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太初>第二百六十一章 幽泉魔淵酣在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一章 幽泉魔淵酣在側【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都市言情

刑一臉憤慨的將五顆下三品靈石拿出來,將其他戰利品丟給秦浩軒,嚼豆子似的吃掉后,無奈的變成這名散修的模樣,然後又找了幾根繩子將秦浩軒和藍煙綁起來,將他們兩帶走。

秦浩軒三人的這一番舉動,又決定了那名散修的生死,不過此時那名已被閻王在生死簿上劃上鉤的散修,還在幻想著秦浩軒這名太初教弟子到底有多肥。

「咚咚咚……」

門敲響,這刀疤臉散修抬頭一看,是自己師弟回來了。

「師弟,收穫怎麼樣,那頭太初教的小肥羊肥不肥?」刀疤臉散修眼睛一亮,忙問起這個他最關心的問題。

「師兄,不得了啊,大收穫啊1變成他師弟的刑故意裝出欣喜,以麻痹這名刀疤臉散修。

然後刑又將假裝被綁的秦浩軒和藍煙揪出來,一腳踢在秦浩軒屁股上,將秦浩軒踢得一踉蹌:「另外一個被我失手打死了,不過還是抓了兩個活的1

因為剛才僅僅拿到五個下三品靈石,刑深刻的感覺到秦浩軒的狡猾,於是趁此機會狠狠一腳踹在他屁股上,且當做報仇了。

「哈哈1那二十一葉境散修笑了:「太初教弟子也不過爾爾嘛1

看著自己的師弟,刀疤臉散修又問道:「師弟,你剛才說有大收穫?什麼大收穫,快說來聽聽1

刑點點頭,然後湊近一些,裝作收穫大得害怕隔牆有耳。

那名刀疤臉散修怎麼也想不到自己的這個師弟竟然是刑變得,當他的頭剛湊近刑時,刑一拳打來。

「啪1

他甚至連護體靈力都來不及凝聚,他的頭顱就徹底被他深信不疑的師弟打爆了。

一個沒有護身符,沒有護體靈力的二十一葉境散修,就算身體強度比較強,也不可能強過刑的拳頭。

殺了這名散修,秦浩軒從外面走進來,他輕笑一聲:「以你的實力,只要他放鬆警惕了,完全可以一拳殺了他,還玩花招幹嘛1

刑不悅的揚了揚手中拳頭,道:「你忘了,我是魔啊!一個連詭計都不會的魔還稱得上魔么?那還稱什麼天才魔?蠢材魔還差不多1

刑說完這套理論,繼續廢話:「可以用捏死螞蟻的力量捏死他,我幹嘛要費力去踩?」

將這兩個人收拾了,秦浩軒開始忙活起來。

殺人放火的事讓刑干挺合適的,但是搜刮戰利品的事還是自己做比較靠譜。

在刑無比幽怨的眼神下,秦浩軒將這名刀疤臉散修身上的財物都搜刮出來,靈石不多,一共也才搜了三千顆,對現在有十九萬下三品靈石的秦浩軒聊勝於無。

刑那眼神就跟怨婦似的,一張俊秀的臉憤怒得扭曲了。

他怎麼也想不到,這兩個散修竟然關係好得穿一條褲子,兩人的財產都交給這個二十一葉境的師兄保管!

收拾完戰利品,秦浩軒想起一個感興趣的事,之前這兩人不是說留師兄維持陣法么?怎麼在這裡沒有看到什麼陣法?

「等等1藍煙忽然阻止了秦浩軒將戰利品收進乾坤符的小動作,她敏銳的眼睛在這些戰利品中看到一個東西:「把這個灰色小球給我。」

秦浩軒在戰利品中找出一個灰色小球,這個灰色小球上沒有什麼靈力波動,秦浩軒只是隨便掃了一眼,現在他很好奇這兩個散修弄了一個什麼陣,所以仔細檢查戰利品的事等有空再說。

將這枚龍眼大小的灰色小球接過去,藍煙看了看,朝裡面注入一道靈力,在這個小球上竟然浮現出幾條紋路,藍煙眼睛一亮,道:「我知道在哪裡,跟我來1

秦浩軒和刑目目相覷,跟在藍煙的身後,來到知府衙門一個荒僻的舊院子。

院子不大,但秦浩軒走到這院子面前時,感覺到一股輕微的斥力,將想靠近這個院子的人推開,這股斥力對自己來說不算什麼,但凡人若想靠近這個院子卻是不可能。

推開院子破破爛爛的門,裡面空蕩蕩的,什麼都沒有。

藍煙沒有停下腳步,她又朝那棟老舊的樓走去。

打開門,除了地上一層灰之外,這屋子裡依舊什麼都沒有,若不是院子外面若有若無的斥力,秦浩軒和刑肯定會以為藍煙帶錯路了。

藍煙拿著灰色小球在房子里轉了幾圈,然後在牆上一拍,牆壁轟轟轉動,後面竟然是一間密室。

密室門打開,一股靈力波動撲面而來,秦浩軒在密室門上看到類似結界的靈法,走進去一看,整個密室都有著類似結界,難怪自己之前並沒有感覺出來。

這個半地下室密室挺大,構架相當很巧妙,若不是藍煙憑著這顆灰色珠子,他們三個很難找到這裡。

當秦浩軒看到密室里的東西時,也不由得倒吸一口亮起,這是一個長寬十米的巨大陣圖。

看著上面複雜而晦澀的銘文,即便是自認已經有些銘文知識的秦浩軒也不禁吞了口口水,這陣圖上的銘文雖然不比萬里符凡人符之流更加晦澀,但難就難在它的數量之多。

想象一下,一張長寬十米的巨大符紙上,畫著密密麻麻的銘文,這些銘文透出幽暗的光芒,若是不仔細看,還以為符紙上生著許多黑色蟲子呢!

這些銘文最大不過指甲大,最小僅有米粒小,彼此的間隔連根針都插不進去,而且還透出一股陰暗的感覺。

刻過凡人符銘文的秦浩軒知道,這一副由大大小小數以億萬記銘文構成的陣圖,根本不可能是短時間內能製成的,以自己蹩腳的銘文水平,沒個十年八年休想完成,而且這還要在沒有失誤的情況下。

這上面的銘文雖然不算太複雜,但整張陣圖不允許有半點失誤,一個銘文的筆畫畫錯,那整張陣圖就要重來。

可以想象,這張陣圖的製造者在陣法學上的造詣多麼可怕。

這股陰暗的感覺,怎麼和以前蒲漢忠師兄召喚幽泉冥物時,布下的那個小法陣有點像?

只是蒲漢忠師兄當時的小法陣和這個巨大的符文比起來,簡直太小氣了,如果說這張圖上散發出的氣息是皓月,那當初蒲師兄布下的法陣就是螢火。

秦浩軒看著刑,刑是這方面的行家,問道:「這是什麼東西?難道是那兩個散修布下的?」

刑想也沒想便打斷秦浩軒的話,道:「怎麼可能!那兩個散修脆得跟雞蛋似的,若是能布下這麼厲害的符籙,也不至於這麼輕易就被我們殺死了!這陣圖肯定是有人畫好之後,然後由他們帶來安裝在此處。」

秦浩軒點點頭表示認可,一個在陣法上有點成就的散修,怎麼可能在危險時刻不用陣法解圍呢?由此就可以推斷出這兩個散修並不是陣法的創造者。

雖然知道眼前這個巨大的陣圖是什麼東西,但他的具體作用秦浩軒並不知道,又望著刑道:「這玩意是用來聚靈的還是用來練功的?」

刑還在皺眉思索,一直默不作聲的藍煙想到什麼,無比驚訝的說道:「這不是一般的陣法,這是一個打開通往幽泉冥界雙向通道的大陣1

「你說什麼?」秦浩軒的聲音提高八度,一臉驚駭。

藍煙以為秦浩軒不知道幽泉冥界是什麼地方,於是解釋道:「幽泉冥界是另外一個空間,那裡居住的全部是魔,一個個實力強大,這些魔最喜歡吃修仙者,但是幽泉冥界的魔是無法來到咱們這裡的,可通過一些特殊的手段可以,不過往往都是打開一條時空裂縫,只能來不能回,卻沒想到在這種地方,竟然還能看到可以通往幽泉冥界的雙向通道。」

秦浩軒自然是知道幽泉冥界的,而且刑就是幽泉冥界來的,那地方有多可怕秦浩軒早已見識過,雖然只看到冰山一角,但足以讓他想象出幽泉冥界的恐怖。

像刑這種滑頭都被追殺得上天無路入地無門,如果換成自己這種進去,只怕不到一分鐘就連骨頭都不剩了。

不少修仙者能借用陣法打開一條時空裂縫,高級的可以打開一條單向的時空通道,這些秦浩軒都曾聽說過,但沒想到一條通向幽泉冥界的雙向通道擺在他眼前……

秦浩軒表示驚駭時,刑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說道:「我知道那些散修為什麼要和你們太初教作對了!他們真正的用意哪裡是幫助一個凡人王爺謀朝篡位,根本就是借戰爭吸引太初教修仙者的注意力,真正的目的就是掩蓋這些通往幽泉冥界的通道1

「幸好發現得早,如果這個通道一旦啟動打開,大量幽泉冥界的魔過來了那可就麻煩大了1秦浩軒抹了把頭上的冷汗,幽泉冥界的魔的恐怖實力他可是親眼見過的,那還只是一些低等級的魔,如果一些實力強橫的高等級魔族過來了,那就是修仙界的一場災難。

這些魔最喜歡修仙者了,在他們眼裡修仙者都是美味無比的食物。

藍煙心有餘悸的看著這張陣圖,眼睛都不眨一下,自言自語:「豈止是麻煩,麻煩大了!現在已經有一個幽泉魔淵了,如果再多一批魔,那就不得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