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二百七十二章 蒲家鎮子怪事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二章 蒲家鎮子怪事多【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在家的日子過的很快,轉眼秦浩軒回來七天了,這七天里,秦母每天都用依依不捨的語氣催促著秦浩軒離開,秦浩軒雖然不舍,但是知道自己也該走了。

「軒兒,快回去修仙吧,別老在家裡耽誤了!你修仙重要。」秦母眼睛通紅,剛和秦父商量后,他們兩口子決定將秦浩軒攆走。

看母親紅紅的眼睛,秦浩軒知道母親剛剛哭過,他知道母親這是捨不得自己,其實父親又何嘗不是呢?只是他的臉太黃,紅眼圈不顯眼罷了。

秦父也說道:「軒兒,快回去吧,我會好好照顧你娘的,你娘也會好好照顧我的!你放心去修仙吧,有時間再回來1

秦父的話剛剛說完,就被秦母狠狠一瞪,斥道:「軒兒,你別理你爹,你好好修仙就行,我們兩不要你掛記!別聽你爹胡說,千萬不要隔三差五的回來,好好修仙最重要。」

秦浩軒眼睛一花,淚水忍不住噗通滴落,他跪在地上,把頭深深的磕了下去。

秦浩軒以前也給父母磕頭,可直到這一次磕頭,才知道父母的愛如山似海。

這一磕……磕的是頭

這一磕,磕的是心。

秦浩軒一下,接著一下的磕著頭……

他不知道該如何表達自己對父母的情,只是這麼磕著,或許這麼磕著,是他唯一能夠覺得可以表達的方式吧。

沒有靈力的護體,便是秦浩軒的身體堅硬,一停不停的磕頭,還是將額頭撞出了血漬。

秦母心疼的將兒子扶起來,道:「軒兒,好好去修仙,不過也不要有壓力,萬一修不成仙你再回來,我跟你爹爹也能養活你。」

秦父一旁也是半埋怨的口氣抽著旱煙:「搞啥子嘛。以後有時間回來看看就好,好好修仙。想磕頭,等老子埋在土裡,你在磕頭也不遲……」

「死老頭子,說什麼呢……」秦母回頭『狠狠』白了秦父一眼。

秦浩軒點點頭,再深深看了父母一眼,拿出一個袋子遞給父母,這個袋子里裝著散修們的一些黃白之物。

散修們和凡人還有些接觸,身上大多都有些黃金白銀,但也不算多。

秦浩軒將這些黃金白銀分成兩半,其中一半給父母,另外一半他準備留給蒲師兄的家人,從蒲師兄描述的口氣,他的家人後輩過得不算好。

「軒兒,我們有錢,你修仙之後,有仙人給我們送銀子,每年四百兩呢……」秦母不肯收秦浩軒的這些錢:「你身上多留點錢。」

秦浩軒搖搖頭,道:「爹,娘,兒子不能在身邊盡孝,也只能給你們留下一點錢了,你們儘管花別省著,我修仙是不需要用錢的。」

秦母半信半疑,這才接過秦浩軒的錢。

「爹,娘,你們多保重1

秦浩軒深深凝望父母一眼,然後頭也不回的走了。

這一走就不知又要多久才能回來,不是秦浩軒不想回頭,他怕自己回頭就又捨不得走了。

回去的路上,秦浩軒沒有再使用萬里符,他感慨的對刑說道:「我知道修仙可以讓自己長生,以前認為修仙只是為了自己,現在想起來覺得自己太自私了!聽說真正飛升上天的神仙在飛升之時,是可以帶著自己的家眷一起過逍遙長生的日子!我現在很清楚,我要在我父母的有生之年,修成真正的神仙,讓他們也能長生1

在刑和藍煙詫異的眼神中,秦浩軒繼續說道:「我不想讓他們因為陽壽耗盡死去,我也不想我修成神仙的那天就只剩下孤零零的一個人,身邊一個親人都沒有,那種孤零零的神仙又有什麼意義呢?」

秦浩軒想了想,道:「我下次回來時,要將鍾乳靈液分出一些給父母服下,這樣應該能延長他們的壽元吧?」

刑愣了愣,他沒想到秦浩軒會拿鍾乳靈液為父母延壽,道:「特別調配,煉出可以給凡人吃的丹藥,理論上是可以的。」

秦浩軒點點頭,不再說話。

刑深吸一口氣,像看陌生人一樣凝望著秦浩軒,半響才吐出一句話:「你和其他修仙者不同,太不相同了1

藍煙也凝望著秦浩軒,她能清晰的感覺到,回了一次家后,秦浩軒一心向道的道心更加堅固了,別人成仙證道是為了自己永生,而秦浩軒成仙證道不但為了自己,為刑,更為了父母親人,他的目標更加明確,更加令人敬佩!

「沒什麼不同,若是張狂回來,做事情或許會誇張的很,本質卻不會同我有什麼不同,只是……」秦浩軒看著遠方小聲說道:「他比我更難以回來,畢竟他的資質被重點看護了。或許,他也經常夢見父母,夢見這個讓他長大的小鎮子吧……」

三人繼續前行,走了一陣子,刑道:「我們現在回去嗎?」

秦浩軒搖搖頭,道:「既然已經出來了,乾脆就把事情辦完。」

「還有什麼事情?」刑詫異的望著秦浩軒。

「去蒲漢忠師兄家。」

秦浩軒眼神一亮,蒲漢忠師兄殷切的臉龐似乎出現在他眼前,再一次讓他眼眶濕潤:「蒲師兄,你放心,我會完成你的託付,好好照看你的家人,為師父延壽,照顧好自然堂的師兄弟1

按照蒲師兄的描述,以及其他自然堂師兄弟的指點,秦浩軒又整整摸索了兩天,這才找到蒲漢忠師兄家的具體位置。

「不對啊!蒲師兄家不是在一座石山下,是一個破落的小村莊么?」秦浩軒看著遠處原本該是一個破落小村莊的地方,現在卻是一個很大的鎮子。

雖然大田鎮也稱之為鎮,但和這個鎮子比起來,就像皇帝住的皇宮和乞丐落腳的城隍廟的區別。

秦浩軒當先走進去。

等他走進這個鎮子,才發現這個鎮子也不是特別大,但卻很是繁華,街道兩邊林立的商鋪,斜掛著彩旗:蒲記食府、蒲記書齋、蒲記古玩行……

顯然,這個小鎮上的居民大多姓蒲,和自家師兄同姓,看來蒲這個姓氏在當地也算是大姓了。

秦浩軒走到一個熱情的商鋪老闆面前,和藹的詢問:「請問老闆,您知道一個叫蒲漢忠的人嗎?」

那老闆一臉驚愕,四處張望一眼,像做賊一般,看到沒人注意,才長吁一口氣,嚴肅的對秦浩軒道:「小兄弟,你是第一次來咱們蒲仙鎮吧?剛才你說的那位的名諱可不能隨便提1

秦浩軒愣了愣,蒲漢忠師兄的名諱不能隨便提?怎麼回事?

就在他還想繼續詢問時,在這個足夠容納三輛馬車並肩行駛的街道那頭,駛來了一輛華麗的馬車,這輛馬車雖然不大,但富麗堂皇,馬車頂棚鑲著一顆拳頭大的金珠,整輛馬車的材質都是由防水透氣又昂貴的青綢布製作,顯然是財大氣粗的大戶人家用的。

馬車一路前行,儘管街道路面夠寬,但是一路上的人都紛紛避讓,生怕衝撞到他,不用人清道這街道中間便空無一人了,簡直比縣太爺出行還要威風。

這輛陸秦浩軒身前時,正在趕馬的僕人看到藍煙,那雙賊眼頓時一亮,轉過頭對馬車裡的人說了一句什麼。

馬車停下來,一個身穿華美綢緞衣裳,著各種好看金邊花紋的青年跳下來,看上去二十來歲模樣,看長相併不算好看,整個人透出一股桀驁之氣。

他望了望秦浩軒和刑,隨後目光停留在藍煙身上,他將藍煙從頭到腳打量一次,喉結滾動,顯然咽下一口口水,從他眼中透出的猥褻,明顯不懷好意。

被他盯了一陣,藍煙滿心不悅,朝秦浩軒身後一藏,被這人猥褻眼光看了一遍又一遍,她都覺得噁心了!

若不是這裡是秦浩軒最敬重師兄的家鄉,她早忍不住出手教訓這青年了。

青年冷哼一聲,蔑視的眼神看向秦浩軒,道:「你這個妞多少錢賣?本少爺買了1

秦浩軒一愣,他沒想到這青年竟然無法無天到這種地步,開口就要買藍煙?若是普通人,看到這少年的排場氣派,早就嚇得如驚弓之鳥,但秦浩軒三人都是修仙者,豈會害怕凡人勢力?

「不賣1秦浩軒的聲音淡然,瞥了這青年一眼,隨即又移開了,顯然不將他放在眼裡。

青年男子不悅,在蒲仙鎮這塊地盤上,還從沒有外地人敢在自己面前這麼囂張,他從僕人手裡接過一張賣身契,又掏出一百兩銀票,輕蔑的說道:「錢給你,人歸我1

秦浩軒有些怒了,泥菩薩都有三分火氣,他是修仙者不假,可也還是血氣方剛的少年,在他身後的藍煙更是暴怒,呵斥:「賣你奶奶,你奶奶多少錢賣?姑奶奶買了1

聽到藍煙的怒罵,那青年不怒反笑,登時笑起來了,道:「有意思,有意思,本少爺就喜歡帶刺的玫瑰,小蹄子夠潑辣,我喜歡1

隨即,他那雙透出陰狠的眼睛又落在秦浩軒身上,語氣中帶著幾分威脅:「你賣也得賣,不賣也得賣!不然你們兩個休想走出這個鎮子1

他身邊那惡奴也幫腔,狐假虎威的吼道:「你們這兩個外地人別敬酒不吃吃罰酒,我家文儒少爺看得起你才給你們錢,這錢不管你們要不要,這小妞已經是我們文儒少爺的了1

說著,惡奴準備過來搶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