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太初>第二百三十七章 師弟一笑心膽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七章 師弟一笑心膽寒【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都市言情

怎麼回事?二十葉散仙傻掉了,這太初教的小輩竟然沒死?而且還在關鍵時刻,將我的同伴給這般輕易的就斬了?這小輩,修為連十葉境都沒有吧?可他剛剛釋放的那個大鬼,有著不止二十葉的殺傷力。

「戰,還是逃?」這仙苗境二十葉的散修心中閃過這個念頭,隨後一咬牙,還是先殺了這小輩再說!我就不信,他可以隨意驅動那個大鬼!如果沒猜錯的話,那個黑色的巨鬼肯定是某種厲害的符籙,屬於一次性使用的。我可不相信一個仙苗境七葉的太初教弟子,竟然能修成如此厲害的鬼兵!

這個秦浩軒從哪裡來的那麼厲害的鬼兵啊?秦陽跟廖乾坤面面相覷,彼此交換著對這事情的看法。

「應該是一次性的符籙吧?」

「應該是吧?不然這也太逆天了……」

秦浩軒擊殺對手,雙眼微眯見到散修再攻,右臂微震,鬼神降臨鑽出了衣袖化為巨魔揮拳直衝,符獸哪裡能夠阻擋這種威能,頓時被打的粉碎!

兩頭!兩頭鬼兵!

散修的心裡跟秦陽的心中突然罵出了『我操』的髒話!

沒錯!這是何等的槽!一個七葉修為的太初弟子,手裡不但有大鬼,而且……還他媽是兩隻!這還打個屁啊!

兩頭鬼兵呼嘯發出凄厲刺耳的怪叫,便撲到了仙苗二十葉的散修身前,散修也只來得及在心中罵一聲槽,身體根本做不出任何其他的反應,鬼兵的速度太快了!沒有**的它們……可以直接高速飛行!

秦浩軒的兩頭鬼兵,任何一頭都有仙苗境二十五葉的實力,兩頭一起攻向他,就等於兩個仙苗境二十五葉境的修仙高手一起殺向他,而且被兩頭鬼兵鎖定后,他感覺渾身冰涼,手腳都不那麼聽使喚了。

「啪1一頭鬼兵將散修的頭顱打爆,一頭鬼兵直接將他心臟掏出來,紅白血污濺了一地,場面血腥淋漓,慘不忍睹。

這一次秦浩軒雖然偷襲失敗,反而被敵方散修反偷襲了,但從他偷襲失敗,到正面對決兩名散修,再到動用將兩名散修殺死,不過一轉眼的功夫。

心念一動,將兩頭鬼兵收起,重新封印在手臂,在秦陽和廖乾坤二人看來,就像符籙能量用盡,鬼兵自然消失,他們怎麼也想不到,這兩頭鬼兵真是秦浩軒煉出來的,此時又封印回去了。

秦浩軒慢條斯理的將兩名無頭屍體上的財物和代表他們身份的徽章摘下來。

秦陽和廖乾坤從藏身地跳出來,兩人面色都很陰沉難看。

「秦師弟好手段1秦陽苦澀著臉,道:「手裡竟然有這麼多厲害符籙,正面殺了兩個實力不弱的散修!我們反應過來想來幫忙時,你已經把他們殺了。」

此時的秦陽和廖乾坤,不再將秦浩軒當成仙苗境七夷瘢不再認為可以任由自己揉捏,尤其是他們不知道秦浩軒身上還有多少厲害符籙的情況下,更需要探探底。

若是秦浩軒身上還有厲害符籙,自己招惹了他然後又約斗,豈不是自找難堪?

秦陽扯出一個難看的笑容,道:「秦師弟,我們還繼續截殺其他散修么?」

他這句話的意思,就是想探探秦浩軒的底,如果秦浩軒說不截殺了,或許他身上就沒有利害符籙做殺手了,這樣自己就可以考慮搶他東西,激怒約鬥了。

秦浩軒當然看出他在試探自己,毫不在乎的說:「繼續,為什麼不繼續!我這些日子在外面過的日子太苦了,好容易有賺錢的機會,怎麼可以停下來?殺!殺到這些散修不敢作亂為止!我也曾經是凡人!凡人最想的便是安居樂業,老婆孩子熱炕頭,如今散修作亂,那便殺光他們1

說著,他還拋了拋剛繳獲的戰利品。

秦陽面色一變,臉脹成豬肝色,道:「那繼續吧1

秦陽和廖乾坤對視一眼,齊齊認為,秦浩軒手裡並不止這兩張鬼符,肯定還有更多,而這些符籙肯定是秦浩軒是師父,自然堂堂主璇璣子給他的。

想想秦浩軒鬼符里封印的足有仙苗境二十五葉境的鬼兵,秦陽忍不住一個顫慄,這種符籙太可怕了,還好自己沒惹他,否則約鬥起來,自己也很有可能被一拳打爆腦袋。

雖然現在不敢招惹秦浩軒,但秦陽抱著一個信念,就是繼續尋找其他散修,讓秦浩軒消耗這些符籙,他不信秦浩軒的符籙無窮無荊

既然抱著消耗秦浩軒符籙的想法,秦陽也不再隱匿行蹤,但他也不敢光明正大在一些很可能有散修出沒的地方行走,於是他帶著廖乾坤秦浩軒二人,在一些偏僻的地方遊走著。

畢竟散修中還是有很厲害的存在,秦陽雖然想將秦浩軒的符籙消耗完,卻也不願意拿自己小命冒險,一旦遇到一個仙苗境二十五葉境的散修,秦浩軒必死無疑,自己和廖乾坤也跑不掉。

偏僻的地方,很少有散修出沒,不是太初教弟子和散修們彼此截殺的主戰場,但不代表沒有散修出沒,瞎貓碰死耗子總能撞到一兩個。

他們足足走了三個時辰,從上午一直走到下午,才又碰到一個仙苗境十四葉的散修。

這個仙苗境十四葉的散修看到秦陽三人,尤其是秦陽和廖乾坤兩人的氣息,強大得令他畏懼。

幾乎沒有半點猶豫,他掉頭就跑。

看那散修逃跑,秦陽本想說一句:秦師弟,這人交給你了。

但他還沒開口,積極的秦浩軒身形已經化作一道流光,猛然竄出去,那仙苗境十四葉境的散修逃了沒幾步,就被秦浩軒追上。

「好快的速度1秦陽再度震驚,他以前以為秦浩軒只是有些寶貝,卻沒想到他的速度也這麼快。

秦陽自忖自己的速度是無法到達這程度的。

速度,可以側面看出修仙者的身體素質和實力,如果說以前秦浩軒表現出來的是外力,那現在真真正正的是實力了!

追上那名仙苗境十四葉的散修,那散修馬上回頭,準備攻擊秦浩軒。

秦浩軒毫不猶豫的掄起大拳頭,狠狠一拳打在散修頭上。

這一拳,撕裂空氣,響起令人恐怖的呼呼風聲,快若幻影,勢不可擋,霸氣無雙!

在秦陽和廖乾坤眼裡,這不可能是仙苗境修仙者能揮出來的一拳!

「這麼仙苗境十四葉的散修死定了1秦陽無比堅定的認為,他更是設身處地的設想,如果自己接了這一拳,也必死無疑!

修仙者的身體比普通人強百倍,可以說堅逾金石,不懼刀槍,但秦浩軒這一拳重若流星,即便是真正的金石也無法抵擋!

果然,保護散修的護體靈力破碎,秦浩軒的拳頭勢如破竹,打碎了他的護體靈力后,又將他的頭顱打爆了。

這名仙苗境十四葉的散修成為死在秦浩軒手下的第四具無頭屍體。

從他逃逸到秦浩軒追上他,打爆他的腦袋,只是一眨眼功夫。

「快,好快的速度1

秦陽驚得目瞪口呆,心裡僅有的那點僥倖徹底破滅,秦浩軒表現出來的絕對實力,完全將他震懾住了,此時他再也不敢招惹秦浩軒,無上紫種弟子的人情雖然珍貴,但也貴不過自己的性命。

饒是仙苗境二十葉的秦陽,自忖自己殺死那散修也容易,但肯定要費一番周折,而且還有一定幾率讓他跑掉,怎麼可能像秦浩軒這般摧枯拉朽乾淨利落的殺死。

秦陽就算再傻也看出來了,秦浩軒雖然只是仙苗境七葉,但他的身體素質,他的戰鬥力,他所擁有的殺手絕對比自己這個仙苗境二十葉的還要強!

秦陽心底升起一股無力感,如果自己對上秦浩軒絕無活路!

也是這一瞬間秦陽才明白,李靖甩給自己的是一個多麼危險的任務,秦浩軒不是軟柿子,而是一頭虎,隨時會吃人的兇猛老虎!

回想起今天秦浩軒殺的四人,不管是仙苗境二十二葉的強者,還是聯手襲擊他的仙苗境二十葉和仙苗境十七葉的散修,抑或是這名直接逃跑的十四葉散修,都是眨眼間便殺了,對方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便命喪黃泉。

秦陽這才懂得,這不是運氣,更不是僥倖,而是絕對的實力,完全的碾壓!

秦浩軒的叫囂更不是腦子壞掉,而是發自內心的藐視,真正的自信!

他倒吸一口涼氣,看向秦浩軒的眼神滿滿的全是畏懼——這是死神,殺人不眨眼的死神!更可怕的是,自己竟然還想打這名死神的主意!

陣陣后怕湧上秦陽心頭,他甚至感覺手腳發軟,渾身冰冷,後背冷汗涔涔。

仙苗境二十葉的秦陽都被嚇到了,只有仙苗境十五葉的廖乾坤更不用說,他的實力比剛才那名散修只強上一絲,他自忖如果和秦浩軒正面對決,自己連跑的機會都不會有,就會像那名散修一樣,被秦浩軒乾淨利落的殺死,變成又一具無頭屍體。

「唔,真弱啊1秦浩軒深深嘆了一口氣。

濺了一身血的秦浩軒也不忙著撿戰利品,回過頭去朝秦陽和廖乾坤露出一個溫和的笑容。

剛才還打爆一名散修的秦浩軒忽然回頭一笑,他的臉上還濺著星星點點鮮血,卻一臉的平淡自然,這一幕將秦陽和廖乾坤嚇得蹬蹬退了幾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