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二百七十五章 解人之道解己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五章 解人之道解己道【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璇璣子微微一笑,望著秦浩軒道:「為師介紹一下,這是你們的小師弟秦浩軒。」

秦浩軒抱拳一禮:」浩軒見過各位師兄。」

這些自然堂弟子們聽到這就是秦浩軒,一個個張大了嘴,秦浩軒的大名他們可是聞名已久,所以此刻第一次看到秦浩軒,他們有開心有驚訝,也有讚歎。

「浩軒師弟,你的大名師兄是如雷貫耳啊1

「修練第一天就破種出苗,出葉速度也快,修練速度更是讓咱們這些師兄弟汗顏,戰鬥力還這麼強,一次次越級挑戰都能勝利,甚至還打敗仙苗境十二葉的嚴冬。這些要不是聽蒲師兄和葉師兄說出來的,我們還不可能相信呢1

「浩軒師弟,你現在的修為境界連我都看不透啊,肯定比我們更厲害了吧?」

「沒想到今天能見到浩軒師弟。咦,浩軒師弟不是在入紅塵嗎么?怎麼今天就回來了?」

一時間,佈道壇熱鬧如菜市場,這些自然堂的師兄弟們對秦浩軒聞名已久,這一次真正見到本尊,而且秦浩軒的實力境界似乎還很高的樣子,更讓這些自然堂的師兄弟們又驚詫又驚喜。

被各種問候、各種讚美,各種七嘴八舌問話包圍的秦浩軒不知道如何回答起,只好頻頻抱拳致意,同時他也注意到,這些自然堂的師兄們並沒有因為自己的厲害而表現出嫉妒,每個人臉上都掛著真誠的笑容和真摯的祝賀,彷彿是他們自己取得佳績也是他們自己一般。

溫暖的感覺將秦浩軒包圍起來,一種叫感動的情緒油然而生。

「哎呀,瞧我們這糊裡糊塗的樣子,咱們第一次見到浩軒師弟,怎麼能不拿點見面禮?」一名師兄拍著腦袋,露出恍然大悟的模樣,立刻在身上找起來,摸出一張仙苗境十葉的符籙,道:」浩軒師弟,第一次見面,匆匆忙忙的身上也沒什麼好東西,這張符籙你收下,或許對你有用。」

秦浩軒愣愣地看著這名師兄,以及他手裡的符籙,心頭暗暗感慨:」這名師兄的實力境界不高,一枚仙苗境十葉符籙對他來說肯定極為貴重,關鍵時甚至可以救命,可是他竟然拿來送給我!我怎麼能接呢?」

這名師兄的話音剛落,其他師兄弟也恍然大悟,一個個在身上摸索起來,有的身上沒帶東西,甚至還找其他師兄弟暫時借用,一時間,各種禮物遞到秦浩軒身前,自然堂的眾師兄弟臉上帶著真摯的期盼冀,讓本想拒絕的秦浩軒不知該如何拒絕,一時又為難又感動地的站在原地。

璇璣子在一旁說道:」既然是師兄們的心意,你就收下吧。」

師父開口后,其他師兄弟們也紛紛說道:」浩軒師弟,咱們沒什麼好東西,這些只是師兄們的一點心意,你千萬別嫌棄。」

最先送秦浩軒禮物的師兄白千常道:」師弟,咱們這伙師兄雖然修為不高,但是沉浸修仙之道長達數十年,日後你有什麼修仙上的疑惑,盡可來問我們,我們知無不言言無不盡;但你若不收我們的見面禮,我們可不認你這個師弟,日後你有什麼問題,也休想師兄們答疑解惑1

話都說到這份上,秦浩軒心中無比感動,也不好再拒絕,當即將師兄們的禮物都收了下來。這些禮物對身家二十萬顆下三品靈石的秦浩軒來說算不上貴重,但看得出來師兄們儘力了,這是他們能拿出來的最好禮物了。

自然堂的弟子一向很窮,整個太初教都知道,但沒有人知道他們雖然窮,卻這麼熱忱大方。

「好了,都坐下吧。」璇璣子打斷正拉著秦浩軒聊天的自然堂弟子們,道:」有話待會再說。」

自然堂弟子們面色一肅,紛紛回到自己位置,盤膝坐在地上,虔誠地的看著師父璇璣子。

璇璣子滿意地的點點頭,然後示意秦浩軒坐在蓮花道壇旁,這才環顧全場,說道:」你們修練途中遇到的疑問,現在都可提出。」

那名最先送秦浩軒禮物的白千常站起來,恭敬詢問道:「師尊,有一句法訣弟子百思不得其解,還請師尊解惑。」

璇璣子微微點頭。

「動靜之機,在於陰陽,總歸神聚,神聚則一氣鼓湯,鍊氣歸神,氣勢騰挪,精神貫注,開合有致,虛實清楚,左虛則右實,右虛則左實,虛非全然無力,氣勢要有騰挪,實非全然占煞,精神宜貴專註。」白千常問道:「師尊,這段法訣後面部分弟子可以理解,但這『動靜之機,在於陰陽』,弟子百思不得其解。動便是動,靜便是靜,這兩者又如何在於陰陽呢?」

白千常師兄提這個問題時,沒有人注意到秦浩軒微微詫異地的看著白千常,心中暗道:「這麼簡單的經文還需要解釋嗎?不是很簡單嗎么?難道白師兄也不懂么?」

以前這個問題,秦浩軒也曾問過刑,刑當時對秦浩軒的問題嗤之以鼻:「也就你這個傻子不懂,這麼簡單的問題,哪怕你在自然堂隨便找一個弟子都能回答1

諷刺完后,刑便將這段經文深入淺出地的解釋了一次。

聽了刑的話,秦浩軒還以為這功法的意思真這麼淺顯,是自己資質悟性太差,無法理解呢!

白千常問完后,璇璣子微微點頭,然後環顧佈道壇中其他弟子,道:「千常的這個問題,你們有誰能解答嗎?」

眾多自然堂弟子們一個個陷入沉思,但沒有一個站起來回答,表示他們都不懂。

一時間佈道壇陷入沉寂。

「難道刑這傢伙是騙我的?自然堂的師兄們沒一個能理解?」秦浩軒微微皺眉,暗暗想道:「那這功法的釋義,它是不是也騙了我?不行,我得找師父驗證一下。」

當即,秦浩軒試探著舉手。

璇璣子眼睛一亮,笑望著秦浩軒,道:「浩軒,你向師兄們說說你的見解。」

在場的自然堂弟子們一個個驚訝地看著秦浩軒,秦浩軒雖然修練速度快,未來成就必定遠在自己這些人之上,但是入門不到兩年,像這種玄之又玄的功法口訣,又如何能完全釋義理解?

不過他們驚訝歸驚訝,還是專註地看著秦浩軒,期待他的解答。

「是!弟子說得不對的地方,還請師父與師兄們斧正。」秦浩軒起身,向璇璣子和眾師兄微微一躬,然後回憶了下刑的釋義,這才開始說道:「動靜之機,在於陰陽的意思,弟子理解為沒有絕對的動與靜,動中有靜,靜中有動,動靜不能孤立分開,就猶如陰陽一般,沒有陰的對比就沒有陽的存在;引申到咱們修仙者中,動靜是陰陽的動靜,便是我們每天心動念間,點點滴滴行為中,每天子時陰極陽生時,當由動而靜,每天午時陽極陰生時,當由靜而動,順陰陽節時,固五行之氣,這樣打坐修練時動靜有致,心靜而意動,身靜而氣行,這樣才能凝神聚氣,更好的修練得更好。」

秦浩軒的解釋完畢后,整個佈道壇再次陷入寂靜中。

璇璣子久久沒有吭聲,眼神中除了驚詫還是驚詫,他本來讓秦浩軒來解釋,是想知道秦浩軒對功法法訣的理解,若是有什麼理解偏差的地方,自己還可以為他引導斧正,避免誤入歧途,影響修為進度;,可當他聽到秦浩軒的這番解釋后,一雙眼睛都有些發直了。

璇璣子心中掀起軒然大波,震撼無比,暗暗想道:「子時陰極陽生,當由動而靜,午時陽極陰生,當由靜而動…………浩軒真的入門只有兩年嗎?他說的這些,哪怕修仙上百年的修仙者都悟不透,就連我都沒有完全參透,他的這番釋義對我都有幫助,原本還想指點他的,卻沒想到被他提點了1

被滿場的目光注視著,秦浩軒感覺渾身不自在,忙坐下來。

秦浩軒這席話就連璇璣子都受益匪淺,更別提自然堂的其他師兄弟了,他們聽了秦浩軒的解說后,一個個目瞪口呆,有的甚至盤膝坐起,開始用秦浩軒說的方法嘗試動靜之機,陰陽之道。

半晌后,白千常睜開眼睛,激動得熱淚盈眶,感激地的看著秦浩軒道:「謝謝浩軒師弟的點撥,我感覺又摸到突破的門檻了!好久好久沒有突破,終於又有突破的希望了1

白千常的話,再次將佈道壇的氣氛推向**,所有人看向秦浩軒的眼神更多了幾分炙熱和欽佩!

「浩軒師弟入門不到兩年,在修練一途就有如此深入的見解,真厲害1

「我們這些師兄自愧不如啊!哈哈1

「誰說弱種就不如人,浩軒師弟修練速度如此驚人,修仙資質也是一等一,咱們自然堂有浩軒師弟,興盛有望啊1

白千常想起之前還對秦浩軒說有什麼不懂的,可以讓他來問自己,沒想到轉眼間就受到秦浩軒的指點,他連連感謝:「多謝浩軒師弟提點1

在這些讚美中,秦浩軒更加不自在了。,這個釋義是刑告訴自己的,自己只是原封不動複述出來,並不是真正由自己感悟出來的,所以面對師父及師兄們的讚許,秦浩軒自覺受之有愧。

秦浩軒的舉動看在璇璣子眼裡,對他的欣賞更甚幾分。,秦浩軒雖然是修仙者,但畢竟是二十歲不到的年輕人,這麼年輕便能有如此成就,得到這麼多人的誇讚褒獎,卻能做到不驕不躁,道心堅固前所未見!

璇璣子臉上笑容更加和藹,臉上皺紋舒展了不少,他清了清嗓子道:「好了,安靜下來!有疑惑的盡可提出來。」

璇璣子說完后,剛才猶如菜市場的佈道壇馬上安靜下來,又一個弟子站起來,望著璇璣子恭敬地說道:「師尊,弟子也有一個修練上的疑問。」