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二百七十三章 一人得道雞犬升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三章 一人得道雞犬升天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秦浩軒笑了,這兩年來自己確實也被不少修仙者威脅過,其中甚至還有仙樹境的赤煉子,但沒想到自己越混越回去了,下山替師兄尋親,竟然被一個凡人惡奴威脅。

對付這幾個凡人他也不屑出手,很是直接的看向刑說道:「花少,到了你欺男霸女,魚肉鄉里的時刻了。」

秦浩軒沒興趣對凡人出手,刑到是很有興趣,畢竟兩人沒事聊天時,刑表達過自己最大的夢想就是欺男霸女,魚肉鄉里的做個惡少,如今雖然不能做個惡少,但是欺負欺負人,這種事情也還是可以小爽一下的。

「唰1

刑大踏步一跨,揚起拳頭一拳打在惡奴肚子上,惡奴身子頓時彎成蝦米狀,大口大口吐出胃裡的東西,間雜著還有鮮血。

那少爺一驚,他沒想到在自家地盤上,還有人敢動手打自己的人,這跟造反沒有什麼區別啊!他一面後退一邊指著刑,想要放出些威脅的話語……

只是……刑沒給他說話的機會,啪的一巴掌抽在他臉上。

響亮的耳光聲,在整條街頭傳播著,惡少的幾顆牙齒已經飛出,在陽光下劃過幾道白光。

街道上死一般安靜,所有人看著秦浩軒三人就像看到瘟疫,一個個臉上都露出驚容,但眼神里卻有著幾分痛快,看來這惡少家的勢力不小,這些普通人在他們淫威之下都敢怒不敢言。

「好爽啊!抽人真的好爽啊!老秦,我建議你還是跟跟我學學,釋放一下心中的氣。」

刑一連在他臉上打了十幾巴掌將他原本就不好看的臉蛋直接打成豬頭,然後又一拳打在他肚子上,打得他口吐白沫。

動完手,刑施施然回到秦浩軒身邊說道:「爽啊!我真的建議你以後也試試……」

再看那所謂的文儒少爺,以及惡奴,已經躺在地上,鼻青臉腫,口吐白沫,哎喲震天。

刑的分寸確實拿捏得不錯,一拳足夠打死修仙者的拳頭竟然沒打死這兩個凡人,秦浩軒一旁只是搖頭苦笑,自己實在不怎麼喜歡欺負人。

那惡少看向秦浩軒三人的眼神露出驚恐,但還不忘威脅:「你們,你們敢打我,你們等著……你們得罪我就是得罪整個蒲仙鎮,你們死定了……」說著,他和惡奴兩人連滾帶爬的爬上馬車逃跑了。

秦浩軒三人和那惡少發生衝突時,原本站在他旁邊的商家老闆躲得遠遠的,生怕被惡少認為他們是一夥的,見惡少走後,他忙說道:「你們闖禍了,你們闖大禍了!快點走吧,你們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他們家手眼通天,你們快走吧1

其他人也望著秦浩軒三人,露出同情的眼神。

秦浩軒三人哪裡會懼怕這些凡人的勢力?他朝這好心的老闆投去一個善意的微笑,然後繼續問道:「大叔,我是來找蒲漢忠的後人,你好像知道這個人吧?能麻煩你告訴我他的後人在哪裡嗎?」

「你剛才打的那個人,就是蒲仙人的後人呀……」這老闆驚訝的張開嘴,說道。

秦浩軒也愣了愣,按照蒲師兄說的,他家裡不是很窮嗎?而且在一個很窮的村莊,如果那惡少是他的後人,那他家豈不是很富有?

「大叔,你弄錯了吧?蒲漢忠家不是很窮的嗎?」

這店家搖頭道:「你說的那都是老黃曆了,以前蒲仙人家確實很窮,那時候我們蒲仙鎮還只是一個小村子呢,不過蒲仙人少年的時候得了奇遇,被仙人看中,後來跟隨仙人修仙去了!蒲仙人離開家后,他們家境確實挺不好,當時我們整個村子都時不時有山匪來掃蕩搶劫呢。」

「後來呀……蒲仙人修仙有成,回家探親的時候將那幾窩山匪全部給殺了,給了咱們這一方太平!咱們當地老百姓為了感激他,還為他立了生祠,日夜上香供奉感謝,這個蒲神廟就在咱們鎮的東頭。」

說著,這店家老闆的眼神中也有幾分崇拜,道:「蒲仙人回來后,給了家裡人不少黃金白銀,據說他還會點石成金的法術,當時蒲仙人家就發財了,不過蒲家發家可不止這點呢!當時咱們縣的縣太爺患了一種怪病,到處尋醫求葯久治不愈,後來找到正在家裡探親的蒲仙人,蒲仙人給他開了個藥方,這縣太爺藥到病除,後來蒲仙人雖然走了,但是給家裡人留了仙藥的藥方,很多疑難雜症都是藥到病除,後來蒲仙人家的後人就利用這個,給不少縣太爺,甚至還有州官老爺治好病,原本只是小村莊也發展成這繁華的蒲仙鎮了1

店家老人說起蒲仙人,眼神中也露出崇敬,但一提起蒲仙人家的後人時,他眼神中的崇敬瞬間消失,只是無奈的搖頭嘆息,他對秦浩軒道:「你們外地人不懂事,打了蒲仙人家的後人,這可是惹大禍了,你們快逃吧,最好逃出咱們這個縣,不然縣太老爺都可能會派兵抓你們呢1

在一旁聽的人也紛紛勸說起來:「年輕人,你們快走吧,蒲仙人的後人什麼都做得出來啊!你把蒲文儒打得那麼慘,蒲家肯定不會放過你們。」

「快跑吧,現在跑還來得及,等縣太爺下令拘捕你們了,你們可就沒地方跑了1

這些熱心的旁觀者們勸了幾句,見秦浩軒三人沒有動靜,還傻乎乎的站在原地,他們也只好嘆息著走了。

在他們眼裡,這幾個外地的後生還不知道蒲仙人家後人的可怕,不過他們這些本地人可不敢說蒲仙人後人的不是,只好紛紛搖頭散去了。

秦浩軒三人愣住了,秦浩軒原本以為蒲師兄的後輩都混得很凄慘,卻沒想到蒲師兄修仙后回家的無意之舉,竟然讓他家後人徹底成為一方土豪劣紳,在這一方土地橫行霸道,欺男霸女。

雖然店家老闆不敢說蒲仙人後人的壞話,但從他偶爾露出的嫌惡眼神中,可以猜測蒲仙人後人確實很可惡。

向這位熱心的店家道謝后,秦浩軒沉默了許久,他們三人走了幾步,秦浩軒才長嘆出聲:「沒想到蒲師兄那麼好的人,他的後輩竟然變成了這般模樣,欺男霸女,橫行鄉里……」

一時間,秦浩軒覺得心裡有點堵,若是蒲師兄知道這一切,肯定也會很心痛吧。

刑和藍煙都沒見過蒲師兄,只是從秦浩軒偶爾說起蒲師兄時,臉上流出的敬重和黯然,可以猜測蒲師兄在他心中的地位很高。

「既然你師兄後人過得很好,我們就走吧,反正他們也不需要我們照顧了。」刑想了很久,不願再在這裡呆了,因為留在這裡沒意義了。

秦浩軒卻斷然搖頭拒絕,他道:「不行,現在還不能走。蒲師兄的後人現在更需要我們照顧,他們如此張橫跋扈,這樣下去遲早會完蛋,那些利用手裡權勢魚肉鄉里,欺男霸女的人往往都沒有什麼好下場,如果任由蒲師兄的後人這麼膨脹下去,我怕師兄的這些後人會惹怒某些人而徹底絕後……」

說到這裡,刑也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如果是其他人,秦浩軒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畢竟他們是高高在上的修仙者,不干預凡人的正常秩序,畢竟在各個地方,魚肉鄉里欺男霸女的事情都有人做,想管也管不過來,但這些是蒲師兄的後人就不同了,他不能看著蒲師兄的後人這麼墮落下去,最終走向滅亡一途。

秦浩軒三人打了蒲家蒲文儒少爺的事很快傳遍這個平靜的小鎮,對於蒲仙鎮來說,蒲仙人家後人就像是不可觸碰的禁忌,有仙人在背後撐腰,他們為非作歹都不會有事,但是幾個外地人竟然打了蒲仙人家的子孫,這就捅了馬蜂窩了。

蒲仙鎮的人再看到秦浩軒三人時,都遠遠的避讓開來,彷彿他們三人是瘟疫。

秦浩軒本想找個人問問蒲漢忠家在哪裡,但是那些凡人一看到秦浩軒三人遠遠就跑了,秦浩軒無奈苦笑一聲,只好又轉回去,希望那名熱心的店家老闆能指路。

他們走回去時,那名熱心的店家老闆正收拾東西,準備關門,見到秦浩軒三人竟然又折回來了,不禁大驚失色,道:「你們三人怎麼還不走?」

「大叔,你收拾東西幹嘛?現在還不到打烊的時間吧?」秦浩軒皺起眉,詢問:「我們轉回來,是想請問大叔,蒲漢忠家在哪裡?」

店家老闆輕嘆一聲,走到原本熱鬧非凡,現在卻稀稀落落沒幾個人的街道上,指著一頭道:「你們朝這邊走,很快就能看到一個氣派的大宅子,那就是蒲仙人的家。不過我勸你們還是快跑吧,蒲仙人家勢力很大,你們是鬥不過的,找上門去跟找死差不多……哎,你在我店子門口打了人,我這店子恐怕也開不下去了,只好先關門避避風頭。」

秦浩軒愣了愣,臉色陰沉下去,即便是刑和藍煙也清晰感覺到秦浩軒怒了,他們兩都想不通,秦浩軒好歹也是修仙者,怎麼還為幾個毫不相關的凡人發怒?

他們無法想象,秦浩軒在替蒲漢忠師兄怒。

如果蒲師兄知道他的後人們借自己名頭欺橫霸市,魚肉鄉里,恐怕也會和秦浩軒一樣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