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太初>第二百七十四章 佈道壇上說正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四章 佈道壇上說正法【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歷史穿越

秦浩軒眉心一跳,想起絕仙毒谷找來的那本寫滿自己不認識字元的秘籍,被小金看完后便化為塵埃,自此以後它就能修練了。

看來,小金修練的功法秘籍不見得比要差,那本妖修功法是得自絕仙毒谷的,從絕仙毒谷裡出來的東西,沒一樣是凡品!

「或許修練起那本妖修功法來,血液就不會那麼冷?」

想到此處,秦浩軒用期待的眼神看著小金,詢問道:「小金,你修練之後感覺冷嗎?」

聽到秦浩軒的問話,小金連連點頭,手臂環抱著胸,牙齒上下磕著,表示自己很冷。

小金的回答讓秦浩軒微微皺起眉頭,師父說得沒錯,妖怪的血液都會變冷,就算得自絕仙毒谷的妖修秘籍也不例外,那小金未來會不會因為忍受不了血液的寒冷而去吃人?

看到秦浩軒皺起眉頭,流露出擔憂的眼神,小金眼神變得焦灼,吱吱呀呀叫出聲來,一手拉著秦浩軒,另外一支手激動地比劃著,用肢體語言告訴秦浩軒,自己不管怎麼樣也不會吃人。

小金的舉動讓秦浩軒笑了起來,和它相處這麼久,自然瞭解小金的習性。,別看這小傢伙只是一支猴子,可帶領著幾百支猴子將大半個靈田穀打理得規規矩矩,從沒做出什麼逾越的事情,而且早就修妖,並且感覺到血液很冷的小金也沒有吃過人。

妖怪只要血液變冷就需要喝人血,可至今太初教並沒有任何弟子失蹤死亡。

秦浩軒拍了拍小金的腦袋,道:「我相信你不會吃人,只要你做到不吃人,我就會保護你,永遠不會拋棄你1

聽到秦浩軒的話,小金咧開嘴,齜牙笑起來,並且揚揚自己的小拳頭,表示自己比秦浩軒強大多了。

璇璣子看著秦浩軒和小金親近的關係,在心底嘆息一聲,心頭有無盡擔憂的他最終什麼都沒有說。

秦浩軒現在還太年輕,不知道修仙界那些修仙者眼睛裡根本容揉不得沙子,只要發現妖怪就一定會出手殺死,根本不會管這妖怪有沒有殺人喝血;而在漫長的歷史中,還真沒有哪頭妖怪沒喝過人血。

在修仙界中,妖怪和幽泉冥界的魔一樣聲名狼藉,如果小金不是秦浩軒養的,而且跟秦浩軒感情這麼好,又真的沒喝過人血,璇璣子都會出手殺妖衛道。

「登登1

璇璣子房門被輕輕敲響,同時門外響起一個恭敬的聲音:「師尊,佈道時間到了。」

「哦1璇璣子從沉思中醒來,清了清嗓子,道:「知道了,你先去佈道壇吧1

門外弟子恭敬應道:「是1

「佈道1秦浩軒眼睛一亮,拜入太初教將近兩年,平時都在靈田穀待呆著,由入道師兄教導,雖然對堂內每個月一次的佈道嚮往無比,卻從沒機會參加,只能纏著刑幫自己答疑解惑,可刑畢竟是魔,雖然大道殊途同歸,但秦浩軒還是很嚮往能聽到在修練一途上浸淫上百年的師父親自開壇**,畢竟師父修的才是修仙正法。

璇璣子淡淡笑道:「既然趕上了,那就一塊去吧,見見自然堂的師兄弟,有什麼不懂的地方也可以向他們請教。」

秦浩軒點點頭。

修仙門派和散修最大的區別,就是門派弟子有師門前輩的指導引和輔導,每個月會有修為精深的長輩佈道**,而散修全都只能靠自己去領悟和鑽研。

太初教五個堂,每個堂都有自己的佈道壇,佈道壇又是整個堂最神聖的地方,入門時間短淺、資歷不深的弟子是沒有資格進入佈道壇聽經授業的。

對人數眾多的四大堂弟子來說,如果不是被師父特別看重,時時帶在身邊傳經授業,那麼每個月一次,由堂主親自主持的佈道壇,則是不可錯過的答疑解惑唯一機會。

雖然自然堂弟子平時也可以找璇璣子答疑解惑,但沒有弟子會錯過每個月的佈道壇。

佈道壇不但是師父佈道,也有許多師兄弟一起交流修練心得,修練路上各人領悟不同,資質愚鈍的修仙者也可能先領悟到天才修仙者沒有領悟到的東西。

秦浩軒跟在璇璣子身後,來到自然堂的佈道壇。

佈道壇在自然堂主建築的後方,是一棟獨立的禮堂式建築,大門上懸挂著一個牌匾,上書「佈道壇」三個蒼勁有力的大字。

佈道壇門口栽種著兩排蒼虯直挺的青松,兩排青松間是一條精緻的石板路,石板路之外是鬱鬱蔥蔥的草坪,這草坪將偌大的佈道壇包圍其中,一片生機盎然,賞心悅目至極。

遠遠看到佈道壇,秦浩軒就感覺佈道壇傳來一股磅礡的氣息,這氣息不若太初寶殿氣勢恢弘,與太初寶殿逼人的氣勢不同,反倒溫和寧靜,令人心曠神怡。

秦浩軒暗暗驚詫,太初寶殿因為是護山大陣的核心,所以透出滔天氣勢還可以理解,難道這個佈道壇也是護山大陣的某個重要陣腳?

似乎看出秦浩軒的疑惑,璇璣子微微笑著解釋道:「是不是感覺很奇怪,佈道壇這看起來很普通的建築,怎會透出類似太初寶殿的氣勢?」

秦浩軒疑惑地的點點頭,望向璇璣子。

「無名峰還是太初教最初教基所在時,這佈道壇就已經存在了,開山老祖曾在這裡佈道開壇,也是後來自然堂歷代先祖佈道**的地方,數千年積累下來,自然蘊含了一絲天道寓意1璇璣子眼睛裡閃爍精光,無限嚮往,道:「傳說,仙人久住的普通山洞也會沾染仙氣,成為洞天福地。」

秦浩軒張大嘴,愣愣地看著璇璣子,這麼說眼前的佈道壇竟然是太初教開山老祖佈道**的地方,他不禁摸了摸化作胸前護心鏡的龍鱗仙劍,暗暗想道:「這也曾是開山老祖用過的仙劍……一劍斬斷黃帝峰,他的修為高到什麼境界呀1

隨著璇璣子走進佈道壇,秦浩軒粗略一看,自然堂雖然是五大堂中最差的一個堂,但畢竟是太初教的教基所在,佈道壇也按照最高標準打造。

四大堂佈道壇內高三丈三,方圓百丈,但自然堂的佈道壇卻高達四丈四,方圓五百丈,足可容納萬人同時聽經授業。

佈道壇中央,有一個小小的蓮花道壇,這道壇是蓮花造型,高達三尺,上面鋪著一個看起來十分普通的竹編坐墊。

道壇之前,有一個虎豹造型的黑色鐵制香爐,正透出裊裊香煙,這香爐所用的薰熏香,雖然比不上虞長老的香料,卻也是璇璣子平常捨不得用的高級薰熏香了。

秦浩軒知道,師父雖然實力境界不高,但是身分地位擺在那,門派顧及他的身分,還是會撥一些有益於修練的薰熏香來,可璇璣子捨不得自己用,而是集中在每個月開壇佈道時使用,這些薰熏香可以助自然堂弟子更快寧心靜氣,沉浸其中。

自然堂弟子才三百來人,此刻除了閉關苦修的,其他人全部聚集在蓮花道壇之下,在虎豹香爐周圍席地而坐,輕聲聊天,交流修練心得。

當他們看到璇璣子走進佈道壇,一個個臉色一肅,面帶恭敬地的站起來,齊聲道:「拜見師尊1

璇璣子微微一笑,布滿皺紋的臉上無盡慈祥,看著數百弟子。他不像自然堂的堂主,反而更像一個慈祥的長輩,溫柔地道:「免禮1

璇璣子輕輕一躍,盤膝落座在蓮花道壇之上,所有自然堂弟子齊齊作揖禮,然後紛紛走到蓮花道壇前,手裡拿著各種藥材。

「師尊,這是弟子尋覓到的五十年何首烏,據說食用后對身體有好處。」

「弟子偶然得到一株百年靈芝,還請師尊收下。」

「師尊,弟子尋來孝敬您老的十年黑紅花,請您收下,或許對您延壽有的幫助。」

…………

一時間,各種並不算太名貴的藥材紛紛遞到璇璣子身前,這些自然堂師兄弟用懇求的眼神望著師父,希望師父能收下自己的東西,更希望師父能藉此延長壽元。

秦浩軒略微驚詫,自然堂弟子的清貧他是早有耳聞的,即便是在自然堂中實力數一數二的葉一鳴和蒲漢忠師兄,身上都沒有什麼好東西,更別提這些僅僅是仙苗境幾葉的師兄弟,他們的修仙資源全靠每年栽種的那些貧瘠靈田,一年若能獲得幾十顆下三品靈石,就已經是風調雨順的大好豐年了。

看得出來,他們拿出來的這些藥材,確實是想盡辦法搜羅而來的。

秦浩軒心中感嘆:「自然堂雖然破落弱小,但卻有其他四大堂不可能有的溫暖!其他四大堂怎麼也不可能像自然堂這樣團結齊心。」

弟子們的舉動讓璇璣子心頭感動,他溫暖一笑,眼神中更多幾分慈祥,道:「那為師就收下了1

璇璣子將弟子們手裡的東西一一接過來,秦浩軒略微詫異地的看向師父,他敏銳地發現,師父的眼神有些不對,師父每收下一個東西,都會仔細的看那送禮弟子一眼,彷彿要將藥材和送葯弟子記住,以免弄混淆。

看著師父的眼神,秦浩軒本能的感覺到,這些東西師父雖然收下來了,但肯定不會去用,萬一他哪天坐化了,這些東西都會被還給自然堂的師兄弟們。

因為秦浩軒從刑那裡得知,延長壽元可不是件簡單的事,就算自己擁有可以延長壽元的鐘乳靈液,但也得要煉製成丹才有延壽效果,這些藥效和鍾乳靈液相差十萬八千里的藥材,又怎麼可能有延長壽元的作用?否則赤煉子也不會緊緊追著自己,想奪取鍾乳靈液,門派也不會這麼重視鍾乳靈液了。

這個道理刑懂的,秦浩軒也懂的,璇璣子不可能不懂,所以秦浩軒愈發斷定,這些東西師父並不會吃!

璇璣子收完弟子們孝敬的各種藥材,這時一個不認識秦浩軒的弟子出聲詢問道:「師尊,您身後的這位師弟是?」

很多不認識秦浩軒的自然堂師兄弟都看向璇璣子,秦浩軒是由璇璣子親自帶來佈道壇的,顯然在師父心中的地位很不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