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二百六十九章 太初人人急先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九章 太初人人急先鋒【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沒多久,太初寶殿外又走進一個人,一身樸素灰袍,鬚髮花白,卻臉色面紅潤如玉,仙風道骨。

這人跨入太初寶殿正殿門檻,渾身透出的氣勢隱約與厚重的太初寶殿氣勢有分庭抗禮之勢,四大堂堂主看到這位擁有強大氣勢的人走進來,都是一驚,馬上離開各自的椅子站起來,恭恭敬敬地朝那老者行執以晚輩之禮。

四人異口同聲:「見過權長老。」

這名被稱為權長老的老者微微頷首致意,當他走近時,原本正在皺眉苦思的黃龍真人也回過神來,對所有人都不假顏色的他也站起來,勉強擺扯出一個笑臉,道:「權長老,請坐。」

權長老依舊是默然不語微微頷首,走到掌教下首第一個位置坐下。

「掌教,是有什麼事,甚至需要我來參加議事?」權長老落座后,便開口詢問掌教黃龍真人,不過身為太初教長老院長老的他,對這位掌教言語中也沒有太多客套。

黃龍真人望了望秦浩軒,道:「事關重大,所以刀擾權師叔清修了。不過現在自然堂璇璣子堂主還沒到,而且這事與他徒弟秦浩軒也有很大的關聯,所以還請權師叔稍等片刻。」

「哦。」權長老沒有繼續詢問,淡淡應了一聲后,目光轉到秦浩軒身上,以他毒辣的眼神,豈會看不出秦浩軒修為之低,資質之差?

被這位權長老看了一眼,秦浩軒感覺像有一座活著的太初寶殿朝自己砸來,這股強大磅礡的氣勢,比他之前走上九十九階白玉梯,直接面對偌大的太初寶殿還要震撼。

畢竟太初寶殿的氣勢是死的,而這位權長老的氣勢卻是活的,若不是自己神識強大,被他這一眼看來八成就得崩潰了,即便是黃龍真人也沒給自己這麼大的氣勢威壓。

秦浩軒心底暗暗震驚,這權長老之強大,可見一斑。

看到在太初教德高望重的權長老出現,最震驚的可不是被他淡淡瞟了一眼的秦浩軒,而是四大堂的堂主。

四大堂堂主在太初教高高在上,但跟長老院權長老比起來,卻只是分管俗務的晚輩罷了,平時太初教一干大小事務,都是掌教和五大堂堂主商定的,除非遇到什麼震驚全宗的大事,就連掌教都拿不定主意,才會請長老院出面。

長老院長老不出現則已,一出現就代表有令人震撼的大事,像上次靈田穀血妖事件,就是長老院的禹峰長老出面的。

在長老院中,禹峰長老的威望比權長老稍有不如,;掌教這次請出權長老,還說此事和秦浩軒有關,這就更讓四大堂堂主驚訝了。,究竟有什麼足以震驚長老院權長老的大事,會跟弱種弟子秦浩軒有關?

就算收羅列三名無上紫種弟子入門,都僅僅是驚動了長老院諸位長老,也沒特地讓長老們出面,這個秦浩軒到底犯了什麼滔天大罪,惹得掌教請權長老出面?

四名堂主腦袋都想破了,可就是猜不出來。

就在這時,太初寶殿外傳來一串咳嗽聲,他們久候的自然堂璇璣子終於到了。,在他們這些人中,璇璣子的修為最弱,壽元將要耗盡,所以來得慢也屬正常。

聽到這陣熟悉的咳嗽聲,秦浩軒轉過頭去,看到著出現在太初寶殿門口的師尊璇璣子。

幾個月不見,師父的背有點彎了,臉上的皺紋更多、更深,眼睛也深深凹了進去,走路姿態遠不如以前俐落利索,說他是修仙者,不如說他是垂暮老者更恰當。

高坐掌教寶座的黃龍真人不悅地的望了璇璣子一眼,明顯對等待璇璣子一人而不高興。

他這一眼落在秦浩軒眼裡,顯然掌教對自己的師父並不滿意,只是礙於他自然堂堂主的身分,依照太初教的規矩,這種事他必須參加,否則黃龍真人肯定不會通知實力並不強的璇璣子。

璇璣子看到掌教以及、四大堂堂主都在等他了,尤其還看到長老院權長老,他神色一驚,正想說幾句抱歉的話,這時,他又看到站在虞長老身旁的秦浩軒。

在璇璣子心中,秦浩軒是修仙的好苗子,是蒲漢忠以全部心力神照顧的弟弟,是自然堂興盛的希望,更是他最得意的弟子,可眼下秦浩軒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呢?

這裡是太初寶殿,只有掌教、長老院長老和五大堂堂主等一些高層核心才能出入的地方,秦浩軒就算是自己最得意的弟子,也遠遠不夠資格來到這裡,甚至三名無上紫種弟子都還不夠資格。

精明的璇璣子又看到掌教鐵青的臉,以及不時落在秦浩軒身上的目光,還有權長老也不時睜開眼睛,打量他的這名弟子,加上其他四大堂堂主古怪的眼神,他心中閃過一絲不妙。

難道秦浩軒惹禍了?這禍還大到驚動長老院的地步?

種種猜測令璇璣子憂心不已,他臉上的皺紋一時間又深了幾分,甚至都忘了朝掌教和權長老行禮的禮數,徑直走到秦浩軒面前,一臉憂心,用柔和的語氣說道:」浩軒,你是不是惹禍了?」

秦浩軒知道師父誤會自己了,畢竟以自己的身分,根本不可能出現在這裡,難免會誤以為是自己惹禍了。秦浩軒心中感動,他還沒來得及解釋,璇璣子看到他感動的眼神,以為他真的惹了大禍,用慈祥的眼神看著秦浩軒,道:「別擔心,你真惹了什麼禍,師父拼著這把老骨頭也要保住你。」

「師父…………」秦浩軒的聲音一度硬咽起來。

看到這裡,虞長老再也沉默不下去了,他哈哈笑道:「璇璣子師兄,你收了個好徒弟啊!你徒弟可沒給你惹禍,反而立了大功1

「啊1璇璣子一愣,原本還以為秦浩軒是惹出了什麼驚動長老院的大禍,反應過來后,璇璣子臉上憂色褪去,換上一臉喜色,剛想問點什麼,掌教真人就說話了。

「璇璣堂主,請坐下。既然大家都到了,那就開始吧1虞長老打破沉默后,黃龍真人也沉不住氣了,想起可能出現第二個幽泉魔淵,甚至還是出現在翔龍國境範圍內,他就憂心不已。掌教對虞長老道:「虞師弟,麻煩你將此事從頭說一次。此事事關重大,請各位認真聽好。」

四大堂堂主和璇璣子,以及權長老都對虞長老說的秦浩軒立了大功表示疑惑,正準備悄悄議論呢,黃龍真人只好強調事關重大,將他們的八卦心理收起。

黃龍真人已經很久沒有這樣嚴肅地說話了,四大堂堂主與璇璣子馬上收起好奇心,認真聽虞長老講述。

虞長老將事情完整地講述了一遍,其中夾雜著散修發動戰爭,實則是為了吸引太初教注意,以便布置出打開幽泉冥界時空通道的真實目的猜測,當然,他對秦浩軒也是大力讚揚。

虞長老說罷,黃龍真人說道:「陣法是秦浩軒發現的,本座聽他描述過陣法模樣,基本上已經肯定這件事是真的。權長老,諸位堂主,你們有什麼看法,有什麼對策?」

此話一出,一片譁然。

原本以為秦浩軒惹禍,卻沒想到這孩子是立了功,璇璣子老臉展開開心的笑顏逐開容,那一臉又深又皺的皺紋完全舒展,精神都好了很多,彷彿年輕了幾十歲。

若不是眼前正在說一件足以震驚修仙界的嚴肅大事,璇璣子肯定抱著秦浩軒笑傻了,這個徒弟太讓他得意了。

秦浩軒立了大功啊!連他這個師父都覺得很有面子長臉,自然堂好久沒這麼揚眉吐氣了。

當即,璇璣子坐得更直了一些。

聽到掌教徵詢意見,性子急沖的古雲子當場站起來,一張胖臉扭曲,激憤地的喊道:」這是哪個王八蛋乾的混帳事,難道不知道這會害死整個修仙界嗎么?他想自殺,幹嘛拉我們下水,是不是腦子壞掉了1

同時,古雲子還朝秦浩軒望了一眼,眼神中閃爍著幾分羨慕。

沒錯,是羨慕。之前古雲子還在反覆猜測秦浩軒到底惹出什麼大禍,卻沒想到他非但沒惹禍,反而立下做出這麼大的功勞!發現幽泉魔淵時空通道,及時報告宗門,阻止第二個幽泉魔淵的出現,這個功勞大得驚人!

想想如此大功將獲得給宗門的獎勵,即便身為堂主的古雲子也心動不已。

古雲子心裡甚至在想,這個功勞這麼大,若是能給自己的灰種徒弟張揚,以宗門獎勵發下來的巨量型修仙資源,張揚要超越紫種弟子也並非不可能不在話下。

「可惜秦浩軒是個弱種,哎…………白費瞎了一樁大功啊1

其實蘇百花、碧竹子,以及夏雲堂代替堂主參加會議的長老,對散修的瘋狂行徑震驚的同時,又何嘗不嘆惜這麼大一樁功勞落到秦浩軒身上呢?

「此事,不簡單。」坐在首座的權長老讚許地的看了秦浩軒一眼。

碧竹子接過權長老的話頭道:「秦浩軒說看守陣法的是兩名散修,一個仙苗境二十一葉,一個仙苗境二十葉,以他們的實力顯然不可能布置出這麼一座大型陣法,肯定還有幕後主使者推手。」

其他幾名堂主白了碧竹子一眼,這不是廢話嗎么?兩個仙苗境二十葉的散修能布置出連太初教都不會,能打開幽泉冥界時空通道的陣圖?就算是他們擺的,以他們的實力能幹嘛?隨便過來一個魔就將他們給吃了。

古雲子皺眉說道:「莫非,這座陣不是人布下的,而是散落在修仙界的魔,是這些魔的詭計,魔先許給這些散修好處,讓大量散修發動戰爭吸引我們的注意力,好讓牠們從容製造第二個幽泉魔淵?」

古雲子的話剛剛落音,立刻被蘇百花反駁否決了:「不可能!修仙者和魔一直是勢不兩立的陣營,只要不是傻子就知道,一旦修仙界被消滅,下一個被魔吃掉的就是這些曾經為牠們賣命的散修。為魔賣命是根本不可能的,就算一向喪心病狂的妖修都不會做這種蠢事。」

權長老也點頭認可:「非我族類,其心必異!散修知道取捨。」

「莫非有散修得到之類邪門功法,想靠吞噬幽泉冥界的魔提升自己實力?」一直沒有吭聲的璇璣子說道。

璇璣子的話引起一陣倒吸涼氣聲,其實幾名堂主都想到了這一點,只是太過恐怖,他們不願意說出來罷了。!如果再出現那種以仙樹境修為便足以斬殺仙人的強悍角色存在,修仙界就要大地震了!而且,誰也不敢保證幾百年後會不會再出現一個幽泉魔淵。

當年修仙界為了堵住越來越大的時空裂縫,修仙界曾派出許多高手圍剿擊殺創出的高手大能者,那人單槍匹馬,將圍堵殺他的修仙者統統斬殺,現在太初教的一些書籍中都有記載。

等這些堂主們七嘴八舌的說完,一直皺著眉的虞長老才說道:「我懷疑這種陣圖不只止一個,畢竟一個陣圖只能創出撕裂一條時空通道,其他地方可能也有其他陣圖,這些小陣圖組成一座大陣,只要布陣者法力夠,將足以開闢另撕開又一條幽泉魔淵。」

虞長老是從幽泉魔淵出來的人,見識自然非比尋常。,他從聽到秦浩軒對陣圖的描述,便開始猜測那幕後人打什麼算盤,肯定不只是打止開撕開一條時空通道這麼簡單,否則也不需要發動員這麼多散修,和太初教打這場曠日長久的戰爭了。

「散修的戰爭還沒停止,那幕後人肯定還在其他地方布陣,或許只等大陣完成,就會立刻發動,打通撕開第二條幽泉魔淵1

虞長老將自己的猜測說出來,這個猜測結果和黃龍真人的猜測不謀而合。

他們倆,以及權長老都是在幽泉魔淵活著出來的人,幽泉魔淵有多可怕他們再清楚不過了,否則虞長老也不至於急急忙忙就帶著秦浩軒回太初教,黃龍真人也不至於馬上召集五大堂堂主與長老院權長老過來議事。

權長老對黃龍真人道:「掌教,茲事體大,不能拖延,必須馬上派人去查探虛實1

黃龍真人點點頭,目光從幾名堂主身上掃過,道:「誰去?」

黃龍真人的話剛剛落音,五名堂主全部激動地站起來,表示:「我去1

秦浩軒愣住了,原本他以為像這種苦差事,肯定要掌教點名指到身上才肯去,卻沒想到包括師父在內的五名堂主全都部自告奮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