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太初>第二百四十二章 太初自有太初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二章 太初自有太初傲【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都市言情

「呼!怎麼這麼疼?」摔倒在地的秦浩軒還沒爬起來,赫然發現習牧原的符獸白頭狼已經撲到他面前了,一頭將他的脖子咬斷!

「啊1

秦浩軒在識海中死亡,現實中的他也醒過來,但還沒睜開眼睛,他便捧著腦袋疼得在地上打滾,面色蒼白慘叫不斷,感覺有根棍子在腦袋裡拚命絞動,頭疼欲裂,渾身抽搐,疼著疼著甚至口吐白沫,眼冒金星。

這種疼痛來自於肉體和靈魂兩方面,足足痛了一炷香時間,秦浩軒才緩過勁來,睜開眼睛第一眼就是狠狠瞪著藍煙,眼睛里冒著怒火,質問:「為什麼會這麼疼?」

藍煙詫異說道:「對啊,你在識海里死亡就會這樣疼1

「你為什麼不早說?」藍煙這般雲淡風輕的回答,幾乎讓秦浩軒要發狂了,他再度吼道:「你為什麼不說清楚1

藍煙眼角藏笑,顯然因為秦浩軒的痛苦而高興,她故作驚訝:「你只是問會不會被打死,我就告訴你不會被打死,你又沒有問會不會疼,再說了,我也沒說不疼呀。」

「你……你強詞奪理,你狡辯,你偷換概念1

面對藍煙的推卸責任,秦浩軒連連抱怨,不過他只能譴責幾句,因為此刻他體內靈力所剩無幾,被殺死後除了來自身體和靈魂的劇烈疼痛外,體內的靈力也一跑而光了。

吃夠了苦頭的秦浩軒也總算知道自己和仙苗境三十葉的習牧原差距有多大,在心裡暗暗告誡自己,以後看到習牧原一定要繞著走,自己的那兩頭厲鬼,自己的符獸在他面前根本無法奏效,習牧原不會給自己近身肉搏的機會,雖然自己還有最強殺手無形劍,但是無形劍能不用最好不用,每次用完無形劍自己丹田裡的仙苗都幾近枯萎,想想都嚇人。

碰到習牧原和令狐剛,有多遠繞多遠!秦浩軒在心底暗暗告誡自己。

飛快的總結之後,秦浩軒再次坐直身子,體內靈力幾乎枯竭的他啟動丹田中的行氣丹藥效,頓時大量靈力匯聚在他頭頂,形成一個澡盆大小黑洞,天地靈氣瘋狂的灌入秦浩軒體內,秦浩軒也運起,瘋狂汲取靈力,滋養丹田。

秦浩軒使用行氣丹恢復靈力,將附近的天地靈氣幾乎都抽空了,引起的巨大靈氣波動,將李靖的注意力再度吸引。

「混蛋!真是糟蹋行氣丹1李靖雙手攥著拳頭,因為太過用力指關節都發白了,想起這一年來暗地裡算計了秦浩軒好幾次,可沒有一次成功的,過於憤怒的他氣得身子微微顫抖。

此時李靖營帳中只有他一人,他自言自語道:「秦浩軒,我是無上紫種,天之驕子,你是最差的弱種,污泥里的懶蛤蟆,本來我們兩不該有交集的!可是我們之間最大的問題就是徐羽,如果沒有你,以我的手段去拉攏徐羽一定是手到擒來的,拉攏徐羽后,我可以在她那裡源源不斷的獲得行氣丹,我的修鍊速度趕超徐羽,甚至力壓張狂!可是因為你的存在,這一切都不可能1

李靖冷笑一聲,臉上殺機浮現:「既然如此,你就別怪我下狠手殺你,等我斬了你,我就會把你的死嫁禍給張狂,然後幫助徐羽對付張狂,這樣徐羽就會給我行氣丹了!哈哈1

「秦浩軒,你一定要死,你一定要死!一定要1

李靖自言自語時,不自禁的咬牙切齒。

就在李靖盤算怎麼斬殺秦浩軒,怎麼嫁禍張狂時,忽然背後傳來一道飄渺的聲音:「你這人算計不錯,可是未免太看不起別人了1

這個聲音傳到李靖耳里,將李靖嚇出一身冷汗,忙跳起來回過頭看身後,可身後空蕩蕩一個人也沒有,他再將這個不大的營帳掃視一圈,營帳里東西不多,根本不可能藏人。

「你,你是誰?」李靖慌了,他知道來人的實力肯定遠超自己,否則自己不可能發現不了對方。

那聲音又響起來了,時左時右,飄忽不定:「你想見我?」

「前輩既然來了,還請現身一見……」如果不是怕對方忽然暴起殺掉自己,李靖恨不得大聲呼救了,但好在他從小養成的氣度功夫還不錯。

「前輩?哈哈……」在李靖身前一丈處,忽然升騰起一股煙霧,這煙霧淡去之後,一個男子出現在營帳中。

這男子比李靖略高一些,五官精緻,俊秀如妖,即便是李靖看到他,也忍不住在心裡贊道:好一個美男子!

既然對方現身了,似乎沒有加害自己的意思,李靖心才放寬一些,但同時也無比驚訝,因為營地四周有西門勝副堂主親自布下的法陣,外人進入法陣馬上就會被發現,可是這男子明顯是外人,但法陣一點反應都沒有,他是怎麼進來的?

想到此處,李靖的神態更加恭敬,言辭間也十分有禮貌,朝這男子恭敬的說道:「前輩忽然造訪,不知所為何事,還請前輩表明身份來意。」

「我?你不必知道。」

李靖略有不悅:「大營外有我宗門長輩布下的法陣,別人根本進不來,任何人進來都會被發現,請問前輩是怎麼進來的呢?」

那美男子哂笑道:「太初的陣法?呵呵……很難嗎?不過是太初的陣法罷了。你們太初的東西,又有多少是我不會的?恐怕黃龍親來,也想不出太多吧?至於我……算是一名邪修吧。」

「邪修?」李靖皺起眉頭,心裡沒底,不自覺的退出數步:「你知道這是太初教的地盤么?」

美男子冷哼一聲:「太初教?太初教怎麼了,我又不是沒去過!我之所以出聲說話,就是覺得你心性狠毒,資質尚可,可堪造就1

從美男子神態中流露出的輕視,讓一直吃癟的李靖感覺十分憤怒,但同時他也保持著極端的清醒,那是對危險的認知。

「前輩說笑了,我不過是一顆飽滿的仙種而已,勉強略微有點資質……」李靖抱拳彎腰,同時四處觀察著逃生的路線,計算著呼救之後,西門堂主何時能趕來……自己又能撐多久。

「呵呵……你也太妄自菲薄了。紫種若是勉強的話,那……什麼才是逆天資質?」美男子盯著李靖露出陰柔的笑容,李靖能感覺到那笑容里藏著的危險!

紫種!這個秘密!

太初之外無人知曉!

李靖如墜冰窖,他想要張口呼救,卻發現美男子把食指豎著放在唇邊,做了一個千萬不要說話的動作,那動作里充滿了警告的味道。

李靖能感覺到,如果自己這時候張口呼救,那麼……自己……會死!

「不要害怕嘛,小弟弟……」美男子很是優雅的坐在了房間的桌子上,他抬手示意李靖也坐下:「我若是想要殺你,斷太初的傳承,何須跟你聊這麼多?」

李靖木然的坐在了蒲團上。

美男子抬頭看著太初的方向,眼睛裡帶著些許的回憶:「太初礙…我是真的討厭它。可,斷太初的傳承這種事情,我還是做不出的。也不允許我做出呢……」

李靖感覺美男子的眼睛里透著極其複雜的情緒,愛,恨,皆有!

「我到此地呢,是想要送你一樁機緣的呢。」美男子湊近了李靖一些笑著說道:「堂堂皇子,總不能一直在三顆紫種之中做末尾吧?」

三顆?李靖打了一個寒顫,這人居然知道太初有三顆紫種?此人,不能留!太初的秘密絕對不能泄露!

「喲?對我起了殺心?」美男子輕輕鼓掌,眼神里頗多的欣賞:「另外兩顆紫種壓著你,我揭露秘密,你居然想的是殺我,而不是利用我殺他們?看來,你對太初還是有些心的。」

李靖知道陷入絕境,臉上第一次露出了驕傲:「說吧,想利用我做什麼來交換保住太初秘密的事情?」

「有點意思……」美男子嘖嘖讚歎道:「你有一副蛇蠍心腸,卻對太初這般執著。你可知道,外面有更廣闊的天地?你這樣的資質若是跟我走,我送你入無上大教……」

「不必了!我李靖可以帶太初成為無上大教1李靖抬手阻止對方繼續說下去,這是太面對美男子以來,第一次可以把手抬起來!

「好吧……」美男子聳聳肩膀無所謂的說道:「我呢,來送你一份機緣。日後,你幫我做一件事情,咱兩便扯平了。至於太初紫種的事情,外面沒人會知道的……不然,你們太初早被滅了。」

「何事?」李靖警惕。

「你現在還做不到,知道了只會暴露自己。」美男子搖搖頭:「等你有能力做的時候,自然會告訴你。」

「若是不利於太初的事情,你可以歇了。」李靖斷然說道。

「放心,不會讓太初遭受重創,我的這件事情。」美男子再次笑著說道:「小弟弟,你要學會跟我虛與委蛇知道嗎?不要總是斷然拒絕人,太初的弟子什麼都好,就是這個臭毛病啊!真是……嘖嘖……真的該改改了。」

美男子眼中精芒一閃,望著李靖,笑道:「爽快!我這裡有逆血丹,其藥效並不比行氣丹差1

「逆血丹?」李靖盯著美男子手裡的那兩血紅色丹藥,道:「吃了會氣血逆流?」

「沒錯!吃了它后,你的氣血會倒轉。」

李靖毫不猶豫搖頭,這種自己找上門來的好事,他可不太相信,而且以他的了解,氣血逆行必死無疑:「我不要,氣血逆行會死的1

美男子冷笑一聲,道:「誰說的?天地寰轉自由起規律,但所有規律也並不是一成不變的,我這兩逆血丹吃了之後不但不會死,而且還會變得很強。」

李靖愈發確定這男子不懷好意,如果逆血丹真如他說得這麼厲害,早有人哭著喊著求他了,怎麼可能還要拿著逆血丹來找自己?

但是這男子也不等李靖有何表示,他伸出右手,這隻若凝脂白玉,足以讓女人自卑的手朝李靖虛虛一抓,李靖感覺自己被一隻大手牢牢抓住,根本動彈不得,隨後逆血丹化作一道流光,直接射入他的嘴裡。

逆血丹入口即化,流入李靖的丹田小腹。

美男子笑道:「吃了逆血丹,馬上打坐修行,否則會因氣血逆行而亡。」

他話音一落,李靖便感覺鎖住自己的氣機鬆了,恢復自由后他馬上盤腿坐下,運起開始調息。

此時李靖體內血液靈力逆行,將他嚇得膽戰心驚,但是這逆行卻沒有造成什麼可怕後果,反而一股澎湃強大的靈力湧入自己身體,在李靖的胸口出現一個血紅色光球,光球以飛快旋轉,四面八方的天地靈氣瘋狂湧向這血紅色光球,然後流入李靖體內。

爽!好爽!

這俊秀如妖的男子果然沒有騙自己,雖然自己沒有吃過行氣丹,不知道行氣丹的汲取靈力速度多恐怖,但是李靖可以肯定,這枚逆血丹的汲取靈力速度,絕對不比秦浩軒的行氣丹要慢!

加上自己修鍊的,以及自己無上紫種汲取靈力的速度本就比秦浩軒要快,他甚至猜測自己吃了逆血丹后,汲取靈氣的速度和效率要遠勝秦浩軒。

如此瘋狂汲取天地靈氣,李靖完全沉浸其中,他終於明白秦浩軒為什麼修鍊速度那麼快了,如果自己有行氣丹,絕對會達到令人恐怖的速度。

一個時辰后,李靖汲取完天地靈氣,汲取完靈氣后,他感覺自己渾身上下每塊肌肉,每根骨頭都劇烈疼痛起來,就像被一個壯漢痛打了一頓,血液彷彿也沸騰燃燒起來,但李靖能清晰感覺到,自己的實力有了很大的進步。

資質一般的修仙者,從仙苗境十一葉修鍊到仙苗境十二葉,很可能需要兩三年甚至更多的時間,即便李靖是無上紫種,他也感覺到突破到仙苗境十二葉還要一段時間。

可吃了這枚逆血丹,瘋狂汲取了一個時辰的天地靈氣,效果堪比自己苦修半個月,如果有大量逆血丹,自己短時間內就能突破到仙苗境十二葉乃至更高!

李靖激動了,雖然逆血丹汲取完天地靈力后,渾身會劇烈疼痛,但相比起實力境界的長足進步,這點疼痛也不算什麼。

待李靖身上痛楚感覺消除了,那美男子對他說道:「只要你聽我的話,逆血丹不會少你的。」

「你找我到底有什麼事?」逆血丹的誘惑確實很大,李靖舔了舔嘴唇:「你到底是誰?」

「師姐,你的靈獸情人拋棄你離去,留下你一個人在這裡受苦,你值得么?」男子聲音冷漠得沒有一絲感情,但這句熟悉的話語卻將李靖聽得渾身一顫。

李靖愣了愣,很快就想起來了,這句話不是所有弟子去後山,給那名犯下和靈獸戀愛而被關進桀獄的師姐送飯時必說的一句話嗎?

「你是……你是她……」李靖大驚。

那美男子冷哼一聲,眼神中閃過一絲惆悵,但一閃即逝,他將一枚逆血丹丟給李靖,道:「你吃了一顆,這裡還有一顆,如果以後你聽我的話,以後你還會獲得很多。如果你不聽話,就只有這兩顆了,你自己看著辦1

說罷,他身形一閃,憑空在李靖的大營中消失了。

他離去之後,李靖陷入沉思,思考著那男子的意圖,想逆血丹的效果,想自己超過徐羽、張狂,用絕對的實力碾壓秦浩軒的一幕……

他的心中已經有了決定,若是只是想辦法放了那位桀獄的前輩……用一個犯人換太初成為無上大教……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