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太初>第二百三十六章 鬼神再現木若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六章 鬼神再現木若雞【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武俠修真

別看赤血猿身軀巨大,行動似乎不便,它確實第二頭趕到的符獸,一巴掌輪在散修身上,仙苗境二十二葉的護體靈力,被兩頭符獸直接打碎了。

而黑背蟒巨大而有力的蛇尾橫掃而來,帶起陣陣腥風,直接將這散修的頭顱打碎。

在散修的金光大鎚被鐵背蜈蚣撞碎的瞬間,他也感覺到危險,立刻掐動手勢,嘴裡飛速念動靈訣,在他身前凝結出三道風刃,分別射向秦浩軒的心房,腹腔和小腹。

只可惜他面對的對手太過妖孽,竟然能同時驅動三頭符獸,當他的風刃射出時,他的腦袋已經被打的完全爆開,紅白腦漿如潑出去的水一般,灑滿了附近的地面,自己也成為無頭屍體了。

散修雖然被殺,但是三道已經射向秦浩軒的風刃卻凝聚著仙苗境二十二葉境修仙者的震怒一擊,在一旁的秦陽心底也是一顫,這三道風刃彷彿劃破空間,帶著刺耳銳利的撕裂聲抽在秦浩軒身上。

「還好,秦浩軒死定了1秦陽和廖乾坤心裡同時閃過這個念頭,這一道靈法就算秦陽來接,也可能會受傷,更何況仙苗境七葉的秦浩軒。

「啪!啪!啪1秦浩軒身上軟甲亮起一陣微弱白光,軟甲之上彷彿又蒙了一層薄薄的鎧甲,這三道風刃撞在軟甲上時,徑直碎裂了。

已經準備去秦浩軒的屍體上找行氣丹的秦陽,定睛一看時,發現秦浩軒竟然完好無損的站在身前,身上連一絲傷痕都沒有,他們兩人眼睛瞪得大大的,一臉的不可思議。

「怎麼可能沒事?」秦陽和廖乾坤差一點異口同聲說出來。

秦浩軒沒有搭理石化的秦陽和廖乾坤,肩膀上刑的兩隻手也收了回去,同時將三頭變小的符獸重新揣在懷裡,然後若無其事的走到仙苗境二十二葉境的散修面前,將裝著他身家財產的袋子,以及代表他的徽章收起。

不管是前來助陣還是已經到達反王陣營的散修身上都有,這應該是一個身份的標識,拿這這個身份標識交給門派,就能獲得相應的獎勵。

秦浩軒心裡一喜,心道:「這段時間諸事不順,今天總算偷襲成功了一把!爽啊1

僅僅只是一個瞬間!七葉修為的秦浩軒,便瞬殺了一名二十二葉的散修!對方甚至連反抗一下的機會都沒有!就那麼輕易的被抹去了!

秦陽倒吸了一口涼氣,那涼氣順著心肺鑽入他的后脊梁骨,又順著脊梁骨直衝後腦……隨後……他的手腳四肢儘是冰涼。

懼怕!秦陽在這戰場上也有些日子,生死廝殺也不是一次半次了,心中該有的豪勇還是相當澎湃。

只是……如今……看到秦浩軒的出手,在想一下之前居然還要找對方麻煩,跟對方挑戰……

秦陽有一種想要跪下給死去的散仙磕頭的衝動,感謝對方用付出生命的方法,來提醒自己,千萬不要跟這位在太初教新人弟子中名頭大響的弟子作對!

就差一點……就差一點!秦陽暗暗慶幸,就差一點自己便挑戰秦浩軒了,那麼現在躺在地上的便不是什麼散修,而是自己了!

秦陽很清楚,就算自己廖乾坤兩人聯手偷襲,拼盡一切手段,成功率也十分低,更何況像秦浩軒這般腦殘的跳出去正面對決,那基本是有死無生的。

便是剛才散修有輕視秦浩軒的成分,但仙苗境七葉和仙苗境二十二葉的實力相差也太懸殊了,再粗心大意也不可能連命都送了。

最讓秦陽和廖乾坤想不通的是,秦浩軒學過什麼奇門遁甲,竟然有四隻手?而且能同時操控三頭符獸。

就算秦陽這個太初教的中層弟子,聽過一心兩用同時操控兩頭符獸的,但從沒聽過一心三用能同時操控三頭符獸的!

而最最讓他們驚詫的是,秦浩軒身上那不起眼的軟甲,竟然還是寶貝!

按照之前李靖和他兩定好的策略,此時是最好激怒秦浩軒的時機,只要將那散修的徽章和財物搶來,昧著良心說這是他們三人共同斬殺的,要求利益均分,或者乾脆直接搶奪了,肯定能激怒秦浩軒。

但是現在,秦陽和廖乾坤都猶豫了,以剛才秦浩軒表現出來的手段看,還是老老實實的吧!李靖之前拜託的事情……李師弟拜託過自己什麼嗎?好像沒有吧!恩!完全沒有!我跟李師弟從來沒有單獨會面聊天過!

雖然從內心深處,秦陽和廖乾坤還是認為秦浩軒有僥倖的成分,但是沒有一定實力,就算再僥倖也是白搭。

這裡發生了一場戰鬥,傳出了聲響和靈力波動,為了防備被敵方散修發現,秦陽和廖乾坤以及秦浩軒打了招呼之後,一聲不響的重新開始找埋伏地。

秦浩軒從他們兩人的眼神中,還可以看到敵意,只是這敵意隱藏得更深,還隱約可見對自己的驚疑。

「看來殺一個仙苗境二十二葉的散修,並沒有震懾到他們,看他們模樣還很不服嘛1秦浩軒默默想道:「也是,他們肯定以為我是僥倖獲勝的,那就再殺一個給他們看看!可惜不能下殺手,不然一併殺了多乾淨1

秦浩軒並不是嗜殺之人,但也不是善茬,如果不是怕被宗門長老發現,他早對這兩個圖謀不軌的傢伙痛下殺手了。

秦浩軒在思考著震懾兩人,卻不知道這兩人……那看似平靜的神情下,是深深的震驚……哪裡還有什麼不服?

這一次,秦陽帶著廖乾坤和秦浩軒小心繞過敵軍大營,來到敵軍的右翼,找了一片亂石林躲了起來。

為了避免秦浩軒再一次腦子發熱,秦陽這次找的並不是前來助陣散修的必經之路。

這裡雖然碰到散修的概率低一些,但並不代表沒有散修出沒。

太初教弟子分成小隊截殺敵方散修,敵方散修也派出人反截殺。

沒等多久,就有一個散修走進天目符的探測範圍,天目亮起二十個光點,代表著仙苗境二十葉,這名散修應該就是反截殺太初教弟子的巡邏隊,看他一臉謹慎的神情就知道。

秦陽就是仙苗境二十葉的修仙者,在看到這名仙苗境二十葉的散修后,他和廖乾坤就心動了。

畢竟一個仙苗境二十葉的散修的財產,也會是一筆不小的數字,而且一個仙苗境二十葉的散修,又怎麼可能是出身太初教的仙苗境二十葉秦陽的對手,何況秦陽還有廖乾坤幫忙。

只要他們兩人出手,那散修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

不過秦陽和廖乾坤也不是莽夫,他們還在等待最佳時機,準備將那仙苗境二十葉的修仙者一擊必殺了,像這種反截殺的散修,肯定做好了充分的準備。

收穫戰利品固然好,可秦陽二人也不想受傷挂彩。

可就在他們兩等最佳時機的時候,秦浩軒已經動手了。

這一次秦浩軒並沒有直接衝出去,腦殘的大聲叫囂,而是指揮著鐵背蜈蚣襲向那散修的頭顱。

散修同太初弟子的激戰交手,早已經令散修們時刻都是戰鬥狀態,秦浩軒剛剛出手,散修便已經察覺到了,戰鬥經驗豐富的散修彎腰低頭就地一滾,便躲過了鐵背蜈蚣這一擊。

偷襲……失敗!秦浩軒也沒有氣惱,存著震懾秦陽二人想法的他直接竄出去,揚起一道,青色刀鋒足有五丈長,徑直斬向那散修。

廖乾坤本來也想衝出去的,卻被秦陽一拉,瞬間明白過來:「再看看秦浩軒的實力,如果他死了更好1

就在秦浩軒一刀斬下去時,忽然感覺到左側有一道黑影撲來,他本能的往旁邊一滾,修過道心種魔**的他,身體素質遠勝於普通修仙者,所以險險躲過這一擊。

朝左側看去時,秦浩軒赫然發現,在一個岩石之後,竟然還躲著一名仙苗境十七葉的散修,剛才那道黑影正是他操縱攻向自己的符獸。

若是自己反應稍慢一點,被那符獸撲到,就算不死也要脫層皮。

秦浩軒瞬間明白了,原來這兩個散修也是一夥的,一個正面勾引自己出來,一個從側面偷襲暗算。

如果不是自己,便是秦陽出來,措不及防之下都可能被打中受傷!

秦浩軒心中苦笑,自己往日里總是想要偷襲別人,沒想到轉眼間自己便成為被偷襲的獵物!

秦浩軒剛剛躲過那道黑影,仙苗境二十葉的散修也操控符獸衝來,之前秦浩軒躲過的那頭符獸也馬上掉頭又攻來。

在這千鈞一髮之際,秦浩軒知道自己都沒法躲了,不管他怎麼躲,都只能躲掉一次攻擊,而會被另外一隻符獸擊中。而且此刻也不可能放出符獸擋住從兩邊攻來的散修符獸。

只能動用了。

秦浩軒身子往下一滾,躲掉那頭仙苗境二十葉散修的符獸,同時毫不猶豫的解除封印左手厲鬼,巨大的黑色厲鬼從手臂中掙脫而出,化為五丈黑色巨魔一般的存在,粗大如梁的拳頭迎上那無法躲過的仙苗境十七葉散修符獸。

「砰1

那仙苗境十七葉散修的符獸直接被擊碎,而厲鬼卻沒有停止,青面獠牙的它如一道飄渺的風飛到那仙苗境十七葉散修的面前,再度揚起遮天鬼爪,啪的一聲便將這散修頭顱打爆了!

鬼神降臨的碾壓戰力,就如同捏死一隻螞蟻一般輕鬆……十七葉的修為散修,就如同面對成年人被搶奪了棒棒糖的小孩子,根本沒有半分反抗能力。

他甚至連慘叫一聲的機會都沒有,便只剩下一具無頭屍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