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太初>第二百六十五章 相見恨晚好兄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五章 相見恨晚好兄弟【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歷史穿越

「行,那就不耽誤時間了,我們即刻就走。」虞長老一錘定音后,他又望向秦浩軒,用徵詢的語氣問道:「秦浩軒,如果你沒有什麼要事,咱們即刻就走,可好?」

虞長老這話一出口,其他幾名長老目瞪口呆的看著他,就像看怪物一般。虞長老雖然不是長老院長老,卻是很有希望進入長老院的長老之一,以他在太初教的名望地位,秦浩軒又只是一個區區弱種,完全可以直接命令秦浩軒跟他走就是,別說秦浩軒,就算無上紫種李靖也不敢有意見。

可他卻對秦浩軒表示出相當的尊重,徵詢秦浩軒的意見。

在其他長老眼裡,雖然秦浩軒是一個表現比較突出的弱種,修鍊速度、戰鬥力,或者認出打開幽泉冥界時空通道的陣法,讓在座幾位長老都不敢小覷他,但也不值得虞長老如此客氣吧?

他可是從幽泉魔淵走出來,並被宗門賜下飛劍,同時有希望進入長老院的長老啊!

即便西門勝貴為副堂主,但也不敢在他面前擺架子,即便掌教和虞長老說話都是客客氣氣的,雖然他是被派下來坐鎮的長老之一,而且還負責登記處,但他的地位絕對是這幾名長老中最高的一個。

至於他為什麼負責登記處?那是因為他主動請纓,否則即便西門勝也不敢吩咐他幹活。

這樣一個有實力有地位的長老,雖然用徵詢的語氣徵求秦浩軒的意見,如果秦浩軒聰明,一定會說沒有別的事,可以馬上出發。

可秦浩軒恭敬的朝虞長老及諸位長老一禮后,道:「請長老給我片刻時間,我有點私事要拜託葉一鳴師兄。」

有幾名長老都傻眼了,神色不悅,心想難道你不知道這件事有多重要多緊急么?而且虞長老是什麼實力地位?就算自己幾個也是以他為尊。

但虞長老卻毫不在意,他將秦浩軒剩餘的約束金還給秦浩軒,一共九十顆下二品靈石,摺合九千顆下三品靈石,並且微微一笑道:「好,快去快來1

西門勝更是囑咐道:「此事卻不可外出!切記切記1

虞長老撤掉靈力結界,遠處隱約傳來的喊殺聲,近處的喧嘩聲一時間紛紛湧入耳中。

秦浩軒走出登記處,迎面就碰到李靖。

今天李靖的運氣不錯,一連殺了三個散修,最強的是仙苗境二十一葉境,若不是聽到秦浩軒回來的消息,他也不會這麼早就回來。

看到秦浩軒從登記處出來,李靖微微一笑,遠遠喊道:「秦師弟,好久不見。」

若是換成以前,李靖一定會主動走過來攀談,但現在他只是遠遠的叫一聲,雖然露出攀談的神情,卻是等秦浩軒主動走過去。

此時李靖不再覬覦秦浩軒的行氣丹,因為他也有效果一樣好的逆血丹,而且修鍊這種出自水府的神功,自認為超過秦浩軒只是時間問題,而且這個時間還不會長,既然秦浩軒對他沒有意義,他怎麼還會擺出一副親熱的樣子?

站在原地的李靖心裡想道:如果你聰明,跑過來和我攀談,表示熱情,或許以後我還提攜你一把,若是不聰明,日後張狂對付你時,我說不得還會痛打落水狗。

本來對李靖不感冒的秦浩軒回以一個笑臉,然後頭也不回的回自己營帳了。

李靖站在原地,心中怒火滔天,但臉上依舊波瀾不驚,冷哼一聲,暗道:「秦浩軒,以堂堂無上紫種的面子,讓你跑過來攀談幾句你都不肯,當自己真是什麼絕世天才么?你最好別落到我手裡,我遲早玩死你1

自覺丟臉的李靖不知道的是,他的無上紫種的面子雖然大,可一個沒成長起來的無上紫種的面子沒有虞長老面子大吧?秦浩軒剛才連虞長老馬上出發的詢問都否決了。

當然,秦浩軒說找葉一鳴師兄只是個借口,他真正的目的是要去警告刑幾句。

刑這傢伙可是來自幽泉冥界的魔啊!他和秦浩軒在一起,有秦浩軒的震懾,還不敢胡作非為,可一旦秦浩軒不在,他可就肆無忌憚了,以他饞嘴的秉性吃個把修仙者也是很可能的,到時候他過了嘴癮,自己就倒了血霉了。

秦浩軒也想過讓他變成軟甲之類,跟自己去太初教,但這次不是回靈田穀啊,肯定是見掌教之類的宗門高層,這些宗門高層實力高深莫測,萬一他們看出刑是魔,以修仙者對魔的憎惡,刑是必死無疑了,自己肯定也得給他陪葬,說不得還會連累自然堂。

思來想去,只有將刑落在戰場大營中。

回到大營,秦浩軒表情很是凝重的死死盯著刑。

刑被他盯得渾身難受,警惕的說道:「你,你又想讓我幹壞事?你別這麼看老子可好?」

「我不想讓你幹壞事,我是怕你幹壞事礙…」秦浩軒搖頭嘆氣說道:「我現在要隨長老去宗門彙報,但是我很不放心你小子,可又不能帶你走。」

聽說秦浩軒要回宗門,而且還不方便帶自己走,刑眼中有道精光一閃即逝,一臉無辜:「真的不方便帶我去么?我們兄弟兩從水府之後就在一起,從來沒有分開過,這次要分開,我還真捨不得呢1

說著,刑還擠了擠眼睛,可惜沒擠出眼淚。

秦浩軒將胳膊搭在刑的肩膀上說道:「我幾天時間便能回來……你這幾天必須老實的呆在營帳中,不要外出1

刑一臉不舍,連連點頭:「沒問題1

秦浩軒繼續叮囑:「尤其不能吃人!你可千萬別吃人……哪怕是敵人……萬一吃人被發現……我真的難以救你埃便是你吃對方散修……太初知道了,也會先滅了你……」

刑眼中隱約氤氳出霧氣,眼皮不住的眨啊眨,他能感覺到秦浩軒提出的不吃人,是在關心自己,而非最初討厭它吃人這個事情,很是不耐煩的揮手說道:「知道了,知道了。你走你的便是了……我若是想真的吃人,上次你回家時……我不跟著你走便是了。」

秦浩軒這些日子相處下來,也知道刑在面對一群人而不吃人的狀態下,其實是非常難受的,那是一種骨髓里的難受,就如同將一個正常男性捆綁起來,又把他丟入到了一群極其漂亮,卻又沒穿衣服的女人堆里一樣……或者說……比那個還要嚴重百倍的難受。

刑能夠忍到今天,在太初是怕死,在這裡則是因為……

秦浩軒知道……刑是因為自己,不然他完全可以偷偷吃人跑掉,離開太初的大營,那樣對他更安全,可他沒走……

「藍煙,看好他……千萬不要讓他吃……」

「滾蛋!有完沒完?」刑一腳將秦浩軒踹出了營帳,一臉的不爽:「當老子是沒斷奶的孩子嗎?」

秦浩軒前腳剛走,刑便望著藍煙道:「你也不用看著老子,老子還能忍住不吃人的。」

這段時間藍煙和刑混得極熟,雖然藍煙對魔沒有好感,但對刑確實例外,或許是刑這傢伙嘴巴很甜的緣故。

藍煙很誠實白了刑一樣說道:「如果你吃了這裡的人,肯定會被這裡坐鎮的幾個老傢伙查出來,到時候就算你跑掉了,秦浩軒肯定跑不掉,而且還會死得很慘。」

刑聳動肩膀說道:「所以啊,老子是不會吃人的。這點你放心便是了,真怕你每天盯著我,那也太無趣了……」

藍煙又白了刑一眼,十分義氣:「話說,你是不是傻啊?姐姐我只是說,會看著你不遲太初的人,但如果你跑出去吃那些散修,我哪裡管的著?我哪裡看的見?我可是不會出大營的……」

刑愕然的看著藍煙,懷疑自己的耳朵出現了問題,這個小娘們居然不在乎自己是不是吃人?人類不是都很在乎魔吃不吃人嗎?

「你是在……考驗我吧?」刑向後跳了一步,滿臉正氣的說道:「老子不上當1

「你是魔,又不是人。難道我喜歡小雞,還要把狐狸都殺死嗎?還是要讓所有狐狸都吃素?」藍煙一臉不在乎的說道:「世間萬物本就相生相剋,人吃那麼多生靈,又怎樣了?你只是吃的食物不同罷了。秦浩軒看不透這一點,所以他修鍊才慢。世間一切……皆是一樣的。當然……如果你吃我,或者我親人,我還是要跟你干仗的。」

刑打量著藍煙,越發覺得這個女孩不簡單,雖然其他人聽來或者這話有些離經叛道了,但若是身份非人的狀態下,聽到這話便會覺得實在是太對了!

「反正我是覺得,不能吃太初教修仙者,可以饒散修啊1藍煙翹著二郎腿吃著瓜子悠閑說道:「我還真的不信了,太初教的那幾個長老,還會去研究敵方散修是怎麼死的?」

「你……真的不是老秦派來試探老子的?」刑保持著足夠的警惕。

藍煙大氣的揮了揮手,道:「這樣總行了吧?過會兒我跟你出去!找個偏僻角落坑殺幾個散修,讓你悄悄的吃。」

刑開始懷疑藍煙到底是不是人了,居然帶自己外出吃人……

「你跟姐認識這麼久了,姐還不知道你么!雖然你是魔,可能以前也不是什麼好東西,但你對秦浩軒還有我,算是真的把我們當朋友了。」藍煙贊了刑幾句,然後眼珠一轉,說道:「我知道你吃靈石也好,吃修仙者也好,只是為了恢復傷勢,回到自己的巔峰狀態,對吧?」

「我的個無上真魔礙…居然還有這樣的丫頭片子……老子怎麼以前沒有遇到呢?」刑連連嘆氣搖頭:「真的很難相信,你可以理解我。」

藍煙撇撇嘴角很是不在乎說道:「我早說過了埃魔吃修仙者就像老虎吃人一樣,沒人會覺得老虎吃人是不對的,相反虎皮虎骨等老虎身體上的東西對人來說也都是藥材!而你們魔的骨骼血肉都能成為修仙者煉製法寶、丹藥的材料。所以雙方沒有對錯,魔吃人也不是不對,就跟沒有人覺得用魔的血肉骨骼煉丹煉法寶是喘都不能譴責對方,看的是誰的拳頭大,誰的實力強!當然,要對得起良心,對得起朋友。再說了,這些散修做事也太沒有底線了,跟這種東西沒必要講底線。」

聽到藍煙的這一番話,刑一臉激動,彷彿得到大人認同的小孩般,拍著藍煙的肩膀:「我知道其中利害,跟秦浩軒這麼久了,在他迂腐的觀念影響下,我也不像以前僅僅把人類當食物了,我和秦浩軒,和你也可以是很好的朋友!放心,我不會做出害你們的事的!我是幽泉冥界最講義氣的天才魔,魔品杠杠滴1

藍煙看著刑激動的模樣,掩嘴一笑,看來和秦浩軒在一起,在秦浩軒霸道壓迫下,這位來自幽泉冥界的天才魔過得很憋屈啊,自己才幫他說了幾句話,他就將自己引以為知己了。

不過藍煙也確實將刑當成朋友了,雖然這傢伙是幽泉冥界的魔,但並不是一味只知道吃人的低等魔。

她也拍了拍激募綈潁道:「既然修仙者能用你的骨骼血肉煉丹煉法寶,你當然也能吃修仙者了,走,姐帶你去吃幾個散修!你的實力恢復一些對秦浩軒也有好處,他修鍊雖然不慢,但畢竟是弱種,而且惹的人一個比一個厲害!說不定以後還要靠你保護他呢1

刑撇撇嘴,輕聲嘟囔:「哪天不是我保護他1

兩人越聊越是覺得相見恨晚,一時間情緒越發的激昂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