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太初>第二百四十八章 世間異種難過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八章 世間異種難過百【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都市言情

秦浩軒不知道散修們有多忌憚自己,對他來說殺散修即是一種印證實力的方法,也是賺錢的捷徑。

秦浩軒並沒有覺得殺人是不對的,因為交戰對立的雙方,自己不殺他們,他們就會來殺自己。

他不是殘忍嗜殺之人,但絕不會婦人之仁。

就像那些凡人士兵,他們願意打仗殺人么?但是他們必須得殺,殺不了人就會被人所殺!

每天秦浩軒虐殺散修回來,太初教弟子們看待他的眼神愈發古怪,以前覺得他只是抱上無上紫種徐羽的大腿,獲得行氣丹行氣散之類的好處,修為才能比同齡人快,但現在大家明白,別看秦浩軒實力境界才仙苗境九葉,但是他的戰鬥力絕對比仙苗境二十葉強,殺起人來比仙苗境二十葉強者還狠!

如果是以前,李靖肯定會嫉恨秦浩軒,但現在他對秦浩軒的態度也不以為意了,不再處心積慮怎麼謀得秦浩軒的行氣丹,李靖的這種轉變讓他的心腹無比驚訝。

這兩個月,秦浩軒的日子過得十分安逸,修為跟戰力都直線上升,而手裡的靈石在太初教同輩弟子中也算是富翁級別了。

在其他弟子驚艷於秦浩軒的表現,不願意和他分到一小隊時,有兩個人無比渴望秦浩軒和他們分到一個隊,這兩個人就是赤煉子的兩個徒弟,習牧原和令狐剛。

終於,這個願望終於實現了。

這天,秦浩軒經過一晚上殘酷的戰鬥,在識海中死亡被痛楚折磨得兩眼通紅的他,一如既往的來到議事廳,因為這兩個月來太初教弟子也有不少傷亡,所以幾個大隊合併調整,而恰好,秦浩軒和習牧原、令狐剛分到了一個大隊,再接著又分到了同一小隊。

變作鎧甲的刑用只有秦浩軒的聲音悄悄詢問:「終於碰到他們兩個了,怎麼辦?」

儘管這段時間秦浩軒瘋狂磨礪戰鬥技巧,他的戰鬥力飆升,但他還不是仙苗境三十葉的習牧原的對手,畢竟秦浩軒才仙苗境九葉,這種實力境界上的鴻溝不是隨便能彌補的,更何況習牧原還有令狐剛這個仙苗境二十五葉境的幫手。

不過秦浩軒倒是不慌張:「按照之前的計劃辦1

習牧原和令狐剛一臉微笑,終於有機會擒住秦浩軒了,只要擒住秦浩軒就能回去交差了。

他們三人一同走出大營,剛剛走出法陣,秦浩軒便毫不猶豫的啟動萬里符朝遠方逃走。

習牧原和令狐剛面面相覷,他們兩沒想到秦浩軒竟然如此警覺,更讓他們想不到的是,秦浩軒身上竟然還有這種好寶貝,看他逃跑的速度,哪怕是仙樹境的修仙者都擒不住吧?

難怪之前師父赤煉子沒抓住他!

令狐剛暗罵一聲:「我靠,這算怎麼回事!好不容易和秦浩軒分在一起,結果竟然被他跑了1

習牧原也輕嘆一聲,秦浩軒太機靈了,他這一逃也不知道還會不會回來。

「如果他沒有請假,私自外出不歸隊,這樣的話想再抓住他就難了1

不過讓習牧原吃驚的是,在傍晚時分,他和令狐剛殺了幾個散修回來,秦浩軒也施施然的回來了,甚至還和他們比肩走進太初教的大營。

在眾目睽睽之下,習牧原和令狐剛可不敢動手,要敢動手他們就不會忍到現在了。

「這算怎麼回事?他還敢回來?」看著秦浩軒從自己身邊經過,大搖大擺回到自己營帳中,令狐剛傻眼了,在他想法里,秦浩軒肯定是一去不返了。

但秦浩軒怎麼可能一去不返呢,拋開擅自離隊不歸視為背叛宗門的嚴苛教條不說,在這裡可以殺敵對散修賺到不少靈石,秦浩軒怎麼可能離開?

如果秦浩軒畏懼習牧原和令狐剛,早就脫離門派跑路了,怎麼會到現在才跑?

在秦浩軒的眼裡,目前自己雖然不是習牧原和令狐剛的對手,但假以時日肯定不會輸給他們,自己還要和徐羽師妹一同修仙,還要繼續聆聽師尊璇璣子的教導,怎麼可能為赤煉子,為習牧原而脫離宗門呢?

回到營帳,葉一鳴已經在笑呵呵的等他了。

「這是徐羽師妹託人捎來的信,還有兩顆行氣丹。」葉一鳴將行氣丹和信都遞給秦浩軒。

秦浩軒接過這兩樣東西,心中湧起陣陣暖流,同樣在入紅塵的徐羽竟然還記得自己,自己的行氣丹剛剛用完她馬上又送來了。

他找了個角落,打開這封信。

一股淡淡的墨香撲鼻而來,徐羽娟秀的字跡印入眼帘。

「浩軒哥哥,幾個月不見,甚為想念,你現在過的還好吧?算著你的行氣丹快沒了,所以我又托師姐給你送了兩顆,不知道及不及時,如果不及時你千萬別生氣哦1

看到這行字,秦浩軒心頭的暖流更加洶湧澎湃,徐羽在自己修鍊之餘還不忘自己!她肯定掐著指頭算自己的行氣丹什麼時候會沒有了,所以在自己行氣丹馬上用完時,她就託人送來新的行氣丹了。

「我現在一切安好,入紅塵的這幾個月中,見識了很多,讓我深深感覺到仙凡之別,還有其他很多的感悟,真希望你就在我面前,這樣我就能跟你分享了1

透過這張散發著墨香的信紙,秦浩軒似乎能看到徐羽的笑臉,溫暖親切,她肯定也和自己一樣,迫不及待的想見到對方。

「浩軒哥哥,聽說你所在的隊伍正在和叛亂散修打仗,你一切要注意安全,保護好自己,安安全全的回來見我!浩軒哥哥,你一定要小心李靖,他和你在一起,很有可能會對你不利,你一定要保護好自己!你在外擊殺散修時,也一定要小心身邊的師兄弟,或許他們就圖謀不軌,見財起意!浩軒哥哥,你一定要保重!徐羽字1

看到這裡,秦浩軒彷彿看到徐羽焦急關切的眼神,不禁想起在靈田穀,只要自己遇到危險,她雖然一臉微笑鼓勵自己,但總能從她的微笑中看到擔憂。

現在她在千里之外,指不定怎麼擔憂自己呢!

秦浩軒恨不得學會仙家法術,瞬移過去報平安,告訴她我一切安好,告訴她我也很想你!

在這種甜蜜的情緒中,秦浩軒提起筆寫下:「徐羽妹妹,闊別數月,我也很想念你!你在那邊也好好保重,我一切安好,不要挂念。」

寫完這幾句話,胸中筆墨不多的秦浩軒雖然有滿腔的話,卻不知該寫些什麼好,乾脆就到此為止,將信交給葉一鳴,托師兄想辦法送到徐羽手中。

回完信,秦浩軒拿著那封凝聚著徐羽濃濃心意的信紙,不禁回想起在太初教的點點滴滴。

在又潮又髒的大通鋪初識女扮男裝的徐羽……

自己測出是弱種時她臉上的失望……

在靈田穀楚長老課堂上她對自己的維護……

自己面對危險時,她一次次義無反顧的和自己站在一起……

……

一個個畫面在秦浩軒腦海中閃過。

這兩個月,經歷了無數場殺戮,經歷過無數次識海死亡的秦浩軒很少展開笑顏,但現在卻笑得這麼自然,這麼溫馨,這麼真實。

悄悄站在秦浩軒身邊,看了徐羽來信,以及看了秦浩軒回信,還有他一臉痴痴笑容的藍煙皺起小鼻子,陰陽怪氣說道:「哎呀!想不到整天跟榆木疙瘩一樣,只知道戰鬥和殺人的人還有小情人呢!怎麼,想跟她結為道侶?」

心情很好的秦浩軒朝她投去一個笑容,一臉認真,語氣堅定的說道:「如果他日我修仙有成,只要徐羽師妹不嫌棄,我一定和她結為雙修道侶,一起修仙證道1

藍煙愣了愣,一般修仙者在提及男女情事,都會有淡淡的羞赧,哪有像秦浩軒這般說得直接了當堅定不移的,她不禁打擊道:「你醒醒吧,你這個徐羽師妹可是無上紫種呢,而你只是一個弱種而已,她就算成為不了無上大教的教主,也非池中之物,遲早會化龍翱翔,有著無可限量的前途,但你有嗎?」

秦浩軒淡淡一笑,這個問題他不想去爭辯,反而很好奇的看著藍煙,道:「你的年紀和我差不多大,而且你的境界也不低,修鍊速度這麼快,我很好奇你是什麼仙種?」

藍煙沉默了,她的沉默透著一絲難過,同時也透著一股子想要隱藏自己秘密,又想要找人傾訴的味道。

秦浩軒在等著,等待藍煙沉默后的發言。

這一等,便等了許久,藍煙才露出了決定的神情說道:「我,異種。」

「異種?異種是什麼仙種?」秦浩軒愣了愣,他只聽說過七色仙種,以及無色飽滿種子、無色弱種,卻沒聽說過異種。

聽到藍煙說自己是異種,原本在一旁笑嘻嘻看他們聊天的刑跳起來了,一臉驚異:「異種,你是異種?異種也是罕見的仙種,其罕見程度絲毫不亞於紫種1

「紫種不是最強?紫種和異種誰最強?」秦浩軒愣了愣,異種和紫種一樣罕見,那誰更厲害?他朝刑投去疑惑的眼神。

「紫種是最強的,這毋容置疑!修仙界雖然浩瀚無邊,但紫種最強!放諸四海皆是如此!便是一樣稀罕的異種也是比不上的。」刑異常堅定的點點頭,然後解釋道:「但這世上確實是有異種的,異種的能力和紫種不同,雖然異種的修仙天賦很強,可惜擁有異種的修仙者不管如何努力,哪怕修鍊到仙樹境,仙嬰道果境也活不過百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