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二百七十章 慈母手中線遊子身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章 慈母手中線遊子身上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這段時間秦浩軒表現得十分突出,登記處的長老當然認識他了,像秦浩軒這種表現傑出的弟子,確實有資格請假外出,不過請假外出需要給予門派一定數量的靈石作約束金,約束金繳納得越多,請假外出的時間就越長。

這也是優秀弟子的一種變相特權,可以用錢換取自由,請假外出的約束金可不低,以秦浩軒現在的實力境界,繳納一萬顆下三品靈石當約束金,可以請假外出一年。

實力境界越高的弟子,請假外出需要繳納的約束金也越昂貴。

若是修鍊無成,手裡沒幾個靈石的普通弟子,幾個交得起昂貴的約束金?

長老點點頭,道:「按規矩,是要繳納約束金的1

秦浩軒毫不猶豫的拿出一萬顆下三品靈石,道:「長老,夠不夠?」

即便是這名登記處的長老,也為秦浩軒的出手大方而震驚,一萬顆下三品靈石對他來說都不是一筆小數字了,他道:「這些靈石足夠你請假一年了。」

秦浩軒微微一笑,道:「沒關係,麻煩您登記一下,我若不足一年,再找您來拿。」

走出登記處,秦浩軒便回營帳收拾點衣物。

刑訝異的問秦浩軒,道:「你請假準備去哪裡?」

「拜入太初教快兩年了,我都沒有回過家,我想趁機回去一趟,我想見見我爹娘,真的很想。」秦浩軒收拾好衣服,打了個包,然後對刑和藍煙道:「你們跟我走嗎?」

刑自然是跟秦浩軒走的,藍煙現在回家的全部希望都寄托在秦浩軒身上呢,所以也毫不猶豫的說:「走。」

看秦浩軒收拾好東西,一旁笑著的葉一鳴囑咐道:「修仙是寂寞的,趁父母還在,去陪陪他們也好。路上注意安全。」

秦浩軒從葉一鳴神情和語氣中看出一份黯然,心中暗暗揣測,葉師兄的家人怕都不在了吧。

「師兄放心,你也保重1秦浩軒感激的看了葉一鳴一眼,在太初教的這一年多,蒲漢忠師兄、葉一鳴師兄以及師尊璇璣子給了自己太多溫暖,如果不是他們,自己肯定以為修仙是一條冰冷無情的旅途。

刑依舊變成一件軟甲穿在秦浩軒身上,秦浩軒帶著藍煙走出大營,葉一鳴一直送到法陣出口。

「師兄留步。」秦浩軒與葉一鳴告辭:「我探親之後就會回來。」

葉一鳴點點頭,一臉關切笑容。

按照之前說好的,藍煙趴在秦浩軒背上,由秦浩軒啟動萬里符,這樣行程會快很多。

一般女孩子的扭扭捏捏並沒有在藍煙身上展現出來,她臉蛋微微一紅,然後趴在秦浩軒身上,秦浩軒直接啟動萬里符。

啟動萬里符后,巨大的風壓讓秦浩軒的自動施展,秦浩軒目前的實力境界無法主動修鍊,不過這段時間他的似乎也隨著實力而主動長進了,原本還準備讓刑在藍煙扛不住時也啟動,保護她不被巨大的風壓所傷,但現在看來不必了,因為秦浩軒的將藍煙也保護起來了。

半天時間,秦浩軒遠遠看到小嶼山。

遊子返鄉,近鄉情怯,這種感覺在秦浩軒心頭升起。

不管秦浩軒現在有多強,他畢竟只是一個不到十八歲的少年,闊別兩年的家鄉,闊別兩年的父母讓他從心底生出敬畏。

他害怕家鄉變化太大,大得找不到幼年的回憶,他害怕看到父母臉上的皺紋,溝溝壑壑不敢直視。

走進大田鎮,秦浩軒並沒有直接回到家,也沒有直接出現在父老鄉親面前。

他躲在暗處,努力讓自己平靜,看著一張張熟悉的臉龐,心頭漸漸喜悅。

「夢回魂繞的家鄉,熟悉的空氣,還有馬上可以見到的可親可敬的雙親,我終於回來了1秦浩軒低聲喃喃,刑和藍煙似乎被他感染,兩人都表情凝重,沒有打擾秦浩軒的喜悅。

踏著熟悉的石板路,秦浩軒很快找到自己家。

離家這一年多時間,家裡的變化還是不少的,原本並不算大的房子現在徹底翻修一新,用青色瓷磚砌了一個大院子,在大田鎮也稱得上氣派。

看來自己不在的這一年時間,父母的日子過得不錯,母親不用再給別人洗衣服補貼家用,甚至還請了一個傭人忙活家務。

不過想來也是,自己爭氣,早早達到仙苗境,宗門給家裡的安家費每年都有四百兩銀子,四百兩銀子在大田鎮的住戶,絕對是一筆巨款了。

只是秦浩軒知道,對爹娘來說,給他們的錢再多,也不如自己在二老膝下盡孝,別人家兒孫滿堂,自己家卻只有孤零零的二老。

剛才秦浩軒看到好幾個兒時的玩伴此刻都牽兒抱女,如果自己沒有修仙,此刻也會在父母的安排下成婚,成家立業傳宗接代吧。

想到此處,秦浩軒愈發覺得對不起爹娘,在老人的思想里傳宗接代多麼重要。

遠遠的,秦浩軒看到坐在暖和陽光下的娘親。

此時母親正失神的望著遠方。

快兩年時間,雖然母親身上的衣衫比以前好多了,人也顯得富態了,但歲月還是在她臉上無情留下痕,看起來母親也更老了。

秦浩軒遠遠的看著母親,他知道母親肯定在思念著自己這個唯一的兒子,可他不敢和母親相見……

刑終於忍不住了:「你怎麼不去見見你母親呢?這麼遠趕來卻不進門。」

秦浩軒長嘆一口氣,神情蒼鬱:「才兩年時間,母親老了很多,仙道無情,我可以獲得長生,可母親卻會老去……我現在去見了她,我還是要走,除非我不走了……否則我無法承受再次離別時母親哀傷的眼神。」

回憶起一年多前,父母不舍的將自己送到大田鎮鎮口的一幕,當時的秦浩軒剛被太初教選中,年少的他滿心的歡喜,根本無法理解分別代表著什麼。

那次分別,從此仙凡殊途。

從此秦浩軒修仙證道,或可獲長生,而父母卻日漸蒼老……

仙凡之別,仙凡之別,秦浩軒心頭就像壓著一塊巨石,喘不過氣來。

「你想不想走?」

「我不想走1秦浩軒回答得十分堅定,隨即又長嘆一聲:「仙道無情,仙凡殊途,我想不想走是一回事,可即便我不走了,他們以後還是會老……」

刑道:「去見見他們吧,見過好過不見,他們也想你呢。」

刑的話,擊中了秦浩軒心底最柔軟處,他心房一顫,雙腿再也不由自主,戰戰兢兢的走出去。

戰戰兢兢的,腳步猶如灌鉛,每一步都重若千斤,一年多前鎮口一別,到如今返鄉,這一路走了太久太久了……

多日的分別,多日的思念,擠壓在心底多日的愧疚,一時間都融入沉重的步伐中。

「娘1

秦浩軒跨入大門,看著母親,心頭思緒百轉千回,無比複雜的喊了一句。

秦母臉上露出詫異,偏過頭看著秦浩軒,她還以為自己出現幻覺,直到秦浩軒又叫了一聲娘。

「啪1

母親手中的茶杯掉落,發出清脆的響聲。

她顫巍巍的站起來,那雙無神的眼睛忽然充滿色彩,又瞬間被迷霧籠罩,眼淚瞬間盈滿眼眶,嘩嘩滴落,在陽光下摔成無數瓣。

「軒兒,軒兒……」秦母張開雙臂,顫顫巍巍的走向秦浩軒,走向自小從未離開自己,如今已闊別兩年的孩兒。

「真的是你嗎?軒兒,軒兒……」秦母抱著秦浩軒的肩膀,緊緊的,生怕一鬆手他就跑掉了,當她仔細看清楚的確是兒子,忽然想到鎮里那個老仙婆說:「凡人一旦修仙,就再也回不來了,如果回來那就是修仙失敗,只能繼續做凡人了。」

為此,秦父和秦母雖然想念秦浩軒,但是他們並不希望再看到兒子,因為一旦再看到兒子,就代表著兒子修仙失敗,沒有了長生不老的希望。

秦母臉色煞白:「軒兒,你是不是修仙失敗了?」

秦浩軒也抱著母親,激動的他也沒有注意母親在說什麼。

秦母的臉色更白,拍著長高不少成熟許多的兒子的後背,就像小時候兒子嗆奶時一樣:「沒事,軒兒,修仙失敗了就回來過日子,不修仙就不修仙。」

秦浩軒這才聽清楚母親說的話,笑道:「娘,我還在修仙啊!我在門派里表現得很好,只是我很想你和爹爹,特意回來看望你們二老。」

「真的呀!那好,那好1秦母眼睛一亮,得知兒子修仙之路還在繼續,以後還可以長生,她便又莫名高興起來。

可憐天下父母心,孩子就是父母的一切,哪怕一個咳嗽,一聲噴嚏,如果秦浩軒不能修仙了,他們一家雖然可以不用再分離,但秦母可不希望這樣。

她寧可忍受著思念獨子的煎熬,只要秦浩軒能修仙,能長生!

秦母鬆開秦浩軒,但還拉著兒子的手,問道:「你們修仙都很忙嗎?你是現在走,還是住段時間再走?」

秦浩軒道:「我想住些日子,陪陪您和爹爹。」

「那好,那好1秦母一臉欣喜笑容:「你想吃些什麼?」

「只要是娘做的就好1秦浩軒看到母親笑得開心,他也開心的笑了:「對了,娘,這是我的兩個朋友,藍煙,刑,他們兩也是修仙的。」

秦浩軒指著刑和藍煙,向自己母親介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