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太初>第二百二十八章 在下太初秦浩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八章 在下太初秦浩軒【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武俠修真

想搶我的符獸?秦浩軒笑了,本來還在怕對方來個躲閃之類的,那這符獸可真的就白瞎了,沒想到對方居然這般配合!想要搶奪符獸……

既然如此……那麼前輩……不好意思了。

你找死……我不能攔著你不是?

從秦浩軒丟出畢方符獸,到雲鶴山人抓住畢方符獸,以及引爆的這短短時間裡,用萬里符急速奔跑的秦浩軒已經跑出十多里地了。

他沒有再絲毫猶豫,一邊加快速度逃逸,一邊用靈力引動半成品的畢方符獸,這半成品畢方符獸身體炸起萬道霞光,這霞光將半邊天空都染成了紅色,無盡的炙熱氣流四散衝擊。

「轟1

巨大的靈力衝擊波將已經逃逸到十裡外的秦浩軒沖得一踉蹌,而雲鶴山人附近原本是一個古木參天的原始森林,現在以雲鶴山人為圓心的方圓十里不見半點凸起物,甚至還炸出了一個直徑五里,深達十多丈的深坑。

畢方符獸爆炸之後,刑急忙道:「走,看他死沒死1

秦浩軒也不猶豫,馬上啟動萬里符跑向那個深坑。

在深坑坑底的雲鶴山人衣衫襤褸,渾身是血,若是他的全盛時期,這個蘊含了恐怖靈力的畢方符獸爆炸,都能令他重傷,更何況此時他已經重傷的情況下。

痛啊!雲鶴山人感覺所有的骨頭好像都碎了!

慘啊!雲鶴山人發現自己從沒有這麼慘過!哪怕當年被古雲子提著劍追殺的三天三夜,逃的像一條喪家之犬的那時間,也沒有現在這麼慘過!

若不是在畢方符獸爆炸時,他體內的靈力本能的護住丹田經脈等要害,此刻的他就算不死也終生殘疾了,但即便如此,傷上加傷的雲鶴山人也不是仙苗境的秦浩軒能頗。

小畜生!雲鶴山人吐出一口血唾沫,他很想飛起來衝過去,直接砍死秦浩軒泄憤。

只是……如今的雲鶴山人,真的已經是油盡燈枯了,他怕了!秦浩軒這小子從一開始逃跑,便各種奇怪的東西頻出!

太初的子弟,都這麼多壓箱子底的東西嗎?雲鶴山人顧不上思考這些,如今要做的事情,便是逃跑!

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只要自己傷勢恢復,區區一個仙苗境的小修仙者怎可能逃出自己手掌心。

所以雲鶴山人看到秦浩軒又來到深坑時,怨毒的瞪了他一眼后,直接駕馭飛劍逃離,雲鶴山人沒注意到,被炸得衣衫襤褸的他,從懷裡掉出一塊符籙。

秦浩軒見雲鶴山人逃離,本來想催動萬里符追擊的,但刑卻制止道:「別追了,他畢竟是一個仙樹境強者,連九長老都有幾分忌憚,我們若把他逼上絕路,他肯定還有保命的底牌和殺招的1

秦浩軒想想也是,就算雲鶴山人此時虎落平陽被犬欺,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自己追上去可是很危險的。

雲鶴山人也沒朝之前的石山逃逸,而是逃往另外一個方向,秦浩軒見他走遠后,這才將他掉下來的那塊符籙撿起來。

這是一塊渾身墨色,渾身透出古怪氣息的符籙,即便自己的萬里符和凡人符透出的氣息,都不及它的古怪。

看到這塊符籙,從盔甲變回人形的刑眼冒精光,開心的笑道:「哇哈哈,賺了賺了,這是一塊乾坤符啊1

「乾坤符?」秦浩軒詫異的問道:「什麼是乾坤符?有什麼用的?」

刑神秘一笑,道:「你拿一百顆下三品靈石,給它灌靈后就知道了。」

秦浩軒使用一百顆下三品靈石,將靈力灌入乾坤符后,忽然一道白光從乾坤符上閃過,有禁制!

一百顆下三品靈石的靈力雖然消耗了,但乾坤符因為有禁制的緣故,竟然沒有打開。

「哇哇!什麼鬼東西,竟然還設了禁制,浪費老子一百顆下三品靈石1秦浩軒氣得哇哇大叫,今天逃命消耗的靈石已經很多了,還在這裡為一個不知所謂的乾坤符浪費一百顆靈石,可將秦浩軒心疼死了。

刑摸了摸鼻子,笑道:「別急別急,乾坤符是好東西啊!你忘了雲鶴山人在山頂布了個陣?也放了一些靈石呢,現在這個陣還沒啟動,那些靈石也就還在呀!我們再去山頂找找,看還能不能找到別的好東西。」

在刑的慫恿和靈石的誘惑下,秦浩軒朝雲鶴山人的老巢走去,他也清楚的記得,雲鶴山人布陣時用了不少靈石,這些靈石還在地上擺著呢。

只要陣法沒有啟動,這些靈石的靈力就不會受損,也就是還可以用。

今天這次逃亡用了不少靈石,得趕緊補充一些,蚊子再小也是肉嘛!

很快,秦浩軒來到這個石山的山頂,將地上殘陣的靈石收起來,這個陣法還沒有布完,所以只有幾百顆下三品靈石,不過蚊子再少也是肉,秦浩軒不客氣的笑納了。

收完靈石,秦浩軒的目光望向那個被捆仙繩困住的小女孩。

這個小女孩擁有雪白的皮膚,一頭黝黑的長發,水汪汪的大眼睛,挺拔的鼻樑,小巧的紅唇,精緻小巧的耳垂,還有彎彎的美貌和微翹的睫毛,精緻的五官搭配出一張清純美麗的少女臉龐,不得不承認,她比徐羽還要美麗一些。

而且這女孩身上有一股獨特的氣質,儘管她的臉上身上沾了些灰塵,但遮掩不了她身上透出的出塵氣質。

這小女孩用求助的眼睛望著秦浩軒二人。

秦浩軒想了想,這個小女孩既然被雲鶴山人捆綁著,而且還準備用她來當恢復自己傷勢的靈陣的陣引,應該不會是雲鶴山人那邊的人,而且她一臉清純的也不像壞人,於是走過去凝起,將她身上的捆仙繩切開。

將這女孩放出來后,秦浩軒不再理她,而是繼續研究起乾坤符。

好半響,秦浩軒才發現這女孩並沒有離開,於是詫異的轉過頭去,望著她道:「你還不快回家么?這裡荒山野嶺的,而且附近還在打仗,趕緊回家吧,免得你父母擔心你。」

說罷,秦浩軒沒再理她,和刑一起下山,一邊走路一邊回憶著剛才的禁制。

剛才那個禁制並不算強,只是秦浩軒措不及防,所以沒來得及用神識去破解,只要研究出禁制銘文的分佈,很快就能解開。

走了幾步,秦浩軒感覺不對勁,他轉過頭去發現,那個被自己解救的小女孩竟然還跟在自己身後,亦步亦趨,自己走一步她也走一步,自己停下她也停下。

「你怎麼回事?現在沒事了趕緊回家啊,跟著我幹嘛?」秦浩軒詫異的望著這個女孩。

刑在一邊掩嘴笑道:「哥們,你救了她,她感動之餘決定以身相許吧!我看這是好事,好事啊1

秦浩軒一翻白眼,毫不示弱的反駁道:「我看她是瞧你比較帥,所以跟在我們後面吧。」

「那可不一定,你忘了上次紅粉仙子,她可是看上你沒看上我!這年頭我這種小白臉可不吃香咯1刑陰陽怪氣道:「你看看你,身子壯實,還很有男子漢氣概……現在外面兵荒馬亂的,我要是女人,我也要找一個你這樣有安全感的男人1

秦浩軒白了刑一眼后,懶得再跟他繼續貧嘴,問那女孩道:「你跟著我們,有何事需要幫忙?」

女孩冷哼一聲,顯然對秦浩軒和刑的對話很不滿,她道:「我跟著你們可不是看上你們了,只是我不知道我在哪裡1

「哦,這簡單啊1秦浩軒很快將這裡附近的地名都說出來,之前他在軍營時,為了逃命和躲避赤煉子的追殺,曾專門研究過地圖,修仙者的記憶力比凡人要好很多,所以方圓千里的地名他都記得。

但秦浩軒說出這附近的地名,女孩依舊迷惑的搖搖頭,道:「翔龍國是什麼地方?聽都沒聽過,而且我也不知道這是哪裡,你說的地名我一個都沒聽過1

刑在一旁打趣道:「老秦,送上門的艷福啊,別拒絕了1

秦浩軒一腳踢在他屁股上,把他踢開,隨後又上下打量了這女孩一遍,這女孩身上的著裝是他以前沒見過的,和翔龍國的著裝風格有很大差異,而且看她被解救后並沒有顯得慌張,於是秦浩軒問道:「你是不是修仙者?」

女孩眼睛一亮,道:「你怎麼知道我是修仙者?」

「因為之前我和雲鶴山人打架,你的眼神一點都不吃驚,我將你救出來后,你也顯得很鎮定1秦浩軒笑了笑道:「只有兩種可能,第一你是修仙者,第二你是傻子,不過看你的模樣,也不像是傻子1

「你才是傻子呢1女孩微慍,眉眼含怒別有一番風情,那張雪白的小臉上蒙著一層薄薄的怒氣,顯然對秦浩軒說她是傻子很不忿:「喂,你叫什麼名字?我叫藍煙。」

曠野之上,冷風壓的青草抬不起頭。

「太初秦浩軒,他……叫刑1秦浩軒微笑著介紹。

藍煙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在秦浩軒和刑身上掃過,然後若有所思的說道:「你們兩個修仙者的實力也不怎麼樣嘛1

刑眼睛一瞪,這位來自幽泉冥界的天才魔最受不了別人說他不強,他憤怒的說道:「哪裡看出我不強?」

「剛才那個雲鶴山人,你們都沒殺掉,而且看你們衣衫襤褸的這麼狼狽,說自己強誰信啊1藍煙不屑的評價,渾然忘了自己之前是雲鶴山人的階下囚。

聽藍煙這些話,秦浩軒只是苦笑了兩聲,好歹也是我救了你啊,你還在這裡說三道四,抨擊我和刑實力弱?好吧,其實我的修為也確實算不上高深。

秦浩軒聳聳肩膀微微笑著,大方承認道:「藍煙姑娘說得沒錯,我們的確不強。」

刑狠狠瞪了秦浩軒一眼,道:「你說自己不強就行了,別扯上老子!老子救了這小娘皮,這小娘皮居然說老子不強?不強也救了你!1說罷,刑孤傲的揚起脖子,再不肯看藍煙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