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二百六十章 突襲強擊灰煙滅【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章 突襲強擊灰煙滅【四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上仙怎麼這麼急救走,下官為三位準備的接風宴都準備好了1知府知道強留不住,一臉無限惋惜。

秦浩軒笑了笑,然後起身離去,藍煙和刑也跟在他身後。

就在這時,知府忙喊道:「上仙留步,下官耽誤了上仙這麼久的時間,心中過意不去,既然上仙有要事去辦,下官也不敢挽留,這裡還有一點小意思,請上仙別推辭1

說著,知府將那兩名散修給他的靈石拿出來,送到秦浩軒旁。

秦浩軒接過這個袋子,小心翼翼打開一看,裡面全部都是靈石,甚至還有不少下二品靈石。

知府賠笑道:「這點小意思一來是耽誤了上仙時間的一點歉意,二來是結個善緣,希望下次上仙經過此地,能來我這府中小坐,也為家母看看病,還望上仙笑納。」

秦浩軒似乎滿意的點點頭,鼻子甩了一個嗯字,然後帶著藍煙和刑頭也不回的離去了。

走出知府府中,秦浩軒三人也很快出城,剛走到人煙稀少的地方時,那名仙苗境二十葉的散修果然追出來殺自己了。

「站住1這名散修聲音低沉,還帶著很沉重的男性磁音,倒是挺好聽的。

他走到秦浩軒三人身前,冷笑道:「你們是太初教弟子吧?」

秦浩軒已經知道這傢伙的來意,所謂來者不善,為免發生什麼變數,所以秦浩軒十分肯定的點頭,道:「我就是太初教弟子。」

秦浩軒的話還沒完全落音,他的身子就像一道流星般撞出去,同時拳頭砸向這名仙苗境二十葉的散修,這名散修沒料到秦浩軒竟然說動手就動手,倉促間凝出護體靈力。

不過他也沒怎麼在意,一名仙苗境十葉不到的小子,就算是偷襲也破不了自己的護體靈力的,只要給自己反應時間,一個仙苗境十葉都不到的小子,一個靈法就砸死了。

「啪1

秦浩軒這一拳落在這名仙苗境二十葉強者的護體靈力上。

被匆忙祭起的護體靈力一陣震蕩,竟然生出幾條裂痕!

這一幕讓這名二十葉境的散修傻眼了,他可以清晰感覺到對手的實力境界不超過仙苗境十葉,可他爆發出來的戰鬥力竟然連自己身上的護體靈力都能打出一條裂痕。

理論上一個仙苗境十五葉修仙者,使用他最擅長威力最大的靈法全力一擊,也只能讓自己護體靈力震動,想打出一條裂痕都是不可能的事!

難道說眼前這個少年竟然有仙苗境二十葉的戰鬥力?太初教的修仙者雖然得天獨厚,獲得資源容易,但也不至於培養出這樣越級挑戰的變態吧?

相差整整十個小境界啊!

驚駭之下,他毫不猶豫的又從懷裡掏出一枚護身符,捏碎之後,護身符淡黃色光芒亮起,這是一個仙苗境二十三葉的護身符,既然是自己想要打破也要耗費一些功夫了,在護身符以及護體靈力雙重保護之下,他開始準備靈法還擊。

但秦浩軒哪裡肯給他還擊的機會,他身子一縱,又靠近這名散修一些,然後毫無顧忌的放出手上厲鬼。

厲鬼一出,陰風瑟瑟。

仙苗境二十五葉的厲鬼在秦浩軒的控制下,一拳便打在這散修的頭上。

散修看到這厲鬼便暗叫一聲不好,但是以他和這厲鬼太近了,而且厲鬼身上透出的靈力波動讓他感覺到危險!

厲鬼一拳打來,躲避不及的他只好硬著頭皮硬抗!

「嘩1

散修身上的護身符當先碎裂,化作淡淡靈力波動消失,可厲鬼的拳勢並未減弱,接下來他身上的護體靈力就像脆弱的雞蛋殼一樣破碎了,然後厲鬼那陰氣森森的拳頭砸在他頭上,即便是擊碎護身符和護體靈力的餘威,還是在他頭上留下一個巨大的血洞。

鮮血噴射,這名仙苗境二十葉的散修死也想不到,一個出身太初教的仙苗境十臆子,竟然擁有這般恐懼的凶物,能一拳破掉自己的護身符和護體靈力,然後殺死自己。

即便他死的時候,眼睛還是瞪得大大的,彷彿想看清殺死自己的厲鬼。

可秦浩軒連這個機會都不給他,殺敵之後立刻收了它,畢竟這傢伙出來溜達的代價是秦浩軒體內嘩嘩消耗的靈力啊!

「一力破萬法,漂亮1秦浩軒的出手以及厲鬼的殺敵,讓刑也忍不住眼前一亮,讚歎出聲。

這幾個月秦浩軒的強化訓練還是很有效果的,厲鬼的收發更加順暢,如果對手實力差眼力也差點,只能看到一道黑影一閃即逝,然後自己的小命也一閃即逝了。

刑和藍煙都能感覺到,自從秦浩軒探親回來之後,他身上原本隱約藏著的一份浮躁此時已經盡數除去了,如果說他現在還有什麼像少年的地方,那就是他的長相還不算太成熟,很有幾分男子漢氣概的臉上還殘餘著一絲稚氣。

否則不論從心智、心機、氣質、實力境界、戰鬥力,以及令人恐怖的堅固道心,都無法想到秦浩軒還是一個不到十八歲的少年。

如果說以前父母是秦浩軒修仙求長生的一塊心病,現在父母就是秦浩軒修仙的莫大動力,他必須在有生之年飛升成仙,帶著父母家人一起過長生不老的逍遙日子。

需要做到這點,他必須比同齡人更加努力。

殺了這名散修后,秦浩軒馬上干起收繳戰利品的活,殺人這種血腥的事他不喜歡,可收繳戰利品他比誰都積極。

刑眼饞的湊近,看著秦浩軒將戰利品納入口袋,看到刑湊過來,秦浩軒警覺的將口袋捂得緊緊的,不讓他看到裡面的東西。

秦浩軒的這番舉動,勾引得刑口水都要流出來了,看秦浩軒這表情,這袋子里莫非有一堆下二品靈石,甚至下一品?不行,我說什麼也要弄幾顆!

「這些戰利品……」刑指著被秦浩軒捂得緊緊的口袋。

秦浩軒假咳一聲,打斷刑的話,道:「我們還是先談論下另外一個怎麼對付吧?之前聽他們對話,他們似乎有一個陣法,如果我們直接殺上門,若那個陣法是攻擊陣法,那就比較麻煩了。」

陣法這種東西比較高級,秦浩軒自信對付一個仙苗境二十一葉境的散修不成問題,但若那散修掌握著一個強大陣法,那就比較麻煩了。

說著,秦浩軒望著刑。

刑一個哆嗦,被秦浩軒這樣盯著顯然沒好事,他警惕的說道:「你這樣看著我幹嘛?本大爺不好男色1

「嘿!少打岔,你不是會變身么?」秦浩軒摸著下巴,像極了惡貫滿盈的人販子:「你就變成他的模樣,然後將我們幾個抓起來,只要那散修放鬆警惕,立刻就可以殺了他1

刑聽罷,毫無抗拒的點頭答應,他眼珠一轉提出一個要求:「沒問題,但這個人的靈石分我一半1

能讓守財奴這麼緊張,這散修身上的靈石肯定不少,刑在心裡暗暗揣測。

吸取了上次的教訓,刑再也不敢說分我幾顆,他如果說分我幾顆,秦浩軒肯定會真的拿兩顆三顆給他,然後告訴他,兩顆也是幾顆呀!想到自己已經很久沒吃靈石恢復實力了,雖然靈石跟石頭一樣難吃,但為了儘快恢復實力,刑決定這次說什麼也要弄些吃。

「老友,何必呢。分一半有點多吧?」秦浩軒同刑勾肩搭背的說道:「一成如何?畢竟我出力較多好吧?」

聽到秦浩軒這麼沒良心的話,刑再也忍不住了,他臉上肌肉跳動,那張俊美的臉蛋也激動得通紅:「我為你出了這麼多力,沒有功勞也有苦勞!不行,他身上的東西你必須分一些給我!我不要別的,一半靈石就好!如果你不給我,等下我就不變成他去騙人!騙人是很傷魔品的1

秦浩軒沉默了,似乎在做激烈的思想鬥爭。

刑見有戲,忙嘿嘿一笑,那一臉激動的潮紅迅速褪去,又和秦浩軒勾肩搭背,強硬表態之後開始軟磨:「咱們兩什麼關係?生死兄弟啊!哥們對你講義氣,你也得對哥們講義氣對不?一個散修身上的靈石不多,撐死也就千兒八百顆下三品靈石,對你來說也不算什麼,是不?再說我變成他也是需要消耗靈力的,像你這麼慷慨義氣的好兄弟,總不會虧待我吧?」

一直沉默的藍煙也看不下去了,對於秦浩軒的守財奴習性她也有幾分不忿:「你自己擺一次就要一百顆下三品靈石,給自己的好兄弟分幾顆就捨不得啦?」

有藍煙幫腔,刑底氣更足:「就是,就是1

在這兩人的擠兌下,一直在權衡的秦浩軒終於下定決心了,他道:「好吧,他身上的靈石我分一半給你,但是知府府坐鎮的那個人歸你殺,而且戰利品不能再跟我搶了1

刑沒想到這事真能成,毫不猶豫的點頭,一臉喜色,胸脯拍得咚咚響:「沒問題,重信守諾一貫是我最大優點,難道你還沒發現嗎?快點把他的靈石拿出來分了吧1

以刑這段時間和秦浩軒斬殺散修的經驗來看,散修出門都會將自己所有值錢東西帶在身上,下三品靈石太重,也會換成下二品靈石帶著,獲得資源極難的散修,沒一個願意將自己的身家隨便亂放。

秦浩軒十分公允的將剛才戰利品拿出來,這是一個灰色的袋子,看裡面鼓囊囊的就知道裝了不少東西,秦浩軒一臉光明磊落的對藍煙說道:「剛才你都看到了,我並沒有打開袋子,所以也不存在做手腳,將裡面的東西悄悄拿出來,是吧1

藍煙點點頭,刑也激動的點頭,他雖然對秦浩軒現在還吊胃口表示不滿,但是秦浩軒剛才確實沒做手腳。

「好,那你自己看吧。」秦浩軒將戰利品丟給刑。

刑打開一看,臉都白了。

秦浩軒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很不負責任的笑道:「裡面總共就五顆下三品靈石,我也想不到他這麼窮,我本來不想答應的,但你非要,那我只好答應咯!這樣吧,我大方一點,五顆下三品靈石全部給你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