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太初>第二百三十四章 組隊獵殺散修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四章 組隊獵殺散修戰【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都市言情

這不只是百花堂堂主的奇遇機緣,更重要的,便是百花堂堂主作為女人的韌性一面……對她的修鍊有著極大的幫助。

「那,還請李師弟再給師兄講的清楚點?」秦陽很有耐心,因為下山之後的他明白,日後若是沒有靠山,這一生可能都無法入仙樹境了,李靖雖然狠毒,卻也是自己未來修為上能夠突破的機會所在。

「嗯,師弟有個拙計,秦師兄聽聽可不可行1李靖道:「我們不是每天都截殺敵軍散修嗎?我想辦法將秦浩軒和秦陽師兄您,以及我的一個心腹小弟分成一個組,你們這個三人小組一同去截殺敵軍散修,到時候三人的功績由你們兩領了,藉此激怒秦浩軒,只要他一怒,師兄你就可以向他提出約斗,並且賭注一兩行氣丹,光明正大的教訓他!事成之後行氣丹歸我,小弟另有重謝1

激怒秦浩軒,約斗,賭注一兩行氣丹,然後行氣丹歸李靖!

秦陽略微想了想,很快明白他的意圖,敢情李靖是惦記上秦浩軒的行氣丹了,找自己出面贏行氣丹。

行氣丹雖然珍貴,可自己吃了實力提升也很有限,如果贏過來將它送給李靖,一個紫種弟子的人情比一顆行氣丹更值錢,秦陽很快就算明白了。

只是……秦陽對李靖的評價在心裡卻降低了不少,為了一顆行氣丹如此做,有些不智了!看來……這位李師弟,心性方面未來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啊!不過這樣也好……若是他步步算計精準,自己在他那裡的未來,也估計拿不到什麼好處。

只有這點眼光?秦陽反而覺得,李靖日後可能會被自己的言辭所左右,也是一件好事。

「李師弟放心,這件事就交給我了。」秦陽的笑容很是燦爛:「師兄好歹也是二十葉的修為,收拾個秦浩軒還是能做到的。」

……

翔龍**營這邊,由西門勝副堂主親自布下的一個大型法陣,任何膽敢闖入法陣的修仙者,都會被陣法威力擊殺,故而反王叛軍中雖然有不少散修,但是沒有散修敢闖翔龍國的軍營,更別提那些凡人軍隊了。

至於叛軍陣營那邊也是如此,有一個極擅陣法的散修布置了一個類似的大型法陣,普通太初教弟子闖進去根本是找死,所以太初教雖然弟子眾多,但是想攻進去也不太容易。

當然,如果西門勝副堂主這種級別高手若是親自去破敵軍法陣的話,還是有很大把握能破掉的,只是一直到現在,太初教的這些高人前輩仍舊沒有破陣殺敵的意思,弟子們雖然疑惑不解,卻也不敢貿然詢問。

長老們給太初教弟子們的指令是,截殺在陣營外巡邏,以及前來增援的散修。

這些散修雖然都在反王大營中,躲在法陣之中,但是每天都有源源不斷的散修趕來助陣,為了保護這些前來增援助陣的散修,在法陣里的散修也會組織一些小分隊,擊殺前去截殺增援散修的太初教弟子。

以散修的實力,自然不敢進攻太初教布下的法陣,而太初教有實力破陣的長老們卻一個個無動於衷,也不去破散修們布下的法陣,雙方就這麼僵持起來了。

幾乎所有太初教弟子都不明白,為什麼有實力破陣的長老們遲遲沒有任何動作,任由這些小丑在蹦躂。

為此秦浩軒也滿心疑惑,詢問刑道:「你看出什麼沒?」

刑白眼一翻:「我怎麼知道1

在秦浩軒和刑對話時,一旁的葉一鳴一臉微笑,一副瞭然於胸的樣子。

秦浩軒和刑的目光同時移到他身上,秦浩軒看著葉一鳴道:「師兄,你知道么?知道的話就說吧。」

「本來以我的實力和身份是沒有資格知道的,不過五大堂開會,每個堂都必須去一個人參加,俞師兄比較木訥,所以天天外出征戰,於是便是師兄前往參加會議,所以也知曉了一點情況。」

葉一鳴讓刑施展了一個結界,然後又壓低聲音道:「咱們太初教在翔龍國範圍內,是真正的無上存在,以前那些散修們遇到咱們太初教弟子,都是繞路走的,即便是雙方有什麼爭執,在散修佔優勢的情況下,就算動手也是各種忍讓,畢竟古堂主當年那次發飆,還是給所有人留下了極其深刻的印象。如果散修一方不佔優秀的話,那打都不會打,那散修直接掉頭便跑。」

葉一鳴眉頭微微皺起,道:「只是這一次比較奇怪,這些散修們組成了一個鬆散的聯盟,在完全不佔優勢的情況下竟然支持反王叛亂,還和我們太初教對著干,即便知道自己鬥不過,還在呼朋引伴的繼續打,這種情況相當反常,肯定還有其他秘密。所以在這裡坐鎮的幾位長老開會決定,先看看他們玩什麼花招,如果將他們一鍋端了,那就無從得知背後的秘密了,所以先讓他們蹦躂幾天。」

「用長老們的話說,正好讓弟子們真正體驗下生死之戰,這些散修組織雖然鬆散,但是還是有不錯的散修的,正好磨礪下我們弟子。」葉一鳴說罷,輕輕一笑。

秦浩軒恍然大悟:「原來如此1

葉一鳴對秦浩軒道:「好了,我們快去議事廳吧,李靖已經派人催了兩次了。他肯定想將你派出去截殺散修,這個任務很危險,你自己要多注意。」

秦浩軒認真點頭道:「我有分寸,師兄放心。」

葉一鳴頷首笑著:「藉此機會多歷練也好,不過一定要記住,保命第一立功第二,千萬莫要貪功冒進。」

葉師兄的叮囑讓秦浩軒心中感動,十分鄭重點頭。然後又轉過頭對刑道:「你變成一身軟甲吧,護住我身上幾個要害。」

刑也不廢話,直接變成一件軟甲披在秦浩軒身上,將他周身幾個重要要害保護起來,太初教弟子去截殺敵方散修,可是那些散修一個個都不是吃素的,每次出去執行截殺任務,都會有太初教弟子傷亡的情況。

秦浩軒雖然手段多,但是畢竟才仙苗境七葉,若是碰到仙苗境三十葉或者更厲害的散修,秦浩軒連還手之力都沒有,而且許多散修都有保命的絕招和殺手,刑可不想看到秦浩軒死在那些散修手裡。

來到議事廳,這裡熙熙攘攘聚集了許多太初教弟子,粗粗一看有近百人。

看到秦浩軒竟然穿著一件軟甲過來,有不少弟子甚至笑起來了,修仙者對戰,生死只在一念之間,別說這種普通貨色軟甲,就算是重鋼盔甲又有什麼用?

因為秦浩軒在徐羽那得到行氣丹,一直是不少弟子嫉恨的對象,他們本來就對吃軟飯抱大腿的秦浩軒滿心鄙夷,看不起他,沒想到秦浩軒還這麼貪生怕死,一點男人氣概都沒有。

混雜在人群里的秦陽,以及被內定和秦陽一組坑害秦浩軒的李靖的心腹小弟,仙苗境十五葉境的廖乾坤冷眼看著秦浩軒。

廖乾坤輕聲說道:「秦師兄,這小子一副軟蛋模樣,我們能不能激怒他?」

「據我所知,秦浩軒此人還是很硬氣的,激怒他應該不難,他穿成這樣,也是有自知之明,不想死的太早吧,畢竟這裡可不是太初教,分分鐘都可能喪命。」秦陽暗暗打量著秦浩軒,這小傢伙以前的戰績自己也聽過不少,如此這般打扮不是怕死,而是謹慎!

就在這些弟子們議論紛紛時,李靖面帶微笑走上主位,底下聲音頓時小了許多。

秦浩軒疑惑的看著葉一鳴,葉一鳴解釋道:「長老們將咱們弟子分成四個截殺隊,每個隊里又有十小隊,每小隊三個人,實力境界達到仙苗境五葉的弟子就必須加入截殺隊,由兩名實力強橫的隊友帶著一同出去執行截殺任務,根據截殺散修的實力,是有獎勵的,李靖就是截殺三隊的隊長。」

李靖對下方近百名太初教弟子說道:「各位師兄弟,又是新的一天,今天輪到我們三隊的師兄弟執行截殺任務了。在昨天,我們新弟子中最傑出的秦浩軒師弟回歸,由於秦浩軒師弟現在已經達到仙苗境七葉,按照規定仙苗境五葉以上弟子,都需要參加截殺任務,西門勝副堂主鄭重考慮后,決定將秦浩軒師弟編入我們三隊。」

李靖說罷,看著秦浩軒笑著說道:「秦師弟,你在我們一輩新弟子中是出類拔萃的人物,但是敵方的散修也很厲害,所以我特意為你安排了兩個隊友,這位秦陽師兄,以及廖乾坤師兄,有秦陽師兄和廖乾坤師兄和你在一起,只要小心謹慎一些,還是不會有危險的。」

他的話剛剛落音,立刻響起無數低聲議論:「喲!李師兄真照顧秦浩軒,竟然指派仙苗境二十葉的秦陽師兄,還有仙苗境十五葉的廖乾坤師兄和他一隊,秦浩軒只要別腦子抽筋,肯定不會有危險了1

「李師兄真是好人,跟他干,肯定有前途1

「是啊,身為無上紫種,還這麼宅心仁厚,我這輩子都跟李師兄混了1

李靖這番話當著所有人的面說出來,立刻博得許多人的好感,大家都認為李靖是在關照秦浩軒,處處為秦浩軒著想,只有少數幾個人知道李靖在打什麼算盤。

秦浩軒雖然心中詫異,不知道李靖葫蘆里賣什麼葯,不過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順著李靖的指點,秦浩軒看向自己的兩名隊友,秦陽和廖乾坤也正看著自己,三人目光相撞時,秦浩軒感覺到他們隱約傳出的敵意。

根據以前李靖坑害自己的前科,秦浩軒幾乎一瞬間就認定他肯定不懷好意的,指定這兩個人給自己,這兩個人說不定就是他派來在暗地裡下絆子的。

截殺敵方散修可是個危險活,只要隊友有心坑害,自己就危險了。

一番安排好后,李靖為每個小隊派發了天目符,使用天目符后,能觀察出仙苗境修仙者的實力境界。

一切準備就緒后,分小隊出發。

在出發前,葉一鳴叮囑秦浩軒道:「截殺敵方散修時別逞英雄,碰到能打贏的打,打不贏的千萬別招惹1

秦浩軒鄭重點點頭,道:「師兄放心,我有分寸1

「平安回來比什麼都重要。」葉一鳴拍了拍秦浩軒的肩。

在秦陽不耐煩的眼神催促下,秦浩軒跟他們兩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