的修為還相當不錯,竟然還有一柄真正的飛劍!翔龍國成千上萬的散修,但憑藉自己實力修鍊到仙樹境的少之又少,而且還擁有一柄飛……

赤煉子腦子飛快轉動起來,猜測這個修仙者的身份,推斷他的實力。

等等!不對!赤煉子神色一緊,這秦浩軒一路狂奔,速度快得連他身後踩踏著飛劍的修仙者都追不上,如果那修仙者是秦浩軒的幫手,他們兩沒必要一個捨命逃一個捨命追。

雲鶴山人望向秦浩軒時,眼中露出強烈的殺氣,顯然是想殺秦浩軒而後快。

秦浩軒遠遠看到赤煉子,連忙大喊道:「赤鍊師叔,我身後有人要殺我,快救我1

赤煉子眉頭一皺,就算他是白痴也看明白了,秦浩軒這是故意將自己引來救命的!

雖然被秦浩軒當槍使了,但赤煉子想了一下后,不得不給他接下,不只是因為要抓秦浩軒。

最重要的!這同時還關係到太初教的臉面!

太初人!關起門來可以打架!

但,若外人膽敢冒犯任何一名太初人!哪怕他是自然堂的那些在太初算被淘汰的人,也不行!

對這種人,便是拔劍!

當年古雲子為自然堂弟子出頭,也是這個理!

『我!可以欺負我們自己家太初的人!但外面敢有人這麼做?那就砍到你死!滅你滿門/

赤煉子狠狠瞪了秦浩軒一眼,然後擋在雲鶴山人之前,道:「這位道友,我乃太初教赤煉子,請問我教這位弟子哪裡得罪了你,讓你不惜身份來追殺他1

雲鶴山人見秦浩軒逃著逃著,竟然跑到一個仙樹境的師門長輩面前,面色一寒,太初教……那對於任何散修來說,都是龐然大物一樣的存在,如果不是自己的弟子被殺,真的不想跟這太初教鬧出矛盾,只是……

「這位道友。」雲鶴山人對赤煉子抱拳拱手說道:「我不過是一介散修,若非四名徒兒都被你們這位太初教的小輩殺死,也不會這般的追殺他。還請您抬抬手,讓我殺掉他。事後,我定然會給貴教一個交代……」

交代?赤煉子神色冷寒,頓時明白了對方所謂的交代,就是給太初教一些賠償。畢竟斬殺了一名太初教弟子,作為翔龍國的護國神教,太初教勢必不會善罷甘休,而給了交代后,太初教面子上過得去,也不會跟他一個仙樹境強者糾纏。

殺我太初教弟子,給些賠償就想了事?赤煉子神色冷峻,看來我教太長時間沒有發威,不過是一個散修,竟然也敢說殺了我太初教的弟子,隨便給點賠償就當交代了!

雲鶴閃人看著赤煉子那不善的面容,深吸了一口氣說道:「這位道友,只要讓我擊殺這小畜生,我不只是會給太初教一個交代,也會給你一個滿意的交代,您看……」

赤煉子眉頭緊鎖,對方擁有飛劍,又是仙樹境強者,如果放在平日里自己還真不想招惹他,可如今……這已經不再是自己跟秦浩軒那小畜生逼問鍾乳靈液的問題,這是太初教的臉面問題!身為太初教長老,若是任由散修斬殺太初教其他小輩,自己還如何面對歷代太初教先賢的牌位?一頭撞死在這裡算了!

「這位道友,我並非怕你,若你定要阻止我斬殺這小畜生……」雲鶴山人一聲冰寒的冷笑從鼻孔噴出:「那貧道便真的不客氣了。」

雲鶴山人的語氣也漸漸硬了起來,畢竟當年也是從古雲子劍下逃出生天的人物,赤煉子的修為雖然不錯,比起古雲子那種巨頭來,可真的就差了太多太多!這裡一來沒有太初教其他人!便是殺了也不見得能傳出去!二來,便是傳出去又如何?這些年自己修為精進,便是古雲子親臨!誰勝誰負,也難說了!

赤煉子鼻孔噴出帶有寒意的冷笑,臉上很自然的流露出高高在上的傲慢味道:「雲鶴,本座同你講。莫說我太初弟子殺你弟子有充足理由,便是沒來由的殺了他們又怎樣?敢殺我太初弟子?滅你滿門!別以為我太初真的找不到通天觀的位置!只是覺得你們可憐,給你們個喘氣的地方罷了1

雲鶴也是一愣,這才剛剛見面!自己還沒有報上家門,對方便認出了自己!這可不是什麼好事。

「我給你太初教面子,但你別以為我怕你們太初教1雲鶴山人臉色陰寒更甚,怒道:「連徒弟的仇都報不了,我雲鶴山人還有什麼臉面立足?太初?算個什麼東西1

赤煉子臉色冷沉了下去,額頭上的青筋漸漸暴起,敢如此說太初!那便是找死了!太初子弟,便是明知不敵,在這時間也絕對不會讓對方舒服了!

「雲鶴,本座看你是找死1赤煉子手腕翻轉間,祭煉了多年的符劍出現在了他的掌中。

「死不死,你試試看1說著,雲鶴山人抖了抖手中飛劍,無數道細小劍意將他包圍。

看到雲鶴山人手中飛劍,赤煉子臉上露出驚容,眼神也閃爍起來。

遠處一直觀察著赤煉子表情的秦浩軒看他臉上露出驚容,猜測赤煉子很可能不是擁有飛劍的雲鶴山人對手,想也不想馬上啟動萬里符逃逸。

赤煉子和自己非親非故,反而也想抓住自己,萬一他不願意招惹這個雲鶴山人,反而和雲鶴山人聯手對付自己,那自己更是死定了。

雲鶴山人見遠處秦浩軒又啟動萬里符逃跑,登時大怒,手中飛劍一揚,無數道縈繞在他身旁的劍氣融作一道茫茫白光,斬向赤煉子。

一劍之勢,光影明滅,四周空氣震顫,細微凌厲的劍氣一波波漣漪蕩漾開來。

雲鶴山人動手的剎那,赤煉子知道自己想息事寧人也不可能了,他面色一凝,也一翻手,將自己的符劍拿灌輸靈力,千丈劍芒閃爍著去接雲鶴閃人這一劍!

雲鶴山人這一劍原本只是一道白光,當劍氣到達赤煉子身前,這道劍氣忽然光芒大作,劍氣凝聚成為一柄長達十來丈的巨大劍體,斬天劈地的劍壓撞在赤煉子的符劍劍壓之上,赤煉子的劍壓在這一刻宛如狂風中的小草……

「嗤嗤……」

雖然勉力接了雲鶴山人一劍,但赤煉子這柄符劍也龜裂成碎片了。

一劍!

同為仙樹!

一方有飛劍,一方不過是符劍,雙方的差距之大,讓赤煉子心中暗暗叫苦,他也知道雲鶴山人以及飛劍的厲害,卻沒想到這般兇猛,自己的符劍竟然連一道劍氣都接不下。

「噗1

赤煉子一口鮮血噴出,身體倒飛的同時,掌中浮現出一枚玉符,上百個梵奧的符文金字在玉符之上流動旋轉,形成一座難以言明的陣法,它們迅速擴大……化為一個鎏金大陣將其守護在其中,同時一道巨大的通天靈柱衝天而起!

雲鶴山人那斬山之劍,撞在玉符的法陣之上,宛如泥牛入海……連碰撞的聲音都未發出,力量生生被陣法給消化掉了。

這是?雲鶴山人一眼看出,這是當日古雲子同自己交手時動用過的氣吞八荒陣!任何攻擊轟在陣上,只要不能將其壓碎,便會被這陣法威力徹底吸收!

衝天的靈力更是令雲鶴山人內心亂跳,這召喚的味道太明顯了!附近若是有太初的子弟,見到這符籙的召喚定然會第一時間趕來!

速戰……速決?雲鶴山人暗暗盤算。

「雲鶴,本座已經通知其他師兄弟,在附近的還有我太初教長老院的禹峰長老,你絕非禹峰長老的對手!我看你修行不易,勸你不要為了一時衝動而丟了性命1放出傳訊符后,赤煉子不願再和雲鶴山人正面對決,於是說些廢話,想拖住他。

這禹峰長老就是太初教長老院的九長老,在翔龍國修仙界中,禹峰長老的名頭十分響亮,雲鶴山人不可能不知道。

雲鶴山人如果連赤煉子的這點小算盤都看不透,也活不到現在了,他怒極而笑:「在你同門來之前,我先殺了你1

雲鶴山人雖然已經是仙樹境的強者,但畢竟只是一個散修,想要獲得修仙資源比赤煉子這種宗門長老要難太多,此時見赤煉子竟然連他一劍都接不住,頓時起了歹念,赤煉子實力再弱,也是太初教一個仙樹境的長老,以雲鶴山人的經驗,出身宗門的仙樹境強者身上,往往有不少好東西。

「如果我能將他擒住,把他身上的好東西據為己有,再逼問出太初教的修鍊功法1雲鶴山人腦筋急轉:「只要能得到他的財物和太初教的修仙正法,我就逃得遠遠的,不在太初教勢力範圍,也就不懼了1

想到此處,雲鶴山人眼神閃過貪婪,一道劍光從他手中揮出,劍氣嘯傲,撕裂長空。

赤煉子早就做好動手的打算,見雲鶴山人一劍劈下,臉色一變,心中閃過一個念頭:「若是我有一柄飛劍,以太初教精妙的劍術和修仙正法,區區一介散修,早在我手裡死百次了1

想歸想,赤煉子知道自己赤手空拳絕對接不下這一劍,而且雲鶴山人與自己修為境界在伯仲之間,自己想要逃跑也是不可能的,既然跑不掉,就只有使用禁術,或許還有一拼之力。

這就是燃燒仙樹真元,消耗壽元短暫提升實力,如果仙樹燃燒完了,赤煉子又會跌回仙苗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