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二百二十五章 萬劍歸一獸神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五章 萬劍歸一獸神吟【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這一刻,赤煉子被逼到絕境,已經決定和雲鶴山人拚命了!太初子弟!可以戰死!決不能給太初丟人!

赤煉子咬破自己食指中指,並成劍指之後,猛地一下戳在自己丹田氣海上,一道蘊含著濃烈血腥的靈力湧入他丹田中的仙樹上。

「呼啦1

赤煉子身後升騰起巨大的仙樹,平日里散發著仙氣靈韻的仙樹,在這一刻……燃燒了起來!

僅僅只是一個剎那!赤煉子戰力驟然暴漲,他雙手合併,導致天空出現了一雙巨大的靈手,這手鋪天蓋地的落向雲鶴山人!

「雲鶴!給本座去死1

即便逃出很遠的秦浩軒依然能聽到赤煉子的這聲怒喝,他回頭一看,發現赤煉子的身軀變得高達百米,就像一座小山丘般,揚起雙掌,竟然將雲鶴山人的這道劍光打碎了。

看到這一幕,變作鎧甲的刑說道:「別再跑了,這兩個仙樹境的傢伙狗咬狗,我們躲在這裡看看,最好他們打個兩敗俱傷,說不定我們還能撿便宜1

秦浩軒一來覺得刑的話有理,二來……赤煉子是太初人!自己與他之間雖然有生死矛盾,但這老頭子既然在這般情況下給自己出頭,那自己又怎麼可以真的離開!

時機!秦浩軒在等待時機!那個神識一擊出現,可以讓雲鶴山人這老東西,露出必死破綻的機會!

秦浩軒很清楚,機會恐怕只有一次!雲鶴山人那可是在古雲子手下都能逃走的存在,若是一擊不能讓他出現極大的破綻,不說被他反殺,便是被他逃走了,都是一個大禍患!

於是他一手凡人符掩蓋氣息,一手握著萬里符隨時準備逃跑,自己則躲在一塊岩石背後,偷窺遠處仙樹境強者的戰鬥。

赤煉子施展禁術徒手接了這一道劍氣,看得雲鶴山人眼皮跳動:「太初的禁術?逆元?竟然能赤手空拳接我一劍,不愧是出身太初教的長老,有點氣魄!但……不夠!看本山人的聳天**1

雲鶴山人身形一抖,也瞬間變成百米高的巨人,與赤煉子又拚鬥起來。

赤煉子知道正面對決自己不是雲鶴山人的對手,他手裡那柄飛劍的攻擊力實在太強,於是一咬牙一狠心,揮手便扔出一道道符籙,這些符籙時而化作一座小山壓向雲鶴山人,時而化作無數利刃斬向雲鶴山人,時而又有無數道冰箭從符籙中出現,瘋狂射向雲鶴山人。

雲鶴山人的實力雖然強,還擁有飛劍這種稀罕法寶,但赤煉子完全不計成本,用符籙瘋狂轟炸下,他也只有招架之功而沒有還手之力。

他們兩人都是仙樹境初期的實力,除去飛劍外,雲鶴山人本身實力比赤煉子稍強一點,但也赤煉子丟出來的東西,哪一件也都是保命的好傢夥,若是被赤煉子的符籙擊中,肯定會受傷,他只好揮舞著飛劍掃出一道道劍氣,見招拆招,心中拿下赤煉子的念頭也更加強烈。

赤煉子的財大氣粗,讓雲鶴山人艷羨萬分,以他的身家根本不可能像赤煉子這般揮霍。

用符籙瘋狂轟炸一番的赤煉子其實也在暗暗叫苦,他的符籙可都是花了大價錢買來的,丟出去一張就少一張,用得他心在滴血,同時心底在瘋狂怒罵:「秦浩軒你個小兔崽子,害老子花大血本對戰雲鶴山人,等老子回頭再殺你,一定要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1

終於,赤煉子的符籙丟完了,他立刻捏動手勢,嘴裡念動法訣,靈力迅速凝成一團猶如太陽般的巨大火球直撲雲鶴!

與此同時,赤煉子忙從懷中掏出一個符獸,往空中一拋,這符獸迅速變成一條巨大的黑色蟒蛇,朝雲鶴山人纏去。

這頭巨大蟒蛇符獸的尾巴一掃,一座百米高的小土丘被直接夷為平地。

刑眼巴巴看著赤煉子的符獸,咂巴咂巴嘴,聲音嘶啞道:「跟他這頭符獸比起來,我的三頭符獸都是螻蟻啊1

即便是秦浩軒,也能感覺到這黑色巨蟒符獸身上散發出的陰冷威壓,彷彿喘不過氣來,讓他不自禁的想要落荒而逃,逃離這黑色巨蟒符獸的威壓範圍。

雲鶴山人面色凝重,剛才應付赤煉子符籙,他也消耗了不少靈力,累得灰頭土臉,沒想到赤煉子還有這麼一條厲害的符獸。

「不愧是太初教的長老,殺手真不少!不過你的符獸值得我出這一劍1雲鶴山人感受到赤煉子符獸的威脅,怒極而笑,喝道:「1

雲鶴山人身前靜靜懸浮的那柄巨大的飛劍倏爾化作無數柄小一號的飛劍,無數飛劍出現之時,凌厲的劍氣將天空飄過的雲霞都割裂了,湛藍的天空在這一瞬間變得肅殺蕭瑟。

凌厲劍氣漫天遍地,盡皆對準了赤煉子的黑色巨蟒符獸。

而後,這無數柄飛劍都以雷霆萬鈞之勢朝赤煉子那黑色蟒蛇射去,那頭黑色蟒蛇身軀狂掃,將層出不窮的飛劍擊落不少。

見飛劍分身奈何不了黑色蟒蛇,雲鶴山人眼神一凝,雙手合十,頓時那無數道被擊飛的飛劍分身在空中迅速凝合為一體,化作一頭巨大的蛟龍虛影,這柄化作無數分身,又凝合后化作蛟龍虛影的飛劍威力徒然提升十倍!

蛟龍發出一聲震天龍吟后,直直撞碎了蟒蛇的頭顱。

「砰1

這條黑色巨蟒符獸直接炸掉,那蛟龍虛影也散去了,恢復了飛劍的原形,此刻雲鶴山人的飛劍光澤黯淡,後繼無力,飛回雲鶴山人手中。

在巨蟒符獸與蛟龍虛影兩者相撞時,散發出巨大的靈力波動,使得大地都顫抖起來,在戰鬥的附近,一片片森林和小山丘被靈力衝擊波直接夷為平地。

方圓十里,不論大樹還是山石全都不見,化作一地齏粉。

這些靈力衝擊波在數十裡外還揚起道道颶風,捲起黃沙漫天,頭顱大小的石塊也被卷上半空,就像紙張一樣輕薄,無數大樹被連根拔起。

相隔很遠的秦浩軒也有種天崩地裂的感覺,不禁緊緊趴在這岩石上,被靈力衝擊波一掃,他藏身的巨大岩石也生出道道裂縫。

若不是他施展靈力,使勁穩住身形,光是這颶風就能將他捲走。

這就是兩名仙樹境強者最強一擊之威!秦浩軒心底駭然。

黑色巨蟒符獸被破后,赤煉子也遭受靈力反噬而面色蒼白,同時心裡也在滴血,這是他最強的符獸,在自己使用實力變強數倍情況下,這符獸的實力也變強了許多,卻沒想到被人一劍破滅了!

飛劍之威強大如斯!

赤煉子心裡瘋狂吶喊:「我要是有一柄飛劍該多好,我要是有一柄飛劍,早一劍斬了你了1

傷了赤煉子的雲鶴山人也好不到哪裡去,他也感覺體內氣血不暢,但此時的兩人都不能停下,各自準備最強絕招再拼一記。

「1是雲鶴山人最得意的一劍,這一殺招極耗靈力,以雲鶴山人目前的實力,一天最多施展兩次,這已經是他第二次施展,顯然是要將赤煉子殺之而後快。

赤煉子衣衫頭髮飄飄揚揚,凌厲的劍意讓他身上皮膚龜裂流血,他往嘴裡塞了粒丹藥,捏起法訣,一頭高達百丈的白色老虎虛影出現在他身後,隨著赤煉子手勢一合,這白色巨虎虛影在赤煉子瘋狂靈力注入下凝為實質,而後發出一聲震天虎嘯,這頭白色巨虎張著血盆大口,矯捷撲向雲鶴山人。

「虎神吟1

雲鶴山人被白色巨虎一吼,本就有些氣血紊亂的他彷彿被巨錘擊中胸口,蹬蹬蹬後退數步才穩住踉蹌的身形,嘴裡哇哇吐出幾大口黑色淤血。

而白色巨虎則迎上那柄巨劍。

受傷的雲鶴山人眼神殺氣十足,神情愈發陰冷:「竟然能傷我,不愧出身太初教!受死吧1

雲鶴山人雙手合十,身上劍意完全迸發,瘋狂湧入巨劍中,這巨劍身形又變大數倍,蛟龍虛影再現,隨即朝那白色巨虎迎頭一擊。

「砰1

白色巨虎再度粉碎,而雲鶴山人飛劍化成的蛟龍虛影仍舊來勢洶洶。

雲鶴山人和赤煉子本身實力在伯仲之間,而雲鶴山人卻擁有一柄真正的飛劍,赤煉子即便有千般手段,卻吃虧在沒有飛劍,處處落於下風。

劍氣所化的蛟龍虛影依舊斬向赤煉子,赤煉子神情慌張,只見他又捏碎一道符籙,符籙捏碎后,在他身前出現一面上有古樸花紋的巨大盾牌,這盾牌出現后,才將蛟龍虛影擋住,劍氣被阻,蛟龍虛影渙散,露出飛劍原形,但盾牌也消散。

雲鶴山人看到赤煉子捏碎的這枚符籙,倒吸一口涼氣:「仙樹境後期修仙者煉製的護身符籙,太初教的人果然財大氣粗1

看到實力不如自己,被自己飛劍劈得屁滾尿流疲於應付的赤煉子身上有這麼多好東西,雲鶴山人更堅定了擒拿赤煉子,獲得他財物以及逼問他修仙正法的決心。

躲在岩石后觀看的秦浩軒倒吸一口涼氣,道:「看來當日赤煉子是想生擒我,所以沒有下狠手,否則我早死一百次了1

「那是自然,仙樹境和仙苗境的實力差距實在太大了,他真想殺你,一隻手就能捏死你1刑道:「那個雲鶴山人更厲害,如果不是你反應快,及時啟動萬里符逃跑,那雲鶴山人一劍就能削死我們兩1

想起雲鶴山人的手段,秦浩軒後背發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