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太初>第二百六十八章 弱種也能引眾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八章 弱種也能引眾觀【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歷史穿越

這種陣法相當罕見,即便是自己也未曾見過,如果沒有親眼見到,而且在修仙六藝的陣之一途上有些造詣,就算想用合適語言描述出來都不容易,更何況秦浩軒還描述得如此真切。

真如秦浩軒描述,那這小傢伙倒是立大功了,若是形成新的幽泉魔淵,還直接出現在翔龍國內,太初教可謂首當其衝倒了大楣。

黃龍真人左手輕輕轉動著右手大拇指上的扳指,目光淡淡落在一臉恭敬站在下方的秦浩軒身上。雖然秦浩軒立了大功,但黃龍真人還是有些不樂見秦浩軒。

這一批新弟子在入紅塵前,黃龍真人曾特意找過徐羽,與徐羽商量是否可以分一些她所瀝給張狂,結果因為秦浩軒和張狂間有嫌隙,以及徐羽和秦浩軒的關係,徐羽斷然拒絕了黃龍真人的請求;如果沒有秦浩軒,在自己的說服下,徐羽能分一些行氣丹給張狂,張狂這個最強弟子肯定會成長得更快,太初教未來的前景將更加光明。

雖然三名無上紫種弟子之間肯定會有競爭,但這種競爭必須是良性的,而不能像現在這樣顯得不團結,掌教認定,導致這種不團結情況的人,正是眼前這個秦浩軒。

身為太初教掌教,一心為光大太初教而努力的黃龍真人,他又如何能不對秦浩軒感到惱怒呢?

不過就算黃龍真人是仙嬰道果境的強者,他做夢都想不到,他努力想為張狂求得的行氣丹,正是他不樂見的秦浩軒所煉製的。

該詢問秦浩軒的也問完了,現在就等其他五大堂堂主以及長老院派人一同協商對策,在這些人來到之前,整個太初寶殿陷入沉寂之中。

黃龍真人被秦浩軒的描述深深震撼了,現在他暫時將對秦浩軒的成見拋到一邊,畢竟秦浩軒只是惹他不悅,而可能出現的又一個幽泉魔淵,卻會威脅到整個太初教的千年道基。

黃龍真人沒有開口說話,虞長老和秦浩軒自然不能說話。

秦浩軒則趁此機會開始悄悄打量起太初寶殿內部。

太初寶殿高七丈,四周牆壁和巨大的樑柱上雕刻著各種壁畫,有各種上古異獸,有諸天神靈,栩栩如生,令人不敢直視。

在掌教寶座身前,有一座半人高的香爐,這香爐香煙裊裊,散發出沁人心脾的幽香,香味入鼻,哪怕是再怎麼心浮氣躁,也能很快寧心靜氣,體內靈力產生說不出的平和,更有增強經脈肉體的作用,就算是一個未曾修仙的虛弱病人聞上一年,不但會百病痊癒,而且還能變得生龍活虎、身強體壯。

再縱觀太初寶殿內的各種裝飾,即便是見識不多的秦浩軒也不由得倒吸一口氣氣,這裡沒一件便宜貨啊!

就說掌教座旁的兩株曼烏羅,七朵鮮紅的花正含苞待放,頂多再等十年,便能結出曼烏羅果。

這種曼烏羅果本是星海那頭的特產,在星海這一邊很難成長,它生長所需的環境很苛刻,不但需要每天灌溉靈泉水每天灌溉,還得植在天地靈氣十分濃郁的地方。曼烏羅果十年開花,十年結果,一次最多只有七個果實。

曼烏羅果最大的用處就是平衡丹藥藥力,如果煉一些比較霸道的丹藥,本身沒有把握的話,加入一顆曼烏羅果,雖然會犧牲少許藥力,但成丹機率將大增。

可以說,一顆曼烏羅果可能等於一爐成品好丹,它的價值自然水漲船高,而且有價無市。

看掌教寶座旁擺設的兩株曼烏羅花,純粹是當成擺設品了吧?曼烏羅開花后,花香迷人,可以讓人心情愉悅,神清氣爽,在星海那邊,曼烏羅花更是有實力的修仙者最愛之玩物,因為它的花實在太漂亮了。

再看其他東西,儘管以秦浩軒的見識叫不出名字,但如果換成藍煙來見識,她一定會吃驚得咬到舌頭:「這種窮鄉僻壤的國度,竟然還有這麼闊氣的地方,真是不可思議。」

沒多久,接到掌教急召的幾位堂主都趕到了,其中夏雲子因帶領慕容超等新弟子去古風派參加化樹宴,順便入紅塵,所以夏雲堂另由另一名德高望重的長老前來參加會議。

這些人走進正殿,看到除了掌教和虞長老外,竟然還有秦浩軒站在這裡,蘇百花和古雲子兩人都認識秦浩軒,他們詫異地看了看秦浩軒,又看了看掌教,尤其看到掌教一臉嚴肅,所有人都明智地的選擇了沉默,只是在心裡暗暗猜測,怎麼回事,是不是這個秦浩軒惹禍了?

秦浩軒在太初教小有名氣,雖然他只是個弱種弟子,不過修練速度不慢,再加上一系列越級戰勝其他弟子的事,但這些還不足以引起幾名高高在上的堂主注意。讓他們關注的是,秦浩軒和徐羽的關係極好啊!有小道消息說,掌教親自出面為張狂買行氣丹,卻被徐羽以護著秦浩軒為由而拒絕了。

掌教黃龍真人這麼多年下來,在太初教已經樹立了堅不可摧的權威,如果小道消息是真的,那秦浩軒就算完了。

當時百花堂堂主蘇百花還暗自搖頭,自然堂這麼多年沒收個像樣的弟子,眼看收了個還有點潛力的,卻得罪了掌教真人,未來前途堪憂埃

不過就算真的得罪了掌教,也沒必要特地抓秦浩軒到太初寶殿,還將五堂堂主以及長老院長老請來吧?黃龍真人想將秦浩軒從在太初教除名,只要吩咐一聲就好,需要這麼大張旗鼓地的將五大堂堂主請來嗎么?

可若不是要對付秦浩軒,這幾名堂主就真想不到秦浩軒憑什麼站在太初寶殿了。

就算是三名無上紫種弟子,現在修為尚淺,都還沒資格來太初寶殿呢,秦浩軒不過是個註定沒什麼發展性的弱種弟子,憑什麼來太初寶殿?

四名堂主看著端坐掌教寶座上的黃龍真人,尤其看到他面色凝重寒霜,肅穆莊嚴的模樣,心底閃過各種猜測。

往常宗門有些什麼重大要務,掌教將五大堂堂主請來議事,還會先面帶微笑一個個打招呼呢;,但今天掌教真人不但沒有一點笑容,反而面如寒霜,眼神中隱含怒意,四名堂主依次到來他都彷彿沒看到一般,;執掌太初教四大堂的堂主都是人老成精的傢伙,豈會看不出今天的氛圍明顯感覺不同?

而且,區區一個弱種新弟子站在這兒算什麼?還有負責和散修戰鬥督戰的虞長老,他不是應該正在前線坐鎮嗎?

「莫非秦浩軒吃了腐蝕丹變得太厲害,引起掌教注意,查出他吃過腐蝕丹,於是要追查來歷?」古雲子看到秦浩軒后便不安地猜測起來,當他想到這裡時,心裡湧起驚濤駭浪,如果因為秦浩軒將自己牽扯出來,那就完了,古雲堂堂主沒得當不說,甚至可能面臨宗門的嚴懲…………

心虛的古雲子力持鎮定,目光裝作不經意地的自秦浩軒和掌教身上掃過,看了很久,才發覺秦浩軒身體一如既往,毫無異狀,如果開始出現腐蝕丹效果的話,他身體應該已經徹底僵硬,渾身透出森森死氣了。不過秦浩軒明顯很正常,就算掌教是仙人,也未必能看出秦浩軒吃過腐蝕丹,更別提揪出幕後的自己了!而且掌教眼神壓根沒看向自己這裡,只是不時朝秦浩軒身上瞟一眼。

「也不對,秦浩軒這小子可有徐羽給的行氣丹呢,掌教就算懷疑,也懷疑不到腐蝕丹上來。」猜測跟自己應該沒多大關係后,古雲子這才鬆了一口氣,但另一個疑問又升起了:「秦浩軒怎麼會出現在這裡,而且掌教看他的眼神也很曖昧,這是怎麼回事?」

「莫非徐羽因為秦浩軒拂了掌教的面子,掌教要對付秦浩軒?」這個念頭剛在古雲子腦海裡升起,隨即就被驅散了,開什麼玩笑,堂堂太初教掌教,在整個太初教都是說一不二的首領存在,對付區區一個弱種弟子還需要帶到太初寶殿,再請五大堂堂主觀看嗎?肯定不是這樣。

古雲子又陷入苦苦的思索中,同時目光也落到蘇百花的身上,因為徐羽的關係,秦浩軒和蘇百花可謂關係匪淺呢。

被古雲子認為和秦浩軒關係匪淺的蘇百花此時也一臉疑惑,因為徐羽的關係,蘇百花和秦浩軒曾打過一次交道,一直到現在她都為徐羽惦掛著秦浩軒而耿耿於懷。在她眼裡,秦浩軒只是一個沒有前途的弱種弟子,卻死死糾纏著注註定要大放光芒的無上紫種徐羽,自己身為徐羽內定的師父,卻不能強行阻止徐羽和他交往,徐羽為了秦浩軒連掌教面子都敢拂,自己若強行阻攔他們,說不定會對徐羽道心造成影響。

百花堂好不容易撈到一個無上紫種弟子,可不能出半分差池,修練之餘她也為徐羽和秦浩軒的關係而惱火不已,尤其聽說徐羽在入紅塵時,還記掛著秦浩軒有沒有行氣丹,甚至扳著手指算日子,計算下一次為他送行氣丹是什麼時候。

每當得到徐羽入道師姐羅金花的這種彙報,素養極高的蘇百花也忍不住想破口大罵。

蘇百花看看臉面色陰沉的掌教,再看看一旁肅立的虞長老,以及四處張望的秦浩軒,心裡忽然湧出一個莫名的念頭:「虞長老不是在散修戰爭中的督戰嗎?而且秦浩軒那一支入紅塵弟子正好加入與散修的戰爭。莫非這個秦浩軒吃裡扒外,裡通外敵,出賣太初教,所以被虞長老抓來見掌教?」

蘇百花想來想去,也只想到這麼一個還算說得過去的理由,但仔細推敲又漏洞無數——莫非以虞長老督戰的身分,還處理不了一個通敵叛教的弱種弟子?就算來請示掌教,也用不著召集五大堂堂主吧!

哪怕秦浩軒真是自然堂璇璣子的得意弟子,可自然堂又沒強到令掌教忌憚的地步,處理一個自然堂弟子還要召集五大堂?

蘇百花腦中也浮現種種猜測,百思不得其解。

至於碧竹堂的碧竹子,和夏雲堂代堂主參加會議的長老都不認識秦浩軒,他們只詫異於一個弱種弟子,而且還是入門不到兩年的新弟子,怎麼有資格來到太初寶殿,參加這次明顯比較嚴肅的會議。

任由幾名堂主想破腦袋,也猜不到其中糾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