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二百三十八章 再接再厲下一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八章 再接再厲下一個【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秦浩軒平靜的說道:「繼續,下一個。」

說著,他將這名十四葉境散修的財物和徽章收起,秦浩軒望向轉過無數個念頭,臉色蒼白,都快哭了的秦陽,道:「秦陽師兄,你怎麼了?還繼續嗎?」

「啊!不,不繼續了……」秦陽再看一臉和氣的秦浩軒,原本心中的優越感完全消失,又是搖頭又是擺手,語氣中也顯出幾分慌亂:「天色有點晚,秦師弟你今天也辛苦了……我們還是回去吧1

說著,秦陽看向廖乾坤。

廖乾坤還沒從后怕中回過神來,只茫然點頭附和秦陽,在秦浩軒和藹的目光注視下,之前還心懷鬼胎的兩人噤若寒蟬。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回去吧1秦浩軒意猶未盡的動了動脖子,舌頭舔了舔嘴唇,眼神中閃爍著精光。

秦陽和廖乾坤根本不敢和秦浩軒對視。

出來時是秦陽帶隊,意氣風發,信心滿滿。

回去時是秦浩軒帶隊,眼神淡漠,神態自如,而他身後的秦陽和廖乾坤卻如履寒冰,大氣都不敢出。

秦浩軒身體本就強壯高大,如今背影在他們眼裡,猶如巍巍崑崙,高不可攀,不可侵犯。

他們走進法陣,來到登記處。

不少認識秦陽的太初教弟子們遠遠的就打招呼:「秦陽師兄,今天收穫不錯吧1

「秦師兄,你上次斬殺了兩個十八葉境,今天是否斬殺了一名二十葉境吧?」

「廢話,別看秦陽師兄面色凝重,其實肯定是大獲全勝,斬殺了厲害的散修!你以為秦陽師兄像你一樣膚淺,有一點成績就嚷嚷呀?」

秦陽狠狠瞪他們一眼,心裡完全沒底,恨不得將這幾個吹捧他的人打死。倒不是他覺得丟臉,而是生怕這些言論惹怒秦浩軒,雖然他知道回到大營,就算秦浩軒翻臉也不怕,但秦浩軒的強悍兇猛,在他心裡留下不可磨滅的陰影了。

走進登記處,秦浩軒將四枚散修徽章拿出來,一名負責登記的長老驗證過後,面色古怪的望著秦浩軒等三人,無比詫異為什麼這四枚徽章都在秦浩軒手裡:「你們三人一共斬殺仙苗境二十二葉散修一名,仙苗境二十葉散修一名,仙苗境十七葉散修一名,仙苗境十四葉散修一名,沒錯吧?」

秦陽微微搖頭。

那長老望著秦陽,道:「是你一人斬殺的?」

秦陽苦笑一聲,又搖起頭來,自己哪裡有這個本事?平日里在太初總覺得自己外出天下無敵,如今……居然連一個新進弟子都比不過,修仙之路……比自己想的要嚴峻啊!

長老望著廖乾坤:「是你殺的?」

廖乾坤的腦袋搖得跟撥浪鼓一般,尤其是腦後的長發一甩一甩,完全沒有一點高手風度。

「是你們兩一起殺的?」長老不耐煩的問道。

秦陽和廖乾坤依舊搖頭否認。

長老腮幫子一鼓,怒道:「到底是誰殺的?」他說話間,目光在秦陽和廖乾坤身上掃過,卻壓根沒看秦浩軒一眼。

秦浩軒笑道:「長老,這四枚徽章都是我的,麻煩記在我的名下。」

那長老嗦的站起來,彷彿椅子上有刺,不敢置信的打量秦浩軒一番,然後目光又落到秦陽和廖乾坤身上:「他說的是真的?」

長老不敢置信的看著秦陽,他怎麼也無法想象,秦浩軒一個仙苗境七葉的小子殺了四名遠超他實力境界的散修,難道那些散修是靶子,站著不動讓他殺?

畢竟見過不少風浪,長老從秦陽二人吞吞吐吐的表情聯想到,他們兩人是不是被秦浩軒威脅了,於是搶了功勞?這在太初教雖然很常見,但正直如自己,是絕對不允許這種事發生的!於是他說道:「你們是不是有什麼苦衷,說出來,本座為你們做主1

秦浩軒含著笑意的眼神落在秦陽身上,道:「秦陽師兄,你倒是說話呀1

被秦浩軒目光一掃,秦陽感覺鋒芒在背,微微點頭,吞吞吐吐說道:「長老……確實是秦師弟一個人的功勞,這些散修都是他一人斬殺。」

「嘩1登記處不少注意到這一幕的弟子全都驚叫起來:「怎麼可能?」

頓時,各種猜測喧囂塵上。

「二十二葉、二十葉、十七葉、十四葉……哪個不比秦浩軒厲害百倍,難道秦浩軒威脅秦陽師兄他們,搶了功勞?」

「你傻吧,秦浩軒憑什麼威脅秦陽師兄?就算他師父璇璣子出馬也不可能啊!自然堂那麼弱,秦陽師兄會怕么,你以為古雲堂是吃素的么?」

既然當事人都承認了,長老雖然驚訝,但還是將功勞記在秦浩軒名下,秦浩軒也不理其他人的議論,轉身回營去了,今天高強度戰鬥三場,他也累了。

秦浩軒的身影消失在登記處,秦陽和廖乾坤才鬆了一口氣,秦浩軒給他們的感覺太可怕了。

長老將一個玉簡遞給秦浩軒,道:「給你記了戰爭貢獻點了。」

秦浩軒不知道戰爭貢獻點是什麼東西,毫不在意的將玉簡揣在懷裡,然後在無數弟子詫異的眼神中離開登記處。

在秦浩軒走後,才有弟子驚訝的說:「他怎麼不換戰爭貢獻點?難道他有錢到連靈石都不在乎嗎?」

……

秦陽三人剛回來,李靖就收到消息了,不過他並不知道登記處發生的一幕,興沖沖地趕去秦陽的營帳。

「秦師兄,怎麼樣,事情辦成了嗎?」激動的李靖忘了敲門,直接走進秦陽的營帳。

秦陽剛回到營帳,腦子裡還在回想著秦浩軒的三場戰鬥,整個人還處於擔驚后怕中,驟然看到李靖出現,登時勃然大怒:「你找了個怪物讓我去陷害,你是想讓他斬了我么?」

李靖一驚,整個人都陷入石化狀態,他沒料到以秦陽的實力境界,又有仙苗境十五葉的廖乾坤為輔,竟然拿不下區區一個仙苗境七葉的秦浩軒?

「秦師兄別生氣,你能詳細和我說說秦浩軒是怎麼回事嗎?」李靖聲音激動得都變了,眉翼微微抖動,一副關心關切的模樣。

不知情的人看李靖的神情,還以為他在為秦浩軒經歷的生死戰而擔憂,但秦陽看在眼裡,卻不禁為秦陽的虛偽而震驚。

一個未來前途無比光明的紫種弟子,如此擅長演戲,隨時在算計著別人,真是可怕啊!

秦陽深呼吸一口氣,讓自己從后怕的情緒中掙扎出來,心平氣和一些了,才望著李靖說道:「我帶著廖乾坤,以及秦浩軒出了大營后,來到敵方左翼,埋伏在一個灌木叢中,沒多久就看到敵方一個仙苗境二十二葉的散修,不管正面還是偷襲,我們都沒有把握殺死他,但是秦浩軒卻跳出去了。」

李靖眉一揚,仙苗境二十二葉散修,他心裡第一反應是,秦浩軒必死無疑!不過一想秦浩軒好好的活著回來了,又眉頭一皺,道:「秦浩軒殺了他?」

秦陽陰沉著臉點點頭,聲音略微慍怒,道:「他肩膀上又長出兩隻手,同時操控三頭符獸,將這個仙苗境二十二葉境的散修殺了1

「什麼1李靖從椅子上跳起來,聲音提高了八度:「四隻手……同時操控三頭符獸……殺了二十二葉境散修1

就算散修的戰鬥力不如太初教同等級弟子,但實力境界擺在那裡,就算散修所修鍊的功法、戰鬥靈法再遜色,也不是一個仙苗境七葉的傢伙能殺死的呀!

最讓李靖吃驚的是,秦浩軒竟然有四隻手,同時操控三頭符獸,這是什麼靈法!

秦陽回想起秦浩軒殺人的那一幕,尤其是他殺了人後自己差點出手搶奪他的戰利品,每每想到這裡就后怕不已,他繼續說道:「當時本該是激怒秦浩軒的最好時機,但是我轉念一想,連仙苗境二十二葉境的修仙者都栽在他手裡,我們還是先觀察觀察。」

聽到秦陽這話,李靖心頭暗罵秦陽膽小如鼠,但臉上卻掛著關切和煦的微笑,連連道:「是,是,理當如此1

秦陽又回憶起秦浩軒正面對上仙苗境二十葉的散修,同時還被一個仙苗境十七葉散修偷襲,危急時刻放出的那兩頭足有仙苗境二十五葉實力的鬼奴,森森鬼氣和強悍的實力,讓他現在回憶起來都冒冷汗!

他的聲音都微微顫動,說:「第二次,他和一個仙苗境二十葉的散修正面對決,還被一個仙苗境十七葉的散修偷襲,但他用了兩張厲害的符籙,放出兩頭仙苗境二十五葉境實力的鬼奴,一拳一個,將兩名散修殺死。」

李靖看著秦陽愈發煞白的臉色,眼皮也跳動起來,能將仙苗境二十葉的秦陽嚇得如此後怕,可以想象那兩頭鬼奴有多強悍。

秦浩軒什麼時候有這麼強悍了?難道他師父璇璣子將自然堂的家底都給他保命了?

「當時我們還沒死心,想繼續找散修,將秦浩軒身上厲害的符籙全部消耗完再動手……」秦陽回憶起最後一幕,秦浩軒恐怖的速度和打爆仙苗境十四葉散修的那一拳,身子竟然簌簌發抖起來:「我們碰到一個仙苗境十四葉散修,那散修遠遠看到我們掉頭就跑,即便我親自去追都很難追上,可秦浩軒輕易追上,還一拳打爆了他的頭……那個散修的護體靈力直接被打碎,頭顱就像雞蛋一樣脆弱……」

說到後面,秦陽的恐懼轉變為憤怒,怒極的他顧不得李靖未來多厲害,多有潛力,沖著他咆哮:「你給我找了個怪胎,找了個妖魔,差點害死我,以後你的事我不想再理1

想起剛入門一年的秦浩軒,一年就修鍊到仙苗境七葉,戰鬥力還如此強悍,強悍到可以輕易殺死自己。

秦陽就忍不住嫉恨,忍不住畏懼!

被秦陽咆哮一通,李靖心頭怒極,但表面還是一臉微笑,連連說道:「秦師兄辛苦了,我也沒想到秦浩軒這麼變態,對不起,對不起1

說著,李靖狼狽的跑出秦陽的營帳,連頭都不敢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