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二百二十七章 前輩不好意思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七章 前輩不好意思了【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禹峰長老怒了,他很久沒有這麼狼狽過,現在卻被一個散修弄得如此狼狽,手中雷鳴劍再度揚起,烏雲之中一道巨大閃電再度抽向雷鳴劍,而重傷的赤煉子眼中冒著仇恨的火焰,也不顧牽動自身傷勢的痛楚,瘋狂引動靈力再度凝結靈法。

其實此刻的雲鶴山人也受傷更重,之前被禹峰長老殘餘劍氣及赤煉子靈法擊中,他丹田經脈都受了傷,體內靈力所剩不多,自知再也無法接禹峰長老和赤煉子聯手一擊。

於是他想也不想駕馭飛劍逃跑,這禹峰長老就算和自己單挑,自己也不是他對手,更何況還有一個被自己所傷,恨不得殺自己泄憤的赤煉子在。

但禹峰長老哪能容他傷了赤煉子后逃跑,再度揮出引動雷電之威的一劍,剛剛飛到半空中,朝秦浩軒這個方向逃逸的雲鶴山人護身符被擊碎,護體靈力被擊潰,同時後背也多了一道血淋淋的劍傷。

這還是雲鶴山人及時捏碎幾個護身符,擋住了禹峰長老這一道劍氣絕大部分威力,若是他硬接這一劍,就算不被劈成兩半,也會被電流抽成黑灰。

被重創后,雲鶴山人駕馭飛劍的身形都踉蹌起來,站立在飛劍上的他搖搖欲墜,但是他逃逸的速度也更快了,他知道如果自己速度慢一點,勢必會被禹峰長老長老抓住殺掉不可。

一個散修重傷太初教長老,這種事傳出去無異於當眾打太初教的臉,太初教不會善罷甘休的。

見雲鶴山人逃逸,受了重傷的赤煉子懇求道:「禹長老,雲鶴山人重傷了我,求您出手將他殺了,為我報仇,也藉此震懾那些敢動我太初教弟子的宵小1

「追殺他,是必須的事情。」禹峰面色陰冷的說道:「在這片土地上,我太初教便是天!敢動我們太初教的成員,必殺!走!隨我擊殺他1

赤煉子祭起一張符籙緊跟禹峰長老,暗暗心疼,可謂底牌盡出,煉了多年的巨蟒符獸,視若珍寶的保命符籙全部沒了,而這一切都是秦浩軒害的,下次捉到秦浩軒定然讓他好看!

……

赤煉子隨禹峰長老離去后,秦浩軒站在巨大的岩石上,遙望赤煉子和雲鶴山人的戰場,方圓數十里內被夷為平地,原本這是一片密林和小山丘,現在比平地還平整。

「仙樹境修仙者,強悍如斯1秦浩軒感嘆一聲。

刑卻火急火燎的說道:「還感嘆個屁啊,咱們快追那個雲鶴山人去1

「追他?」秦浩軒一愣,道:「我們追他幹嘛,他這麼強1

刑語氣肯定的說道:「剛才禹長老那一劍肯定重傷了雲鶴山人!我看他御劍飛行都踉蹌了,趕緊追上去,或許還能撿便宜呢1

見秦浩軒略顯猶豫,刑又道:「趕緊的呀!這個雲鶴山人肯定不會放過你,如果他受傷很重,我們就想辦法把他殺了,他的東西不都是我們的了嗎?」

想到雲鶴山人的可怕,秦浩軒也沒再猶豫,被這樣一個仙樹境強者惦記上可不是什麼好事。

秦浩軒對刑的眼光還是很信任的,既然他覺得雲鶴山人受了重傷,那肯定是受了重傷的,只要自己小心一點,或許真能偷襲暗殺了他,撿一個大便宜呢。

「可,剛剛赤煉子他們也去追擊了礙…」

「那也追上去看看……」刑信心十足的說道:「撿便宜這種事情,總要賭一把看看,我看著雲鶴山人也不是蠢人,定然會想辦法擺脫追殺他的那兩人。萬一他擺脫了他們,我們不就可以撿便宜了嗎?」

「也好!試一試1秦浩軒啟動萬里符,飛快朝雲鶴山人逃逸的方向追去。

雲鶴山人駕馭飛劍拚命逃跑,一邊往嘴裡塞著恢復的丹藥,同時連連故布疑陣,留下各種擾亂追擊者的逃竄痕。

大約御劍飛行半個時辰左右的時間,以仙樹境級彆強者的速度,已經不知逃逸多遠了,雲鶴山人這才停下來,小心謹慎的朝身後一看,發現九長老並沒有追來,這才放心的降落到一個石山上。

「看來……他們應該被我甩開了。」雲鶴山人長出了一口氣。

他做夢也想不到,在他眼裡弱小如螻蟻的秦浩軒竟然借著凡人符的掩護追了上來。

秦浩軒停止使用萬里符,以免被雲鶴山人發現,同時悄悄爬上這座不算高的石山,躲在一塊巨石後面,屏氣凝神觀察著。

只見站在山頂的雲鶴山人走到一塊巨石旁,他手勢一翻,靈力轉動,這塊巨石頓時裂開,在這巨石中竟然有一個十六七歲的女孩,面目清秀,嘴巴被一塊布堵著,身上更是用捆仙繩捆綁起來。

這女孩看到雲鶴山人,眼中流露出驚懼恐怖,但被捆仙繩捆著的她根本動彈不得,也發不出聲音。

雲鶴山人捂著仍舊汩汩流血的傷口,猙獰的眼神看了女孩一眼,自言自語道:「本來想留著你的,但現在顧不了那麼多了,只能提前用掉你了1

說話的時候,雲鶴山人又牽動傷口,頓時又咳嗽起來,傷口流出更多鮮血,他又往嘴裡塞了幾粒丹藥,這流血才漸漸止下來。

「該死的禹峰長老,果然名不虛傳,竟然這麼厲害1雲鶴山人眼神陰冷,想起剛才禹峰長老引動雷電揮出的一劍,他仍然驚魂未定。原本他以為自己也擁有飛劍,至少能和禹峰長老過過招,卻沒想到人家一劍之威竟然如此之大,自己經脈丹田都受傷了,若不能及時修復,以後實力境界不但無法進步,還可能退步。

將巨石里的女孩揪出來后,雲鶴山人將她丟到一塊空地上,又拿出一些靈石,以及符旗開始在地上布著符陣,時不時還望嘴裡丟幾顆丹藥,看來他的傷勢確實很嚴重。

躲在一旁的秦浩軒完全屏氣凝神,伺機偷襲雲鶴山人,傷重的雲鶴山人也沒想到此時還有外人在這裡。

可秦浩軒這段時間喝水都塞牙縫,這幾天他做的事沒一件順心的,比如這一次,只要等待最佳時機就能暗算雲鶴山人了,可偏偏在秦浩軒身上,又出現了一個仙苗境的修仙者。

這仙苗境的修仙者是雲鶴山人的小弟子,他本來是奉命守在山頂,看住被捆綁的女孩的,但是他恰好出去辦事,所以離開了一會,沒想到回來的時候看到重傷的師父,以及躲在一旁,明顯不壞好意的秦浩軒。

「你是誰,你在這裡幹什麼1他大聲叫喊起來。

秦浩軒一驚,回過頭一看,就發現雲鶴山人這個仙苗境十臆子。

此時的秦浩軒心裡鬱悶不已,這段時間真是倒霉透頂,沒一次順順利利的。

發現自己行蹤的這個仙苗境實力不強,被叫破行蹤的秦浩軒暴怒之下,身子就像猛虎一般撲過去,以他的身體強度就算仙苗境十二葉的太初教弟子都不是對手,更何況這個仙苗境十葉的散修弟子。

秦浩軒凝起,四級帶起五丈長的青色刀氣,狠狠一刀斬在這人頭上,他慘叫一聲都來不及,便被秦浩軒一刀削掉半邊腦袋,倒在地上死得不能再死了。

看著地上的屍體,以及發現秦浩軒后震怒的雲鶴山人,秦浩軒心頭暗呼:「難道我真沒偷襲暗殺的命么?每次都要正面迎敵1

秦浩軒知道,就算雲鶴山人受了重傷,實力剩下不足一成,可仍舊不是他一個仙苗境修仙者能對付的。

毫不猶豫的,秦浩軒啟動萬里符,身子像離弦的箭一般出去。

雲鶴山人怒啊!心裡那個火啊!自己堂堂一個仙樹境的存在,平日里隨便抬手便能碾壓的仙苗境小東西,居然敢來反殺自己!而且,還真的被對方跟蹤到了老巢!今天便是拼著重傷,也要弄死他!

秦浩軒跑出去后,雲鶴山人也駕馭飛劍追了上來。

此時的雲鶴山人眼珠子都是紅的,必須弄死這小子!不只是為了給弟子報仇!更重要的是!對方是太初人!太初人都他媽該死!

秦浩軒回頭一看,發現雲鶴山人和他的距離不過五丈,而這速度已經是自己的極限了,根本不可能拉大距離,這麼近的距離,只要雲鶴山人隨便打一道靈法,自己就要粉身碎骨了。

「沒轍了1秦浩軒一咬牙,拿出半成品畢方符獸,這個畢方符獸本來是準備用來對付赤煉子的,但現在再不拿出來救命,肯定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

本來是給赤煉子準備的見面大禮,這一刻……只能送給才見過兩次面的雲鶴山人了!

畢方符獸被秦浩軒丟出,在秦浩軒的操控下立刻變成一人多高,看到透出強大靈力波動的畢方符獸,雲鶴山人馬上頓住腳步,警惕的看著這個符獸。

咦?好像是一個半成品?不是真正的畢方符獸!雲鶴山人長眼細眯,這秦浩軒已經被我逼到絕境,連沒煉製成功的符獸都拿出來救命了,這個符獸秦浩軒煉不成,但我雲鶴山人卻能練成啊!一旦練成,威力可是相當大的!便是面對那個該死的禹峰,都能傷到他!

貪念在雲鶴山人心中肆虐。

就算他是仙樹境的散修,可畢竟是散修,散修獲得修仙資源是極為困難的,眼前竟然有一個被灌了許多靈力的半成品畢方符獸,雲鶴山人怎還忍得祝

他大手一番,登時靈力凝成一隻房子大小的巨大手掌,將這隻一人多高的畢方符獸抓到手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