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二百三十一章 修仙路漫漫一葉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一章 修仙路漫漫一葉一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還是得回去啊1秦浩軒摸了摸鼻子,道:「不過這一次應該沒錯,我的確該找個地方潛修一陣,然後再回去,總要回門派的,不能老是流落在外嘛。」

做好決定后,秦浩軒三人離開了這石山,畢竟這裡是雲鶴山人以前的地盤,指不定他什麼時候還會回來,為了避免遇到他,秦浩軒決定繞得遠遠的找個隱蔽的地方修鍊一段時間。

約摸走了一天,行進了大約五百里路,饒是他們是修仙者,也累得不行了。

秦浩軒終於在一條荒僻的山脈某個山峰上找到一個隱蔽的山洞,這山洞並不算大,秦浩軒和刑兩人又加工了一下,再鋪墊一些茅草,也勉強算是洞府了。

這裡環境這麼差,藍煙皺著鼻子很不樂意,但看秦浩軒甘之若飴的模樣,她也就沒多說什麼了。

藍煙是看出來了,秦浩軒的實力最弱,但刑都乖乖聽他的。

秦浩軒找了個角落便盤腿打坐,赤煉子的仇恨以及修仙界弱肉強食的法則讓他有種難以言喻的緊迫感,必須儘快提升實力,否則只能任人魚肉。

見秦浩軒盤腿打坐修鍊了,刑也開始打坐修鍊,藍煙雖然滿心的不願意,卻也無奈的找了塊乾淨的地方開始修鍊了。

出了第六片仙葉后,秦浩軒的已經修鍊到第三層,這是上半篇能達到的最高境界。

同時感覺運起時靈力轉動要慢一些了,以前運轉,感覺丹田就像一汪海洋,靈力洶湧澎湃,而經脈就像大江大河,澎湃的江河水流到丹田這汪海洋中,這個流轉的過程不斷提價自己的實力。

修鍊無日月,二十五天過去了。

這二十五天中,秦浩軒除了花很少的時間睡覺進食外,其餘時間都在運轉,此時秦浩軒的行氣丹已經吃完了,還好身上有不少行氣散,儘管靈力運轉和汲取的速度慢一些,但秦浩軒依然清晰的感覺到,自己又要出葉了!

在來到這個山洞的第二十八天,秦浩軒身上傳出一陣陣靈力波動,他體內仙苗又長出一片綠色的仙葉,同樣是七脈。

仙苗境七葉了!

短短一年時間修鍊到仙苗境七葉,這麼短時間是其他弱種弟子是不敢想的,但秦浩軒卻做到了!

出葉本是一件喜事,但秦浩軒卻怎麼也高興不起來。

「怎麼我出葉之後,運轉師父傳我的,修鍊的速度這麼慢了1秦浩軒似乎自言自語,又似乎詢問一旁的刑。

在詢問之前,秦浩軒也試了好幾次,他發現運轉道門正法時,自己實力不再有提升了。

在仙苗境七葉之前,他每次運轉,都能感覺這個道門正法在緩慢提升著自己的實力境界,雖然細微但可以感覺到,突破了仙苗境七葉之後,秦浩軒足足運轉了半天,可一點細微的提升感覺都沒有。

按照師父的猜測,自己修鍊至少能修鍊到仙苗境二十葉啊!可為什麼到仙苗境七葉就難以寸進了?

刑想了想后,道:「是不是你修鍊的緣故,的提升需要輔以道門正法,突破仙苗境七葉后,你的跟不上的節奏了。」

刑的話剛剛落音,在一旁閉目打坐的藍煙跳起來了,瞪著水汪汪美麗的大眼睛,眼睛里冒著精光,死死的盯著秦浩軒,大聲喊道:「你會?你修鍊的是?」

秦浩軒警惕的看著激動無比的藍煙,謹慎的點點頭,道:「別激動,有話好好說。」

「你……你可不可以把傳給我1藍煙眼睛冒光,絲毫沒察覺出自己的要求很過分。

啊!藍煙哪裡還平靜得下來,這功法在她極為崇拜的長輩嘴裡,簡直就是糅合正道魔道精髓為一體的絕世功法,可惜仙魔大戰後就失傳了,她那位極為崇拜的長輩曾多次扼腕嘆息,現在得知秦浩軒這個其貌不揚,實力也很差勁的修仙者竟然修鍊了,她心裡的震驚簡直不能用言語來形容。

「如果你把傳我,我可以拿很多靈石、法寶還有功法和你換,你想要什麼我就給什麼1藍煙一臉激動,那誠懇的神情恨不得將心都挖出來。

秦浩軒沒想到藍煙也知道,而且從她狂熱的眼神中也能看出,她對的熱情一點不輸於刑。

是自己的獨門秘密,秦浩軒當然不會捨得,他毫不思索的搖頭:「你肯拿出來換的東西肯定不是什麼好貨色,我才不拿和你換呢1

看秦浩軒拒絕得如此斬釘截鐵,藍煙急了,她道:「你跟我去我家,我把你帶去我家藏寶庫,你看上什麼拿什麼,這樣總行了吧!如果你覺得沒有看中的,我也不勉強你!我敢保證我家藏寶庫里一定有你喜歡的東西。」

秦浩軒十分市儈的看了她一眼,道:「我跟你回家,到了你的地頭,你不拿東西跟我換,直接搶了我怎麼辦?」

倒不是秦浩軒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修仙界的法則就是弱肉強食,連自己宗門的長老都不能免俗,他憑什麼相信一個萍水相逢的女孩?就憑她長得漂亮?

別人的條件再優厚,也得自己有命拿才行。

秦浩軒不再理藍煙,站起來對刑道:「我們收拾下準備尋找太初教其他師兄弟吧,我現在修鍊的功法不能再有寸進,再呆在這裡也沒有意義。」

刑能怎麼說,當然一切聽憑秦浩軒的意見了,而藍煙在得知秦浩軒竟然修鍊的是后,更是百依百順毫無怨言,所以秦浩軒說要離開這個潛修一個月的山洞,立刻全票通過。

離開這荒僻的山脈,他們三人回到官道上。

「一個月了,仗還沒打完呢1秦浩軒輕嘆一聲,看著官道上向北遷徙逃難的難民,不禁感慨起來:「不知又有多少無辜的人在戰火中喪生1

如果自己沒有拜入太初教,一旦戰火蔓延到大田鎮,自己肯定和這些難民一樣,不得不背井離鄉遷徙到沒有戰火的地方。

不過好在自己家鄉並不在這次戰火的波及範圍之內,父母應該還在大田鎮過著安寧的生活。

雖然牽挂著家人,也無法忘懷蒲師兄去他家鄉看看的臨終託付,不過現在不是時候,因為自己必須儘快找到太初教入紅塵的大部隊,想辦法獲得新的道門正法。

如果自己不能快速提升實力,在修仙界最底層的自己,也會像這些凡人一般無法決定自己的命運。

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弱肉強食。

秦浩軒的感慨並沒有影響到刑和藍煙。

在出身幽泉冥界的刑的眼裡,這些凡人連食物都算不上,只是螻蟻而已,是生是死他都不關心,而藍煙似乎也不在意這些凡人,出身修仙宗門世家的她一出生接觸的是修仙者,自然也養成了高高在上的心態,自然無法體會秦浩軒的感情。

從向北遷徙的難民們嘴裡得知,就在南面一百里處一個叫七丈淵的地方,有一支翔龍國軍隊和反王叛軍正在對峙,兩支軍隊里都有不少上仙坐鎮。

根據難民們的指引,秦浩軒三人直接朝那面走去。

不用想都可以知道,翔龍國軍隊里坐鎮的上仙肯定是太初教弟子,雖然心裡坎坷,害怕碰到赤煉子,但秦浩軒必須找到入紅塵的大部隊,總不能因為害怕赤煉子而不回太初教吧。

走了半天,秦浩軒三人來到七丈淵。

這七丈淵是一塊平緩的山坡,山坡的另一面是高達七丈的山淵而得名。

在以丘陵為主的南方,七丈淵是方圓數百里最適合兩軍決戰的地方。

現在翔龍國的軍隊和反王叛軍已經打到如火如荼的地步,反王軍隊中聚集了許多修仙者,而太初教的修仙者也都來到這裡,其中就有由西門勝副堂主帶隊的入紅塵隊伍,而秦浩軒原本就是西門勝入紅塵隊伍中的一員。

來到七丈淵,秦浩軒看到兩邊軍隊旌旗蔽天,軍帳連營百里,兩方軍隊正在偌大的七丈淵平原上列陣對峙,偶爾發生一些小範圍的衝突,因為雙方都比較克制,雖然氣氛緊張,但還沒有到決戰那一步。

而兩軍陣營中各自的修仙者也偶爾會出來打一場,和凡人軍隊一樣,大家都保持著相當的理性和剋制,打得也不算激烈。

遠遠看到翔龍國的軍營,秦浩軒想起赤煉子的可怕,情不自禁將萬里符拿出來捏在手上,隨時可以啟動萬里符逃跑,刑也一臉緊張,只要赤煉子一出現,他隨時會變作某個小東西附在秦浩軒身上,和秦浩軒一起跑路。

來到翔龍國軍營附近,秦浩軒三人被翔龍國的巡邏士兵攔祝

「請通報你軍主帥或坐鎮的上仙,就說我是走散的太初教弟子1秦浩軒亮出代表太初教的玉墜,一名士兵忙去報訊。

報訊士兵離開后,秦浩軒捏著萬里符的手心都出汗了,如果萬一出來的是赤煉子,他會毫不猶豫的逃跑!

很快,一個熟悉的身影在士兵的引領下驅馬前來。

遠遠的,他便從馬背上翻下來,換上一副和藹可親的笑臉,對秦浩軒道:「秦師弟!秦師弟!可算把你盼來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