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太初>第二百六十六章 飛劍千里太初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六章 飛劍千里太初山【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都市言情

秦浩軒和葉一鳴師兄道別後,趕回登記處。

登記處,虞長老正在幫李靖統計功勛,眼神焦慮的不時看一眼門外。

秦浩軒走進登記處后,對虞長老行禮道:「長老,我的事處理完了,我們是……」

「秦師弟,虞長老正在忙,你有什麼話請等會說1

秦浩軒還沒說完,正在計算功勛的李靖忍不住打斷他的話,之前秦浩軒在外面不理睬自己,現在竟然還膽大包天,竟然在虞長老面前這麼沒禮貌。

虞長老是什麼身份秦浩軒不知道,但他李靖還不知道嗎?就算其他長老有事找虞長老,在虞長老忙活時也得乖乖在一旁等候,等虞長老忙活完了再說話,秦浩軒一個區區弱種,這麼沒大沒小的說話。

若不是虞長老在場,李靖需要顧及身份,否則他真想問秦浩軒,什麼叫我的事忙完了?你的事關虞長老什麼事?還裝出一副跟虞長老很熟的樣子?難道你不知道虞長老和我有多熟嗎?這段時間虞長老可沒少指點自己修鍊。

一個弱種,在徐羽的關照下得到幾顆行氣丹,修鍊速度堪比灰種。但也只是堪比灰種而已,剛來這裡便要顯示跟長老關係好?壓我一頭?如今的榜單我已經是第一了,你還是少跟我裝的好。

李靖看著秦浩軒,毫不掩飾眼中的厭惡,心中想道:以前跟你搞好關係是圖你手裡的行氣丹,莫非還真以為我需要巴結你?

諸多念頭在李靖腦海中一閃即逝,然後他毫不客氣的說道:「秦師弟,我還有一些修鍊上的問題需要請教虞長老,你若有事待會再來,如何?」

雖然是商量的話語,但他的語氣卻無比強硬,跟命令沒什麼區別。

換成別的人,在李靖下了逐客令后,肯定灰溜溜走了,但秦浩軒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隨後靜靜站著等虞長老的反應。

等秦浩軒這段時間,虞長老可以說是度秒如年,這事太重大了,多拖一刻多一分危險。

看到秦浩軒說準備好了,虞長老也顧不得給李靖統計功勛了,他將玉簡放在桌上,馬上站起來,道:「走吧。」

說著,虞長老手往身前桌上一拍,身子借勢站起,同時斜插在他背上的飛劍出鞘,虞長老手訣一捏,飛劍變大,飛到秦浩軒身前。

飛劍飛到秦浩軒的身前,秦浩軒感覺到飛劍散發出來的淡淡劍意,讓他有喘不過氣的感覺。

這還是虞長老對自己沒有惡意的情況下,若是虞長老想斬殺自己,光是控制飛劍散發出來的劍意就足夠了吧。

看著眼前飛劍,想象著它剛才從虞長老背上飛到自己面前,帶起的那一抹劍虹,秦浩軒說不激動是假的:「飛劍,這就是真正的飛劍,我終於有機會乘一次飛劍了1

虞長老的動作將李靖嚇了一跳,尤其見他飛劍出鞘時,還當虞長老怒了,要一劍斬了秦浩軒呢!

正當他準備看一場好戲時,和自己說話一直著臉的虞長老換上一副笑顏,和氣的對秦浩軒道:「看來你真沒有乘過飛劍啊?」

秦浩軒十分誠實:「沒有。」

虞長老頷首,秦浩軒入門兩年不到,自然堂實力又弱,怎麼可能乘過飛劍呢?就算和他同年的三大紫種弟子都沒乘過,當即說道:「飛劍上天之後,你站在我身後,我會召出靈力為你擋住部分罡風,你自己也需要用靈力護體,放心,我不會飛太快,你站穩就行。」

秦浩軒點點頭,在虞長老的指導下,他踩上了這柄由三指寬四尺長的長劍,變成寬五尺,長半丈的飛劍上。

他站上去后,漂浮在半空中的飛劍連微微顫動都沒有,就彷彿固定在半空中,同時一股微弱的靈力波動從腳下傳來,這股靈力就像有黏性一般,將秦浩軒的雙腳固定在飛劍上。

秦浩軒當然知道這是細心的虞長老照顧自己,一般人駕馭飛劍,怎麼可能會有微弱的靈力將自己固定在飛劍上呢?肯定是虞長老擔心自己境界低,在空中怕出現意外,所以這麼做的。

做完這些,虞長老才記得還有個紫種弟子被自己晾在一邊呢,略有歉意的對李靖說道:「李靖啊,你先回去吧,你的功勛下次再統計。」

看到這一幕,又聽到虞長老說的話,剛才還準備看秦浩軒被教訓的李靖臉脹成豬肝色,原本他以為虞長老放出飛劍,是要教訓秦浩軒,當時還在想教訓區區一個弱種弟子,至於用飛劍這種高檔貨么?不怕秦浩軒的血弄髒飛劍了么?

卻沒想到虞長老是帶秦浩軒駕馭飛劍。

飛劍是多麼高貴的寶物啊!就連身為無上紫種的自己,都沒有機會親手摸一摸,可秦浩軒這混蛋,不知道用什麼手段,竟然騙得虞長老帶他駕馭飛劍!難道不怕他那骯髒的腳弄髒尊貴的飛劍么?

李靖還想問一句為什麼,可歸心似箭的虞長老根本沒興趣搭理他了,匆匆甩了那句話后,身子一躍,也跳到變大的飛劍上,隨著虞長老手訣一變,載著秦浩軒的飛劍化作一道劍光,衝出營帳消失在天邊。

直到再也看不到秦浩軒的身影,自認素質很高的李靖狠狠罵了一句:「混蛋,這是怎麼回事?」

一時間,李靖感覺自己像在做夢,即便身為無上紫種,被掌教等宗門高層重視,但都沒有人帶自己駕馭一次飛劍,試試御劍九天的感覺,可秦浩軒一個弱種弟子,他憑什麼上虞長老的飛劍?

難道虞長老是他親爹不成?

原本以為自己再也不用在乎秦浩軒,原本以為自己已經將他遠遠甩到身後,可現在這又是怎麼回事?

……

飛劍之上,虞長老在前秦浩軒在後,隨著虞長老手訣一變,飛劍就像離弦之箭,直插天空。

巨大的勁風幾乎將秦浩軒吹得喘不過氣來,他馬上調動靈力護體,同時虞長老也散出靈力,為秦浩軒擋住一部分罡風,這才好受一些。

這時,秦浩軒再朝下一看,赫然一驚,現在的他已經離地千丈,飛劍在一團團的雲霧中穿梭,低頭看下方時,即便是膽大的秦浩軒也有些腳軟,畢竟是第一次御劍九天,看到腳下的房屋變成一個星星小點,看著原本巨大的湖泊變成小水坑,大大小小的山也變成一個個小土丘。

原本無法一覽全貌的山峰、湖泊、田園此刻都在自己的腳下,這種感覺真是奇妙極了。

難道那麼多人嚮往修仙,這麼多修仙者希望獲得一柄飛劍,除去飛劍的威力不說,光是御劍飛天的誘惑,就沒有幾個修仙者能抵擋祝

不過秦浩軒也感覺到,在天上飛行和地上狂奔所受的罡風壓力不一樣。

在地上以飛劍速度奔跑,風壓雖然很大,但秦浩軒自信以自己肉體強度,再加上靈力護體,根本不會有任何問題,可是在高空中,飛劍速度帶來的罡風風壓,即便是有虞長老的照顧,再加上自己靈力護體,以及修魔身體的強度,可這種踹不過氣來的感覺還是很明顯。

同樣的速度,天上和地上完全是兩個概念。

飛行了約摸兩個時辰,遠遠的看到巍峨入雲的黃帝峰。

如果換成以前,在黃帝峰山腳之下,虞長老便會降下飛劍,順著通天梯一路走上去,但現在事關緊急,晚一刻就多一份危險,所以虞長老並沒有降下飛劍,他從懷裡拿出一枚玉簡,將玉簡捏碎后,一團淡黃色光幕將飛劍上的二人保護其中。

太初教的護山大陣威力巨大,別說虞長老的仙樹境,就算仙嬰道果境御劍進入也會被護山大陣絞成肉末,而這枚御劍令是掌教給有飛劍的長老,但也只是每人一枚,在極為緊急的情況下,只要捏碎御劍令,便可御劍進入護山大陣中,不被護山大陣攻擊。

很快,載著虞長老和秦浩軒的飛劍來到黃帝峰頂,太初寶殿前。

飛劍降下,那柄巨大的飛劍再次變成三指寬四尺長的小劍,回到虞長老背後劍鞘中。

虞長老對秦浩軒道:「你到這裡等著,我去向掌教真人彙報1

「是1秦浩軒微微鞠躬一禮。

太初教的太初寶殿,可不是每個太初教弟子都能來的,拜入太初教將近兩年,但秦浩軒還沒有來過太初寶殿。

秦浩軒張望四周,不禁暗暗震驚。

聽蒲師兄說,原本黃帝峰是一個陡峭的山峰,在這個山峰上建一個茅廬都不容易,但太初教的先祖就曾一劍將黃帝峰峰頂斬斷,於是在這裡建下了太初寶殿。

秦浩軒站在原地靜靜等候掌教的召喚,而太初寶殿大殿中,虞長老剛剛走進去,掌教黃龍真人也趕了過來。

在虞長老捏碎御劍令時,黃龍真人便已經感應到了,御劍令這種東西極為珍貴,不到危急緊要關頭,必須爭分奪秒趕時間的話,是沒有人願意捏碎御劍令上山的。

畢竟有飛劍的長老就算爬通天梯,趕到黃帝峰頂也不過多一炷香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