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太初>第二百四十九章 遊子離家鄉音思【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九章 遊子離家鄉音思【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科幻小說

被刑說破的藍煙臉上笑容漸漸褪去,原本她以為秦浩軒不會知道什麼叫異種,卻沒想到刑這傢伙博聞廣識,竟然知道異種。

看到秦浩軒一臉訝異,刑滔滔不絕的繼續為他補課:「而且擁有異種的修仙者,對普通的修仙者來說是大補啊!比如你是弱種,如果有高手用特殊的手法將一名異種修仙者丹田中的異種取出,和你的仙種融合,你的無色弱種就會變成飽滿仙種,甚至很有可能變為有色仙種1

「那弱種和紫種融合呢?會不會誕生比紫種更強的仙種?」秦浩軒驚訝的張大嘴,異種修仙者竟然還有這個作用,那在人吃人的修仙界,擁有異種的修仙者該有多慘啊!

刑冷笑一聲:「不可能成功,而且那個紫種也會爆體而亡,上天有時候還是很公平的,不可能看著所有的好東西都聚集在一個人身上。不過異種還有一種作用就是,仙樹境修仙者修鍊到仙樹境大圓滿境界,始終無法突破仙嬰道果境,這時候只要抓一個異種修仙者,布一個特殊大陣,就有機會突破到仙嬰道果境,不過這世上沒幾個人知道那個大陣是如何布的,自從仙魔大戰之後就失傳了。」

「那個大陣失傳了,而且異種很少,不可能抓一大批異種慢慢研究。但是異種還有一個十分實在的用處,就是修仙者受了重傷,只要還有一口氣,布法陣將異種的鮮血汲取到自己體內,便能快速恢復傷勢。」

秦浩軒眼睛都瞪圓了,異種修仙者竟然還有這麼多用處,對修仙界許多修仙者來說,無異於天材地寶啊!難怪雲鶴山人抓住藍煙,那天擺法陣,原來是想用藍煙為自己療傷。

由此可以想象,異種修仙者在修仙界是多危險。

藍煙的臉色愈發難看,甚至冷哼一聲!

從震驚中回過神來的秦浩軒看到藍煙難看的臉色后,忙朝刑投去一個制止的眼神,止住了他的話頭,以免進一步刺激藍煙。

刑識趣的閉上嘴。

秦浩軒嘴唇懦懦著,好不容易組織了幾句安慰的話:「藍煙,別難過……以前的人沒找到讓異種修仙者活過百歲的辦法,但以後肯定能找到,你現在還不到二十歲,還有時間呢1

藍煙冷哼一聲,露出一副不屑的表情,似乎毫不在乎,但秦浩軒從她眼中隱隱閃爍的淚光,以及隱約哀傷的眼神看出,她的不屑是裝出來的。

如果她只是一個凡人,活不過百歲是很正常的,可她是一個修仙者,而且修仙潛力遠超過自己的異種修仙者,常人只要達到一定境界后可以活幾百歲,現在她卻活不過一百歲,這是多麼殘忍。

修仙者一旦修鍊到仙嬰道果境,壽命可長達數百歲,可擁有異種的修仙者卻不管如何努力,壽命都不會超過百歲,這對渴望長生的修仙者來說,是多麼的殘酷。

藍煙是個倔強的女孩,聽到秦浩軒的安慰后,她十分不屑的冷哼一聲:「命不過百歲又如何?我只要活得自在精彩就好,活那麼久有什麼用?」

說罷,藍煙轉過身,朝營帳外走去,一邊走一邊說:「有點氣悶,我出去走走1

藍煙嬌俏的背影在秦浩軒眼裡,卻是無比黯然**,只怪剛才聽刑說異種的種種神奇,而忘了藍煙的感受,惹起了她的傷心事。

平時藍煙是一個刁蠻可愛,看似無憂無慮的姑娘,秦浩軒無論如何也想不到她的命運竟然如此坎坷,在藍煙走出去后,他問刑:「真的沒辦法讓異種活過百歲嗎?」

刑十分肯定的點頭:「沒有1

秦浩軒輕嘆一聲,不知道該說什麼,現在的自己也只是一個小小的修仙者而已,從藍煙偶爾透露出的信息得知,藍煙的家族宗門很厲害,可他們都沒辦法救藍煙,自己一個小小的修仙者又能做什麼呢?

秦浩軒追了出去,現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用乾巴巴的語言,安慰這個外表倔強內心脆弱的女孩,畢竟她是自己惹傷心的。

今晚的天氣很好,月朗星稀,大地撒上一層薄薄的月光,就像罩著一層輕紗,別有一種浪漫。

山風陰涼,不過對秦浩軒這些修仙者來說並不算什麼。

藍煙走出營帳后,一直朝西面走著,她知道秦浩軒跟在後面,可這個倔強的女孩卻連頭都不願意回,在月下的影子拖得長長的,偶爾經過一個營帳,被營帳中透出的燈光打亂了影子的節奏,和秦浩軒的影子短暫交織,又飛快的分開。

她一直走到一個山坡,這個山坡就是太初教弟子平時交易的小市場,白日里熱鬧,現在卻一個人也沒有,兩相對比,別有荒涼。

藍煙找了塊草地坐下,仰望著天上皎潔的彎月。

秦浩軒一言不發,坐在她身邊。

藍煙輕嘆一聲,似是對秦浩軒說話,又似是自言自語:「我以前一直想離家闖蕩,我以為離開家之後我不會想家,可是現在我真的很想家。」

說著,她認真的望著秦浩軒,月光下的秦浩軒臉龐線條依然堅毅,但卻有種格外的柔和,本想說話的藍煙短暫的出神了。

這幾個月,經歷了無數次殺戮,經歷了無數次死亡的秦浩軒身上自然透出一股出塵的氣質,是看透紅塵,看破生死的淡然,也是珍惜生命,珍愛親情友情的炙熱。

秦浩軒默默點頭,藍煙的話落在他耳里有一種額外的凄涼,自己的家就在翔龍國,而她的家卻在星海的那一邊,以藍煙目前的實力境界,根本沒有可能橫渡星海,不可能回家。

「我現在的實力還很弱,根本沒有送你回家的辦法。」秦浩軒緩緩說道:「你是怎麼從星海那邊過來的呢?」

「我是坐星雲車過來的,不過我的星雲車壞了,現在飛不起來。」

藍煙說話時,一股冰涼的山風吹來,她不禁朝秦浩軒靠近一些。

「星雲車?」秦浩軒愣了愣,他根本沒聽說過這種東西,他道:「可以修復嗎?」

藍煙點點頭:「修復要不少靈石。」

秦浩軒眼睛一亮,如果靈石可以修復星雲車,他不介意拿些靈石給藍煙,幫助她回家:「多少?多少靈石可以修復?」

「一千萬顆下三品靈石。」藍煙期待的說出這個數字,但當她看到秦浩軒微微澀起的臉,眼神重新灰暗:「一千萬顆下三品靈石對你是筆很大的數字,不給我也很正常,你不要多想,我不會怪你。」

一千萬顆下三品靈石!秦浩軒嚇了一跳,他原本以為自己有二十萬顆下三品靈石已經很富有了,可沒想到藍煙修個星雲車就要一千萬顆!

看到藍煙黯淡下去的眼睛,秦浩軒忙搖頭,道:「我不是捨不得,而是我現在沒有這麼多,不過你放心,我一定儘力去賺靈石,讓你能修復星雲車,不過要多久我就不知道了。」

藍煙微微詫異的看了秦浩軒一眼,這段時間相處,她也知道秦浩軒是一個說一不二的人,一千萬顆下三品靈石對秦浩軒來說絕對是一筆巨款,她原本以為秦浩軒不會幫自己,卻沒想到他一口就應承下來。

「謝謝。」藍煙的聲音罕見的溫柔,她看秦浩軒的眼神里也有一絲依賴:「我有點累,可以借你的肩膀靠靠嗎?」

沒等秦浩軒回答,藍煙便直接靠在秦浩軒的肩膀上,一股淡淡的女孩體香傳到秦浩軒鼻子里,一時間秦浩軒心如鹿撞。

在秦浩軒的肩膀靠著的藍煙閉上眼睛,靜靜享受著清冷的月光,幽靜的山景,她靠了一會兒,似乎覺得秦浩軒的肩膀太硬不舒服,直接將秦浩軒的手臂抬起,然後躺在他的懷裡。

「砰砰砰……」

秦浩軒能夠聽到藍煙的心跳,這一刻……並非是男女之情,而是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更多的可能還是憐憫吧……修仙之人若無論如何努力,如何突破境界都不可能壽過百歲……那已經不能用可憐來形容了。

不過,秦浩軒很快發現,藍煙竟然在無聲的綴泣,小肩膀一聳一聳,儘管她已經很小心了,但又如何能瞞得過抱著她的秦浩軒?

也不知哭了多久,藍煙漸漸入眠,秦浩軒的懷抱很溫暖,讓她這個思鄉的遊子得到一份短暫的慰藉。

時間流逝,秦浩軒看著懷裡的藍煙,想起她思鄉時眼神中透出的哀傷,不由得想起自己的家鄉,自己的父母。

遊子的情緒很容易傳染,剛才還只有藍煙一個人思鄉,現在卻傳染給了秦浩軒,讓原本埋在他心底深處的思鄉情結洶湧的爆發。

「我也該回家看看了,看看爹,看看娘……」這個模糊的想法在秦浩軒心裡生出了,立刻變得堅定,讓秦浩軒迫不及待的想去實現!

第二天,秦浩軒直接走往登記處。

這個時候登記處只有那名長老在,他看到秦浩軒到來十分驚異,現在不應該是外出狩殺散修的時間嗎?

「長老,我想請假外出一段時間。」秦浩軒十分懇切的望著長老,說道:「請長老批准。」

太初教弟子不能隨意離開,即便是現在這種情況,也不能私自離開,必須向宗門長輩報告,否則很可能當成叛逃弟子,不但在門派除名,還可能被通緝。

當然,當初秦浩軒被赤煉子迫害和大部隊失散的情況是例外,畢竟那天晚上赤煉子發動的,即便西門勝副堂主都措手不及,這種情況下走散也可以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