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二百七十四章 仙眼入世觀凡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四章 仙眼入世觀凡塵【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秦浩軒向店家老闆道了聲謝:「大叔,你放心,你好好的開店,不會有事的。」

說罷,秦浩軒陰沉著臉,一言不發朝蒲師兄家走去。

現在的秦浩軒很想看看,蒲師兄這些不爭氣的子孫到底會怎麼對付自己,他並不介意替蒲師兄教育教育這些不爭氣的傢伙。

……

幾十年前,蒲漢忠的家只是幾間破落的茅草屋,幾十年後的今天,承蒙蒲師兄的餘蔭,他的後輩們住在寬敞富麗的大宅子里,過著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土豪劣紳的生活。

此時,就在蒲家的大祠堂里,這裡供奉著蒲漢忠的長生牌坊,被刑打慘了的蒲文儒和惡奴跪在蒲漢忠長生牌坊前向自家的親長哭訴。

這些年隨著蒲家的發跡,蒲家的子孫人數也急劇增多,許多遠親得知家裡竟然出了一名仙人,也紛紛投奔過來,加上原本蒲家的一些親戚,蒲家已經發展成數百人的大家族。

當然,最有權勢的還屬蒲文儒這一脈,蒲文儒的爺爺正是蒲漢忠的親哥哥,蒲文儒的父親正是蒲家的當代主人,也是蒲漢忠的親侄子。

蒲文儒跪在地上,大聲哭訴:「爹爹,你一定要為我報仇!那三個外地人在蒲仙鎮打傷我,分明沒將咱們蒲家,更沒將仙祖放在眼裡,你一定要抓他們剝皮抽筋,大卸八塊1

得知蒲文儒被打,蒲家的人也紛紛聚集在這裡,聞言他們勃然大怒,偌大的廳堂頓時熙熙攘攘跟菜市場似的,這些衣冠楚楚的男人們一副士紳打扮,嘴裡卻著最低俗的言語。

「我操他祖宗十八代,竟然敢在咱們蒲仙鎮打人,還打了文儒少爺,一定要把他們的手腳都打斷1

「打斷手腳?那太便宜他們了!竟敢冒犯咱們仙人之家,真當咱們是軟柿子么?」

「縣太爺都要給咱蒲家七分薄面,這幾個外地人是什麼東西,我看要把他們祖墳在哪裡逼問出來,回頭挖他祖墳,鞭他祖宗屍骨1

「說得對,就該這麼辦1

一群衣冠禽獸在祠堂里大聲怒罵,每個人臉上都掛著怒氣,還有高高在上的優越感,他們是誰?他們是仙人的後輩子孫!現在仙人後輩子孫被欺負了,給自家仙人蒙羞,當然要狠狠報復他們!

其中幾個脾氣暴躁的更是拿著哨棒,準備出門抓人了。

就在這時,一個蒼老的聲音喝道:「站住!都給我站住1

這個七十多歲的老頭正是蒲老太爺,他是蒲家真正話事人,蒲仙鎮最德高望重的存在,也是蒲漢忠的親哥哥。

看到這個穿著貴氣華麗綢緞褂子,拄著龍頭拐杖的蒲老太爺,蒲文儒哭得更大聲了,大喊「爺爺,你得給孫兒做主報仇啊1不想大聲喊叫時牽動了痛處,登時冷汗涔涔,慘叫連連。

蒲老太爺看到自己最疼惜的孫子變成這樣,一張老臉陰沉,手中龍頭拐杖連連敲地,道:「看你們吵吵嚷嚷像什麼樣子!知道的知道你們是仙人的親戚,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們是打家劫舍的山匪呢!我跟你們說多少次了,我們是什麼身份?我們是士紳,是有身份的士紳,是出了仙人的士紳之家!像這種事你們不要插手,趕緊帶話給縣太老爺,讓他趕緊把三個兇手抓住,然後押過來1

一個諂媚的聲音響起:「老太爺思慮周全,我們魯莽了,我們這就叫縣太爺抓人1

「老太爺英明啊1

「就是,抓過來非打死他不可1

……

前方正是蒲仙鎮最大的宅子,也就是蒲師兄後人的府邸,雖然和太初教上任何一棟建築沒得比,但丟在附近州府來說,都算得上氣派闊氣的。

秦浩軒遠遠看到這個大宅子,大門上掛著「仙人府郾四個金光大字的牌匾,生怕別人不知道他家有仙人做後台似的。

看到這個牌匾,藍煙和刑忍俊不禁,秦浩軒也不禁氣結,就連太初教的太初寶殿里,也不敢懸挂這四個字,可這牌匾竟然在蒲仙鎮掛了幾十年。

真是無知無畏啊!

走到門口時,以秦浩軒等三人敏銳的感知力,自然聽到祠堂里的嚷嚷聲了,秦浩軒冷笑一聲,臉色更加陰沉。

他們三人直接跨入蒲家,那些如狼似虎的護院哪裡攔得住他們?很快便來到蒲家祠堂。

踢開祠堂氣派的紅木大門,入目是蒲漢忠師兄的長生牌坊,長生牌坊下是一個巨大的香爐,此時剛換上九支嬰兒手臂粗的香,冒出裊裊青煙。

蒲家這群不成器的傢伙,竟然在蒲師兄長生牌坊下議論這些齷齪勾當,看到這一幕,秦浩軒因為氣氛而令胸口劇烈的起伏著。

「你們不用找了,我來了1秦浩軒冷眼掃視著蒲家的這些後人,目光最終定格在那位拄著龍頭拐杖,臉上卻沒有老人該有慈祥的老太爺身上,在他滿臉皺紋之下,秦浩軒依稀看到蒲師兄的音容笑貌。

可即便他們長得再像,秦浩軒也無法將這個蒲家罪惡之源的老頭子和和藹忠厚的蒲師兄相提並論。

看到秦浩軒三人,尤其是看到秦浩軒身後的刑,蒲文儒聲嘶力竭的大聲喊道:「爺爺,是他們,就是他們1

哪還要老太爺下令,一干凶神惡煞的惡奴,以及自恃學過幾手花拳繡腿的蒲家後人一個個輪著足夠打死人的哨棒衝上來,若是普通人在他們這通哨棒亂打之下,幾乎是必死無疑。

秦浩軒隨手一揮,揮出青色刀氣,將這些哨棒準確的切成兩截,卻沒有傷到一個人。

僅僅只是一斬!剛剛還嘈雜的院子,瞬間陷入了死一樣的安靜。

仙人手段!

這是仙家手段!

這些自稱仙人後人的傢伙要還看不出他們身份,也算是瞎了狗眼了。

直到這一刻,蒲家人才知道自己招惹的並非是人,而是仙!

所有蒲家子孫愣住的當口,反倒是拄著龍頭拐杖的蒲老太爺眼睛一亮,忙走前幾步,滿臉訝色的他率先跪在地上,恭恭敬敬頌道:「不知上仙駕臨,有失遠迎1

那些持著半截哨棒的惡奴,以及震驚得目瞪口呆的蒲家後人們忙跪在地上,自從知道秦浩軒三人竟然是仙人,躺在擔架上的蒲文儒臉都嚇白了,趴在地上做五體投地狀,大氣都不敢出。

就在秦浩軒想訓話時,異變突生。

原本第一個跪在地上的蒲老太爺悄悄從懷裡掏出一張符籙,刺破手指,擠出一滴鮮血在符籙上,硬生生將這道符籙引動,攻向秦浩軒。

這符籙是蒲漢忠當初留給自己這大哥的,以備不時之需,一共留了三道,這幾十年來一直被蒲老太爺當做鎮家之寶,現在看到竟然惹到仙人了,也顧不得什麼鎮家之寶了,先殺了這仙人再說。

蒲老太爺已經想好了,不管怎樣也要先把這仙家給殺了!然後速速分享燃鶴去向蒲漢忠求援,詢問該如何處理接下來的事情。

蒲老太爺很自信,漢忠畢竟是自家人出去的!哪怕這位仙家跟漢忠是師弟的關係,漢忠最後也會向著自己家人的!

符籙里封印的是一道的刀氣,淺白色,是最粗淺的,靈力波動也只有仙苗境二三葉。

這種威力的自然傷不到秦浩軒,刀氣直直劈在秦浩軒身上,然後分崩離析。

不過被打到,秦浩軒愣住了,他並不是被的刀氣打愣的,而是這道符籙是蒲漢忠親手製作,這道符籙散發出來的靈力波動里有他很熟悉的蒲師兄的氣息。

他猶記得在自己選了蒲師兄做入道師兄,在自己狹小的房間里,蒲師兄傳了自己,當時他還親自示範了,這是這股熟悉的靈力波動。

一時間,秦浩軒不禁傷感起來。

秦浩軒愣住了,蒲老太爺也愣住了,他沒想到自己的仙人弟弟留給自己的符籙竟然傷不到秦浩軒,一時間不知該如何是好。

片刻后,秦浩軒才回過神來,沉迷在記憶里蒲師兄的音容笑貌是這麼和善和藹,一副與世無爭的淡然,可眼前這個蒲師兄的同胞哥哥,卻如此的惡毒陰險,竟然還有臉供奉蒲師兄的長生牌坊!

秦浩軒很想一斬將長生牌坊給打算,這些人根本沒資格供奉師兄!只是……這畢竟是師兄的牌坊……

「想不到蒲漢忠師兄這麼好的人,他的家人後輩居然如此這般不爭氣,魚肉鄉里,欺橫霸市!如果蒲師兄知道了,肯定會氣得又咳嗽了……」秦浩軒想起蒲師兄師兄一旦靈力消耗過度,或者情緒激動就會咳嗽,頓時神情黯然,語氣也緩和了許多,指著蒲老太爺:「你們……真的……太讓我失望了1

「你見過我弟弟?」蒲老太爺本以為這仙人這麼厲害,自己偷襲了他,必死無疑,可現在聽他說起自己弟弟,竟然還很熟悉的樣子,頓時驚喜。

秦浩軒冷冷掃了這一廳堂的蒲家子孫,道:「蒲師兄讓我下山看看你們,如果你們有什麼困難,盡量幫扶你們一把!呵呵……卻未曾想到你們不但混的很不錯,還魚肉鄉里,欺男霸女,無惡不作!讓蒲師兄一世英名到頭來還為你們蒙羞1

聽到秦浩軒果然是蒲漢忠的熟人,蒲老太爺和蒲家人才放下心來,看來性命無憂了,但是在蒲漢忠的這位朋友面前,他們報怯,就像犯了錯的孩子見到自己靠山一般。

「我勸你們好好收斂,現在蒲師兄已經去世了,你們的靠山沒了!你們再這樣為非作歹下去,遲早會得到報應的1秦浩軒聲音冷漠,就像教訓著自己的子孫,儘管他的年紀還沒這裡任何一個大,但是他是高高在上的修仙者,而這些都是凡人,絕對是身份差距、實力差距,無法彌補的仙凡之別讓他有資格大聲訓話,而這些跪在地上的老少爺們只能俯首貼耳,不敢反駁半句。

當他們從秦浩軒嘴裡聽到蒲漢忠已經去世的消息了,這些臉上都有著幾分倨傲的蒲家人們都崩潰了,蒲漢忠是他們最大的靠山,他們橫行鄉里卻沒人敢動他們,除了和當地官員有勾結外,最大的依仗就是自家的仙人蒲漢忠,否則當地的官老爺們憑什麼給他們臉?

得知消息的蒲家人臉上,一個個露出絕望、恐懼的神色,眼淚唰唰滴落,倒不是他們跟蒲漢忠有多深厚的感情,而是他們也知道自己作惡多端,但想著還有仙人老祖宗,也沒人敢報復他們,現在靠山竟然死了,他們哭的不是靠山,而是自己。

一時間,整個蒲家祠堂陷入絕望的漩渦中。

蒲老太爺畢竟是見過世面的,他老淚縱橫,撲到秦浩軒腳下,聲音顫抖:「上仙,上仙,您可是漢忠的好朋友,師兄弟,你一定不能見死不救,你一定要庇佑我們蒲家呀!我們,我們給你立生祠,立長生牌坊……」

秦浩軒心底更加嫌惡:「蒲師兄就是被你們害的,你們的罪過都加到蒲師兄身上,導致他折壽,英年早逝,你們還想來害我折壽么?若你們老老實實的做一個正常的士紳之家,我看在蒲師兄的面子上倒是可以庇佑你們,但是你們若繼續這樣下去,我會代替蒲師兄懲治你們1

習慣有仙人做靠山的蒲家聽到秦浩軒願意做他們靠山,頓時忙答應:「我們一定改過自新,我們一定改過自新……」

秦浩軒在心底長嘆一聲,然後目光落在蒲文儒身上,道:「這傢伙送去官府嚴辦!其他人在家裡好好反思!我知道,你們做了很多惡,按照天理循環,我該把你們都收拾了。可,你們真的很走運,因為你們這群王八蛋的身上流淌著跟我師兄一脈的血!再有下次,我定替師兄清理門戶1

秦浩軒說罷,頭也不回的走出祠堂,遠遠丟下一句話:「過段時間我還會來,如果你們沒有改過,別怪我出手無情1

這一屋子飛揚跋扈的蒲家後人戰戰兢兢的看著秦浩軒離開,這才癱軟下來。

得知最大的靠山蒲漢忠已死,蒲家人臉上高高在上的優越感也消失無蹤,蒲老太爺在蒲家人扶持下站起來,目光狠狠掃過在場所有人,殺伐果斷的下令:「都記住了,收斂點!誰還敢瞎招搖,趕出家門,族譜除名,另外漢忠已經去世的事情,你們誰都不許傳出去,否則亂棍打死1

蒲家人此時哪裡還有秦浩軒來之前的傲氣,聽到蒲老太爺的命令,當即連連點頭。

此時沒有了靠山的蒲家必須循規蹈矩了,而且蒲漢忠仙祖死亡的消息也不能外傳,否則以他們蒲家這些年積累下來的仇怨,知道他們沒了靠山的仇人,肯定上門把他們撕了。

沒有了靠山,蒲家從兇猛的老虎變成病貓。

一個修仙者在凡間的影響力竟然是如此之大,即便是這件事的間接當事人蒲漢忠恐怕也想不到的,如果他想得到,也不會拜託秦浩軒來照看他的後人了。

走出蒲家,刑感嘆道:「你那蒲師兄也不算強,在你們太初教中都排不上號,可是他在凡間帶來的影響力竟然如此巨大,只可惜你蒲師兄這麼好的人,卻有這麼一攤後人,也算是冤孽啊1

秦浩軒默默無語,他心中也同樣在感嘆仙凡之別,蒲師兄的實力在太初教只算墊底,但他凡間的子孫卻借著他的名號橫行鄉里,幾十年人甚至都沒人敢招惹!

仙凡之別,一念天地,有若雲泥,秦浩軒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悟,曾經以為入紅塵只是讓自己認清,如今的自己高高在上,凌駕在凡人之上的地位,如今看來……太初的入紅塵並非這般簡單,這些日子凡塵遊走,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好似悟到了什麼,又好似還不是那麼清晰。

漫無目的的走了一陣,走出了蒲仙鎮的範圍,刑見秦浩軒的心情似乎好了些,然後問道:「接下來我們去哪裡?」

秦浩軒愣了愣,自己的事都辦完了,似乎也不需要再去哪裡了,他道:「還能去哪裡,回太初吧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