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太初>第二百四十章 危險之中藏兇險【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章 危險之中藏兇險【十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

轉眼,自己就是擁有五萬下三品靈石的富翁了,這份財富即便在太初教同輩弟子中,都應該屬於有錢人了吧?

「難怪這麼多人熱衷下山殺散修呢,原來門派開啟戰爭還有這好處,雖然危險了點,不過富貴險中求,賺靈石速度也太快了1想起自己拿著玉簡就走,彷彿對功勛不在乎的樣子,想起其他弟子那種詫異和驚訝的神情,秦浩軒就忍不住笑出聲來。

其實哪裡是他不在乎戰爭貢獻點,而是他根本不知道戰爭功勛有什麼用!如果當時知道可以換靈石,他肯定馬上屁顛屁顛就換了。

秦浩軒對還在傻笑的葉一鳴道:「師兄,還愣著幹嘛,咱們換靈石去1

來到登記處,秦浩軒拿出玉簡,將貢獻點全部換成靈石,一共一百四十兩下二品靈石,和五百兩下三品靈石,登記處負責換取靈石的長老眼睛都紅了,即便他是長老,可是一天也賺不到這麼多錢啊!

接過靈石,秦浩軒準備回去休息,葉一鳴神秘一笑,道:「就想回去了?有這麼多靈石了,難道不準備去小市場逛逛,買點什麼東西?」

「小市場?」秦浩軒頓住腳步,一臉驚訝:「在這裡還有市場?」

葉一鳴點頭笑道:「當然有了,這次戰爭已經持續一個多月了,我們太初教弟子也斬殺了不少散修,這些散修身上還是有不少零碎東西的,如果自己用不上的話就賣給其他需要的人,也能換取靈石,這麼私下交易一段時間,就形成這個小市場咯1

此時的秦浩軒可是有錢人,他當即拍板:「去,當然去逛逛1

葉一鳴帶著秦浩軒七拐八拐的,走到一個空曠沒有營帳的地方,秦浩軒抬頭一望,呵,不少太初教弟子嘛。

這些弟子不是來賣東西的,就是兜里有幾個閑錢坐不住的。

看到不少人擺著攤子,大聲吆喝,雖然遠遠比不上一線天交易市場熱鬧,但在這荒涼的荒郊野外竟然有這麼一個地方,對揣著靈石滿心得瑟的秦浩軒來說,無異於色狼碰到**,看著擺著的一個個攤子,眼睛都冒光了。

秦浩軒在一線天交易市場撿了便宜,用極少的靈石買到萬里符的製作材料,這才煉製了萬里符。

所以他擦亮眼睛,也很想在這裡撿到什麼漏子。

不過在這些攤子旁轉悠了一圈,有錢人秦浩軒並沒有看中什麼東西,這些散修的東西稀奇古怪,有各種旁門靈法,還有易容逃命、掩藏氣息或者護贍符籙,這些符籙雖然有一定效果,但和自己的萬里符凡人符比起來,相差簡直不能以道里計。

而且這裡賣東西的太初教弟子都十分精明,價格一個個標的很準確,秦浩軒根本沒撿到便宜。

見秦浩軒並沒有看上什麼東西,葉一鳴道:「我們去宗門開設的商鋪看看,或許那裡有你喜歡的東西。」

「宗門還在這裡開設了商鋪?」秦浩軒訝異道。

葉一鳴微微笑著,指著這塊空地上唯一的一個營帳,道:「那就是門派開設的商鋪,如果想買門派的東西,現在就是好機會,只要有靈石,不管是戰鬥靈法還是各種丹藥、符籙,甚至各種材料都有,而且價格比一線天的商鋪還要便宜。」

秦浩軒愣了愣,不解詢問道:「為什麼比一線天還便宜呢?」

「這是門派為了培養有潛力的弟子1對於秦浩軒這個自然堂未來的希望之星,葉一鳴不耐其煩的解釋道:「我們這一輩弟子,如果不擊殺敵人散修獲取戰利品,以及戰爭貢獻,自己手裡是沒多少靈石的,而能夠斬殺敵方散修的弟子,大多是靠自己的實力,真正憑藉運氣偷襲成功的很少,沒有能力的弟子反而會被敵方散修殺死,只有有能力的弟子才能殺敵獲取靈石!對於宗門來說,稍微便宜點賣些修仙資源給有潛力有實力的弟子,就是變相的培養,培養一批有潛力弟子對所有修仙宗門的意義都十分重大1

葉一鳴說完,秦浩軒恍然大悟,雖然宗門少賺了一點靈石,但卻培養了一批中堅弟子,這對宗門來說是穩賺不賠的買賣啊!

只有中堅弟子夠多,宗門才能長盛不衰!

走進太初教開設的商鋪,一個個貨架上擺滿了各種商品,有戰鬥靈法、有丹藥、有符籙,也有許多煉丹或制符的材料,價格果然比一線天賣的便宜。

秦浩軒的目光在攻擊靈法上一掃而過,沒有片刻停留,因為他知道自己的攻擊手段太多,有神識攻擊,有,有無形劍,有符獸,更有刑的貼身保護,以及逃起來連仙樹境修仙者都追不上的萬里符,這些攻擊靈法雖然不錯,但和自己的攻擊手段完全沒得比。

秦浩軒的目光又從一堆符籙掃過,也沒有停留。

這些符籙里有護身符籙,攻擊符籙,輔助符籙,但在擁有殘篇的秦浩軒眼裡,這些東西完全不上檔次啊!殘篇里隨便一道符都能抵過這裡所有符,他豈會看得上這些不入流的符籙?

至於丹藥秦浩軒就更看不上了……

還有一些符劍之類的攻擊武器,秦浩軒看都懶得看一眼,擁有無形劍的他發自內心的不屑這些東西,在他眼裡,買這些東西簡直是浪費寶貴的靈石!

葉一鳴跟在秦浩軒身後,見他四處轉悠,靈法、符籙、丹藥甚至武器都沒有看得上眼的,只得表示無奈,自己的這個師弟手段太多了,還有許多自己都不知道的手段,擁有的修仙資源即便是宗門都會流口水,這裡的東西他看不上也正常。

秦浩軒轉悠一圈后,最終走到一些材料旁。

這些材料並沒有特別出奇的,只能煉製一些吃了后增強經脈的葯散,而且這些葯散並不是一次見效,需要天長日久的吃才可能有強化經脈的效果。

百無聊賴的秦浩軒買了一些這些材料,準備回去煉製幾包強脈散,再度強化下自己經脈,雖然見效慢,但也聊勝於無了。

回到營帳,秦浩軒便按照葯散配方開始配藥,然後準備提煉精華,煉製強脈散。

在秦浩軒配藥的過程中,刑不住朝他投來異樣的眼神,在秦浩軒煉製強脈散失敗了第三次的情況下,他終於忍不住了,走到秦浩軒身邊,道:「你今天怎麼心不在焉的,以你的煉製葯散水準,以你的神識強度,不可能連幾包葯散都失敗呀1

葉一鳴也投來關注的眼神。

秦浩軒停下手裡的活計,組織了語言后正色道:「今天雖然震懾了秦陽和廖乾坤,間接警告了他背後的李靖,但是他們背後的李靖並不是我在這裡最大的威脅,最大的威脅是赤煉子的兩個徒弟。」

「赤煉子的兩個徒弟?」葉一鳴失聲說道:「哎呀,我一高興也忘了,赤煉子有兩個徒弟在這裡,分別是大弟子習牧原和三弟子令狐剛,習牧原是仙苗境三十葉的強者,而令狐剛也有仙苗境二十五葉的實力,他們兩人很厲害,不過蓖調,不顯山不露水,所以也沒多少人關注他們。」

秦浩軒皺了皺眉,他想起一個月前自己碰到的赤煉子二弟子萬耀,也是仙苗境三十葉的實力,若不是雲鶴山人出現,將萬耀斬殺,自己還不知道怎麼在萬耀手裡逃出來呢。

習牧原雖然也是仙苗境三十葉,但不論心計還是戰鬥力,都比萬耀強大許多。

秦浩軒聲音低沉,道:「這一次是李靖算計我,將我和秦陽、廖乾坤分在一起,可下次呢?萬一我和習牧原、令狐剛這兩人分在一組,他們任何一個我都不是對手,一旦出了營地來到野外,這兩個人都不是善茬。」

葉一鳴皺起眉頭,刑也若有所思的思考起來。

坐在營帳一角默默修鍊的藍煙忽然睜開眼睛,眼神中閃過一道精光,說道:「怕什麼,直接跟他們打就是了!你不打怎麼知道自己能不能打贏?」

「仙苗境三十葉……仙苗境二十五葉,除非我動用全部手段1秦浩軒道:「可在沒有必勝的把握下,我可不敢隨便和他們動手,萬一我被打死了呢?」

藍煙神秘一笑,道:「我倒是有辦法讓你不用動手,就知道對上他們的勝負1

「什麼辦法?」秦浩軒雙眼炯炯有神望著藍煙。

藍煙微微一笑,臉上閃過狡黠的笑容:「你必須答應我一個條件1

聽到藍煙這話,秦浩軒十分乾脆的搖頭,道:「我知道你想要什麼,但這是不可能的!算了,碰到他們死就死吧,死了也乾淨,不用再被某人惦記1

秦浩軒目光故意在藍煙和刑身上掃過。

藍煙給了秦浩軒一個白眼,遲疑一會,才說道:「算你狠,姑奶奶免費幫你這一次!你去找他們的毛髮或血液,找來后給我。」

秦浩軒想了想,自己根本沒有借口接近習牧原和令狐剛,更何況就算有機會接近,自己也不敢啊!於是他十分誠實的搖頭:「我去哪裡弄他們毛髮和血液?」

一旁的刑眼珠子一轉,似乎想到什麼,然後打擊報復剛才用言語擠兌自己的秦浩軒,他道:「這又不是什麼難事,不過你這麼愚笨,想不出來也正常1

說著,刑故意賣了個關子。

秦浩軒也不生氣,走到刑面前,一隻手搭在他肩膀上,露出溫和的笑容,說:「哥們,你有辦法就說嘛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