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太初>第二百五十七章 狗眼從來看人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七章 狗眼從來看人低【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歷史穿越

秦浩軒的事情都辦完了,看完了父母,也幫蒲師兄完成了心愿,確實沒必要再遊盪。

藍煙沒有意見,可刑不太願意啊,凡間雖然無聊,但是和凡人在一起總比和太初教那一群如狼似虎的修仙者在一起要好,尤其是那大營里還有幾個強大的老傢伙,萬一自己不小心露出馬腳,他們肯定會毫不猶豫的斬殺自己。

所以刑道:「你難得請一次假,這麼急著回去幹嘛,不如在外面多玩幾天1

刑的提議遭到秦浩軒的白眼,就像刑是一個敗家子:「現在我出來還不到一個月,那一萬顆下三品靈石至少還能退個九千顆,如果運氣不好斬殺的散修少,九千顆下三品靈石可是我一天的全部收入了。」

聽到秦浩軒這般算賬,刑還能怎麼著,長嘆一口氣,他正準備找個沒人的地方再變作軟甲披在秦浩軒身上,就在這時,遠處傳來幾聲叱喝聲:「快,快,就是他們幾個1

秦浩軒抬頭,看到一群如狼似虎的衙役,在一個騎著高頭大馬的官員指揮下,將自己包圍起來。

為官員牽馬的惡奴正是蒲家的人,在秦浩軒三人打了蒲文儒時,蒲文儒便擅作主張,命自己手下一個僕人去請縣官老爺,所以他並不知道蒲家後來發生的事。

縣太爺也十分給蒲家面子,像他這種被酒色掏空了身子的傢伙,每個月全憑著蒲家熬的那幾碗仙藥救命呢,蒲家人精明得很,不肯將藥方直接給他,只是每個月派人給縣太爺送幾幅煎好的葯,美其名曰經常走動增進感情,縣太爺公務太忙,熬藥這種小事就交給蒲家來做。

若不是蒲家後面有仙人撐腰,縣太爺直接就掀了蒲家的祠堂,搶了那副藥方了。

和他一樣存這個想法的人不少,但真正敢動蒲家的沒有,畢竟仙人在凡人的眼裡太可怕了!誰沒事去招惹仙人的後輩子孫?

這名縣太爺一瞪秦浩軒,便叱喝道:「來人,將他們幾個江洋大盜給抓起來1

眾衙役應了一聲,紛紛抽出佩刀,準備擒拿秦浩軒三人。

秦浩軒眉頭一皺,剛才不是教訓過蒲家的人,怎麼剛背過身就被蒲家的僕人請縣太爺抓自己了?莫非他們幼稚到以為自己怕一個縣官?

「且慢,你說我是江洋大盜?」秦浩軒皺起眉頭,冷冷瞪著這個明顯睜眼說瞎話的縣太爺,這傢伙和蒲家坑窪一氣,顯然不是什麼好官,蒲師兄後人的驕橫跋扈,有一半是這種官員養出來的。

這縣太爺冷哼一聲,用鼻孔看著秦浩軒三人,道:「本官可是有名的青天大老爺,這幾天上峰傳訊,說有江洋大盜進了我縣,本官馬上組織人馬抓捕,這下終於被我逮到了!難道你認為本官還認錯人了不成?」

他毫無廉恥的給自己戴了頂大帽子,然後為他牽馬的蒲家惡奴忙附和:「大人,就是這三個江洋大盜,我家文儒少爺還被他們打傷了。」

「人證在此,你們幾個江洋大盜還有什麼話說1這縣太爺威脅道:「你們最好乖乖束手就擒,否則……哼哼1

「否則怎麼樣?」秦浩軒覺得好笑,自己長相是不是太和善了,人見人欺?若是自己修仙之前,被這個縣太爺一威脅,肯定嚇得屁滾尿流不敢反抗了,但現在卻不同了,秦浩軒甚至帶著貓和老鼠的心態,戲謔的看著這個縣太爺,想看看從他的狗嘴裡到底吐出什麼象牙來。

「否則本縣誅連你們九族1縣太爺說得理所當然:「當然,如果你們乖乖束手就擒,本縣可以考慮只抓你們幾個,不連累你們的家人。」

秦浩軒眉頭漸漸擰了起來,以前也知道這世上是有些拿著權力亂來的狗官,但還真沒見過如此混蛋的狗官。

若自己不是修仙者,而是普普通通的凡人,現在已經被這狗官給草菅人命了吧?這樣的狗官,留著他作甚?

秦浩軒很隨意的抬手揮出一道,兩丈長的青色刀鋒直接切掉縣太爺的頭顱,眾多衙役只感覺到秦浩軒手中亮起一道青光,然後縣太爺就變成無頭屍體了。

衙役們臉色大變,驚訝的看著秦浩軒,沒想到他說殺就殺!

要知道殺朝廷命官可是株連九族的大罪啊!但想起這名青年剛才的手段,他們動手不是,不動手也不是,一時間僵持起來。

「快快住手,不可對仙人無禮1就在這時,遠處跑來一個氣喘吁吁的人,他看到秦浩軒被一群衙役圍住,尤其看到地上變成無頭屍首的縣官,臉色一變,忙跪在秦浩軒面前:「上仙贖罪,之前蒲文儒私自去請縣太爺前來……您走後我們派人追都沒追回來,沒想到發現了這種誤會……」

想起已經被斬首的縣官,這名蒲家人咂巴咂巴嘴,這下麻煩大了。

看到蒲家人都跪在秦浩軒三人面前喊上仙,這一眾衙役嚇得手裡的刀都掉地上了,紛紛跪在地上,連大氣都不敢出。

眼前這三個人可都是傳說中的仙人啊!他們殺縣官說殺就殺了,殺自己這些小嘍還不是一句話的事?

「上仙饒命,上仙饒命,我們有眼不識泰山,冒犯了您,您千萬別計較。」

衙役們連連磕頭求饒。

這些凡人衙役,秦浩軒當然沒興趣跟他們計較,雖然他們跑來抓自己,但這是縣太爺的意思,和他們並沒有多大關係,秦浩軒不忿狗官,但這些衙役說到底也是無辜的。

「你們起來吧,不怪你們。」秦浩軒倒是恩怨分明,隨後又瞪著這名蒲家人,道:「蒲文儒也不用送官了,你回去給他條白綾,自裁好了。」

自裁?蒲家人連連磕頭求道:「文儒先人是跟貴上仙師兄為親兄弟啊,還請上仙……」

「蒲師兄……那就關到他死好了。」秦浩軒嘆氣說道:「不準成家,永遠單獨關在一個房間里,讓他讀一輩子書。」

蒲家人呆在當場,這跟殺了文儒有什麼分別?

只是如今仙人已發話,想再求情,那便是找死了。

這些衙役雖然暗地裡鬆了口氣,但還是不站起來。

秦浩軒詫異的說道:「我已經說了不追究了,你們怎麼還不起來?」

其中一名衙役頭壯起膽子,哭喪著臉回答道:「上仙,您把我們的縣官老爺殺了,您要是走了,就算您不殺我們,知府老爺知道了我們也是死罪呀1

秦浩軒愣了愣,想想好像也是這麼回事,自己修仙久了,也忽略了凡間的規矩,普通人殺朝廷命官那可是株連九族的大罪,罪同造反,這些衙役若是沒看到自己還好,可他們眼巴巴的看著自己殺人的,最後還沒抓住自己,以翔龍國嚴苛的律法,他們必死無疑。

「是這麼回事啊!你告訴我你們知府在哪裡,我去幫你們說清楚。」秦浩軒儘管可以一走了之,這些凡人衙役肯定不敢阻攔自己,但他也不想讓這些衙役為難,畢竟他們也是當差吃飯罷了。

問清楚知府的所在,秦浩軒三人直接離去。

一干衙役看著秦浩軒三人竟然這麼好說話,一個個激動得面紅耳赤,只要上仙出馬,知府老爺肯定不會為難自己這些小人物了。

「原來上仙這麼好說話1看著秦浩軒一刀斬了縣太爺,衙役們還以為自己必死無疑了,怎麼也想不到仙人原來這麼和善。

以秦浩軒三人的速度,走到府城也不過兩個時辰的功夫。

府城比蒲仙鎮要繁華多了,雖然比蒲仙鎮大很多,但問起路來也方便,很快就找到知府衙門所在。

俗話說知府衙門八字開,有理無錢莫進來,現在秦浩軒正面臨著這情況。

他走到知府衙門,十分和善的對守門的衙役道:「煩請轉告知府,我想拜訪他。」

這名守門的衙役十分利索的白了秦浩軒一眼,冷笑:「想拜訪知府的人多了去了,難道知府每個人都要見么?快滾1

「你去告訴你家知府,我斬了一個縣官,是來找他說清楚緣由的。」秦浩軒沒耐心跟他多說話,直接說明緣由。秦浩軒雖然為人和善,但也不是一味的老好人,他知道自己的和善該對哪些人用,比如眼前這種,你就算再和善也沒用。

這名衙役一驚,驚恐的看著秦浩軒,在他眼裡,不管秦浩軒三人有沒有殺縣官,這麼明目張的找上門來說這些話,至少也是鬧事的。

所以他十分果斷的大聲叫起人來,沒多久,一群配著長槍鋼刀的衙役趕過來,將秦浩軒三人重重圍

秦浩軒也不矯情,手中的刀氣一閃,將幾名衙役手裡已經抽出的鋼刀頓時斬斷。

就算武林高手也別想赤手空拳就斬斷鋼刀,這些在知府衙門當差的衙役都不傻,看到秦浩軒露出的這一手,頓時都驚呆了。

秦浩軒將脖子上掛著的玉墜取下來,這玉墜上刻著二字,當初下山時,葉一鳴師兄就囑咐自己,萬一遇到凡間的麻煩,就將玉墜取下來,任何一個知府以上的官員都知道這代表的是什麼。

畢竟知府已經有資格知道一些辛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