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二百五十八章 知府家中藏仙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八章 知府家中藏仙人【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你將這個給你家知府,就說有上仙要見他1秦浩軒將手中玉墜遞給之前那名看門的衙役,看他還沒動,於是催促道:「還愣著幹嘛,快去呀1

「上仙稍等,小的去去就來1那名衙役腿一軟,若不是秦浩軒差遣他去通報,他就直接跪下來了,但現在忙捧著這個玉墜進去了。

秦浩軒之前展露的那一手,只要不是傻子就能看出來他的不凡,他們只是當差吃飯的衙役,可不敢惹這種疑似上仙的傢伙,於是紛紛將手中鋼刀長槍收起來,一個個跪在地上磕頭。

不過一邊磕頭一邊在心裡詫異,這個上仙真夠和善的,自己這些人都拔刀相向了,他竟然沒斬了自己。

不管秦浩軒是不是上仙,能有這麼揮手斷鋼刀的實力,就不是他們這些小衙役能對付得了的,再說他們當差這麼久,聽說過有人冒充欽差大臣的,但還沒見誰膽大包天冒充上仙。

……

知府衙門後堂。

原本應該高高在上的知府大人,正恭恭敬敬的跪在地上,在他身前端坐著一個全身黑色長袍的人,看上去五十來歲,臉上有一條長長的刀疤,遠遠看去就像臉上盤踞著一條大蜈蚣,因為這條蜈蚣狀的刀疤,所以他整張臉都顯得十分猙獰。

他們兩正在說著什麼,就在這時,那名捧著秦浩軒太初玉墜信物的衙役敲門:「大人,小的有急事稟報。」

不容知府大人說話,端坐上方的刀疤臉眉頭一皺,道:「有人來了,本座去內廳迴避,你先起來。」

說罷,他起身走向內堂。

這刀疤臉走進內堂后,知府大人也從地上站起來,他語氣莊嚴,道:「進來。」

衙役小心翼翼推開門,看到端坐的知府大人,忙跪伏拜倒在地,語氣慌張:「知府大人,外面有三個年輕人,自稱是仙人,他說殺了一個縣官,要來見您,這是他的信物。」

衙役的話說完,知府臉色一變,尤其在接過衙役手中的玉墜時,那張方方正正的臉徹底扭曲了,道:「你先下去,千萬不可怠慢上仙,我隨後就來。」

翔龍國縣官一級的官員對某些辛秘知之甚少,但知府一級的官員已經有資格知道一些東西了,至少他們知道翔龍國的護國神教的太初教,太初教里全是仙人,而代表這些仙人身份的信物就是自己手中拿的這一條,刻著太初二字的玉墜。

打發走衙役,知府大人並沒有馬上去迎接秦浩軒,而是望著從內廳走出來的刀疤臉,急忙道:「上仙,這可如何是好?」

刀疤臉神情淡漠,掃了知府一眼,知府便覺得透體生寒。

「不要慌張,你先出去迎著好生招待,還不知道他來幹什麼,先打探清楚再說。」刀疤臉伸手接過知府手中代表秦浩軒身份的玉墜,這玉墜里有秦浩軒的一絲氣息,他一探后笑起來了,對內廳說道:「仙苗境十葉不到。」

內廳里又走出一個人來,這人比他年輕一些,但看上去至少像四十的中年男子,他道:「你有想法?」

刀疤臉輕笑一聲,對知府道:「你先去探探他的虛實,最好問清楚他到底是來幹什麼的,如果實在不行我也不介意幹掉他,他可是太初教的弟子,身上的好東西肯定不少。」

刀疤臉後半句話是對從內廳中走出來的人說的。

那人道:「算了吧,別打他的主意了,如果不影響我們大事的話還是放他走吧,就當沒看見。」

「輕易就放他走?」刀疤臉笑起來:「開玩笑吧,他可是太初教的弟子,而且只是仙苗境十葉不到,這種肥羊送上門來都不斬?我們可不是太初教那些人,作為散修獲得修仙資源的難度大太多了,而且即便他失蹤了太初教也不會重視得馬上尋找,這種名門大派的弟子,身上的東西比我們散修要強多了。」

中年男人聽的在理,對知府道:「也是,既然我師兄說了,你就將他留下來吧1

知府愣了,他雖然不知道仙苗境十葉是什麼含義,但他明白這個太初教的上仙顯然不如自己面前的這兩位,他們兩似乎沒將來人放在眼裡,而且還想殺了這個太初教的上仙。

可他們不放在眼裡,自己哪能不放在眼裡?知府都快哭起來了,自己只是一個凡人官員,哪有說讓上仙留下就留下的能力?

「如果留不下怎麼辦?」知府鼓起勇氣說道。

那刀疤臉想了想,然後從懷裡掏出一顆下二品靈石,遞給知府道:「你先用言語留他,實在留不住了再給他這個,你就說發現靈石礦之類。」

哪個能混到知府地位的是膿包?所以他很快會意點頭,表示明白,然後飛快的跑出去迎客去了。

遠遠的看到秦浩軒,知府大人哪裡敢托自己的官架子,還在很遠就扯起笑臉,一臉熱情的迎上去,在接近秦浩軒不足十步時率先跪下,道:「下官拜見上仙,上仙快請裡面坐。」

秦浩軒三人隨知府朝里走去,來到會客廳,知府大人又重新見過禮后,才小心翼翼打聽起秦浩軒次次的來意。

「這次來很簡單,就是將你管轄範圍的一個縣的縣官殺了,為免你連累那些可憐的詫異,所以我特意來跟你解釋。」

秦浩軒說得十分自然,說的話似乎在道歉,實際上哪有道歉的意思,擺明了就是我殺了你的人,現在來跟你說一聲,不要找其他人麻煩的意思。

說起來秦浩軒也確實是比較好說話了,那些高高在上的修仙者,殺凡人不跟碾死個螞蟻一樣,如果和他這樣殺一個人還跑過去特意說明了,那這仙也不用修了。

知府忙道:「這狗官竟然徇私枉法,死得不冤!就算上仙您不出手殺他,被我查出來他也難逃一死,說起來上仙幫下官解決了麻煩,還請上仙小住幾日,讓下官好好儘儘心意聊表謝意。」

秦浩軒十分乾脆的搖頭,道:「我來就是告訴你這件事的,說了就走。」

說罷,秦浩軒已然起身,刑和藍煙也跟著起身,準備離去。

在普通百姓面前高高在上的知府,秦浩軒三人卻沒有和他多說一句話的**,這就是仙凡之別,不管你在凡間權勢滔天,在修仙者面前和浮雲差不多。

知府見秦浩軒要走,忙起身道:「上仙,上仙留步,下官對上仙十分仰慕,還請上仙在我府里小住幾日,讓下官聊表敬意。」

一會謝意一會敬意的,秦浩軒連搭理他的心都沒有,秦浩軒畢竟是修仙者,如果一個凡人知府說讓他留下就留下,那他還修什麼仙?

見秦浩軒三人都不搭理自己,知府知道自己的馬屁和奉承就是放屁,忙從懷裡掏出那兩個修仙者給的下二品靈石,連連道:「上仙,上仙,還請上仙看在這個的份上別急著走。」

秦浩軒感覺到淡淡的靈力波動,他轉頭一看,發現這個凡人知府手裡拿著的竟然是一塊下二品靈石,登時瞪大眼睛,也停止了前行的腳步。

如果說這世上有什麼能讓秦浩軒改變主意,對他有點吸引力的話,靈石絕對是其中之一。

「你想幹什麼?」秦浩軒畢竟是上仙,而且還是一名擁有十九萬下三品靈石的上仙,雖然這一顆下二品靈石讓他停住腳步,但不至於讓他不顧形象的撲過去。

知府連忙說道:「上仙,下官手裡有不少這些東西,想跟上仙換幾個延年益壽的方子,為家慈療養身體,若上仙願意幫忙的話,下官願意將這些都獻給您。」

秦浩軒沉吟片刻,道:「你知道你手裡拿的是什麼嗎?」

「知道,這是一塊靈石。」知府恭敬的回答道:「在翔龍國,知府有許可權知道一些常人不知的機密,所以知道太初教,也認識靈石,而恰巧在我轄區範圍內正好有一條靈石脈,雖然大部分需要上繳,但我還是能擅自截留一部分的。」

秦浩軒隱隱覺得事情不對。一個知府發現了靈石礦,不去向他的皇帝老子稟報這件事情。反而來跟自己說,而且還要賄賂自己。

不是這個知府膽量太大,便是這個事情背後還有什麼其他的事情。

既然如此,那便留下來瞧瞧。

看看這個知府能耍出什麼花招?還是有什麼事情要求自己?

畢竟僅僅只是給家人看病,好像沒有必要作出要冒著風險,截留靈石這種事情。

私自截留仙人靈石,這個罪跟去造皇帝的反一樣,是要滅族的!滅九族!

「行,那我就留下來為你家人看看病,不過你必須把靈石給我。」秦浩軒做起買賣來沒有一點愧疚感。

知府忙應道:「自然自然,我留著也沒什麼用!三位請稍等,我這就去設宴款待三位。」

「不用1秦浩軒直接了當的拒絕:「你直接請你母親出來,我看完病就走。」

「不可不可,三位上仙請稍座片刻,下官立刻去安排酒宴。」說罷,不等秦浩軒等人拒絕,這名知府匆忙離去。

知府走了之後,刑才說道:「不對,不對勁呀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