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太初>第二百三十二章 闊別多日刮目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二章 闊別多日刮目看【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歷史穿越

葉一鳴臉上的笑意變得僵硬,他嘆了口氣說道:「本來掌教只給了一個名額,師傅派余師兄前來。後來掌教不知道為什麼突然駕臨自然堂,在咱們那裡轉了一圈。想跟師傅聊聊,結果師傅他老人家卻選擇了閉關不見……掌教真人也沒見到師傅他老人家……」

「閉關?不見掌教真人?」秦浩軒懷疑自己耳朵聽錯了,下山之前也曾經聽過,每個堂都想要請掌教真人駕臨,可掌教真人幾乎從來不去其他堂轉轉,怎麼好容易來自然堂一趟,師傅選擇了不見?

「誰知道呢。」葉一鳴臉上流露著跟秦浩軒一樣的疑惑,他聳肩說道:「總之,掌教真人在師傅那裡碰了一鼻子灰。大家本以為掌教真人會不開心,卻有人聽到掌教真人低聲說什麼『不見也好』之類的話,然後便回到了他的黃帝峰,傳下法旨。自然堂可再選幾名弟子下山除魔衛道,守護翔龍國,於是我便下山了。」

不見也好?秦浩軒想要琢磨一下這話的意思,卻想不透老一輩的人到底在做什麼。

藍煙這時的走入房間,打斷了秦浩軒的沉思:「秦浩軒,你汲取靈力的速度如此恐怖,據說是吃了行氣丹,這麼厲害的丹藥我從來沒見過,可以給我看一看這種行氣丹么?」

看著藍煙期待的眼神,秦浩軒當然不會給她了,萬一她拿過去不給自己了怎麼辦?自己一共才三顆。

見秦浩軒沒有給的意思,藍煙冷哼一聲,道:「小氣!要不這樣,這丹藥是你煉的嗎?你把丹方告訴我行不行?我拿其他東西和你換1

「不換1秦浩軒斷然拒絕,行氣丹關係到自己最大的秘密,他一絲一點都不想泄露。

行氣丹是他得自絕仙毒谷殘丹才煉製出來的,丹方也很簡單,就是普通行氣丹的丹方,只是加入的藥力是絕仙毒谷的毒把靈藥搞到了變異的狀態,這才有這種效果。

如果換成一個煉丹高手,用自己這麼多天材地寶,煉製出來的丹藥更嚇人。

只是自己不懂煉丹,就只好用這種超級浪費的手法煉製咯!

「好了,有人請我去敘舊,我先走了1秦浩軒和藍煙打了個招呼后,直接走了。

藍煙望著秦浩軒的背影,秦浩軒在她眼裡愈發神秘——實力境界如此低,可修鍊的是,吃的是這麼厲害的行氣丹,他到底還有多少秘密。

……

秦浩軒剛剛走到李靖營帳外,李靖馬上迎了出來,臉上掛著和藹笑容的他將秦浩軒迎進去,道:「秦師弟你來啦,快快進來,請坐1

「李師兄請坐1雖然不知道李靖葫蘆里賣什麼葯,但秦浩軒還是不動聲色的坐下。

李靖笑道:「闊別數月,咱師兄弟好久沒痛快的聊聊天了,今天見秦師弟回來,所以忍不住!不過之前秦師弟在修鍊,我又不好打擾……」

秦浩軒笑了笑,語氣淡然的說道:「李師兄言重了。」

李靖臉上雖然笑著,但心底不悅,自己這般熱情說話,可秦浩軒這麼不咸不淡的回復自己,換成別人早感動流涕宣誓效忠了。

「秦師弟這幾個月實力增長很快,為兄自嘆弗如啊1李靖似有深意的凝望秦浩軒一眼,然後做出一副愧疚的神情,長嘆一口氣。

秦浩軒微微笑道:「李師兄也很厲害啊,看李師兄氣沉丹田,修為境界肯定是穩壓我一頭的。」

「和秦師弟你比就差遠咯1李靖倒也不否認,因為就算秦浩軒進步,自己仙苗境十一葉的修為肯定穩壓他一頭,不過李靖假惺惺嘆息一聲:「哎!秦師弟你不知道,為兄雖然是紫種,可卻是紫種弟子里修鍊最慢的一個啊!像張狂那條符龍的威力更加驚人了,據說他和一個仙苗境二十五葉的散修正面對決,那二十五葉境的散修都被他斬殺了!張揚據說也不差,這幾個月進步也很快,據說最低也有仙苗境七葉了。」

「只可憐為兄,雖然名為紫種,可修鍊卻是最慢的一個,真羨慕秦師弟你,有行氣丹這種寶貝,若是為兄有的話,也就不懼張狂他們了1李靖笑了笑,用開玩笑的口吻說道:「秦師弟若是有た梢月為兄,為兄和你同一戰線,就算日後張狂敢找你麻煩,咱們兄弟兩還有徐羽師妹一條心,張狂也要掂量掂量自己分量1

秦浩軒仍舊一臉微笑聽李靖的訴苦,他算是聽出來了,李靖故意拿出張狂來嚇唬自己,就是想威脅自己賣行氣丹給他,不過自己行氣丹總共才三顆,怎麼可能賣給他呢?

「可惜我也沒有多餘的行氣丹,不然就勻一顆給李師兄了1秦浩軒故作惋惜的嘆一口氣,既然李靖假惺惺的對自己,那自己虛與委蛇也只能算以其人之道還施彼身。

李靖面容一僵,他原本以為自己將張狂的實力提出來,秦浩軒會拿出一顆行氣丹,換取和自己聯盟,誰知道秦浩軒直接拒絕了,這讓李靖心裡不爽極了,不過他表面上還是一貫溫和的微笑。

「徐羽師妹的行氣丹,確實是一丹難求啊1李靖笑道:「那秦師弟這裡,可還有徐師妹煉製的行氣散?」

得不到行氣丹,李靖也沒轍,只好退而求其次,找秦浩軒要行氣散了。

秦浩軒想了想,道:「行氣散啊,這個還是有幾包的1

李靖一喜,用期待的眼神看著秦浩軒,連道:「也好,也好啊1

李靖並沒有說要向秦浩軒買,畢竟在他看來,自己如此屈尊結交,又拿出張狂來嚇唬他,像行氣散這種東西,秦浩軒肯定會乖乖送給自己,以換取自己這個盟友吧。

「既然李師兄想買,那就開個價吧。」秦浩軒說道,一臉親兄弟明算賬的親切笑容。

李靖臉上笑容都僵了,他沒想到秦浩軒竟然會為幾包行氣散找自己要錢,難道張狂正面斬殺仙苗境二十五葉散修的消息不夠震撼?難道他不想要自己這個盟友?

但秦浩軒沒有一點鬆口的意思,李靖只好咬牙說道:「按照以前的價格,兩百兩下三品靈石一包,如何?」

「如此,我就謝謝李師兄了1

李靖心裡恨得痒痒,但臉上的笑容卻愈發和藹可親了:「客氣,客氣,這是應該的!行氣散是徐師妹煉製給秦師弟的,讓秦師弟忍痛割愛賣給我,肯定是要收錢的,不然我這個做師兄的怎麼好意思要呢?」

秦浩軒心安理得的把錢收了,轉身走回自己的營帳,這些日子的所見所聞讓他很是明白,自己便是把行氣丹送給李靖,這位皇子出身的紫種弟子,也不會感念自己對他的好,反而覺得一切都是理所當然的。

既然如此,那就賣好了!

刑看秦浩軒出去一趟,回來手裡就多了一小袋靈石,驚訝得嘴巴都能塞進雞蛋了。

「喂,這些破靈石是不是那傻小子給你的?」藍煙看了看秦浩軒手裡的靈石,漫不經心的問道。

「傻小子?」秦浩軒愣了愣,這才回過神來:「你是說李靖嗎?」

藍煙點點頭:「除了他還有誰,裝得跟大尾巴狼似的,一臉虛偽笑容,以為別人都比他蠢,他那點花花腸子別人都瞧不出來似的。」

顯然,藍煙對李靖色迷迷的多看了她幾眼懷恨在心。

秦浩軒難得讚賞的看藍煙一眼,這小妮子眼光還是很准嘛,他笑著說道:「沒錯,這些靈石就是他給我的,不過我是賣行氣散給他,可不是他白送我的。而且他找我想買行氣丹,搬出張狂控制符龍有正面擊殺仙苗境二十五葉修仙者實力的事來嚇我,希望嚇倒我了送行氣丹給他,然後求他聯盟呢。」

「真卑鄙,還好你膽子比較大,換成別人早嚇得拜他門下了。」刑輕笑起來,道:「你不賣行氣丹給他,那就送幾包行氣散給他嘛!你連幾包行氣散都收錢,他對你肯定懷恨在心了1

秦浩軒攤攤手,道:「無所謂咯!我就算送他幾包行氣散,他也不見得會對我好,而且我有難時他肯定還會落井下石,按照公道價賣他幾包行氣散,不求他對我印象有多好,反正我真的有難了,他也不見得會幫忙我。若是送行氣丹給他,以李靖自以為是的心性,還以為我是有求於他,心安理得收了我東西后照樣會算計我,所以能收錢幹嘛不收錢?」

秦浩軒的理論倒也沒錯,刑聽後點點頭,道:「從他這幾日的言行舉動來看,收攏了一些人的他比以前更驕狂了,連在太初教時那樣禮賢下士都做不到了,不過想拉攏你,對你的態度還算收斂。」

這時,藍煙忽然笑起來,道:「我說得沒錯吧,他就是個傻小子,還自以為多聰明呢!連你們兩個這麼笨都看透他了,真失敗。」

被藍煙群諷的秦浩軒和刑無奈彼此對望一眼,誰都沒興趣和這個牙尖嘴利的丫頭鬥嘴。

此時李靖的營帳,拿著那三包行氣散的李靖面色鐵青,勃然大怒,他在心裡想道:「秦浩軒,我對你如此禮遇,你不但不知恩,連幾包行氣散都敢找我要錢!我可不是表面上三大紫種中最弱的一個,等我修鍊大成,未來成就無可限量!到時候張狂要殺你,就算你跪下來求,老子也不看你一眼1

李靖越想越怒,忽然一巴掌拍在桌子上,這張堅實的桌子被他體內霸道的靈力震成齏粉。

幾名心腹小弟站在下方,李靖的舉動將他們嚇得噤若寒蟬,大氣都不敢喘。

「秦浩軒,別以為我不知道,你身上肯定還有行氣丹,竟然拿幾包行氣散敷衍我1李靖惡狠狠的眼神在幾名心腹小弟身上掃過,道:「你們都說說,有什麼辦法在秦浩軒那得到行氣丹1

一名心腹小心翼翼的說道:「師兄,要不直接將他嗓搶過來吧!這裡又不是宗門範圍。」

李靖眉頭一皺,呵斥道:「西門勝師叔雖然不管事,但他又不是瞎子,明目張的搶劫,你想我被他抓回宗門處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